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九十九章 后事

第九十九章 后事

“产于火族?”吴东方侧目看向冥犀。

  “对,紫叶番木鳖只在火族靠近海边的一面峭壁上有少量生长。”冥犀说道。

  “这种毒药是不是只有火族巫师才能使用?”吴东方问道,哪儿产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用的。

  “那倒不是,只要懂得它的毒性谁都能够使用。”冥犀说道。

  “自中毒到毒发身亡,天师能够撑上多长时间?”吴东方又问。

  冥犀不明白吴东方为什么有此一问,扭头看向冥故,冥故接口说道,“以我们的修为不会超出一个时辰。”

  “尸体是在土族境内一处山洞发现的,距土族都城不过四百里。”吴东方说道,必须告诉众人这一细节,不然众人会怀疑是火族下的毒。

  众巫师尽皆点头。

  吴东方冲众人挥了挥手,“诸位辛苦了,回去睡吧,辰时再来。”

  众人高声应是,弯身行礼,出门离去。

  吴东方目送众人离去,转头看向那几个验尸的巫师,“除了查出了毒药,你们还发现了什么?”

  两人以上就会出现领导者和跟随者,几个巫师闻言转头看向为首的那个巫师,后者压低了声音,“毒药是自嘴里进入的。”

  吴东方没感觉有什么不正常,但冥震等人很惊讶,这说明这种毒药不应该自嘴里进入。

  “我对这种毒药不了解,详细说,别让我一次次的发问。”吴东方精疲力尽,情绪不太好。

  巫师很惶恐,急忙说道,“紫叶番木鳖毒性强烈,入口生火,没办法遮掩中和,但它气味芬芳,中毒的人十有七八都是自鼻孔吸入的。”

  吴东方点了点头,巫师所说的入口生火应该是辣味,不过夏朝没辣椒,他们不知道有辣这种感觉,确切的说辣是一种痛觉,并不是一种味道。

  那巫师明显话说了一半,欲言又止。

  冥犀猜到这个巫师在犹豫什么,出言问道,“你怀疑前任圣巫是自己服毒的?”

  巫师点了点头,点完头又急忙摇了摇头,“我们只是怀疑。”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冥犀冲验尸的几个巫师摆了摆手。

  后者拱手应是,出门离开。

  等验尸的巫师也走了,冥震主动解释,“紫叶番木鳖既是奇毒又是灵物,少量吸服能够强大神识,催发潜能,火族巫师通常会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不过若是吸服过量,体内灵气压不住毒性,很快就会中毒身亡,整个过程痛苦异常。”

  “强大神识,激发潜能?”吴东方眉头微皱,听冥震的言语,紫叶番木鳖这种东西好像跟现代的兴奋剂有点相似。

  冥震再度解释,“少量吸服能让巫师神识异常清晰,虑事精准,也能让巫师短时间内修为暴增一阶乃至三阶,但事后会异常虚弱,甚至需要卧床休养。”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东西还真是兴奋剂一类的东西,可以提前透支体力或者灵气,但需要承受巨大的风险和相应的代价。

  “这东西获取困难吗?”吴东方抬手指了指正殿。

  “火族有专人看守,天快亮了,你也睡会儿吧,天亮之后还有很多事情等你主持处理。”冥震将铜箱重新闭拢,与冥故冥犀冲吴东方抬手辞行。

  吴东方将三人送到门外,转身走了回来。

  “你不会怪我没侍奉你洗澡换衣服吧?”冥月走了过来。

  “这么多人,你跟我去后院也的确不太合适。”吴东方笑道。

  “饭菜我给你准备好了。”冥月说道。

  “我洗完澡吃了点儿。”吴东方环视左右。

  冥月知道他在找什么,“饭桶让王爷带走了。”

  “你感觉王爷怎么样?”吴东方问道。

  “你指哪方面?”冥月问道。

  “各方面。”吴东方说道,冥月和王爷这几天一直同住天师府,哪怕没有深入了解也应该有第一印象。

  冥月想了想,说出了两点印象,“它年纪应该很大了,很喜欢喝酒。”

  “它是我的患难之交,永远待之以礼。”吴东方强调。

  冥月点了点头。

  房中桌上放着热菜热饭,吴东方坐下吃饭,冥月趁机把送还宫女和缩减用度的事情告诉了他,吴东方连连点头,有冥月帮忙处理琐事,省心不少。

  吃饭完他就躺下了,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一一思考就不用睡了,睡醒再说。

  其他巫师也知道他异常疲惫,第二天来到天师府之后也没人去打扰他,临近中午的时候冥月把他推醒了,“起来吧,金王到了。”

  吴东方翻身起床,收拾妥当之后来到了前院正殿,在院子里已经搭起了灵棚,大量巫师正在吟唱超度,吟唱内容主要是赞美巫师勇敢的颂词。

  金王穿着白黄相间的朝服,这时候还没有龙袍一说,金王穿的朝服上除了云纹还绣着一支长剑,类似的图案也是普通金族族人的纹身,不过金族族人的纹身是一支小剑,而金王的朝服上绣的是大剑,还是红的,很像红十字会的。

  见到吴东方,金王先行弯身,一见这家伙要行礼,吴东方急忙抢在他前面弯腰行礼,“白虎天师参见金王。”

  他本来想加上自己名字的,但一想到自己是外姓人,就想改成金东方,白虎天师可以以族为姓,但一想也不好,名字不好,金族在西,而他叫东方,两次转念干脆不说姓名。

  金王这次过来是道歉来了,见吴东方抢先行礼,以为他怀恨在心,一个哆嗦就要跪下,吴东方急忙闪身上前将他扶住,以下属之礼请他进正殿说话。

  这么多巫师在场,吴东方想不客气都不行,但他越客气金王就越害怕,见吴东方一个劲儿的请他进殿,脸都白了,怯怯的不敢进去。

  冥震在旁边看的真切,走过来打圆场,让人搬来几张椅子,让金王在院子里坐着跟吴东方说话。

  金王先前要把吴东方交给土族,他担心吴东方会因此记恨他,坐下之后连声道歉,吴东方一笑置之,金王见他如此大度,误以为他笑里藏刀,更加惶恐,开始打苦情牌,一边哭一边说自己的难处和不幸,亲妈死的早,自己是后妈带大的,本来不想当金王,但是大哥死了,他成了长子了,不当也不行。当了金王之后受土族的压迫,为了保全族人不得不忍辱负重,总之就是一个字儿,苦。

  吴东方在旁边恶心的了不得,金王的举动让他想起了选秀节目的选手,才艺不行就开始哭,变着方儿的说自己有多惨多倒霉,骗眼泪求同情,搞的别人不死个爹妈都不好意思上去了。

  不过恶心归恶心,他还是对金王有了些许同情,金王一个普通人,鸡毛法术不会,打不过人家只能忍,这些年土族索贡苛税,金族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为了让族人不至于饿死,他也想了不少办法,总体来说还算是个好人,就是胆子小了点儿。

  人心都是肉长的,金王哭了一个多钟头,吴东方态度转变了,开始跟他推心置腹的商量国家大事,确切的说是金族大事,熊人并不令人讨厌,讨厌的是又熊又不老实,金王虽然熊,还是很老实的,中午一起吃了饭,三个天师作陪,吃完饭金王放心的回去了,他看出了吴东方对权力没什么兴趣,不会争他的王位。

  超度要进行三天,金族三老前后忙碌,吴东方什么都不懂,插不上手也帮不上忙,也不能抓着金族三老询问金族法术,只能耐着性子等待繁琐的仪式结束。

  也幸亏尸体含有剧毒不会腐烂,换成普通尸体,这么高的温度不用三天就臭了。

  金族有圣地,所谓的圣地就是祭坛,既是金族祭祖的地方又是停放历代白虎天师和金王棺木的地方,在都城北面的山里,离都城有三十几里,自都城可以看到祭坛所在的那座山峰。

  棺材是铜棺,由十二个巫师抬着棺材,夜间绕城一周才开始往祭坛送,吴东方硬着头皮全程参与,土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进行报复,当务之急是学习法术,研究怎么开弓,而不是举行这些毫无意义的仪式。

  北山既是祭坛又是王陵,分阴阳两部分,阴是停尸的地方,在山腰的山洞里。阳就是祭祀的地方,在山脚下,是个宫殿样式的建筑,这里有巫师和士兵常驻看守,到了这里,他被冥震拦了下来,活着的白虎天师和金王只能在外面祭祀,不能进祭坛。

  “岳父,你进过祭坛没有?”吴东方看着山半腰的那两扇巨大的石门,石门紧贴山体,是祭坛的入口。

  “进过,里面是葫芦形状,外面停放的是金王和圣巫的棺椁,里面是一处圆形水潭,传法巫师遇害之前就住在那处水潭里。”冥震声音不大。

  “传法巫师死在了祭坛里?”吴东方问道。

  冥震点了点头。

  “死因是什么?”吴东方又问。

  冥震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送葬人群,吴东方会意,没有再问。这时候没有文字,祭坛里想必不会留下逐月追星和不灭金身的修行方法。

  天亮之前,丧事处理完毕,众人回返都城。这还不算完,按规矩还得举行新任白虎天师的升座典礼。

  吴东方有心取消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仪式,但仔细想过之后又改变了主意,按照以往的惯例,某族圣巫继任,其他四族的都会有所表示,表示的方式各不相同,有可能是送来礼物,也有可能派人过来观礼,他想通过这次典礼试探一下土族的反应和其他三族的态度……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九章 后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