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二卷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两巴掌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两巴掌

天地囚笼是土族的法术。可能用上了息壤。也可能是暗处作法的土族天师使用灵气催生土墙。缺口出现之后立刻开始缓慢合拢。在缺口彻底合拢之前冲出了十几个水族天师。这其中就有手持玄冰戟的玄武天师寻霜。

    脱困之后。寻霜皱着眉头看了吴东方一眼。转而回头看向北方的营地。见营地遭到破坏。急切的冲随行的其他天师喊道。“留下十人破阵救人。其他人随我回援营地。”

    言罢。旋身而起。向北疾掠而去。

    留下的十几个水族天师开始使用水属灵气轰击土墙。试图再度破开缺口。

    吴东方迈步上前。捡回了那支陨铁箭矢。但他沒有再放箭。他甚至开始后悔先前射出了那一箭。

    水族的威猛法术大部分建立在有水可驭的前提下。城外全是黄土。水族天师在这里作法只能挥五成到六成的威力。十人各施己能未能破开土墙。又合力试了几次。拼尽全力也不过是蚍蜉撼树。

    吴东方坐在数十丈外的一块青石上。看着这些水族天师进行徒劳的尝试和努力。先前进城的天师远不止这些人。他们是跑的快的。还有不少被困在阵里。此时很可能正遭受土族天师的围攻。

    也不知道是这些人急于救人把他给忽略了。还是寻霜对他们有过什么交代。这些水族天师始终沒有过來向他求救。甚至沒人跟他说话。

    沒过多久寻霜再度带人回返。路过他身边的时候并沒有搭理他。反倒是其中一个老年天师冲他低声道了谢。“多谢金圣出手相救。”

    吴东方点了点头。说话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男天师。这个人的声音他记得。上次去水族的时候寻霜撵走了他。有人说了句‘此举欠妥’。说这句话的就是这个人。

    寻霜來到之后再度组织天师合力轰击土墙。倒也搞的轰鸣阵阵。尘土飞扬。但是被破坏的土墙很快就恢复了原状。她们的援救纯属徒劳。

    几番尝试之后。寻霜纵身掠了回來。横眉侧目。用手中的玄冰戟指着城墙。“快打开。”

    “你在跟谁说话。”吴东方强忍着沒骂人。

    “跟你。”寻霜抬高了声调。“快点儿。我们的人还被困在里面。”

    “我凭什么听你的。”吴东方问道。他还沒遇到这么不懂事儿的女人。先前撵走他也就罢了。刚才若不是他出手相助。留守的那些水族巫师和王族成员早就被土族给屠杀殆尽了。寻霜不道谢也就罢了。还搞的牛逼哄哄。他实在想不通寻霜凭什么。

    “你。”寻霜怒目结舌。

    “本來我是想过來帮忙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等你学会了分辨是非。学会了做人基本的礼貌。我会考虑破开土族的天地囚笼。”吴东方歪头看着寻霜。

    寻霜闻言勃然大怒。“我再问你一遍。你救是不救。”

    吴东方气极反笑。“我从未遇见像你这么可恶的女人。我不救。我不但不救。我还后悔救了你们。我应该坐视不理。让土族端掉你的营地。把你们全部杀掉。”

    “贼子。看招。”寻霜弓步扬手拉开了架势。她用的玄冰戟有五尺长短。是长兵器。动手之前需要先拉开距离。

    吴东方彻底火了。不等寻霜出招。后制人。欺身而上。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你喊谁是贼子。”

    寻霜沒想到吴东方的度能如此之快。更沒想到吴东方会打她耳光。愣住了。但吴东方并沒有就此停手。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我这丧家之犬到水族攀炎附势。竟然被你给看穿了。你怎么那么厉害。”

    上次离开的时候寻霜曾经在背后骂过他。他这句话是寻霜说的。

    两耳光之后寻霜两颊多处了十个掌印。身形不稳。向右跌倒。急忙用玄冰戟撑地站稳。

    吴东方沒有继续动手。因为他现寻霜站稳之后并沒有反击的意思。那些水族天师也都愣住了。脸上的表情惊讶大于愤怒。

    停顿了十几秒后。寻霜木然转身。拖着玄冰戟失神的向北走去。走了两步喷出一口鲜血。几位水族女天师急忙上前搀扶。不等她们架住寻霜。寻霜再度喷出一蓬血雾萎靡跌倒。

    吴东方见状微微皱眉。他先前并沒有使用灵气。不会对寻霜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这家伙是怒火攻心才吐血的。吐就吐吧。咎由自取。

    “不知好歹的东西。”吴东方又骂了一句。

    骂过之后感觉心里气儿顺了。这才土遁进入土墙之内。滞留在土墙内部的水族天师都集中在土墙北侧。但他们并无太大伤亡。周围反倒躺着七八具土族天师的尸体。

    被困在阵里的这些水族天师并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事情。吴东方的出现令他们异常紧张。

    “我不会冲你们动手。”吴东方表明了立场。与此同时环视左右。现右侧十几米外的角落里趴着一条老狗。老狗冲他龇了龇牙。吴东方心里有了计较。这些水族天师之所以能杀掉那么多的土族天师。主要原因是王爷影响了土族天师的神智。拖了他们的后腿儿。高手争斗哪怕片刻的失神都足以造成严重的后果。

    “让开。我给你们开路。”吴东方弯弓搭箭。

    伴随着一声巨响。土墙再度出现了偌大的缺口。被困的水族天师趁机脱困。

    王爷幻化的老狗自藏身之处跑了出來。变化人形出言问道。“怎么样了。”

    “他们果然去袭击水族营地。我已经将他们杀散了。”吴东方捡回箭矢迈步走向缺口。

    二人说话之间走出了缺口。这时候大部分天师已经北掠赶回营地。王爷见气氛不对。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出什么事了。”

    “我把他们的圣巫给打了。”吴东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解了他们的围。寻霜不但不冲我道谢。还冲我颐指气使。我一生气就给她两巴掌。”

    “完了。完了。白忙活了。本來能趁机拉上关系的。你这两巴掌什么都打沒了。”王爷很沮丧。

    “我再也不想跟水族打交道了。走走走。回去。”吴东方冲王爷招了招手。

    “金圣请留步。”不远处传來了老年男子的声音。

    吴东方循声望去。只见來人是先前冲他道谢那个人。

    老天师快步走近。行走之时不停环顾左右。很显然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尊敬的白虎天师。我是水族天师寻商。能否与您说几句话。”老天师走到近前自报姓名。

    “往前走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王爷在旁插话。

    吴东方点了点头。迈步前行。“何事。”

    “敝族圣巫身世坎坷。早年曾惨遭巨变。对年轻男子敌意深重。先前多有失礼之处。我代圣巫向您赔罪。”寻商拱手弯腰。

    “不用。”吴东方拱手还礼。寻商的意思是寻霜曾经受过刺激。既然是对年轻男子有敌意。那就不用再问了。肯定是感情方面的问題。这家伙把头剪得那么短。又不戴面具。看样子当初受到的刺激还不轻。

    “金圣大度。”寻商再礼。

    “冒昧问一句。寻霜今年多大。”吴东方问道。

    寻商略作犹豫额出言说道。“二十有二。”

    吴东方沒有再问。初次见面他感觉寻霜应该有二十六七了。沒想到只有二十二岁。同样的错误大人犯了不可饶恕。小孩犯了就可以一笑置之。两巴掌有点儿多了。一巴掌合适。

    王爷在旁接口说道。“商天师。白虎天师乃性情中人。诚心前來相助却遭到贵族圣巫的误解。气急之下失礼冒犯。还请商天师遍告诸位天师。请勿见怪记恨。”

    “岂敢。岂敢。”寻商摆手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这次过來是受了木族委托过來当使节的。木族想与水族结盟。共抗土族。不知道水族意下如何。”王爷趁机说明來意。

    “这是好事。但此事我一人做不了主。容我回去商议商议可好。”寻商问道。

    “行啊。眼下青黄不接。我先去木族索些米粮过來应急。”王爷说道。

    “这可如何使得。”寻商面有愧色。

    “沒事儿。沒事儿。”王爷摆手说道。

    寻商还要说话。北面传來了呼喊声。寻商冲二人抬手告辞。和等候在北面的同伴一起去了。

    “幸亏有我。不然这事儿又让你搞砸了。”王爷得意的说道。

    “行啊。幸亏了你。咱什么时候去木族。”吴东方问道。

    “现在就去。你不用去。你留在这儿。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王爷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吴东方说道。

    “你得在这里守着。防止土族偷袭。”王爷说道。

    “好吧。你快去快回。”吴东方点头同意。王爷跟费轩很熟。用不着他跟着。此外土族计谋落空。主力仍在。此前土族不跟水族正面作战是考虑到自身的损失。想用最小的代价换取胜利。他们如果急眼硬拼。水族不是对手。

    “好。我走了。你不准再往家里跑。去的太频繁容易暴露。”王爷说道。

    吴东方答应下來。王爷瞬移离去。

    王爷走后。吴东方看了看南面又看了看北面。土族的城池自然是沒法儿去了。刚把水族圣巫打了也沒法儿去水族营地。只能在外面待着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两巴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