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七章

第七章

“你回去睡吧,天亮咱就出发。”我说着向外走去。
“你干啥去?”金刚炮不明所以。
“跟富贵儿挤挤去。”我无奈叹气。紫阳观现在弟子众多,没有空房间。
“哈哈哈哈。”金刚炮再度按捺不住地发笑这一次我没理他,径直下山来到了门岗,富贵自然不会跟我躺在一起,主动把床铺让给我了。
一夜无话,天亮之后众人驱车回返老家:紫阳观最不缺的就是钱,有钱就有车,不过再好的车也还是车,还得在道儿上跑。
金刚炮拉着慕容追风一溜儿烟地跑了,我二十多年没摸方向盘了,有点生疏,王艳佩倒是个开车好手,不过她三十多年没开了,比我还生。
回程的路上我的心里更加忐忑,多少年没回家了,父母肯定生我的气。还有就是猛然之间带着两个女人回去怎么跟家人交代啊。
别人回家都是归心似箭,我回家是胆战心惊,不过再胆战心惊也得回去,中午在经途的大城市采购了一番,傍晚时分到家了。
房子还是那所房子,看到自己儿时住过的房子,立时一阵唏嘘,赶忙上前敲门,父母年纪大了,睡得比较早。
片刻过后,老爷子打开门。王艳佩是二胎,我的父母比王老和王太太要小上几岁,即便如此年岁也大了,老爷子已经是满头白发了。
“爸,是我……”我急忙开门。
老爷子闻言凑近了我,抬头上望,年纪大了,眼睛已经花了,存确定是我之后,老爷子开始炊喜得微微发抖。
“你还有脸回来,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就在我百感交集之际,脸上已经毫无征兆地挨了一巴掌:在这一瞬间我下意识地撤回了体内的灵气,担心灵气反震震伤父亲。这个一无意识的举动完全出白骨血亲情,撤回灵气之后我才开始思考父亲为什么打我。
“我一直在执行任务……”我低声开口。
我话还没说完,老爷子的巴掌又上来了,此时我虽然不再是仙人修为,但紫气巅峰的修为也足以令我准确判断出老爷子的这一巴掌蕴含的力度,倘若我不以灵气护体的话,这一巴掌就能让我的左半边脸肿起来电光火石之间最终还是决定站着挨打,一躲事儿更大了。
“你还撒谎,我让你撒谎……”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老爷子打过之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巴掌接一巴掌没完没了了王艳佩和白九妤此时也是一脸的惊愕.傻站着也不敢过来拉架。
挨过几巴掌之后我终于开始躲了,不躲不行,万一肿成猪头让我怎么见人。老爷子见状更加怒火中烧,探手从门旁抄出了铁锨左抡右拍。
“这是咋回事?”就在父子二人闹得鸡飞狗跳时,老妈听到动静从屋内走了出来。
“妈,是我,你快拦着我爸。”我侧身避开了老爷子手里的铁锨一父亲是真生气了,下手很重,不过攻击方位还是比较明确的,转打后背和屁股。
一喊之下母亲听出了我的声音,激动之下竟然晕了过去。我见状急忙施出风行诀上前抱住她,与此同时转头冲王白二人大喊:“快关门。”
老爷子拿着铁锨在追我,我让她们关门并不是为了阻挡老爷子的,而是外面的邻居听到了动静,已经开始围过来了。
接住母亲之后我立时延出灵气将她唤醒,老妈一醒,顿时抱着我哭了起来,老爷子这才扔掉铁锹,在一旁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血缘关系是最稳固最亲密的关系,如果不是顾忌到王白二人在旁,我得顾忌男人颜面,恐怕早也跟着痛哭了,这么多年以来我想的都是不辜负别人,事实上我最辜负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快进屋,快进屋。”母亲恢复了神智,伸手拉着我向里屋走去。
“让他滚。”老爷子气愤地走过来拖我。
“爸,你这是干什么?”我皱眉反望。回家之前我在脑海之中想到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唯独没想到老爷子会揍我。
“你嘴里有句实话没有,这些年你去哪儿了?”老爷子见我竟然敢面露不满,立时大怒。
“我出去……”我说到此处,发现白九妤冲我偷偷摆手,她之前是一直与我父母住存一起的,她了解发生的事情,她这个意思是让我不要撒谎。
“我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奇怪的事情,被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我急忙转了话锋。
“小风啊,你别怪你爸,你没了动静以后你爸不放心你,就出门去找你,遭了老鼻子罪才找着你部队,他们说你死了。你爸不信,就老去部队找你,那些看门的就老往外撵他……”老妈擦泪开口。
我闻言转视白九妤,白几好见状微微点头,示意我妈说的是实话这时我有点生气白九妤没有提前跟我说这些事情,可是转念一想,我们单独接触的时间很有限,她想说也没机会开口。
老爷子年纪大了,平日里也没出过远门,北京那么大,他去寻我肯定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想及此处忍不住开始悔恨白责,我谁都顾及到了,唯独没顾及到对我恩情最大的父母,心念至此痛哭出声。
“别哭了.回来了就好。”老妈扒着我往屋里拖,身后跟着既心疼有生气的父亲和略显紧张的王白二人。
进屋之后老爷子便开始审问我,我只能挑着他可能相信的事情说,即便如此审到最后老爷子自己也迷糊了,干脆不问了。
“我给儿子做饭去”老妈见状下炕止向厨房。
“不用管他,饿死省心!”老爷子心里的气还没消。
“蝈蝈腚上一根毛,饿死了就没人给你扶棺材了。”老妈不满地看了父亲一眼。
“冰箱顶上有小慕送的海参。”老爷子低声嘟囔了一句。
“我去帮忙。”白九妤见状急忙跟进了厨房。
“我也去。”王艳佩也跟了进去。
“这小闺女咋回事儿?”老爷子瓮声发问。白九妤他是认识的,他问的是王艳佩。
“这俩都是你儿媳妇。”我斟酌了许久也没想出更好的理由,十脆实话实说。
“你能不能干点正常人干的事儿?”老爷子闻言也没表现得多吃惊,他都习惯于吃惊了。
“我不正常吗?”我讨好地递过一根香烟。
“你都快赶上歪脖子了。”老爷子扭头没接我递过去的香烟。他所说的歪脖子是我们村的傻子,见了妇女就追着到处跑。
“歪脖子还没死吗?”我急忙岔开了话题。
“早死了?这小闺女干啥的?”老爷子并不上我的当,又把话题转移了回去。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年牛金刚来咱家,他说我谈了个对象,是省长的女儿,就是她。”我出言说道。
“姓王的?”老爷子记性很好。
“对,就是她。”我点头再度递烟,这次老爷子接了。
“她多大岁数?”老爷子出言问道。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金刚炮第一次来我家距今已经三十年了。
“跟我同岁。”我替老爷子点着了火。
“你们怎么不老?还有,小白怎么也不老?”老爷子无奈看了我一眼。
“说了您也不懂。对了,你前些年去北京找我了?”我岔开了话题。
“这几年我也没少跑。”老爷子没好气儿地说道:
“白九妤没告诉你我出去执行任务了吗?”我皱眉发问。
“说了,可没说要去多少年,一等不回来,二等不见人我就急了,拿着你的喜报就去了北京,好一顿费事才找着那当兵的那个单位。”老爷子开口说道:我当年进入十八分局的时候上头曾经给我们家里发过提十喜报,不过喜报上。只有番号没有地址。
可想而知老爷子当年费了多少事才找到总部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
“他们怎么说的?”我皱眉问道。
“一开始那个领导不错,说你执行任务去了,叫我来家等着,还给我买车票送我上车,后来部队领导换了,我去他们就不见我了,看大门儿的还往外撵我。”老爷子说到此处很是生气,抬手将抽了一半的香烟扔了。
“妈的!”我忍不住骂出了脏话,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为了找儿子还被人又撵又轰的。
“后来我再去,他们就说你死了,还不能算烈士。”老爷子强忍着没掉泪。
“白九妤当时没陪你去吗?”我伸手指着厨房。
“那么个小闺女,跟着遭罪干啥?”老爷子摇头说道。
“她可比你厉害多了,”我略带不满地透过墙上的窗户看着白九妤,“这种事。情她应该陪着你去。”
“你可别怪她,是我不让她跟着的,小闺女真听话,打着灯笼都难找。”老爷子一瞥之间看到了王艳佩,不由得转过头埋怨我,“你看你都弄的什么事儿,以后这个关系怎么处理?”
“我走了之后,牛金刚没来看你?”我转过头开口说道。
“来了,前些年没少来。”老爷子出言说道。
“他没告诉你我去了哪里?”我皱眉问道。金刚炮后期之所以没来是因为被我召唤回去了。
“那小伙子每次来都是大包小包的,不过他说话不太着调:“老爷子一脸的无奈。
“他说什么了?”我苦笑问道。金刚炮这一辈子就这样不着调。
“他说你在古代当神仙。”老爷子也是一脸的苦笑。
“你想去北京找我为什么不让他陪着,有他们跟着看谁敢给你气受。”我抬手接过于艳佩递上来的茶水为老爷子斟了一杯。
“麻烦别人干什么?”老爷子摇头开口。
“我这次回来保证不乱跑了,明天我就带你跟我妈出去旅游去。”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事实上我并不是想出去旅游,而是想回趟十八分局,我要告诉他们皇陵的所在,完成我二十年前的任务,还有就是我要看看是谁撵我爸的。
一个女人做饭,速度自然就快,很快饭菜一桌,众人就座。
“妈,这是王艳佩,也是我老婆。”我抓着馒头遮住半边脸,以此掩饰自己的窘态。
“早知道了!”老妈一脸的高兴。老爷子闻言不满地冲她瞪眼,老妈熟视无睹。
当妈的跟爸的心思不同,当妈的对孩子更骄纵一些,别说俩了,我就领一群回来她也只会感到高兴。
晚饭最高兴的就是父母,儿子带着老婆回来了,还带了俩。
晚饭过后,问题有来了,家里只有两铺炕,我总不能跟她们两个睡在一起吧?跟父母聊到十二点,老两口撑不住了,催着我过去休息,我只能厚着脸皮去了西屋,王白二人正在说话,见我过来顿时没了动静儿。
农村炕大,王白二人在炕的东侧,我独自躺到了西侧,也不说话,盖上毯子就睡,昨天晚上就没睡好,还开了一天的车,今天又熬到半夜,的确有些累了。
好多年没睡过觉,我还担心自己忘了觉是怎么睡的,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凌晨时分我醒了,睁开眼睛转身侧望,发现王白二人还没醒,看着睡态清雅的二人我开始犯愁,她们二人都竭力地想要减轻我的心理负担,但是这太委屈她们了,我得想个办法改变这种现状。
早饭过后我便让父母收拾行李准备外出旅游,王白二人在帮忙收拾。
“我去问问牛金刚去不去旅游,顺便看看他妈。”我收拾着准备出门。
父母和王白二人点头答应。
“谁陪我去?”我拿着车钥匙回头问道。
“九妤去吧,牛金刚家里我去过了。”王艳佩摆手说道。
“我也去过了,大姐你去吧。”白九妤出言道。
“小白,你去吧,我们跟小王说说话。”老妈插了一旬嘴。白九妤一听,这才放下手巾的活计跟我外出上车。
“你后不后悔让我带她回来?”我发动着车子,冲白九妤开了口。只要王白不在一起,我就感觉没那么别扭了。
“发自本心,为何后悔.”白九好摇头笑道。她受封建思想影响严重,不认为男人娶俩老婆是不对的。
“我很痛苦,却没办法改变。”我摇头叹气驱车上路。
“黄英共为舜妻,大德圣人尚且如此,你纠结什么?”白九妤一直是那么善解人意,善解得有点过了头。
“你真不生气?”我正色凝视。
“你为我们放弃了长生,我们怎么会让你为难?”白九妤出言笑道:
我闻言默然点头没有开口,我与王白相处之所以感觉别扭是因为我们都太为对方考虑,她们都体谅我的难处,而我始终纠结的一点是我不能给她们一个完整的我。
“我还是感觉对你们不公平。”我将车子拐上了公路。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