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六章

第六章

“我并不优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王艳佩紧紧抱着我,她此时是没有欲望的,抱着我是因为惧怕黑暗。
“别乱说,睡吧,我看着你睡。”我摇头开口。平心而论,王艳佩与我认识的其他女人相比的确算不上优秀,也没有做过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感情不是等价交换,更不是养殖场择优配种,感情的发生不是人能够主观控制的。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王艳佩执著于这个问题。
“不准说话了,睡觉。”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我感觉就像做梦。”王艳佩抬头上望。夏天天亮得早,室内已经有了光线。
“是真的。”我轻声安慰。
“你是怎么成仙的?”王艳佩柔声问道。
我茫然摇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我能有今日的成就经受了多少磨难,忍受了多少孤独只有我自己知道,回忆起曾经种种我忍不住黯然落泪,冲击地仙时的剧痛,晋升天仙时磨难我都可以忍受,最难忍受的是自己独居深出与松鼠为伴的十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就那样躺在山洞里一动不动,这种孤寂是尤人能够感受理解的。
“很难,对吗?”王艳佩抬手为我擦泪。
“废话,如果很容易,谁都能成仙了。”我收回思绪出言笑道。先前的失态只是无意之举,男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应该的,承受了压力没必要向女人哭诉。
“神仙也会落泪。”王艳佩低声问。
“神仙还会耍流氓呢!”我装出一副流氓模样佯装恐吓,不过片刻之后“流氓”就胆战心惊地从床上蹦了下去。王艳佩见状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不行,这具身体不能碰。”我连连摆手摇头。事实上王艳佩并不想什么,但是就算是亲吻也不行,大罗金仙的法体是极为尊贵的,倘若与凡人气息共通,势必玷污无上法体。
王艳佩闻言疑惑的神情倒是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恐惧。
“这具身体是我从南北朝时期带回来的,我原来那具身体在紫阳观。这两具身体都是我的,但是这一具是我的法体,紫阳观的才是我的身体。”我见状急忙出言解释。
“哦,我知道了.你现在的身体是属于天上的,紫阳观那具是属于凡间的。”王艳佩恍然大悟。
差不多也就那意思吧,等天亮了我带你回紫阳观,我师姐他们还有很多问题问我。
“到时候你们一块儿问吧,免得我一个一个地解释了”我出言说道。我二十多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说一次需要浪费很多时间。
“这到底足怎么回事儿?”王艳佩忍不住再次发问。
“我修道并不是为了长生不死,我只想回来救你,把你救回来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以后我不是神仙,是凡人。”一我力求通俗地解释道。
王艳佩闻言还是面露疑惑,这次我没让她再说什么,急忙抬手令其昏睡了过去。
上午八点,王艳佩醒了,王家众人做好饭菜,众人早起吃早饭,我自然是不吃的。
王艳佩睡醒之后再次看见了太阳,心中恐惧大减,胃口也好了起来。吃完早饭,众人再度开聊,中午时分,我起身告辞,我急切要走有两个原因:一是许刚始终想让我把他把死了七八年的儿子给弄同来,二是我必须带着王艳佩同紫阳观去。
离开王家众人的视线范围,我立刻带着王艳佩瞬移回了紫阳观,信步上山,我心里越来越忐忑,原因很简单,俩女人终于要见面了。
紫阳观众人有一些是认识我的,那些不认识我的,也被跑在前头嚷嚷着“掌教又回来了。”的富贵给叫唤得认识了,和王艳佩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了紫阳大殿。
金刚炮等人早就在紫阳大殿等候多时了,见我和王艳佩上山,立时迎了过来。
“这是我的六师姐。”我冲王艳佩介绍慕容追风,站在旁边一脸笑虐神情的金刚炮王艳佩认识,就不用介绍了。
“大姐。”王艳佩是官宦人家出身,十分懂礼。
慕容追风微笑点头,上下打量着王艳佩。
“这是白九妤,这是王艳佩。”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紧张到了极点,她俩要是不合,我可有罪受了。
出乎我的意料,二人正式见面都很亲切,王艳佩知道白九妤为我的付出,白九妤也知道王艳佩跟我的情缘,互相携手,神情亲昵。
“都进去吧,别傻站着了,不热呀。”金刚炮指了指午时的烈日。
众人闻言这才进入正殿。进入正殿之后,我便发现正殿的掌教位置旁边安置了两个座椅,不问可知是为王白二人准备的,截教与其他教派不同,掌教夫人是可以进入正殿的。
“你俩随便坐吧”我苦笑摇头冲二人开口,这个座次是有讲究的,虽然一左一右貌似平等,但是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东为大,我没法儿说她们谁大谁小,只能让她们随便坐,白九妤很懂礼数,扶着王艳佩坐向东侧,王艳佩反推白九妤,二人争执不下,我手足无措地看着一二人互相谦让,一时之间没了主意。
“你这是啥表情?”金刚炮盯着我一脸的幸灾乐祸。
“闭嘴。”我皱眉开口。
“感觉不错吧?”金刚炮肯听我的才怪了。“闭嘴。”这一声是慕容追风笑着说的。她也看出了我的为难和无奈,估计我一辈子最头疼的就是现在了。
“六师姐你快想个办法。”我无奈地低声向慕容追风求助。
“扔铜钱,正为阳,九妤居东。及为阴,艳佩居东。”慕容追风沉吟片刻出了个主意。
“哈哈,你咋不让她们包袱剪子锤?”金刚炮忍不住发笑。
“你有什么好办法?”慕答追风也感觉以铜钱确定座次有点荒谬。
“用咱小时候的办法。”金刚炮说着伸出了粗短的右手食指轮点着王白二人,“点兵点将,点到谁谁上……”
“点个屁啊你!”我扶额叹气。
“还是按我的办法吧。”慕容追风走上前去低声冲二人开口,紫阳观铜钱多的是,片刻之后终于确定了座次,白九妤居东。这样的结果白九妤有些惶恐,王艳佩倒是很欢喜,王艳佩很大方,白九妤很温柔,这俩人在一起应该不会吵架。
落座之后,我别扭到极点,既不敢左张也不敢右望,眼睛直勾勾地正襟危坐。
掌教同归乃天大的喜事,慕容追风和金刚炮立刻召集门人觐见掌教,掌教亲传弟子白天雨和慕容追风亲传关门弟子张小雪居前,众人行的皆是叩拜大礼,见礼过后,二人的名分算是确定了下来。
“没什么事儿了,我把大罗金仙的法体还回去。”我离座站起走向掌教卧室。
“等十二点再说呗,牛一会儿是一会儿。”金刚炮嘟囔着跟了上来,三位女眷随后。
“子时大罗金仙就要正式轮值,我得留出准备的时间。”我并未回头。
来到掌教卧室,我并没有让众人跟进来,而是让他们在外等候。
大罗金仙剥离神识很简单,我并未有任何迟疑便将下凡之后的记忆分离到了那具躺卧着的躯体之中,神识的转移是在瞬间完成的,当我睁开眼睛翻身而起的时候,便发现乘风真人站在床边阴冷地看着我。
平心而论这一刻我是有些恐惧的,现在大罗金仙是他,而不是我,他要做什么也不会征求我的意见。对视片刻之后乘风真人的眼神由阴冷转为柔和,冲我森然一笑便消失了踪影。而我则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咋搞了一头汗?”金刚炮伸手指着我的额头。
“没事。”我摇头开口,事实上,我这不是一头汗而是一身汗,这身汗是吓的,大罗金仙乘风真人虽然跟我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情却不完全一样,他比我更狠更傲,我怕他对我下手。
就在此时,王艳佩和白九妤同时拿出手帕想为我擦汗,见对方掏出手帕之后又同时停了下来,这一幕被我看在了眼里,心里开始发愁,看来我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这关系没法儿处理。
“小九,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慕容追风关切地问道。
“人的感觉”我摇头笑道这具身体浊气太重,也很闭塞,紫气巅峰和大罗金仙差了不是一丁半点。
“后悔不?”金刚炮难得地认真。
“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我说着走向正殿,“对了,那几个小东西呢?”
“你那大头徒弟跟我那浑小子出去得瑟去了,怜雨在上海读研究生。”金刚炮出言说道。
“怎么凋过来了?”我微感疑惑。慕容追风和金刚炮当初是想让慕容怜雨修道,让牛义气读书的。
“现在的孩了有听话的吗?”慕容追风接过话茬。
我闻言默然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金刚炮比我回来得要早,他回来之后肯定会告诉众人我会同来,牛义气和慕容怜雨是金刚炮的孩子,不回来见我也就罢了,大头怎么也不回来。
与众人说了会儿话。我便前往偏殿洗澡换衣服,出来之后众人已经等着我吃下饭了。
午饭仍然很别扭,别扭的原因还是因为白九妤和王艳佩,二人都想关心我,却又都不好意思,搞得气氛很怪异,即便如此我还是吃了不少,当仙人的感觉远不如当凡人来得痛快。
午后众人聚在一起聊天,说是聊天实际上就是他们问我答,傍晚时分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审问,我抽空去看了看三阴辟水,对于三阴辟水我并没有在身拥大罗修为的时候给予额外提携,有东西最好还是顺其自然,提前晋升不一定是好事。
三阴辟水见到我自然亲近,戏耍片刻之后我便回来埋怨慕容追风,我不在的时候也不知道她都喂了些什么东西,三阴辟水肥得都圆了。
“等慕雨和义气回来你问他吧,都是他俩喂。”慕容追风叹气摇头,看样子大头和牛义气长大以后不是个听话的主儿。
“老牛,帮我定三张机票,我明天回家。”我转视金刚炮。王白二人外出散步去了。
她们的相处需要磨合。
“她俩没身份证,坐个屁飞机,再说我也刚回来,我同去看看俺妈,咱一起开车回去。”金刚炮撇嘴说道。
“也行。”我点头开口。这么多年来,我亏欠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双亲。
晚饭过后,尴尬事儿义来,我该跟谁睡呀。
※※※※
白九妤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一直住的是我的掌教房间。观气轩东侧的房间已经被慕容追风收拾出来了,为王艳佩的卧室。
晚饭过后众人回房,我开始犯愁了,去哪儿睡呀?
这是真愁,绝不是矫情地发愁,因为本身一夫两妻就不对,我也知道这一点,哪怕我对二人都神魂与授也改变不了我脚踏两只船的恶劣本质,虽然白九妤和王艳佩都体谅我理解我,可我还是觉得别扭,太别扭了。
呆坐了一个多小时,才站起身想去王艳佩的房间,她刚还阳,怕黑,需要我的陪伴。可是刚走几步我就停住了,白九妤也等了我二十多年,我不能因为她脾气好就欺负她。
想及此处又转身走向白九妤的房间,才走几步又停住了,王艳佩从阴曹地府忍受了十多年的煎熬,与我两世相恋,我才把她从阴曹救出来就跟别的女人亲热,她心里什么滋味儿?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往返数次之后我叹气坐回了座位一夫一妻制是有道理的,老婆只能有一个,三妻四妾对女人不公平,我的良心受着谴责。
回想起与王白的交往,我也没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不是个好色之徒,跟二人相恋是出于感情而不是欲望,可是怎么就糊里糊涂地弄了俩老婆呢。我之前是最看不起这类人的,这怎么自己倒成了这种人呢?
走出紫阳大殿抬头望天,发现已经十二点了,王白二人的气息表明她们都没睡,这让我感觉更别扭,左右彷徨不知何从,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从这里坐到天亮啊。
凌晨一点,我终于硬着头皮走向观气轩,敲打房门,可王艳佩没让我进屋,让我去白九妤那里。理由是:“她这么多年受的委屈比我多。”
几番努力,始终无法令王艳佩改变想法,最终只能前往掌教卧室,白九妤也没睡,开门放我进去,不过也没让我在这里睡,理由是王艳佩认识我在前,虽然她碰巧坐了东位,却不能乱了尊卑长幼。
最终,我又被推出来了。
二人的谦让都是发白真心的,表现出的满堂和气也令我很高兴,可是我怎么睡觉啊,多年未曾睡过了,我儿乎都快忘记那种感觉了。
“你咋还不睡?”就在我在大殿打盹之际,金刚炮披着褂了叼着,烟卷儿从观气轩走了出来。
“不困。”我强打精神伸手索烟?
“别抽了,快去一箭双雕。”金刚炮摆手示意没带烟。
“滚”我探手夺下金刚炮叼着的香烟抽了几口。
“咋啦?”金刚炮饶有兴致地坐到了我的旁边。
“都跟孔融学上了,当我是梨呀。”我无奈叹气。
“啥意思?”金刚炮没听懂。
“互相谦让,都不让我进屋”我跟金刚炮多少年的死党了,说话自然不用顾忌。
“扯空扣啦,哈哈哈哈。”金刚炮按捺不住放肆地人笑。
“笑个屁!”我不满地瞪了金刚炮一眼。能令他高兴的事情很多,第一就是弄多少钱,第二就是看到我出丑。
“老于,娶俩老婆啥感觉?”金刚炮笑谑地盯着我。
“以后我有罪受了。”我皱眉摇头。
“慢慢就好了,走,我陪你下山走走。”金刚炮见我神情沮丧,便不再戏弄我,拉着我向外走。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