当前位置: 首页 > 紫阳 > 紫阳第五卷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离不弃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离不弃

司马牧羊高喊的同时急冲上前,试图抢回符盒。

    莫问拿着符盒的右手高抬过肩,司马牧羊见状急忙止步后退,“别扔,别扔。”

    山顶虽然极为寒冷,司马牧羊的额头上却挂满了豆粒大的汗珠,这白龙尾乃师门重宝,而今被莫问抢了去,这可如何是好。

    莫问本就无心染指白龙尾,见到司马牧羊的这副神情便抬手将符盒扔给了他,“我自忖不敌,甘愿认输,司马真人请下山去吧。”

    司马牧羊没想到莫问会如此轻易的将白龙尾还给他,接过符盒愣在了原地,良久过后方才反应过来,抬臂擦去了额头的冷汗,皱眉思量该如何了结此事。

    “天狼毫乃贫道强书金符移动那处山峰方才崩裂损坏,贫道滞留于此乃是为了陪伴贱内,并非躲灾避祸。”莫问抬手指着西侧的那座山峰冲司马牧羊说道。

    司马牧羊闻言皱眉不语,莫问使用突袭手段抢了他的白龙尾,随后又大度的将白龙尾还给了他,此时他不知是该怨恨莫问的偷袭,还是该感激莫问的大度。就此下山有些憋气,若是再战又有失风度。

    “贫道技不如人,未比先输,已经无颜再战,但沽名钓誉,欺瞒师长之事贫道亦做不得,只好回山向师长如实告之,是就此作罢还是再来比试,由敝派尊长决断。”司马牧羊犹豫良久做出了决定,言罢冲莫问稽,“莫真人多加珍重,福生无量天尊。”

    “福生无量天尊,司马真人走好。”莫问稽还礼。

    司马牧羊恨恨的叹了口气,转身向下走去,没走几步又转过身来,“冒昧相问,那送与真人百余灵种之人可是出自南海龙族?”

    “司马真人为何有此一问?”莫问反问。

    “若是贫道未曾看错,那紫叶根苗当是南海仙草紫灯天珠。”司马牧羊抬手指着禁锢里一棵最大的幼苗。

    “司马真人慧眼。”莫问间接承认。

    司马牧羊闻言点了点头,转身想走,但想了想又回身开口,“无龙脉不成国运,无国运不得立国,当今华夏赵,晋,凉,燕,四国龙脉分入东南西北四海,莫真人先前出手相助南海龙族,可是受道君祖师冥授指使要帮助晋国问鼎中原?”

    “此事乃贫道无意为之,与上清祖师无关。”莫问摇头说道。

    司马牧羊闻言微微歪头,转而抬手冲莫问稽了稽,道声告辞,转身下山。

    “司马真人请留步。”莫问想起一事,出言相留。

    “莫真人有何见教?”司马牧羊回身问道。

    “司马真人乃玉清翘楚,心窍玲珑,天纵之资,不知真人如何看待内丹之道?我道门中人可否行之?”莫问出言问道。

    司马牧羊听得莫问前半句,以为莫问在讥讽他,故此面色有些难看,在听得莫问后半句之后方才知道莫问是真的向他请教。

    司马牧羊沉思良久,最终摇头说道,“内丹乃禽兽之道,人乃万物灵长,岂能舍上之高洁而求下之低贱乎?”

    莫问闻言点了点头,冲司马牧羊抬手道谢,司马牧羊摇了摇头,沮丧的去了。

    司马牧羊走后,莫问回归简陋的住所盘膝而坐,司马牧羊乃玉清宗南斗徒,说他悟性高绝并不是恭维,此人对于内丹之术的看法应该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能对他的话一味盲从,因为玉清宗的高傲是由来已久的,他们看不起异类,所有跟异类有关的东西都被他们看做是低贱的,包括异类自腹中凝结内丹一事。

    上清宗虽然对异类较为宽仁,骨子里却也低看它们一眼,阿九和黑三当年跪入山门就是佐证,但是如果不参照异类凝结内丹的方法,就失去了唯一的借鉴,没有了借鉴,要创出适合人类修行的内丹法门,就只能独辟蹊径。

    至于司马牧羊所说的四海龙族之事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在此之前他只知道龙脉决定国运,并不知道龙脉延入海域的龙族气数会反过来影响6上各国的气数。不过司马牧羊所说想必不是空穴来风,三清各宗各有所长,上清宗不知道的事情,玉清宗不一定不知道。看来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乱的不仅是6地,连海中都会生战事,当真是要天下大乱了。

    随后一段时间莫问没有再度练气,眼下所用的练气法门是建立在外丹术的基础上的,越练越偏,也不能说偏,总之是流于平庸,没有很高的造化。

    阿九心性坚韧,一直在苦苦思索凝丹之道,但最终陷入了死结,那就是异类的内丹是在漫长岁月里自然凝成的,有些类似于玉清宗的守空,这种凝丹方法需要以时间为基础,短则数百年,长则上千年,远远出了人类阳寿上限。

    进入死结之后,阿九情绪再度开始低落,好在禁锢内的灵物芽的越来越多,看着灵物的逐渐生长,阿九开始用心照顾,其中几株紫灯天珠长的最快,三月之后便挂上了灯笼一般的紫色花朵,谢花之后长出了一片绿豆大小的果实。禁锢内有了生机,阿九的苦闷逐渐缓解,每日培土照料,很是细心周到。

    这段时间里莫问一直在犹豫,其气海之中存在阴阳两种灵气,但是阴阳二气是完全分离的,他有心将阴阳二气进行接触却心有顾虑,这是现行的练气法门视为禁忌的事情,倘若让阴阳二气接触,就会出现水火相交,轻则体内阴阳出现偏差导致走火入魔,重则阴阳俱灭造成生机断绝。

    哪怕有元神不伤的前提,莫问亦不敢随意尝试,万一走火入魔失去了灵气修为,就无法在这极寒之地生存。破而后立一说确实有之,但破了之后没立的情况更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冒险,但总不能盲目的冒险,那是愚蠢的行为。

    到得后来莫问甚至开始怀疑上天将他引至此处到底是不是为了研创内丹修行法门,若是出的方向是错的,那越努力越坚持就错的越严重,坚持是成事前提,但前提的前提是此事值得坚持。

    斟酌许久,莫问感觉自己没有猜错,外丹术的基础是炼丹,炼丹就免不得采集灵物,道家有万物有灵之说,草木生于世间,经风霜饮雨露,多年生长方才成材,仅仅因为道人有需就采摘取用,此举看似天经地义,实则如同强盗,流于倚强凌弱的末流,真正的大道不能是这种损人利己的路数,应该自天地间直接获取天地灵气,哪能去抢夺霸占别人的东西。

    蕴含灵气的灵物经过炉火熔炼之后可以变成补气丹药,为道人快补充灵气,这些灵气是阴阳交融的灵气,可以被直接使用,随后一段时间莫问将思考的方向自异类转移到了草木上,推敲草木是如何将天地间的阴阳二气吸于自身的。

    夏天,秋天,冬天,这半年多的时间莫问没有下山,他先前曾经带回了百十斤的干粮,此时每天只进食少许,大部分时间都在静坐冥想,虽然木里雪山常年都在下雪,但夏季的温度还是比冬天高上不少,到得冬天,寒风刺骨,莫问自山顶无法栖身,只能躲到石龙子所在的山洞过夜,但白日里还是会回到山顶的狭窄山洞,他可以闭眼,但睁眼之后必须立刻看到阿九,这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阿九所在的禁锢有狻猊内丹,不受酷寒影响,紫灯天珠的果实由绿豆大小长为枣子大小,最终紫成熟,果实成熟之后阿九兴奋的摘下一捧,蹲身禁锢西侧,将果实推向阵外。

    但阿九的笑容很快凝固了,紫灯天珠的果实被无形屏障反推了回来,未曾送出禁锢。

    莫问于阵外亦感惊讶,斟酌过后很快明白过来,灵物原本生活在灵地,离开了生活的环境虽然可以生长,其灵性却有所减弱,如同龙生九子,虽有龙气,实力却弱于真龙。

    阿九愣神过后瘫坐在地,眼圈泛红,无声哽咽,等待灵物成熟并送给莫问是她半年来一直想做并努力在做的事情,未曾想到得最后莫问竟然拿不到。

    “我要研创内丹法门,灵物与我无甚用处。”莫问急忙传言安慰。

    “紫灯天珠乃火属灵物,可以温中驱寒。”阿九说道,半年时间,莫问已经可以根据阿九的口型看出她在说什么,而阿九亦知道莫问能读懂她的唇语。

    “狻猊内丹有二……”

    莫问话未传完,阿九已经手捏冰字大哭开口,“你还要骗我?若是真有两枚狻猊内丹,阵外岂能滴水成冰?”

    “我已然渡过天劫,不惧寒冷。”莫问急忙刻字传言。

    阿九见字并不回话,只是哭,她被困之时也已经渡过了天劫,却仍然被山上的低温冻伤了手脚,这山顶的低温远不是紫气道人所能耐受的。

    想到莫问自阵外挨冻,阿九心中越难受,撑地起身,走向嵌有狻猊内丹的石壁。

    莫问见状立刻猜到阿九要将狻猊内丹送出,狻猊内丹若是送出,阵内的所有灵物都会被瞬间冻死,情急之下急忙磕出模中冰字,灌注灵气击向阿九,阿九通过冰字的来势和力道感受到了莫问心中的焦急,恐莫问生气焦急,急忙转身而回,捡起一颗紫灯天珠塞进了嘴里。

    莫问见状长出了一口粗气,传言入阵,“补气之效如何?”

    阿九看罢冰字抬手推出,“此物很是神异,远世俗药物。”

    莫问读过阿九言语,忽然福至心灵,“那百种灵物都有补气效果,你不要参悟内丹法术,仍取先前练气法门,得大量灵物补益,无需两纪便有望白日飞升……”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离不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