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五章

第五章

“行,我带你去。不过有些事情你得作好心理准备。”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王艳佩已经在阴曹地府呆了三十多年,回光镜只能看到部分阳间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她的家庭已经产牛了很大的变化。
“我父母是不是不在了?”王艳佩的情绪在瞬间低落了下来。
“你爸爸已经去世了,你母亲还在人世。”我说出了实话,阴曹地府的范围很广阔,王老的魂魄进入阴曹之后并不会与王艳佩相遇。
“快带我去!”王艳佩一听母亲还在阳间,急切地想要回去见她。母女连心,此乃天性。我闻言立时分神感知,很快便确定了王太太的位置。王老生前曾经前往南方某省任职,离休之后又再度搬回了这里,目前王太太与她的大女儿一家人住在一起,离此处并不远。
“走,离这里不远。”我探手牵住了她的手,这一次我没有瞬移也没有神移,而是牵着她的手缓缓步行,我曾经在这个城市服役几年,我也想看看它的变化。
“于乘风.你真的成仙了”王艳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别扭呢?”我皱眉反问,王艳佩先前说的是地方方言,仙字有拖音,听着跟嘲笑人似的。
“快说!”王艳佩摇晃着我的右臂。
“我救你还阳的时候跟地藏王菩萨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凡人敢那么跟他说话吗?”我不无炫耀地开口笑道。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都是张扬的,当然了,这种张扬与一无是处的吹是两个概念。
“你不怕他?”王艳佩愕然发问。
“我与他平级,我为什么要怕他?”我微笑道。
“真的?”王艳佩进一步确认。
“这二十年你看不到我,你不知道我在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边缓缓步行,一边将回到过去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尽管我说得极为简略,却也用去了半个小时,而此时路灯已经亮了,离王艳丽的住所也不远了。
“你真的那么做了?为什么我的记忆里没有那些?”王艳佩等我说完才开口发问。
我先前已经告诉了她我回到南北朝之后试图阻止徐昭佩与萧绎成婚的事情,包括我杀死萧绎的事情也没有隐瞒她。
“不知道。”我摇头开口。我回到南北朝时期做的那些事情有一些延续至今,也有一些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你不知道谁知道?”王艳佩疑惑问道:
“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我虽然与地藏菩萨平级,却不是最厉害的神仙,像我们这样的一共有十六位,天庭里面还有四位祖师,有些事情他们如果出手干预,我是不知道的。”我出言解释。
“那四位是释迦牟尼、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对吗?”王艳佩生前是名记者,学识也很渊博。
“是的,不过他们都对对方都礼让三分。他们都是有着主宰乾坤能力的人,不可能像小孩子一样经常掐架。”跟自己的女人谈话我感觉很愉快。
“明白了,就像有核武器的那几个国家,彼此吵嘴是可能的,但是谁也不敢动手。”
王艳佩打了个生动的比喻。
“差不多吧,也就那意思。”我点头赞同。
二人说话的工夫儿来到了一处高档小区的门口,门卫见二人面生,再加上我穿着的衣服怪异,便出门盘查,我横眉一瞥,对方立刻浑噩地回到了岗哨。
“你现在是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王艳佩见那门卫神情有异,知道是我控制了他的心神。
“差不多。”我点头笑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将我带到我妈妈面前?”王艳佩停下脚步让我在前面带路,这处房产是王艳丽近些年置办的,王艳佩并小知道具体位置。
“你刚刚还阳,我如果过多地施展法术,会让你感觉不真实,再说她们并不知道你还阳了,贸然出现在她们面前会吓到她们的,得给她们个适应的过程。”我说着拐向一处楼房。
“我妈妈就在这里?”王艳佩显得有些紧张。“是的,你姐姐也在,就在三楼。”我抬手挥开了带有对讲装置的铁门?
“我有些紧张。”工艳佩驻足不前。
“你从这里等我,我先进去告诉她们一声,让她们有点心理准备。”我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好,你快点儿,我怕黑。”王艳佩点头答应。
我闻言以法术将楼道的灯光逼至长明,转而将那瓶饮料递到了她的手里,王艳佩。人在阴曹地府待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她对黑暗有所恐惧。而我之所以将饮料瓶递给她也是为了给她点心理依托,必须让她抓到点什么,不然她会恐慌。
做完这些,我便走上三楼敲开了王艳丽的家门。
“你是?”王艳丽将门打开一道缝隙,内连安全锁链。
“大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露出了笑容。
“你是于……于……”我身上的道袍令王艳丽很快记起了我,但是时间隔得太久,她已经忘记了我的姓名。
“对,是我一”我刻意加重了呼吸,令她可以感受到我呼出气息,以消除她的恐惧。
“快进来?”王艳丽打开了房门。
“我来看看阿姨。”我心念一转幻出一包礼品冲其晃了晃。
“这么多年了,难为你了。”王艳丽岁数也不小了,皱纹和白头发都出来了。
“小丽,谁呀?”就在此时,从卧室之中传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妈,你看看谁来了?”王艳丽撇下我跑向卧室,我站在门口等侯。
片刻之后,王艳丽搀扶着老态龙钟的王太太走了出来,王太太虽然年纪很大了,眼不花耳不聋,看见我之后立刻便认出了我,激动而亲切地拉着我,我作势换鞋,被她们阻止了。
“小于啊,这些年你去哪里啊?”王太太牵着我的手一脸的关切。在王艳佩死后我并没有与她们断绝联系,偶尔还会去探望他们,这种人走茶不凉的行为令王家人对我印象很好。
“我去山里修道,修行了二十多年,终于大功告成。”我微微沉吟开口回答。
王家人是知道我道士的身份的,也知道我会道法,这些话他们很容易就能接受,况且现在的模样未曾衰老也是自己修道有成的最好证明。
“这么多年就没成家吗?”王太太关切地问道:她虽然年老,脑子却非常清醒。
“没有”我摇头说道。
“好孩子,傻孩子。”王太太闻言连声叹气,脸上的表情有感动也有伤感,她之以喊我好孩子是因为在她看来王艳佩死后我一直未娶是重情重义,而她改口喊我傻孩子则是对于我耽误了终身大事的叹息。
“伯母,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王太太和王艳丽异口同声地发问。
“我修道功成之后去了阴曹地府,想要带回咱们的亲人,结果没找到王老和外甥,只带回了了艳佩”我见时机成熟便撂出了实话,所谓实话也并不完令都足实话。因为我并没有寻找王老和王艳丽的孩子。他们的生死都有定数,我不能一股脑儿地全带回来,不然就是干扰乾坤正道。实际上我带回王艳佩也是错误的,倘若全带回来惹得祖师动怒,我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小佩在哪儿?”王太太和王艳丽听我说完立刻急切地追问。
“就在门外,我担心你们害怕就先进来跟你们说一声。”我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的楼道传来了惨叫声……
这一声惨叫是发自男人之口的,随后又是一声女声尖叫,男人的惨叫令我猛然皱眉,而女声的尖叫则令我立时揪心,快速地开门冲了出去,晃身冲至楼下,只见王艳佩惊恐地蜷缩在墙角,而楼梯上四仰八叉的躺着一个男人,凝神一看,正是王艳丽的老公许刚。
王艳佩见我出现立时扑过来抱住了我,紧张之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其实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许刚回来发现了站在楼梯上的王艳佩,王艳佩是他的小姨子,他自然认识她,也知道她已经死了,猛然相见立时被吓晕了过去。而他晕倒前发出的惨叫也令王艳佩很是受惊。
我出声安慰了王艳佩几句,随后将许刚搀了起来,此时王太太和工艳丽也跟了出来,见到眼前的情景也纷纷呆住了。
好在我先前已经给她们打了预防针,因此她们见到王艳佩之后并没有被吓死吓晕,即便如此她们二人还是浑身颤栗,也不知道是欢喜的颤栗还是恐惧的哆嗦。
片刻过后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抱头哭作一团,我见状急忙出言让众人回屋,三人这才互相搂抱搀扶着进了房间,我扶着许刚跟在后面,这家伙一身的酒气,不问可知又喝多了。
母女三人再度重逢,喜极而泣久久不止,我见许刚没什么大碍便没有唤醒他,将他扶到沙发上让他睡下,随后延出少许灵气于暗中稳定王太太的心神,她年纪大了,过分地激动容易出现危险。
良久过后三人才止住哭声叙说离别之情,看着母女三人发自内心地欢喜,我终于放下心来,看来我带回王艳佩这个举动对王家人来说还是惊喜多过惊吓的。
女人的话多.一直说到凌晨还在喋喋不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其间许刚几次想要苏醒都被我在暗中阻止了,不过很快地我就后悔我阻止他苏醒了,因为他尿裤子了。
在我的提醒之下王艳丽才注意到许刚尿了裤子,不无尴尬地进卧室为许刚换衣服,就在此时,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夜半敲门令得房间里的众人猛然一惊,我凝神一观,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年僧人。
“是九华山的明慧禅师。”我冲屋内众人解释道。
“于乘风!”王艳佩闻言惊恐地走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她之所恐惧是因为当年抓她进阴曹的就是明慧禅师。
“没事儿,这次他是喜鹊,不是猫头鹰。”我拍了拍王艳佩的手。由于明慧禅师修为较我为低,所以我已然料到了明慧禅师此行的目的。
站起身打开房门,明慧立时合十唱佛:“阿弥陀佛,见过真人。”
“无量天尊,大师快请进。”我侧身开口。
“老衲此番前来只为传达菩萨法旨,不便叨扰。”明慧禅师摇头开口。明慧不进门是有原因的,此时王家众人已经陷入了极大的错愕和茫然,深更半夜又是和尚又是道士的,的确很吓人。
“菩萨有何法旨?”我出言问道,虽然我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但王家众人却并不知道,而地藏王菩萨之所以让明慧禅师现身传旨也是为了让王家众人明白其中缘故。
“菩萨法旨,王李氏育女有德,延阳寿三年,以彰其功,逝者不追。”明慧禅师合十开口。
明慧禅师这话说完,王家众人愣住了,一时之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我倒是明白地藏王为王太太延长了三年寿命,但是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却参不透,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和地藏王菩萨闹了个不愉快。
“真人,多谢昔日手下留情”明慧禅师神会开口:他当年曾经恳请我对佛门弟子于下留情,而我在平定乾坤之后对站错了队的佛门憎侣给予了妥善安置,所以他有此一说。
“举手之劳,无需如此。此外,菩萨此举何意?”我神会问道。
“菩萨已从佛祖之处得知后事。”明慧禅师神会说道。
我闻言微微点头,先前地藏王菩萨之所以不愿放归王艳佩的魂魄是因为担心我因私废公,他并不知道我的安排,但是佛祖的修为是高于我的,他可以料到后事,他告知地藏王之后,地藏王感觉先前之事处理欠妥,便遣明慧前来传法旨,为王太太延长三年阳寿,事实上,这有和解的意味在里面,此外之所以只延长了三年是因为地藏菩萨并不认为先前自己做错了,倘若延长得太多就有自轻的嫌疑。
“大师,贫道明日便会将大罗金仙的神识与现有神识剥离,前者傲居中天,后者行于红尘,你我天人相隔,当难有再见之日。”我冲明慧神会道别。
“真人百密一疏了。”明慧摇头发笑。
“哦?”我微感疑惑。
“大罗金仙可窥前生今世,即便真人将后世神识剥离,乘风真人亦可以仙法窥而得知。”
明慧的话在瞬间点醒了我,我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即便我将被贬之前的神识与现在的神识分离,大罗金仙的乘风真人也可以使用法术推出他下凡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一来还是等于分身了,只不过与分身不同的是住在凡间的我是没有大罗金仙修为的,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先前我一直担心我百年之后会下地狱.现在看来,居住在中天的那个“我”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分身下地狱的,必然会给予妥善的安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地藏王菩萨根本就没必要屈尊和解。
“大师一语点醒梦中人哪。”我微笑神会。
“阿弥陀佛,后会有期。”明慧合十道别。
“大师,龟灵圣母之事无须耿耿于怀,无心之过不为过。”我稽首送别。明慧的前世是西方极乐世界看守荷花池的僧人,龟灵圣母之死他有失职之过。
“真人气度远胜灵天圣母。”明慧留下最后一句话便消失离去了。当年我三上九华山,让他去超度叶傲风,他在超度叶傲风的途中被龟灵圣母的遗爪所伤,当年以龟爪打伤他的正是我截教四位大罗金仙之中的灵天圣母。
明慧离去之后我探手关上了房门,这才发现王家众人正一脸愕然地盯着我,包括尿了裤子的许刚也换了衣服从卧室探头窥探。
“他走了?”王艳佩率先开口。
“是的。”我点头过后冲许刚打招呼,“姐夫,还记得我吗?”许刚被吓晕了,见我跟他打招呼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们刚才面对面站着在干什么?”王艳佩拉着王太太坐进了沙发,转而回头望着我。
“闲聊了几句。”我坐到王艳佩旁观看着王艳丽拉着许刚坐到了对面的沙发。
“你们没说话呀?”与另外几人相比,王艳佩的接受能力还算好的,毕竟她经历过一些事情。
“不是没说话,是没用嘴说话。”我摇头笑道。
“妹……妹……妹夫,抽烟。”对面的许刚哆嗦着递了支烟过来,我探手接过,许刚急忙缩回了手。
“姐夫,你也知道我是修道中人,我修道有成,将王艳佩救活了:“我皱眉点上对我无益的香烟故作随意地冲许刚解释,这时候的解释越直白越好,说深了他更难接受。
“哦,是呀,好,嗯。”许刚语无伦次地连连点头,额头汗珠直滴,晚上喝的那点儿猫尿全吓出来了。
“刚才那个和尚也是神仙,他过来是为伯母延长寿命的。”我出言解释。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们的理解范畴,众人都有点蒙了,闻言也只是茫然点头。错愕和荒谬的感觉很快就被亲情冲淡,王艳佩的正常饮食,我的抽烟喝茶逐渐令王家众人不再紧张,众人聚在一起彻夜长谈,凌晨五点,王太太顶不住了,毕竟年纪大了,不能熬夜,众人开始安歇。许刚的房子很大,房间众多,我和王艳佩自然而然地被安排到了一起。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五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