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二卷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斗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斗法

幸灾乐祸是大部分人的天性,那些被吓的心惊肉跳却沒有逃跑的土族天师五十步笑百步,窃笑不已,而北面的水族巫师则出了哄堂大笑,

    云平的脸色不好看了,阴声问道,“是谁临阵脱逃,”

    土族天师闻言尽皆噤声,云平陡然抬高了声调,“是谁,,”

    众人都不吭声,云平无奈,只得逐张面孔进行辨认筛查,但土族这次來的天师有五六十,先前还战死了一些,他一时之间也想不起來少了谁,

    就在此时,吴东方在旁边碰了碰他,冲西南方向努了努嘴,“百步之外,”

    云平歪头看了一眼,闪身而至,将藏身地下露头观望的土族天师揪了出來,抬手就想给他耳光,耳光还沒打下去,那土族天师就惊慌叫喊,“老幺,是我,”

    此人年纪在四十五六,比云平大几岁,跟云平长的有点儿像,很可能是云平的哥哥或堂哥,云柱曾经喊云平是小堂叔,说明云平在他的兄弟姐妹之中排行最小,

    众目睽睽之下云平强忍着沒有打下去,收手说道,“云固,由你代土族出战,胜了既往不咎,败了”

    “云平,比试只分胜败,不决生死,”吴东方高声喊道,好不容易选了个胆小鬼,可不能让云平给吓的不敢跑了,

    云平面色铁青,犹豫片刻松开了云固的脖领,闪身而回,低声说道,“你也是一族圣巫,如此行事岂不有失体面,”

    “你是阴着狠,我是明着坏,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说了,”吴东方笑道,“回去吧,让他们打,你可要说话算话,”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云固乃太虚修为,那水族天师不过太初,”云平转身向南走去,

    吴东方转身向北走去,此时那个被云平挑出來的水族天师已经走到了最前排,见吴东方走來,冲他抬手行礼,“寻沐见过金圣,”

    “不用客气,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放手去打,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吴东方笑道,云平也不瞎,他沒挑年轻人,而是挑了个老货,年轻的天师都是天赋好的,四五十了还是太初修为肯定是笨的或是懒的,

    “寻沐定不辱命,”寻沐再度抬手,这次是冲寻霜行礼的,寻霜沒有看他,只是点了点头,

    寻沐迈步向前,云固也自西南方向走了过來,这时候那些土族天师已经不笑了,实际上从看清逃跑的人是谁之后他们就不笑了,这家伙弄不好真是云平的哥哥,

    双方走到吴东方和云平先前站立的地方停了下來,二人之间的距离在十米左右,

    “水族寻沐,”寻沐先行抬手,

    “土族云固,”云固抬手,

    “云平,我再问个问題,他们二人动手的时候咱们能不能说话,”吴东方喊道,他不怕别的,就怕土族的土遁,他能根据气息察觉到对手土遁隐藏的方位,寻沐可不能,

    云平沒有立刻答话,吴东方也沒催他,云平肯定在权衡二人在旁指点对哪一方更有利,

    “开始吧,”云平说道,

    “行,开始,”吴东方说道,云平老奸巨猾,沒说可以也沒说不可以,他就权当云平默认可以,

    云固先前逃跑丢了脸,为了争回颜面,抢先出招,躬身弯腰右拳奋力砸向地面,与此同时高喊助势,“破地矛,”

    这一招儿吴东方曾经领教过,是土族常用的几种法术之一,将灵气延入地下,激生出数量不等的土矛,当初在金族争斗的时候地矛是成片突出的,这次只有云固自己,地矛数量不多,只有四五十支,遥攻范围在十米左右,

    寻沐踏地凌空,避过了疾刺而出的土矛,振臂扬手,凝聚雨水挥出一蓬六角暗器,“雪花镖,”

    云固不等暗器近身便急闪开,延出灵气将突地而出的土矛截断,挥向空中攻击身在半空的寻沐,寻沐变幻方位,闪躲的同时借助雨点和水气凝聚冰镖攻击下方的云固,

    云固一边躲闪一边挥出土矛,他先前凝变的土矛本來就不多,几下子就扔沒了,再凝聚土矛來不及了,情急之下凝土为盾,抬手上扬,暂时阻挡冰镖,

    寻沐眼见有机可乘,停止凝变冰镖,双臂伸揽,快聚集雨水,转瞬之间凝出一根长达五米的巨大冰锥,倒立助势,疾刺而下,

    云固见势不妙,舍了土盾土遁消失,粗大的冰锥破土而入,齐根而沒,

    胆子小不一定愚蠢,云固并沒有逃出很远,只是在地下移动了几尺,避开了冰锥,等到冰锥插入地面对手落地之后立刻破土而出,一个后踹将寻沐踢飞了出去,

    “哼哼,”云固得意的笑了两声,

    他这一笑,云平和吴东方都皱眉了,云平皱眉的原因是云固只顾得得意错失了追击的良机,而吴东方皱眉的原则是云固这一脚力道很重,将寻沐踢出了十几米,

    老货有老货的长处,寻沐被踢了一脚并沒有急于止住身形,而是尽量后撤,将伤害降到了最小,

    “不要让他凌空,”云平沉声说道,

    云固一听,立刻欺身而上,寻沐此时已经重新站稳,见云固追击而來,双臂疾震,挥出了大量冰镖,

    云固故技重施,土遁消失,

    寻沐弯腰躬身,右拳击地,“十方冻土,”

    十方冻土貌似是千里冰封的缩小版,顾名思义就是将一定范围内的土地冻住,寻沐只有太初修为,冻住的范围也只有自己周围五米见方,

    将泥土冻住之后寻沐借水凝出两支分水刺,双手各持其一,紧张的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在现身后的冻土出现异动之后,两支分水刺同时插了过去,

    见此情形,吴东方再度皱眉,不应该凝聚分水刺,分水刺太短,如果是长兵器很已经把云固给干掉了,

    云固虽然沒被刺死,却撞了个头晕目眩,自十米外现身出來,抬手摸头,跌跌撞撞,站立不稳,

    寻沐抓住机会再度挥出了雪花镖,暗器先行,自己紧随其后,

    “厚土甲,”云固高喊一声,快踏脚振臂,随着他的这一系列动作,身上出现了一具由泥土凝变而成的黄色甲胄,

    这种甲胄是防御性质的,由护膝,头盔,护脚,护腰,护肩等各部位组成,凭借自身土属灵气吸附,覆盖着周身多处关键部位,

    云固是太虚修为,太初,太虚,太玄凝变事物的硬度是不一样的,云固凝变的甲胄挡住了疾飞而來的大量冰镖,与此同时探手驭土,凭空凝出了一把五尺土剑,双手持握,斜斩寻沐左肩,

    寻沐此时已经收势不住,情急之下快旋身,卷起雨水化为一件暗青的冰甲,“玄冰甲,”

    这时候打架可能比较讲规矩,出招之前都会喊出招式名字,吴东方暗暗皱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规矩,此外他皱眉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寻沐的苦肉计根本就不会奏效,他知道自己凝变出的冰甲挡不住云固,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是拼着被砍断一支手臂,以右臂攻击云固的左侧太阳穴,以求一击制敌,

    寻沐勇气可嘉,但他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云平可以在旁说话,

    “小心他的右手,”云平果然说话了,

    得云平提醒,云固改为单手握剑,分出左手准备自保,

    寻沐被人料到先机,进退两难,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进攻,改为铁板桥疾后仰,也亏得他反应迅,堪堪避过了云固急削而來的长剑,但他后仰的同时前门大开,云固一剑不中趁势旋身起脚,踢的是他的左腿,

    吴东方陡然皱眉,虽然隔了数十米,他仍然听到了咔嚓声,不问可知寻沐的左腿已经被云固踢断了,

    换做常人,被踢断了腿骨会下意识的往前仰,但寻沐并沒有前仰,而是快向后翻了个跟头,单腿站立回臂凝势,怒吼出掌,“寒冰真气,”

    云固占了两次便宜,此时正在暗自窃喜,沒想到寻沐能这么快进行反击,闪躲略迟被寻沐所寒气冻住,体外迅罩上了一层白色冰层,

    寻沐一击得手,拼命催灵气加厚冰层,意欲将云固彻底冻住,

    云固行动受限,快散出灵气试图震碎束缚着自己的冰层,他是太虚修为,鼓涨之下体外冰层很快出现了大量裂纹,

    吴东方见势不好,急忙高声喊道,“第一回合结束,”

    “一局定胜负,”云平阴声说道,

    “弱水龙旋,”一直沒有说话的寻霜终于出声,

    寻沐闻言急忙收回灵气,旋身升空,到得空中不慢反快,急旋转之下场中出现了龙卷风,龙卷风中夹带着大量雨水,方圆数十步内的雨水都被其吸附了过去,眨眼之间形成了粗大的水柱,

    寻沐刚刚震碎了包裹着自己的厚厚冰层就被水柱笼了进去,但他并沒有被卷上高空,而是使出了千斤坠一类的功夫吸附地面,以免被巨大的水柱卷到空中,

    吴东方微微歪头,以左眼观察场中战况,以右眼的眼角余光偷看寻霜,他有先见之明,猜到接下來会生什么,这是一个观察寻霜的好机会,

    龙卷风卷不动云固却能卷走他的衣物,眨眼之间云固身上的护甲和衣物就被撕了个精光,土族和水族的女天师尽皆歪头看向别处,寻霜并沒有移走视线,但她的眼睛瞬间充血,浑身剧烈颤抖,犹如恶魔附身,现出无限杀机,

    吴东方心里有数儿了,寻霜恨男人并不是遭到了抛弃和辜负,而是曾经被男人伤害过,

    衣服被撕光了,云固急切的想要土遁遮丑,但上空吸力太大,他始终无法挣脱束缚,

    “上去,打他下來,”云平再度开口,

    云固对云平言听计从,闻言立刻收回灵气随风而上,他本來担心自己会陷入漩涡无法自拔,沒想到越往上风力反而越小,

    此时寻沐正在快旋转,云固稳住身形之后开始提气凝势,锁定目标立刻急冲而上,

    寻沐只能止住身形仓促迎战,就在此时,吴东方提气高喊,“好机会,快用断子绝孙掌,”

    寻沐听沒听到不知道,云固反正是听到了,吓的魂不附体,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人中”,

    “不要被他乱了心神,他唬”云平还沒喊完,云固已经被寻沐砸了下來,

    “插手就算输,”吴东方冲试图前來承接的云平喊道,

    云平闻声急忙止步,眼睁睁的看着云固自空中跌落,摔的口吐鲜血,

    虽然摔的七荤八素,太虚修为却不可小觑,吐血过后云固翻身而起,这家伙打红了眼,抬手擦去嘴角血迹,披头散快跺脚,与此同时指诀变化,口中念念有词,

    寻沐左腿断了,行动不便,并沒有落地追击,而是自高空挥出一片冰镖,云固侧身闪过,继续念咒作法,

    此举全是云固自己的主意,云平沒说话,所以吴东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不过根据云固脸上凶狠的神情和作法的时间长短來看,这一法术一旦施出,威力肯定很惊人,

    念叨了数十秒,指诀变化了好几次,天上乌云骤起,乌云之中隐有雷声电光,

    寻霜明白这是什么法术,急忙出言提醒,“小心天雷,”

    “哈哈哈哈,五雷轰顶,”云固桀声厉叫,话音刚落,空中陡然一亮,随即就是一声轰隆雷鸣,

    “不可,”云平情急高喊,“离地,快离地,地上有水,”

    他喊晚了,这道天雷只差分毫沒有击中寻沐,雷光直落而下,落在了云固右侧十几米外,

    云固此时正在疑惑的看向云平,忽然之间毛乍起,浑身抽搐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斗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