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九章

第九章

“明天你们两个把爸妈送回去,我和牛金刚直接从济南走。”我环视王白二人。
“我陪你去。”白九妤关切地开口。
“不用我们两个去就行。”我摇头开口。事实上我的确想多带些紫气高手过去,但是白九妤的子嗣之气开始分叉了,虽然极为细微,却怎么能逃得过我的眼睛,她肯定是不能去的。白天雨性情暴虐,嗜杀成性,还是让他少接触那些环境。慕容追风也不行,五六十岁的人了,身体受不了,况且一听儿子出事儿了,估计早吓得六神无主了。
“他们去哪里,干什么?”王艳佩疑惑地问道。
“没事儿找刺激,闲的。”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金刚炮第二次回到南北朝的时候俩小子已经十五六岁了,金刚炮必定将自己当年的光辉历史讲给孩子听,极有可能勾起了孩子的探险欲望,年龄一大,还有可能起了好胜之心,想要干点儿大事儿证明自己。我就是从那时候过来的,孩子们心里想的什么我猜也猜到了。
“容易处理吗?”王艳佩问得很隐晦,她的意思是事情会不会很棘手。
“应该不难。”我摇头开口,金字塔其实就是埃及法老的坟墓,没什么稀奇。论奇谋巧计谁也比不上中国人。不过我之所以加上了应该二字是因为古埃及与古印度、古巴比伦、古中国并称四大文明古国,想必埃及人也不是等闲之辈,金字塔里多多少少得有点机关,如果没机关的话肯定也难不住大头和义气了。
王艳佩闻言便不再多问,而我心情不好也没有主动说话。现在的孩子一个个感觉自己无所不能,等到闯祸了才知道自己的翅膀还没硬,到最后还得当爹的出面收场这年头的爹只负责两件事情:一是给钱,二是擦屁股。
本来我还想去青丘看看七师兄,然后去看看义兄黄眉道人,还有远在边陲的二师兄也想去看看.权当旅游度蜜月了,结果中途闹了这么—出儿,这些事情只能推后。
反途在服务区略作休息,次日凌晨赶到了济南,金刚炮已经在车站等候多时了。
见面之后我立时让王艳佩驱车与家人心返,然后与金刚炮一起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歇脚。
“这俩小子让追风宠坏了,走的时候带了一千多万。”金钢炮一脸的无奈。
“中国不够他俩得瑟的,跑埃及干什么?”我长长叹气,本以为这次回来能好好亨受一下生活,这下倒好,屁股没坐热就遇到事儿了。
“天知道他俩咋想的,兴许感觉金字塔名头大,闲着没事儿跑去探险去了。”金刚炮显得心神不宁,自己的草包儿子被困在金字塔里了,他肯定着急。
“这么多年下来,金字塔早就被偷空了,还轮得到他俩去探险?听风就是雨,跟别人屁股后而瞎得瑟。”我愤然冷哼。
“看样儿还是有没被偷空的,不然他俩咋被困住了呢?”金刚炮叼着香烟踱着步。
“两个败家玩意。”我忍不住出言骂道,我如此生气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俩家伙太腐败太奢侈,二是他们太跟风,犯的错误毫无新意。
“子不教父之过呀。”金刚炮开始自责了。
金刚炮的话顿时令我也感觉到了惭愧,这些年我们亏欠的不止是长辈,也同样亏欠孩子们的。
“老于,你说金字塔危险不?”金刚炮终于坐了下来。
“不知道啊,我对那东西也不太了解。”我摇头说道。平心而论我有点自大的天朝心理,在我看来中国的文化就是最精深悠远的,其他国家的文明都没办法跟中国比。
这种心理令我懒得去研究其他国家的文化,金字塔是埃及帝王的陵墓,自然代表着埃及的本土文化。
“你感觉里面有机关吗?”金刚炮担心两个小东西的安危。
“你急糊涂了吧,没机关他们能出不来吗?”我摇头说道。金字塔里肯定有机关,这是一定的。
“会不会有怪物?”金刚炮关心则乱。
“应该没有。”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事实上我是想安慰金刚炮才故意说没有的,但是我习惯性地带出了应该二字,说了等于没说。
就在此时,白九妤的手机响了,许刚的电话,告诉我们没办法在一天之内办理好出国手续,不过他给我们想了个别的办法,恰好今天有一批村干部要去埃及考察学习,他设法联系到了对方,让我和金刚炮顶替其中二人。不过登机地点在北京,他正在机场准备前往北京寻找关系帮我们通关,让我和金刚炮立即前往北京。接完电话,二人立刻驱车回返北京,一路上金刚炮让我领会了生死时速,二百多的时速让我心惊肉跳,两个多小时便赶到了目的地,此时许刚已经打点好了所有的关系。
许刚用什么办法让对方答应我们顶替别人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让我们通关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想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然的话他不会一个劲儿表功。
金刚炮感动之下冲他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许刚的一句话令我和金刚炮感动并瞠目:“能把我儿子救回来吗……”
我们虽然感激许刚的帮忙,也理解他作为父亲的感情,但是我们是没办法将他儿子找回来的,因为我已经不是大罗金仙,退一步说即便我是大罗金仙,许刚的儿子也早已经重新投胎,找总不能将他再拉回来。
忐忑地登上飞机,心里总算踏实了。
“老于,你要是留着大罗金仙的修为就好了,直接去弄回来。”金刚炮摆手挥走了殷切的空姐。
“留着也没有那地方不是四教的管辖范围。”我摇头开口,先前在天仙之际我就知道四教仙人的权力范围并不是涵盖整个世界。虽然凡间可以互相走动,但不同宗教的仙人是不能进入对方区域的。
“这俩小东西千万别出啥事儿,不然就塌天了。”金刚炮很是急躁。
“不会的。他们进去之前可能就预料到了会有危险,不然义气不会跟向导交代三天之后给追风打电话,事先有了准备,即便出了问题也不会手忙脚乱。”我冷静地分析。
“那就好。”金刚炮叹气点头。
“放心好了,那里面没什么大道道,救了人咱就回来。”我出言安慰。实际上金刚炮担心自己的儿子,我也担心自己的徒弟,徒弟跟儿子的性质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个是延续的技艺,另一个延续的血脉。
“连家伙都没带”金刚炮皱眉摊手。二人上飞机的时候只带了一此美金,别说兵器了,连打火机都让安检扣下了。
“用惯了大炮再给你个步枪你还不满意了是吧?”我皱眉开口。
“啥意思?”金刚炮愕然反问。
“紫气巅峰在目前的社会就是最厉害的修为,响们两个要破金字塔那是轻而易举,还用家伙?”我低声开口。我们坐的是经济舱,旁边还有一位乘客,我怕吓着他。
金刚炮闻言有些些放心了,恰好空姐分发飞机餐.二人便停下来吃饭。飞往埃及的航班中途还要在泰国加油,十几个小时之后二人终于下了飞机。
从机场通过海关的时候二人被拦住,许刚可以通过关系让我们上飞机,但是埃及这头儿的海炎却看出了我们的护照和证件有问题,无奈之下只好冲出了海关。
“咱俩以后咋回去?”摆脱追赶之后金刚炮瞪眼看我。
“先救了人再说吧。”我环视左右,异国他乡,两眼一抹黑。
“可让这两个小兔崽子害惨了。”金刚炮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电话号码和地址。
“卢克索是哪儿?”我接过写有地址的纸张看了一眼。
“我咋二知道?”金刚炮茫然摇头。通过字面意思来看,这人所在的位置足卢克索河对岸的一片沙漠。
“找个翻译。”我出言说道。我好孬有过出国的经验,尽管上次去印度也是偷着跑去的。
“行,反正咱有钱。”金刚炮抬了抬抬手里的皮箱我们出境时许刚找了关系,带了大量的美元,不然的话俩人只能带一万美金事实上现在的人民币与美元汇率几乎是一比一,但是很多阿拉伯国家还是认美元。
打定主意,二人便溜回了机场附近,看见亚洲人就去搭汕。
“老于,咋都是抠门泥鳅?”二人遇到的几个人全是日本人,一开口就是抠门泥鳅。这趟航班估计是从日本飞来的,先前的那班乘客早就走散了。
“再等等我皱眉摇头:在外国不会说外国真是寸步难行。
等了半天,终于遇到了一个中国人,一问还真会埃及话,确切地说是阿拉伯语,不过这个我们都不关心,只要让他给我们当翻译就行。
没想到的是对方是个大公司的副总,来这里是谈合同的,根本就不能给我们当翻译,不过却帮我们把中文地址翻译成了阿拉伯语,并告诉我们这个地方离开罗有好几百公里,让我们租车去。
谢过老乡,立刻租车前往卢克索,埃及人认识美金,一捆美金下去直接把我和金刚炮当了贵宾,先请我们吃饭,不吃不行,不吃就不开车。
“老于,这人咋有点像拉登?”金刚炮盯着对面的中年人。
“别胡说,快吃吧.吃完就走。”我叹气摇头。埃及人跟新疆人有点像,脑袋上戴头巾。
埃及人的品德好,他们拿了钱很敬业,一路上将我和金刚炮伺候得很好,最令我感觉亲切的是他们开的汽车是我们的国产货。
司机给我们拉到一处小镇,伸手指着河对岸:“卢克索。”
到了地头儿,司机便忙着为我们雇骆驼找向导,并表示从我们的车费里扣除,不用单独付费。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又扔了一捆美金表彰他的品德,送走司机便掏出于机联系牛义气的朋友。
他们用的是卫星电话,在沙漠中也可以使用,而白九妤的电话在我出发之前也开通了国际业务。
“我是仇慕雨的师父,你们在地面上有多少人?”接通电话我出言问道。
“三十几个,等我数数……”
“水和食物够不够?”我出言打断了对方的话。
“都有。”翻译回答。
“知道了,我们两个小时就能赶到:“我挂断电话。这片沙漠的面积极大,里面有不少人类的气息,看样子探险队小止牛义气他们一伙儿,我之所以问几个人就是为了使用观气术根据人数辨别哪一伙探险队是他们。
“六百里外的那群人就是。”我伸手指向沙漠.沙漠里的探险队很多,人最多的就是那一处。
“走。”金刚炮急切地捏诀跃起向沙漠掠去,我随后跟上。
没过多久,我和金钢炮就开始皱眉叫苦。我的风行决落地借力的时候需要使用很大的力度,可是沙漠里全是沙子,一脚下去就到膝盖了。
“踩那些草。”我冲金刚炮喊道。沙漠的边缘还有着些许耐旱植物,那植物所在的地面还是比较硬朗的。
“有长虫。”金刚炮高声叫嚷。我们的观气术可以观察动物气息,自然能发现植物隐藏着毒蛇。
“挑没有的踩”我尤奈开口。我们早到一刻,牛义气和仇大头就少一分危险。如果骑着骆驼那得好几天。进入沙漠区域,连植物也寻找不到了,我和金刚炮只能改变策略.轻轻借力向前缓慢掠行。如此一来速度自然就慢,不过还是比骑骆驼要快很多。
“老于,咋没有他俩气息呀?”金刚炮蹦跳了问道,事实上二人现在就是在蹦,沙子受力有限,一次借力只能前进数丈。
“可能金字塔遮盖了他们的气息。”我皱眉开口。
“那里也没有金字塔呀?”金刚炮眺目西望,蹦起来之后可以看很远,但是那里的确没发现有金字塔之类的建筑。
“不知道,去了再看吧。”我摇头说道进入沙漠之后我开始感觉到沙漠的恐怖了,幸亏会风行诀,不然深一脚浅一脚的累也累死了,此外沙漠里还有毒蛇和蝎子,也不知道这些小东两都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唉,岁数大了,动不动就喘。”金刚炮擦着额头的汗珠。掠行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距离前方的探险队还有将近一百公里。
“跟岁数没关系,太热了。”我也是气喘吁吁,此时正是中午,沙子被太阳晒得滚烫,人在这种环境中急速行进犹如微波炉中的蚂蚁,幸亏我和金刚炮修为精深,倘若换成普通人早累趴下了。
虽然很热很累,但是我却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我许久没有过了,这让感觉自己是个真真实实的人,而不再是淡泊无欲的神仙。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隐约可以看到骆驼和帐篷的影子,不过我和金刚炮却仍然没有发现金字塔,这就表明这里并没有金字塔,既然没有金字塔,那大头和义气又是被什么困住的呢?
随着距离的托近,前方的景象越发清晰,在两座低矮士丘的中间区域搭着几顶帐篷,周同是骆驼和人,在两座土丘中间有着一处方形的空地,空地的面积并不大,只有百十平方,看样子足众人从沙堆下清理出来的。
快到跟前的时候,探险队的成员发现了我们,纷纷离开帐篷翘首张望。
“你们是牛义气的什么人?”我们落定之后,其中一名年轻人走了过来。
“那是他爸爸,我是他叔叔,你们都是中国人?”我疑惑地环视左右,发现这群人中人部分是本地人,其他六个全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小的连二十岁都不到,大的也不过三十。
“是啊是啊!”众人七嘴八舌。
我闻言皱眉打量这群年轻人,发现他们个个衣着时尚,发型怪异,手上戴的全是各式金表,不问可知都是些有钱有势家庭的公子哥。到了这时候我已经猜到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一群富家子弟凑在一起没事儿找刺激,个个家里都有钱,一商量一合计就跑出来闯祸。
“老干,入口在这边。”在我与年轻人交谈的时候,金刚炮已经找到了入口。
我闻言循声而至,发现人口处位于一处帐篷的后面,呈方形,长宽约有八十厘米,入口旁边有一四方形的石板。不问可知,这快石板先前是堵塞洞口的。
“咱下去吧。”金刚炮说着就要跳进空口。
“别着急,喝口水再下去。”我探手拉住了他、我虽然对埃及金字塔不是很了解,却也不是一点儿不了解,至少我知道金字塔都是在地面上的,这个地方并没有地面建筑,这些年轻人怎么会说它是金字塔?
有两个年轻人闻言立刻为我们拿来了清水,我和金刚炮探手接过,喝了一口两人都吐了,水里有一股怪味儿。
“这什么水?”我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们请国际顶级专家配制的高浓度营养液,里面含有多种维生素和……”
“我们喝清水就行。”我皱眉将水壶还给他们.这些二世子都是群败家的玩意儿,变着法儿地糟蹋钱。这些年轻人闻言向民工要来了清水,我和金刚炮边喝水边询问事情的经过,不出我所料,这此人进埃及探索金字塔纯粹是因为感觉好玩,一合计就凑了一个亿跑来探险。
临近出发,牛义气把大头带来了,事实上大头当时并不知道牛义气拉他来埃及的目的,只是以为过来旅游。来了之后才知道是找墓,年轻人经不住忽悠和撺掇,便使用观气术寻找未被发掘的占墓。事实上埃及的金字塔一共也就九十来座,几乎全被盗过,这帮家伙在帝王谷转悠了几天没什么发现,便雇人赶着骆驼进了大沙漠,在沙漠里找了一个星期,大头才发现了这处埋在沙子之下的古墓。
“你们凑了一亿就是为了来玩?”金刚炮闻言皱眉看向年纪较大那小伙子,这家伙的发型很怪,两边剃光,中问竖起,跟鸡冠子差不多。
“也不全是,我们想研究木乃伊,找出它千年不腐的原因。”小伙子一脸的郑重。
“你脑子进水了吧?”对方的回答令金刚炮哭笑不得。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九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