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九十三章 正位

第九十三章 正位

尘埃落定,城池内外,鸦雀无声。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瞬间惊天逆转,眨眼之间诛杀十一位土族天师,所有人都处在巨大的惊骇和错愕之中。

  数十秒后,一名金族老法师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逐月追星,白虎圣技逐月追星!”

  话音未落,万众齐吼,震天爆棚,这不是欢呼,是吼叫,是歇斯底里的吼叫,只有饱受屈辱重见天日的人才能发出这种声音,怒吼之中夹杂着哭声,希望,他们终于等到了本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希望。

  吴东方并没有纠正众人的误解,而是扯开衣襟露出胸前的白虎纹身,提气怒吼,“辱我金族者,必诛之!”

  一个好的军官一定擅长调动和鼓舞士气,吴东方怒吼过后,城池内外万人应和,历代白虎天师都是金族的精神领袖,在族人眼里,白虎天师就是神。

  就在此时,东方天际传来了滚滚雷鸣。

  吴东方扭头东望,只见金族三老正自东方踩踏法杖疾飞而来,为了隐藏身份,他们穿的是常服,都没有穿着天师法袍。

  矮胖的冥犀位于三人正中,怀里抱着一个黑白之物,定睛细看,不是饭桶还是哪个。

  由于心中焦急,三人催气甚急,,雷声轰鸣,由远及近,片刻之后来到城外上空,三人飘身落地。

  见到城外死了一地的紫袍天师,三人愣住了,饭桶自冥犀怀里挣脱,哼唧着向吴东方跑来,阔别三年,饭桶长大了不少,但它仍未成年,样貌和举动稚气还没有褪尽。

  吴东方伸手将饭桶抱了起来,饭桶张嘴就舔。

  饭桶的举动在这时候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吴东方并没有制止它,抱着它转身冲冥震三人高声说道,“故伯犀伯,岳父大人,四年前土族派出天师将我掳去,见我身拥五种血脉,可习五族法术,故此存心拉拢,利引**在前,酷刑拷打在后,我没有失节也没有忘本,暗中查明四年前金族婴孩被杀一事确是土族所为,三年前我得木族青龙天师费牧相助,自土族囚困奴隶的岛屿逃出,一路躲避追赶前往木族为费牧洗冤,事成之后绕行火族回返家乡,途中修行不辍,终得小成,土族为了阻止我回返金族,派出大量天师一路追杀,我回到都城他们也没有退走,反而恃强逞凶,辱我族人,威逼金王,无奈之下我只能冒险出手,将他们尽数诛杀!”

  吴东方还想再说,但不能再说了,因为饭桶舌头上有倒钩肉刺,舔的他脸疼。至于刚才那番话,也有三成的夸张,因为土族没**也没拷打,直接就把他给关到孤岛上了。但该说还得说,想要进步,工作干的好还不够,还得会总结汇报,不然工作就白干了。

  吴东方说完,冥震没有答话,而是转头看向冥故和冥犀,与二人交换眼神之后,三人单膝跪倒,“金神护佑,我们终于找到了您,伟大的白虎天师,请您接受我们的跪拜,我们将永远追随您!”

  “伟大的白虎天师,请您接受我们的跪拜,我们将永远追随您。”众多法师巫师单膝跪倒,男巫右拳撑地,女巫双手扶膝。

  “我们将永远追随您。”金族族人也尽数跪倒。

  吴东方放下饭桶,深深吸气吐气发声,“熊王与我心灵相通,我被土族抓走之后,故伯犀伯和岳父大人携带熊王冒险北上,风餐露宿,万里苦寻,请受我一礼。”

  吴东方说完冲冥震三人弯身行礼,他不懂该怎么行礼,却知道跪肯定不对,因为金族现在他最大。

  冥震三人虽然没说什么,脸上却有欣慰的神情出现,这几年他们跟着一个不着调的熊猫走走停停,喂食铺路遮风挡雨,当爹伺候着,催着不走,一打耍赖,急的要死还得陪它慢慢晃悠,着实受了不少的罪。

  “诸位起身。”吴东方冲众人抬手。

  就在此时,冥震冲他投来一个眼色,吴东方见冥震看的是金王,知道冥震想让他帮金王说点什么。但明白归明白,他却没开口,金王差点把他老婆塞给了别人,他记仇了。

  “有劳三位主持善后,我去接位朋友。”吴东方提气凌空,向东北方向飞掠,他已经发现王爷藏在几十里外的田坝上。

  见他过来,王爷蹿了出来,“恭喜恭喜呀。”

  吴东方没说话,探手夹起了它,凌空回返。

  回到原地,冥犀正在冲众人说明冥月与冥飞的婚事乃是为了掩人耳目。见吴东方回来,冥犀长话短说,将话语权还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放下王爷,冲众人说道,“这是王屋山的赤背狐,名为王爷,是我的至交好友,我修行初期多遇危难,是它屡次相救,若是没有它的陪伴指引,我无法自木族火族的茫茫深山之中安然回返。”

  众人闻言,冲王爷弯腰行礼,王爷惶恐非常,连道惭愧。

  就在王爷说话之时,饭桶凑了过去,还没等王爷反应过来,饭桶已经给了它一爪子,这一爪子是用了力道的,直接把王爷拍翻在地。

  把王爷拍翻了饭桶还不罢休,扑过去就要咬喉咙,吴东方见状急忙弯腰把饭桶抱了起来,关切的看向王爷,“没事儿吧?”

  “你现在不担心我欺负它了吧?”王爷撇嘴。

  “它还小,别跟它一般见识。”吴东方无奈苦笑。

  “小东西,醋劲儿挺大。”王爷抖毛儿。

  本来很庄严的场合,闹了这么一出就不那么庄严了,冥震和冥故冥犀开始接手,命众人散开,送金王回宫,确切的说是抬金王回宫,先前八木龙霆就在他脑袋上方,虽然有城门门洞阻隔,金王和一群老棺材秧子仍然被震晕了。

  群情激奋的气氛消散之后,冥震等人脸上的神情变为凝重,什么事情都得善后,一下子弄死十几个,怎么善后。

  眼见众人忧心忡忡,吴东方落锤定音,“派出使臣,把尸体送回去。”

  众人闻言转头看向吴东方,吴东方出言解释,“我杀他们没有使用金族法术,可以推说不知情,就说在山中发现尸体的,他们也心知肚明,要打怎么都会打,该来早晚都会来。”

  “可以,”冥震点头同意,转而冲吴东方说道,“金圣天师府一直空着,你今天就前往入住,我们处理完琐事再过去见你。”

  吴东方冲众人抬了抬手,带着饭桶和王爷跟冥月一起进城,饭桶对王爷敌意很重,只要王爷走的近一点就冲过去撵。

  沿途众人都会冲他行礼问好,吴东方一开始还回礼应答,后来太累了应答就省了,只回礼。再后来回礼也回不过来了,干脆微笑点头。等到跟随冥月来到金圣天师府,脸上的肌肉已经笑的僵硬了。

  金圣天师府是历代白虎天师的住处,在西城,规模比王宫略小,自古至今东为大,这种布局表明在金族,白虎天师的地位比金王低了半格。

  上一任白虎天师失踪了七十多年,天师府一直空着,多多少少有些破旧,不过这里始终有专人管理打扫,非常干净。

  冥月带着吴东方熟悉环境,确切的说是一起熟悉环境,因为她此前也没有来过这里。

  天师府是“山”形布局,占地超过百亩,中间是白虎天师修行和议事见客的五层宫殿,西面住宫女,东面住杂役,宫殿后面有一处很大的后院,是白虎天师家眷住的地方。后院后面有一处向阳的山坡,山坡中部是一处山洞,那里是熊王的住所。

  “你住顶楼。”吴东方冲王爷说道。

  “我跟熊王住后山山洞。”王爷说道。

  “不行,住顶楼。”吴东方正色摇头。

  “万一有刺客,第一个杀我。”王爷笑道。

  吴东方一想王爷说的也有道理,开始斟酌给它安排在哪儿比较合适。

  “你别管了,用不了几天我就能跟它混熟。”王爷冲饭桶努了努嘴。

  “你随便住吧,现在乱糟糟的,等忙完这阵儿再说。”吴东方说道。

  洗澡更衣是当务之急,洗澡的时候冥月出去给他找换洗的衣服去了,就算她没出去也干不了啥,因为饭桶跟他形影不离,看不见他就会叫唤,这家伙现在快有一百斤了,力量也大,如果把它关在门外它能破门而入了。

  白虎天师洗澡不是木桶,有专门的浴池,吴东方干脆把饭桶也抱了进来,帮它洗澡,饭桶不喜欢水,挣扎着想跑,在浴池边缘有很多抓痕,这说明之前的某位白虎天师也干过类似的事情。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哪儿?”吴东方捏着饭桶的脸颊。

  饭桶翻着白眼儿,吴东方不明白它为什么要翻白眼,正疑惑的时候,饭桶忽然发力往外冲,吴东方没摁住,饭桶跳出浴池跑掉了。

  事发突然,什么都仓促,吴东方洗完澡连更换的衣服都没有,上任白虎天师失踪了七十多年,他留下的东西大多不能用了,最后穿的还是冥月哥哥的旧衣服。

  吃的喝的都得现送,用的器皿也得现搬,宫女杂役也得现派,天师府的用度都由王宫负责,食物酒水都是最好的,用的器物也精美,宫女也很漂亮,这说明金王存心拉拢他。

  吴东方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但金王的态度还令他比较满意,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想篡位称王。

  中午时分,王宫送来了大量布匹和衣物,其中有一件紫色法袍,与寻常紫袍不同,这件法袍的前胸绣有一只威猛的白虎,这是白虎天师专属法袍。

  穿上试了试,大小倒合适,就是感觉别扭,怎么看怎么像唱大戏的。

  “怎么脱了?”冥月问道。

  “不习惯。”吴东方说道。

  “不习惯也得穿,这是巫师规制。”冥月走过来阻止吴东方脱袍子。

  一有肢体上的接触,火蹭就起来了。

  “你杀了那么多土族天师,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先设法善后,要分清轻重缓急。”冥月低声说道。

  “我心里有火,静不下心。”吴东方开始动手,夏天有夏天的好处,穿裙子有穿裙子的好处,没过多久他的心就静下来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正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