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八十章 皇族正统

第八十章 皇族正统

王爷说完,吴东方立刻自脑海里分析情况,眼前的情况是他和王爷无意之间闯入了一个别人隐居的地方,对方暴露了行踪,想要杀人灭口了。

  但令他感觉疑惑的是他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行踪,对方为什么要忽然现身。

  有疑惑暂且搁置,先得解决问题,眼下最明智的作法就是跟对方表明自己没有恶意,而且在离开之后不会泄露对方的行踪。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吴东方冲站在拱门里面的年轻男人问道。

  眼见暴露了行踪,年轻男人迈步走了出来,这个人年纪跟他差不多,中等身材,偏瘦,衣着很破旧,但这个人有气度,气度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却真实存在,暴发户再怎么装也不像商贾世家,穷鬼再怎么装也不像富豪,因为他们缺乏气度,这个年轻人一迈步,他就发现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贵族的气度,很从容,很自然,表情略带善意。

  除了看出年轻男人的贵族气度,吴东方还看到了墙下面的一滩水渍,一看那滩水渍他就知道是王爷尿的,他跟王爷相处了一年多,知道王爷一泡尿能湿多大地方。

  那泡尿正好是尿在拱门下面的,由此可见对方并不是主动现身的,而是王爷这泡尿破坏了对方某种隐藏行踪的法术。

  年轻人抬起右手摆了摆手,冲吴东方笑问,“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来这里?”

  吴东方看的真切,对方摆手并不是冲他,而是冲他身后的那个拿刀的女人,意思很明显,让她不要着急动手。

  见到这个人摆手,吴东方确信自己转头不会令对方立刻动手,这才转头看了一眼,离他十几步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年纪应该在三十到三十五岁之间,瓜子脸,凤眼,身上的衣服比那个年轻男人还破旧,很漂亮也很健壮,双手各握一把两尺左右的薄刃青刀,正在恶狠狠的看着他。

  借着打量这个女人的时间,吴东方快速思考该怎么回答那个年轻男人的话,通过这两个人的衣着来看,他们隐居在这里应该是避难的,既然是避难,那就得罪了什么人。

  短暂的思考之后,吴东方感觉没必要动手,说实话就行,于是转过头来冲年轻男人说道,“我是金族巫师,这次来木族是帮人带口信的,事情做完了,我们要回金族。”

  “为什么不走大路?”年轻男人问道。

  “木族的青龙天师在三十年前被人冒名顶替,我这次过来是帮真正的青龙天师费牧带口信给神医费青,揭穿费庐伙同土族加害费牧冒充青龙天师的阴谋,”吴东方将手里的铜刀还于刀鞘,“我揭穿了费庐和土族的阴谋,现在他们都在追杀我,我不能走大路。”

  年轻男人听完,脸上并没有很明显的表情,可能是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些事情,短暂的沉吟之后,他又问道,“你是金族巫师?”

  “对,你是什么人?”吴东方问道。

  “你们走吧。”年轻男子冲二人摆了摆手。

  “你的脸色不太好,以后多晒晒太阳。”吴东方冲年轻男人拱了拱手,转身迈步。

  刚迈出一步,使用双刀的女人就冲了过来,右手青刀反挥他的脖颈。

  吴东方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等到他反应过来,女人的青刀离他的脖子已经不足二十公分,关键时刻他没有后退,而是快速起脚将对方蹬了出去,青刀急挥而过,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

  “放他们走。”年轻男子在北面喊道。

  “为了保证您的安全,不能留他。”女人不停,站稳之后再度冲了过来。

  吴东方怒了,他没想到自己还刀归鞘之后对方还会攻击他,气急之下抽出长刀向女人冲了过去。

  短兵相接,女人快速蹲身,双手各自反握一把青刀,左右开弓急豁他的胸腹。吴东方并没有挥刀格挡,也没有躲闪,而是挥刀冲着女人的头颈部位就砍,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女人没想到他会这么不要命,反应过来双刀上举架住了他的铜刀先行自保,吴东方趁机起脚,冲着女人的胸脯就是一脚,又将她蹬了出去。

  “你的主人已经放我们走了,你竟然偷袭我们?!”吴东方并没有趁机追击,因为他发现这两脚虽然将对方踢了出去,对方身上却传来了很强烈的反震力道,这说明对方有灵气修为,而且比他厉害的多。

  女人没有答话,反手将双刀插上了背后的刀鞘,右手隔空前伸,吴东方周围立刻出现了一处由粗大石柱组成的囚笼。

  “你是土族天师?!”吴东方眉头大皱,寻常金族巫师只能控制金属器物,只有天师级别的巫师才能改变金属的固有形状,土族巫师应该也是这样。

  对方没有答话,而是迈步向前走来。

  吴东方气凝双臂,内合外分,将粗大的石柱砸碎,脱困而出扬手将铜刀向对方扔了过去,自己紧随其后,冲到了对方近前,挥拳直攻对方面门。

  就在右拳距对方面门不过十几公分的时候,一道突起的石墙挡在了二人之间,吴东方攻势受阻,虽然砸穿了石墙,却没有击中对方。

  就在他想要收回右拳之际,石墙孔洞瞬时合拢,将他右臂紧紧夹住。

  吴东方唯恐对方出刀砍剁他的右手,灵气上移,聚于头顶,用头奋力顶向石墙,长达五米的石墙自上部断裂飞出。

  女天师反手将石墙挥飞,吴东方趁机起脚将石墙下部踹断,右臂带着重达数百斤的残破石墙冲右侧的顶梁石柱砸去,将石墙震碎,收回了右臂。

  女天师退后之后双目微闭,大量碎石离地升空,化为成片的锐利石锥。

  “住手,不住手我就咬死他!”王爷的声音在北面传来。

  吴东方侧身回头,只见王爷已经把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扑倒在地,张嘴作势要咬他的脖子。

  “不要鲁莽。”吴东方喊道。

  王爷肯定不鲁莽,况且就算它想鲁莽也没有机会,一个老年男子出现在它的身后,在王爷咬中年轻男人脖子之前揪着它的后背把它提了起来。

  “放开我,快放开我!”王爷极力挣扎。

  就在此时,西侧再度出现了一个老年男子,这个老年男子与提着王爷的老年男子年纪都在八十岁开外,穿的是土族天师的紫色法袍,手里拿的也是土族的法杖,他们的紫色法袍非常破旧,上面打着很多补丁,一看就是穿了很多年。

  西侧那个老年天师出现之后歪头看向悬在空中的石锥,目光所及,石锥落地,重新化为石板覆于地面。

  地面复归原形之后,抓着王爷的土族天师已经把年轻男子扶了起来,年轻男子指了指王爷,后者会意,将王爷反手扔了过来,吴东方急忙接住了它。

  “走吧,离开这里,不要说见过我们。”年轻男子冲吴东方摆了摆手。

  吴东方放下王爷,冲对方拱了拱手,他先前果然没有猜错,这个气度非凡的年轻人真是一个土族的贵族,而且是高级贵族,不然不会有三个土族天师贴身保护。

  “你是不是姓娰?!”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冥月曾经跟他说过现在的夏朝皇族并不姓娰,而是姓云,后羿撺掇了夏朝的皇位,后来姓云的寒浞又撺掇了后羿的皇位,这俩都属于乱臣贼子,夏朝的正统皇族都是姓娰的。

  “你真不该多此一问。”年轻男子缓缓摇头。

  “等等等等,让我想想。”吴东方抬手说道。

  “还想啥呀,快走吧,知道太多就走不了啦。”王爷焦急的催促。

  年轻男子和三位土族天师见吴东方言行怪异,纷纷疑惑皱眉。

  “你的爷爷是娰太康的弟弟,你是娰少康,对不对?”吴东方回忆起中学历史课本上的部分内容,加上了自己的判断,做出了猜测。

  吴东方说完,四个人的脸全黑了,王爷的脸也黑了,“完了,完了,你这是唯恐人家不杀你呀。”

  见到众人神情,吴东方知道自己猜对了,又道,“你虽然现在躲在这里,但你以后会夺回皇位。”

  懵了,他成功的把所有人说懵了。

  “这事儿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吴东方快速整理了一下思绪,“我以后会是金族的白虎天师,土族的玄黄天师察觉到了我的出现,派人把我自金族抓到了土族,关到了一个岛上,我就是在那里遇到真正的青龙天师费牧的。”

  吴东方说完,没人搭腔,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就像看个神经失常的疯子。

  长达数十秒的沉默之后,姒少康笑道,“继续说。”

  “你们送我回金族,等我法术大成,我帮助你们对抗土族夺回皇位。”吴东方说道。

  吴东方说完,所有人的眼神又变了,不像看疯子了,像看骗子。

  “木族都城去年发生的事情你们一无所知吗?奎木狼出现是为了救我。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骗你们送我回去。我不回去都可以,我留下来跟你们住在一起。”吴东方说道。

  他说完,众人眼神又变了,又像看疯子了。

  姒少康莞尔摇头,转身向北侧拱门走去,“放他们去吧,别为难他们。”

  “给我一炷香的时间,我把事情原委说给你听。”吴东方喊道。

  姒少康没有回头,那个土族女天师走了过来,“快滚!”

  “你试试我的血脉。”吴东方伸手。

  对方没伸手,而是拔刀了。

  “别,别,别,他脑子磕坏了,总是胡言乱语,我们马上就走。”王爷蹿了过来挡在了吴东方与女天师之间。

  “你脑子才磕坏了。”吴东方怒目瞪眼。

  “快走吧,别等人家动手啦。”王爷无奈摇头。

  女天师鼻翼急抖,又欲动手。

  吴东方见状急忙冲走进拱门的姒少康喊道,“我叫吴东方,记住我的名字。”

  “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女天使迈步靠近。

  “赶快离开这里。”一名老天师沉声说道。

  吴东方见状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和王爷狼狈离开。

  王爷担心他们会反悔,一口气跑出十几里才慢了下来,开始埋怨吴东方,“差点让你给害死。”

  “今天他们撵走了我,以后想求我可就难了。”吴东方憋了一肚子的气。

  “人家有三个天师保护,不差你这半坛醋。”王爷撇嘴。

  “你才半坛醋。”吴东方反击。

  “有灵气却不能使用法术,不是半坛醋是什么?”王爷说道。

  吴东方沮丧的叹了口气,“如果他们肯帮忙,我们今天晚上就能到金族。”

  “别做梦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快走吧……”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章 皇族正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