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七十四章 安身之处

第七十四章 安身之处

“我早就想练法术了,一直没腾出时间。”吴东方说道。

  “你这二十多年都忙什么了?”王爷歪头问道。

  “我还不到一岁。”吴东方笑道。

  “你咋不说你没断奶。”王爷自然不知道吴东方所谓的一岁指的是什么。

  前面有晚归的农人,吴东方和王爷停止了交谈,这是一对中年夫妻,擦肩而过之后妇女说了句,“轧,你看这条狗好大呀。”

  王爷怒了,转头喊道,“你才是狗呢!”

  夫妻俩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一个尖叫一个吼叫,扔下农具快速逃走。

  “哈哈,哈。”王爷得意怪笑。

  吴东方歪头看了王爷一眼,这家伙喜欢吓唬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吓唬他了。

  上半夜在赶路,下半夜起风了,王爷不走了,它有很强烈的直觉,可能感觉到快下雨了。

  刚刚找到一处破屋大雨就倾盆而下,这座破屋里散落着一些人骨,到处都是蜘蛛网,不过有王爷作伴,吴东方丝毫不感觉恐惧,换成以前,夜宿这样的破屋他都得壮着胆子。

  这时候已经不是很冷了,吴东方没有生火,跟王爷凑合了一宿,天一亮雨停了继续走。

  王爷是个话唠,赶路无聊就跟吴东方闲扯,它对吴东方的来历很好奇,但吴东方没有满足它的好奇心,跟人解释时空穿越都费劲,跟狐狸更说不清了,后来被王爷缠的烦了,干脆就说头部受了伤,失去了以前的记忆。

  “怪不得你脑子不太灵光,原来是磕坏了。”王爷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吴东方懒得跟它拌嘴,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王爷跟的吃力,叫嚷“走那么快干嘛,又不是去哭丧。”

  “你这个毒舌!”吴东方停了下来,皱眉回头。

  王爷也停了下来,抬头看着他。

  几秒钟之后,吴东方笑了,这家伙就是只狐狸,思维跟人不一样,要是跟人一样反倒奇怪了。

  “对了,有个问题问你。”吴东方迈步向前。

  “什么?”王爷问道。

  “你能不能看见鬼,如果遇到鬼,你怕不怕?”吴东方问道。

  “有些能,有些不能,有些怕,有些不怕。”王爷随口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狐狸跟人一样,属于活物,鬼属于阴物,不是一个道儿上的。

  “你走路为什么不走中间,而是一直靠着右边走?”王爷好奇的问道。

  “习惯。”吴东方说道。

  “这习惯挺奇怪。”王爷疑惑摇头。

  吴东方心情有点低落,没接王爷的话茬,夏朝和现代有太多的不同,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要适应夏朝就要进行很多的改变。

  白天赶路,晚上休息,每过一天吴东方心里就轻松一分,离木族都城越远,时间拖的越长,土族和费庐找到他的可能性就越小。

  三天之后大路没了,只剩下一条向东的小路,路上长满了杂草,很明显平时走这条路的人并不多。沿着小路走了一天也没发现道路两侧有村庄,吴东方明白了,这是一条通往海边的路,是木族晒盐和捕鱼时走的路。

  走上小路王爷就不想走了,借口脚疼。

  吴东方夹着它走,他知道王爷心里在想什么,王爷不想离村落太远,离村落越远弄酒吃越困难。

  七天之后,“二人”来到了海边。

  王爷从没见过海,忽然见到大海令它很好奇也很恐惧,生活在陆地上的动物不怕水的不多。

  “这里的螃蟹跟河里的不太一样。”王爷拨弄了一只竖钳螃蟹。

  吴东方没有答话,环视左右开始选择是沿着沙滩往北走还是往南走,想了想,沿着沙滩往北走了,不能为以后回金族多走几步路而偷懒,要确保自己的藏身之处是安全的。

  这时候是中午,海滩上有大量的螃蟹,这时候人们还不知道它能吃,螃蟹都长的很大,也不怕人,见人之后只是竖起钳子,并不逃跑。

  除了螃蟹,海滩上还残留着退潮时剩下的死鱼海菜和各种贝类,这也是他选择在海边进行修行的原因,不需要发愁盐和食物,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安全的,周围有淡水的山洞住下来。

  海边有很多山,但吴东方不敢乱闯,这时候没有枪炮,人类面对野兽没有很大的优势,所以很多野兽都能存活好多年,活的年头一长,要么体形变的很庞大,要么智商变的很高,前一种情况的动物可以称之为怪物,后一种就应该称之为妖精,他担心这些渺无人迹的深山里会有怪物或妖精。

  寻找住处的任务落到了王爷头上,它直觉比人类敏锐,鼻子也比人类灵敏,野兽通常会用尿液标记地盘,它能根据气味判断出周围有什么样的野兽在活动。

  下午四点来钟,王爷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一处离海边很近的山峰,在山脚的石壁上有一处向东的山洞,这个山洞是个天然的山洞,洞外是个四五米的陡坡,洞里很宽敞,足有三四百个平方,左侧比较干燥,右侧石顶有道缝隙,石缝往下滴水,下方也有道缝隙,顶部的滴水大部分顺着下面的缝隙渗入了山体,地势较矮的地方残留了一些,水很干净,王爷闻了闻,尝了尝,能喝。

  “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没有野兽占据?”吴东方放下东西坐了下来。

  “你们觉得好,我们可不觉得好,除了早上,这里一天见不到太阳。”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大部分野兽都喜欢晒太阳,这里光照不足,到了冬天会很冷。

  “你歇着吧,我出去转转。”王爷转身向洞外跑去。

  吴东方起身跟了出去,他走到洞口的时候王爷已经向西跑了。

  衣食住行,现在就差吃的了,吴东方去了趟海边,捡回一些海物,回来之后在周围大肆砍柴,他没带被褥,到了晚上要靠篝火取暖,还要靠火来煮熟食物。

  太阳下山了,王爷还没有回来,他有点担心了。

  等到天全黑下来,他堆积木柴点上了篝火,用被王爷喝空的那个酒坛子煮上了自海边捡回来的海物。

  海物煮熟王爷仍然没有回来,吴东方坐不住了,站起身走到了山洞外面,天上无月,周围一片漆黑。

  他在晚上看不清东西,又是初来乍到,对周围的环境并不了解,贸然进山寻找,怕是找不到王爷自己还会走丢。

  喊也不行,如果周围真有怪物和妖精的话,一定会循着声音找到这里来。

  踌躇良久,吴东方决定在山洞下面的平坦区域生火,以火光召唤王爷回来,点火肯定也会暴露自己,但怪物和妖精通常怕火,就算知道这里有人也不敢轻易靠近。

  摸黑搜集了一些柴草,吴东方自山洞里拿出一根带火的树枝将柴草点燃,再借着火光寻找更多的树枝柴草令篝火燃烧的更加旺。

  篝火一直燃烧了半个多小时,这么大的火光就算在百里之外都能看到,王爷如果没出意外的话肯定早就看到了。

  吴东方内心的不祥越发浓重,王爷虽然能说话,却没什么法术和特殊的本领,如果这附近有什么怪物或妖精,王爷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他开始后悔把王爷带出来了,像王爷这种情况土族和木族接壤处的小镇是最适合它的,它熟悉那里的环境。

  后悔也没什么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篝火燃烧的更旺。

  又过了半个钟头,王爷仍然没有回来,吴东方近乎绝望了,就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西方传来了王爷的声音,“喂。”

  听到王爷的叫喊,吴东方长喘了一口粗气,大声回应,“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不死也差不多了,快来接我,我看不见。”王爷喊道。

  吴东方抓过几根燃烧的树枝往西面树林走去,虽然心中焦急却不敢跑,一跑火会灭。

  你喊我应,通过声音判断大致的位置,走了五分钟,吴东方终于在一个陡坡的坡底看到了王爷,王爷的皮毛上沾满了灰土,整个头部和面部严重肿胀,肿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怎么回事?”吴东方凑过去检查王爷的伤势。

  “别提了,让蜂子给蜇了。”王爷说道。

  见王爷身上没有其他外伤,吴东方放心了,夹着它往回走,“什么蜜蜂这么厉害?”

  “不是蜜蜂,是马蜂,大马蜂,哎呀呀,痛死我了。”王爷叫道。

  “你没事儿去招惹马蜂干什么?”吴东方笑问,他见过被打成猪头的人,还没见过被蜇成猪头的狐狸。

  “我哪知道它是马蜂,我还以为是人呢……”王爷一边哎呀,一边讲述,原来这家伙先前是出去探查周围的环境去了,在西面数十里外的一个山谷里它发现了一个小木屋,木屋周围长满了花草,它好奇的跑过去探查究竟,它刚跑到山谷里,木屋里就走出了一个女人,见到它立刻变成了巨大的马蜂,冲着它的脑袋就是一下子,它受了伤就往回跑,跑半路上脑袋就肿了,眼皮子也肿了,看不见路了,最后是靠着模模糊糊的篝火光亮摸回来的。

  “你肯定龇牙咧嘴的吓唬人家了,不然人家不会蜇你。”吴东方笑道,对方如果真想杀王爷,追上去再给一下子就成了,人家没追就说明是小惩大诫。

  “我那是冲它打招呼。”王爷嘴硬。

  “那只马蜂会说话吗?”吴东方问道。

  “会。”王爷回答。

  “它说了什么?”吴东方笑问。

  王爷哎呀了两声,没回答。

  吴东方笑过之后没有继续追问,对方肯定是骂它了。

  王爷的哎呀并不是假装的,它的伤势着实不轻,死倒不至于,痛肯定是要痛上几天的,没个三五天脑袋也消不了肿。

  回到山洞,王爷自己摸索着走到水边大量喝水,它活的年头长,也有野兽的本能,知道怎么做能减少疼痛。

  就在王爷喝水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马蹄声……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 安身之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