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七十八章 搬家

第七十八章 搬家

出了山洞,来到平坦区域,木族人也抬着王爷到了,一共来了三个人,一个拿刀的走在前面,后面两个用一根胳膊粗细的松木棒子抬着王爷,王爷四个爪子都被捆上了,倒吊在木棒上。

  见到了救星,王爷立刻开始大声叫嚷,“快把老子放下来。”

  “你说什么?”拿刀的木族人怒目回头。

  “我说你们快把老子放下来!”王爷抬高了声调。

  拿刀的木族人见王爷如此猖狂,走过去想要拿刀拍它。

  “等等。”吴东方迈步走了过去。

  拿刀的木族人转头打量着吴东方,“它是你的朋友?”

  “对,你们为什么捆它?”吴东方走过去解开绳子把王爷放了下来,王爷现在一嘴的酒气,不问可知是喝醉了被人给逮起来的。

  “他偷我们的东西。”拿刀的木族人高声说道。

  “抱歉,这些贝币赔给你们。”吴东方将手腕上的两朋贝壳撸下来递向对方。

  “他们打了我,你还给他们钱?”王爷不满的尖叫。

  “你喝了人家的酒,总不能不给钱,咱又不是强盗。”吴东方说道。

  “看好这只畜生,再有下次别怪我们不客气!”拿刀的木族人接过贝壳,冲同伴摆了摆手,示意离开。

  王爷挨了打,很憋气,见吴东方不给它报仇,更憋气,它一生气就乱转,这次又开始转。

  “你们说话客气一点,我们已经赔了钱,再敢骂它别怪我不客气!”吴东方抬脚碾碎了对方扔在原地的木棒。

  这话一说出来,王爷立刻顺气儿了,眉开眼笑。但对方不顺气儿了,拿刀的木族人转身瞪眼想要发怒,他旁边的一个族人急忙伸手拉住了他,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吴东方听的很清楚,那人说的是,‘他好像是去年在都城闹事儿的那个金族巫师。’

  拿刀的木族人上下打量着吴东方,两个同伴见他不走,伸手拉着他的胳膊把他给拽走了。

  “你应该狠狠的教训他们。”王爷还不解气。

  “滚一边去,”吴东方转身向山洞走去,“是不是喝醉了被人抓住了?”

  “我没喝醉他们也抓不住我呀。”王爷跟了上来。

  “他们多长时间送一回盐?”吴东方走上斜坡,坐到了洞口。

  王爷冲上来,坐在他的旁边,“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们认出我了,回去之后肯定会到处乱说,我得看看消息什么时候会传出去。”吴东方说道。

  王爷不吭声了。

  吴东方见状心里有底了,王爷一天到晚在晒盐的木族人周围转悠,不可能不知道对方的工作流程,它不吭声说明木族人近期就会往回送盐。

  “这地方不能住了,收拾一下吧,搬家。”吴东方说道。

  “我不用收拾。”王爷说道。

  吴东方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找到个安静的修行场所,搞好了邻里关系,却让这家伙逼着搬家,像这种食物充足,饮水方便还非常安全的地方可不好找了。

  王爷没什么收拾的,吴东方同样没什么可收拾的,五分钟之后二人离开了山洞。

  “去哪儿?”王爷问道。

  “你说去哪儿?”吴东方没好气儿的反问。

  “你说了算。”王爷惹了祸,底气不太足。

  “往南走吧。”吴东方迈步向南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王爷,“你知不知道那匹黑马在哪片区域活动?”

  “它经常在北面的河边儿。”王爷说道。

  “带我去。”吴东方说道。

  王爷前面带路,吴东方后面跟着,往北翻过两座山,出现一条河流,在河流南岸的草地上一群野马正在悠闲的吃草,这群野马有三十几匹,那匹黑色的公马就在马群外围。

  吴东方看见黑马的同时黑马也看到了他,这匹黑马性子非常暴烈,见吴东方和王爷侵入了它的地盘,前蹄离地愤怒嘶鸣,嘶鸣过后向他们急冲而来。

  “怎么办?”王爷惊惊慌歪头。

  吴东方鼻翼微皱,直视着疾奔而至的黑马,几秒之后闪身冲了出去,距离黑马十几米时纵身跃起,挥拳直取黑马脖颈。

  眼见吴东方冲了过来,黑马后蹄拄地止住冲势,前蹄离地,冲吴东方挥舞刨砸。

  吴东方见黑马站了起来,立刻收回右臂,右拳改横挥为上钩,由黑马两只前蹄之间抢入,直取黑马前胸。

  这一拳他是灌上了灵气的,一拳过后黑马两只后蹄站立不稳,身形摇摆,吴东方气灌右腿,起脚斜踢黑马脖颈,直接将黑马踢倒在地。

  黑马倒地之后嘶鸣着想要站起来,吴东方再起右腿,将它再度踢倒。

  他比较忌惮黑马踢人,但只要不让黑马站起来,黑马就没办法使用后腿,两条前腿也使不出力道。

  黑马落于下风,迫切的想要站起身扳回劣势,每当它想起身,吴东方就会起脚猛扫,黑马愤怒嘶鸣却始终无法起身。

  这匹黑马是这群野马的头马,其他公马见头马遭到攻击,纷纷冲过来想要救助,这些野马的速度和力量与黑马相比差了太多,吴东方左右开弓,前后起脚将七八匹成年公马尽数打跑,那匹黑马还想站起来,吴东方回身又是一脚,踹的还是脖子,黑马再度轰然倒地。

  “走!”吴东方冲等在一旁的王爷招了招手。

  “你来就为了打它一顿?”王爷跟了上来。

  “对呀,给你出气。”吴东方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你要抓它当脚力呢。”王爷说道。

  “我不会骑马。”吴东方摇头说道,他的确想过骑马回金族,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骑马只能走大路,不隐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会骑马。

  “它过来了!”王爷叫道。

  吴东方转身回头,只见那匹黑马已经冲到了近前,这次它学乖了,跑过来转身就踢。

  黑马的举动令吴东方想起了黔之驴,不使出绝招它输的不甘心。

  这一次吴东方没有躲闪,而是挥拳直迎马蹄,通过先前的演练他已经对自己的灵气和速度有了大概的了解。

  硬碰硬,黑马嘶叫一声蹦跳着跑掉了,吴东方抬手看向自己的右拳,先前马蹄上传来的反震之力令他右臂很是酸麻。

  走到山脊,吴东方改道向西。

  “怎么往西走?”王爷问道。

  “去跟老马蜂道个别。”吴东方说道。

  “咱都不在这儿住了,还跟它道什么别?”王爷咧嘴。

  “正因为不在这儿住了才要跟人道别。”吴东方说道,不能用着人家就讨好,不用人家了就不搭理了,在这里住了一年多,走的时候应该过去道个别,这是基本的礼貌。

  来到木屋所在的山谷已经是中午时分了,马蜂变化的老妪正端着一个木盆在山谷的花丛中忙碌。

  “仙姑,我们要走了,过来向您道别。”吴东方站在山谷外高声喊道。

  老妪闻声抬头,见来者是吴东方,端着木盆向谷口走来,等它到了近前,吴东方拿出一块龙涎香递了过去,“我们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这块香料送给您。”

  “你们要去哪里?”老妪微笑的看着吴东方,老人都喜欢懂事儿,有礼貌的年轻人。

  “我是金族巫师,现在我们要回金族去。”吴东方将龙涎香放到了老妪盛花的木盆里。

  “金族?金族离这儿可不近哪。”老妪说道。

  “是啊,我们要走了,您多保重。”吴东方冲老妪拱了拱手,转身欲行。

  “等等。”老妪喊住了吴东方,“你稍等一会儿。”

  吴东方止步转身,老妪已经端着木盆向木屋走去。

  没过多久,老妪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灰白色的圆柱体,长十几公分,中指粗细,外形与小手电筒有些类似,看材质像是骨头。

  “你修为平平,路上遇到危险怕是很难应对,这个送给你,关键时候或许能派上用场。”老妪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吴东方。

  吴东方道谢接过,发现确实是骨质,入手很轻,一端有孔,应该是暗器一类的东西。

  “这是透骨针,能伤人于百步之外,被毒针射中立刻就会周身麻痹,”老妪伸手指着骨筒后端的一个红色凸起,“用的时候连摁三下,里面只有两根毒针,不到危急时刻不要轻易使用。”

  “多谢仙姑。”吴东方欢喜道谢,将骨筒放进了怀里。

  辞别老妪,离开山谷,王爷在远处跟了上来,“它刚才给了你什么东西?”

  “保命的东西。”吴东方随口说道。

  “我看看。”王爷很好奇。

  吴东方自怀里拿出骨筒示于王爷,王爷端详了一番疑惑的问道,“它怎么对你这么好?”

  “对老人礼貌点儿是不会吃亏地。”吴东方笑道。

  “我也是老人,你怎么不对我礼貌点儿?”王爷撇嘴,它撇嘴就是咧起右侧上唇。

  中午出发,向南走出十几里,来到了通往海边的路上,地上有不少新压的车辙,说明不久之前有送盐的马车在这里经过。

  吴东方没有往西走,而是穿过大路进入了南面的密林。

  这时候是夏末,林中多有蛇虫,不过他现在已经拥有上玄修为,视觉和听觉都非常敏锐,加上有王爷跟在旁边,在密林里行走也不是非常危险。

  现在白天和黑夜对他没什么区别,累了就歇,歇够了就走,第三天上半夜,他们在渺无人迹的深山里发现了一处废弃的大型石质建筑,占地有十几亩,建筑大部分被藤蔓植物缠绕包裹,没有被包裹的地方也多长有青苔,自远处很难发现这里有这样一处建筑。

  “这是什么建筑?”吴东方向王爷询问。

  “像是以前的宫殿。”王爷说道。

  “走,进去看看,如果合适就在这里住下……”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搬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