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九十五章 落日弓的箭囊

第九十五章 落日弓的箭囊

吴东方笑了,他知道冥月指的什么,“我那时候脸皮薄,好不容易壮着胆子厚着脸皮去了,还被你撵走了,不走怎么办,也没脸待了呀。”

  “你刚才对阿爹他们的态度有点过分。”冥月岔开了话题。

  “没办法,金王无能,我不能让他做主,不然以后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吴东方转身走回正殿。

  冥月跟了回去,“太强硬了。”

  “先紧后松比先松后紧要好得多。”吴东方说道,部队训练新兵都会非常严酷,但下连之后就没那么紧张了,这有利于士兵的稳定性。掌权也是同样的道理,一开始一定要铁腕竖立威信,以后可以慢慢缓和下来。

  冥月在思考他这句话的时候,吴东方已经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了,没有三个老家伙在场,自在多了。

  “阿爹一定被你气坏了,我去找他说说话。”冥月关心自己的父亲。

  “吃完饭再去吧。”吴东方说道。

  “不吃了。”虽然说出嫁从夫,女儿还是关心自己父亲的,吴东方的态度让冥月多多少少有点不满。

  “你别去找你阿爹了,你去找冥故吧,把我先前跟你说的那件事情告诉他,让他收拾一下,马上跟我去趟土族。”吴东方边吃边说。

  冥月面露疑惑,歪头看着吴东方。

  “这件事情让你爹去不太合适,让冥故去,他对我有成见,可以趁机缓和一下。”吴东方说道,通过先前的这件事情,他发现金族三位天师都是值得信任的,冥震自然没问题,冥犀也就是皮球,是第一个决定无原则跟随他的。至于冥故,敢对他的所作所为表现出不满,这也是忠臣的表现,因为奸臣是从来不会去惹领导不高兴的。

  “好。”冥月转身向外走去。

  “对了,后院的枕头下面放着一个骨筒,那是透骨针,可伤人于百步之外,是个老马蜂送给我的,以后你随身带着,用的时候后面的红色凸起连摁三下,那东西霸道,被射中会浑身麻痹。”吴东方说道。

  冥月答应一声,迈步出门。

  “等等。”吴东方又喊住了冥月。

  冥月止步回头。

  吴东方伸手南指,“往南四百里,有座长着拓树的山峰,在阳面山腰部位有生火的痕迹,我有个筐子扔那儿了,眼看我是抽不开身了,你有空去拿回来,里面有不少贝币,还有我从海边给你带回来的龙涎香,挺大块儿,给你娘送去一些。”

  冥月笑了,并不是因为吴东方逃命的时候还不忘给她带了礼物才笑,而是欣慰的笑,吴东方下决定也好,做事情也好,都显得很急促,但急促不表示他鲁莽,实际上什么事情都想的很周全,连丈母娘都想到了。

  冥月找冥故去了,吴东方自己在吃饭,等级呀,有人的地方就有等级,不同的等级就有不同的待遇,这一桌子饭实在是太腐败了。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饭桶回来了,自己回来的,扭进来之后凑到了吴东方跟前,“嗯,哼,嗯。”

  吴东方拍了拍饭桶的脑袋,拿了水罐给它倒水,饭桶虽然长大了不少,“语言”习惯却没有变化,这是要水喝呢。

  这家伙吃多了蜂蜜,一罐水全喝了。

  “走。”吴东方放下筷子带着饭桶往北走,正殿很大,吃饭的地方在南面,正北还有个很大的法座,吴东方引着饭桶走向法座,指着法座左侧的地板,“以后你睡这里。”

  饭桶嗅了嗅,扭头往别的地方走了。

  “回来。”吴东方喊道。

  不喊还好,一喊饭桶反而加速跑掉了。

  吴东方坐上法座,摇了摇头,饭桶跟他有很玄妙的感应,这种感应和天性促使饭桶自动寻找并跟随他,但饭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熊猫,它的生命周期比熊猫长,要想真正成年,估计得十年以后。

  “走走走,跟我走。”王爷出现在了大殿门口。

  “你别带坏它。”吴东方喊道。

  “你忙你的,熊王交给我了,对了,它有名字吗?”王爷喊道。

  “饭桶。”吴东方说道。

  饭桶是发音,王爷听不懂,喊着‘饭桶跟我来’把饭桶引走了。

  随后有杂役进来收拾了饭桌,有宫女上来送茶。

  见到宫女,吴东方想到了金王,有必要跟金王见个面,给他吃个定心丸。

  下午三点来钟,冥月回来了。

  “阿爹请了故伯和犀伯在家里吃饭,我把他们都请来了,他们很快就会过来,我什么都没说,只说你请他们过来议事。”冥月先回来是为了封口对茬。

  “我去门口等他们。”吴东方点了点头,中午的时候把三个老东西气走了,话还没说完,正好趁机把后面的事情告诉他们。

  没过多久,冥震和冥故冥犀来了,三人情绪都不高,都板着个脸,不过看到吴东方迎出了大门口,脸色好看了很多。

  回到正殿,分宾主坐定,吴东方将自土族逃离之后的事情快速简略的告知了三人,包括疑似金钊尸体的事情和见到姒少康的事情。

  “白虎天师的不灭金身和逐月追星已经失传了多年,我连本族基本法术都不会,更不会这两种已经失传的绝技,我先前击杀土族天师用的并不是逐月追星,而是我自山中苦练而成的搏击技法,如果土族摸清我的底细,一定会大举来犯,当务之急是拿回落日弓,只要土族知道我们有落日弓在手,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我就可以争取时间修习本族法术,冲击太虚和太玄。”吴东方说道。

  吴东方说完,冥震三人缓缓颌首,他们最担心的是吴东方年轻气盛,骄横跋扈,现在看来吴东方做事情还是顾及后果的,而且对以后的事情也有相应的安排。

  吴东方略作停顿再度说道,“倘若有朝一日金族真要发兵,也是帮助大禹后裔平叛扶正,归权正统,而不是犯上作乱,窃国夺权。”

  冥震等人再度点头,脸上忧色尽去。

  吴东方又道,“当务之急是争取时间,养精蓄锐,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姒少康就会上门求助,要不要帮他,什么时候帮他,怎么帮他,需要确定姒少康品行德操之后再做决定。”

  “只要不操之过急,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冥故点头说道。

  “这些年金族遭土族盘剥太过严重,要想恢复元气至少也要五年以上,五年之内绝不动兵。”吴东方说道。

  冥故点了点头。

  冥震想了想,接口说道,“金王乃金族之主,金族要事还需与他商议。”

  “岳父放心,只要涉及到金族根本的大事,我都会禀报金王,与他商议,若是意见一致,事事皆由他做主。”吴东方说道。

  “哈哈哈,若是他与你意见不一致呢?”冥犀笑问。

  “若是三位也与金王意见相同,我也不会独断专行。”吴东方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岳父肯定会赞同你呀,没法儿跟你说下去了,处处留活口,”冥犀笑着端茶,“你是白虎天师,你说了算,但是你得记住,千万别瞎搞,咱们金族没有多少家底儿给你折腾。”

  “但凡大事,皆与三位天师商议。”吴东方再次表态。

  “事出紧急,当尽快前往那处山洞确定尸骨的身份,”冥震环视冥故和冥犀,二人异口同声,“你去吧。”

  冥震也不推辞,“好,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回来再进宫见金王。”

  “多加小心。”冥故说道。

  “快去快回。”冥犀说道。

  “今天晚上最为凶险,如果土族大举来犯,设法拖到我们回来。”冥震冲二人说道。

  二人点了点头。

  冥震转头看向吴东方,“现在就走。”

  吴东方起身冲冥月点了点头,示意她无需紧张,转而与冥震一同悄然离开了金圣天师府。

  到得城外无人处,冥震脚踏权杖凌空升起,吴东方不会风云雷动,只能飞掠。

  几个起落之后冥震抓住了他,带他东飞。

  “岳父,你把风云雷动的法门告诉我。”吴东方说道。

  “使用风云雷动需要控制金属,你不会控制金属,我带你一程,回来之后再慢慢教你。”冥震说道。

  “岳父,我先前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您给我指出来。”吴东方说道,冥震是岳父,岳父相当于半个爹,在这个任人唯亲的朝代,亲属关系是比其他关系更稳固的关系,早上在城外冥故和冥犀是在冥震的引带下向他下跪行礼的,别人跪没用,他们跪才表示承认他的白虎天师地位。

  “你隐藏实力将土族天师引到金族当着族人的面将他们杀掉,这件事情做得非常好,既可立威服人又能鼓舞士气。但你对金王的态度有点过了,他如果真有实权,当年我们三人也不会诛杀土族使团了,你挤兑他让他出丑,此事有失大度,缺乏容人度量。”冥震说道。

  吴东方点头接受批评。

  “金圣天师府的那些宫女全是皇宫抽来的,为凑人手他将夫人都派了过来,你早上的言语和举动把他吓坏了,回来之后立刻进宫与他缓和关系,巫师出自王族,和王族是血亲,按辈分金王还是我的远房叔弟,冥故和冥犀都是金王的堂兄。”冥震又道。

  “我确实做的不好。”吴东方虚心接受批评。

  “你是我的女婿,遇事我也不能过于袒护,不然会招致非议,人言可畏呀。”冥震说道。

  “是是是,我明白。”吴东方连连点头。

  “另外,遣散奴隶之事你也不要操之过急,先求平稳。”冥震再度告诫。

  吴东方满口答应。

  为了避人耳目,冥震走的是山区,贴着树梢行进,速度很快却没有雷鸣之声,金族的风云雷动确实可以发出雷鸣之声,但发不发出雷鸣声响全在天师一念之间。

  天黑之前,二人进入了土族地界,到了半夜时分,吴东方终于找到了当年与七月避难的那个山洞。

  见到这个山洞,冥震眉头大皱,因为山洞里除了些许积水,什么也没有。

  “不是这个山洞,在北面。”吴东方纵身向北掠去。

  按照狐女当年所说的位置,向北翻过两座山,果然看到了一片很大的橡树林。

  到了橡树所在山峰,吴东方绕到山后,一眼就看出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疑似区域,那是一面石壁,位于一片峭壁的边缘,与整个峭壁浑然一体,但仔细打量,还是能发现这片石壁与周围的石壁有些许不同,这片石壁的缝隙里没有长草。

  吴东方伸手摸向石壁,右手直接伸了进去,果然是障眼法。

  为了确定石壁的宽窄大小,他伸手摸向两侧石壁,摸到左侧石壁时尖叫一声把手缩了回来。

  冥震反应迅速,伸手将他拉开,手中法杖变为一把长剑,侧身冲进了山洞。

  吴东方随后冲了进去,只见不大的山洞里坐着一具男人尸体,看样子应该有三十六七岁,尸身漆黑,双手做练气状,在他的旁边放着一张紫红的奇怪弓箭,在弓箭旁边还放着一只箭囊,里面是一簇黄色的利箭。

  冥震警惕的环视左右,当视线触及尸体旁边的弓箭时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呼,“落日弓!”

  吴东方呆立原地,瞠目结舌,没有反应。

  “怎么了?”冥震发现了吴东方的异常。

  “啊?”吴东方茫然转头。

  “你刚才碰到了什么?”冥震问道。

  “好像是蜘蛛。”吴东方没说实话,他刚才在左侧石壁摸到了一个绝不应该摸到的东西,

  女人丰满的胸部……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 落日弓的箭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