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四章

第四章

“阿弥陀佛,真人莅临,意欲何为?”地藏王菩萨睁开了眼睛。
“贫道亡妻久居阴曹,本座前来接她还阳。”我闻言正色开口,心中的不祥越发浓重了。我被贬之前虽然与地藏王菩萨并无私交,却也不曾交恶,他怎么会对我如此冷淡?
“真人已证大道,与日月同生,与天地共寿,缘何还要执念幻象?”地藏王菩萨此时现出的是法身,他的法身是个老年僧人,年逾百岁,法相庄严。
“菩萨赠与亡妻五彩回光镜本座感念在心,放归师兄师姐的魂魄本座也甚为感激,且请菩萨将亡妻魂魄交于本座。”我加重了语气,不再以贫道自称。
我的突然造访地藏王菩萨是预料不到的,但是我下到阴曹之后他肯定观察到了,他不迎接我也就罢了,而今还给我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这令我非常不快。
“明日子时便是真人轮值之期。”地藏王皱眉凝视着我。
“本座知道。”我正色开口。地藏王这句话的意思是提醒我即将轮值,而轮值期间我是无法分身分神的。
“真人如何兼顾上下?”地藏王再度发问。
“本座自有权宜之法,请菩萨将亡妻魂魄交于本座。”我上前一步。
“阿弥陀佛,事关重大,真人还须三思。”地藏王见我上前,知道我动了怒,不过却仍然想要劝阻我。
“本座主意已定,请菩萨交还亡妻魂魄,大恩定当铭记于心。”我三度求魂。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真人真要自毁修为再入轮回?”地藏王正色凝视。
“菩萨赠本座亡妻回光镜,本座投桃报李将贵教佛心舍利安全送归,两不相欠。请菩萨将亡妻魂魄交还于本座!”我动怒了!
“阿弥陀佛,真人重情老衲本应将王氏坤魂交予真人,然真人若眷恋凡世俗情,如何能够坐镇中天指点乾坤?倘若分心错判,真入固然难辞其咎,天下生灵恐怕亦要随之蒙难。”地藏王摇头开口。
“本座所行之事本座自当担责,无须菩萨挂怀。”我说话之间开始分神寻找王艳佩的魂魄,准备自己动手了。虽然地藏王是出于好意,可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准备舍弃大罗之位。
“阿弥陀佛,贵派祖师可知真人所行之事?”地藏王也感受到了我在分神寻找王艳佩的魂魄,心念所至,以佛光护住了阴曹的各个角落。
“你想干什么?”我有点动怒。
“本座若将那王氏坤魂交予真人,真人定然因私废公,实非苍生之福。”地藏王也不再自称老衲。随着他声音的提高,他身旁的谛听也开始龇牙怒目。
“你想与本座斗法?”我开始凝集灵气准备发难。祖师和玉帝都曾经说过我这身拥三光之际所做的事情是被允许的,我要回我自己妻子的亡魂也在情理之中,他地藏王操什么闲心。我怎么会令苍生蒙难?他太低估我了。他心怀天下悲天悯人是好的,但是他小该小看我。
“真人三思。”地藏王正色摇头。
我闻言不再接话,心念一转,金光大盛,径直穿透其布下的佛光屏障,随后分神无数逐一寻找王艳佩的所在,片刻之后终有所获,灵气所至将王艳佩的魂魄强拖而回,抬手行气,封魂人体。
“菩萨可要留下本座?”我抬头看着莲花座的地藏菩萨。
“真人自去。”地藏菩萨摇头叹气,佛门众人相对比较和气,见阻止不了也就罢了,他不会与我动手的。
我不再说话,转身抱着王艳佩离开了地藏大殿。不可否认,地藏王菩萨的动机是好的,但是我与他同为大罗修为,他无法预料到我会怎么做,所以他才会担心。而我之所以言语顶撞也并非只是凶为他不释放王艳佩,更深层的一个原因是我乃截教仙人,倘若索魂无果或者低声下气,势必令祖师和本教大罗动怒,我要维护我截教的威严。
“于乘风,我是不是在做梦?”就在此时,怀巾的王艳佩幽然开口。
“不是做梦,我来接你来了。”我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出言回答。
“你怎么跟菩萨那么说话?”王艳佩在我怀中扭头回望地藏大殿,我将她魂魄封进身体之后她就已经苏醒了,听到厂我和地藏王菩萨的最后两句对话。
“没什么。”我搂紧了怀中的女人。
“我一定是在做梦。”王艳佩抬手掐上了手背,随后面露悲色,“真的不疼。”
“大姐,你掐的是我的手。”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的左臂在我怀里,右手掐的是我抱着她的手。
王艳佩闻言挣扎着抽出了左手,转而再度掐上手背,这次H然有痛觉,看她皱眉就知道。“梦里怎么疼呢?”王艳佩抬头凝视着我。
“说了你不足做梦了”我无余地叹了口气,这家伙的茫然态度令我很是无奈,本来应该狂喜的事情让她搞得别别扭扭的。
“你的样子怎么变了?”王艳佩抬手摸向我的脸庞。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我无奈摇头,这二十年中发生的事情她是不知道的,因为我不在这个时空,此时我现在这具身体比先前的那具要年轻,也要英俊许多。
“你死了?”王艳佩愕然地收回了手.随后愕然地盯着我。
“什么意思?”我无奈叹气,王艳佩的表现,我很是无辜。
“你为什么没有呼吸?”王艳佩一脸的关切。
“我现在可以呼吸也可以不呼吸。”我出言说道。别说大罗金仙了,天仙就已经无须像人类那样呼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艳佩显得极是茫然。
“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我摇头叹气,转而带着她瞬移来到了她生前居住的城市。
我现身的地方是在城市中心的闹市区,此时正是夏季的下午,街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很是嘈杂。
“这是哪里?”王艳佩愕然发问。
“你看那是什么?”我将其放下,转而抬手指着不远处的喷泉广场。那座投资十几亿的喷泉广场是省会的标志性建筑,在她生前就已经存在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王艳佩抓紧了我的胳膊,好似一松手我就会留下她独自离去?
“看太阳。”我笑着指了指偏西的太阳。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艳佩注视着太阳。
“你死了以后,我苦练法术成了仙人,从地府把你接出来了。”我意简言赅地冲其作了简单的说明,整件事情非常曲折,真要详细说明恐怕需要三天三夜。此外,我之所以要说她死了,也是为了让她能更好得衔接理解。
“真的?”王艳佩一直在看太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我闻言摇头苦笑,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商亭,心念一转幻出元宝,一想不对,随即幻化出人民币,买了一瓶含糖极多的饮料,事实上我完全可以变出饮料,我没那么做,不然让王艳佩看到更迷糊了,得让她有个接受和理解的过程。
“幸亏人民币还在流通。”我自言自语地将饮料拧开递给了王艳佩,“鬼是没有味觉的,尝尝什么味道?”
王艳佩闻言茫然地接过饮料喝了一口。她许久没有进食饮水,几乎忘了吞咽的动作,一口下去被呛着了,连连咳嗽。
“现在信了吧?”我探手拍打着她的后背。
“是甜的,真是甜的。”王艳佩拿着饮料瓶高喊出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过来。”我此时自然不会在意路人疑惑的眼神,接过饮料,拉着她走向马路中间,将她摁坐在了沥青路上。
“热的,是热的。”王艳佩感受到了路面因烈日暴晒而产生的高温,再度出言高喊。
女人的鲁莽举动令得一司机踩了急刹车,愤怒之后摁下车窗冲我们叫骂了句:“死孩子,拔腚。”
“他骂我!”王艳佩兴奋地指着那名因急刹车而显得愤怒不已的中年司机。那司机说的是本地方言,意思是,“惹人烦的东西,快滚开。”一王艳佩一直居件存这个城市,她自然听得懂。
“哈哈哈,信了吧?”我探手将王艳佩拉了起来,转而将其拖到了路边。
“于乘风,这一切都是真的吗?”王艳佩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双臂。
“真的!”我冲其重重点头。
王艳佩闻言再度兴奋地高喊,她的怪异举动再度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不对,泉城广场怎么变样了?”王艳佩呼喊着片刻之后伸手东指。
“你傻啊,这都多少年了,你看看。”我将饮料上的生产日期凑到了她的眼前?
“我死了三十多年了。”王艳佩看清了饮料瓶上的日期,转头看着我。她这话一出口,众人的眼神由疑惑转为了肯定,他们已经肯定王艳佩是神经病了。
“三十二年。”我心中猛然一酸。
“于乘风,这些都是真的吗?”王艳佩此时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好奇而紧张地环视左右。
“全是真的,我救活你了。”我再度冲其郑重开口。这话一出口,在众人眼里我也成神经病了。
“你别说话,让我自己看看。”王艳佩说完便独自走了出去,左看右望,人行道上的杂物能令她停下来看半天,掉落的树叶也会端详许久,在路过一棵树下时发现了一只知了,看了半天之后捡起一颗石子去打,没打到知了,砸到一在树下下棋的老头,后者骂骂咧咧地上前兴师问罪,王艳佩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看,直至后来把老头儿看毛了,面带惊恐地走了。
王艳佩这些看似古怪的举动我都能够理解,她死去的时间太久了,猛然之间回到阳世自然需要一段时间来确认和适应。如果我不进行干预的话,这个适应和确认的过程会非常漫长,十天八天算是快的,毕竟她已经死去了三十多年。
“你听着,我再跟你说一遍,你看到的全是真的,我为了你苦修道法,经过了三十多年,终于得道成仙,这才去阴曹地府把你带了回来、你的身体也是真的,我也是真的,这些全是真的。”我一字一句说得很精简也很郑重。
“这些汽车为什么我从没见过。”王艳佩环视左右面露惊恐。她虽然没说怕什么,但我知道,她怕的是眼前的这些会突然消失,她怕自己再度回到那暗无天日的阴曹地府。
看着惊恐不已的王艳佩,我在脑海之中快速地思考着怎样才能让她确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思前想后,最终决定采取另类的办法。
想及此处,我狠心地抬手给了她一巴掌:“你神经病啊,三十多年了,当年的汽车现在早就变样了!”
我之所以要打骂她也是为了让她尽快接受现实,一切太美好了,她会始终认为是幻觉。我这一巴掌直接将王艳佩打蒙了,茫然地呆立在了当场。
“我曾经跟你说过让你等着我,你应该相信我才对!”我探臂将其揽人怀中,我不该打她。
“我相信你!”王艳佩终于反应了过来抱着我哭喊了起来,这一刻她终于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了。
二人于街头相拥,招来了路人有些鄙夷的目光,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我们二人与那些轻浮的男女没什么不同。
“来,喝口水。”我率先恢复了理智,王艳佩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的食物,她应该又饿又渴。
王艳佩止住哭声接过了瓶子喝了几口转而将瓶子递给了我:“你喝。”
“高兴吗?”我接过瓶子出言问道。
“高兴。”王艳佩激动得连连点头。
“我厉害吧?”我注视着王艳佩,一个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之后是迫切地希望能与最亲的人分享的。
“厉害!”于艳佩竟然调皮地冲我竖了拇指。
“我为了救你回来,遭那罪都没边儿了,你准备怎么奖励我?”我半真半假地邀功请赏,爰情是什么很多人说不清,事实上爱情就是看到对方会由衷地高兴,这种高兴是发自内心的,是纯粹的心理上的欢喜。
“你脚踏两只船,我不罚你就不错了,你还要奖励?”王艳佩佯装发怒地看着我。
她虽然魂在阴曹,却有回光镜在手,自然知道我在凡间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我回到南北朝的那二十年是例外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鬼使神差地说出了一生中最愚蠢的一句话。尽管我知道王艳佩只是在开玩笑,却仍然很紧张,因为不管怎么说我都跟她在前,与九妤在后。
“你说什么呢?”艳佩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是个很大方的人,没有小女儿的矫揉造作.我有些紧张:“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搞成这样儿了。”我低声道。
自古以来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都是一夫一妻的,我这倒好,弄了俩老婆,本来可歌可泣的爱情传奇被我弄成四不像。
“我很喜欢她。”王艳佩见我尴尬,急忙出言解释。“真的?”我疑惑地看着王艳佩。
“她对你是真心的,而且她比我要优秀。”王艳佩微笑开口。
“你想干什么?”王艳佩的话令我警觉了起来。这家伙不会又想自以为是吧?
“我在想她肯定很好相处。”王艳佩面露微笑。她这话一出口我彻底放心了。我最怕的是得此失彼,现在看来不会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搞成这样了。”我再度出演解释。不管怎么说脚踏两只船是不对的,哪怕我能同时负起责任也是不对的,我现在就开始发愁以后的事情了。
“你就别管了,我来处理吧。”王艳佩笑虐着盯着我,我此时并未使用任何的法术神通,估计脸色通红。
“你饿不饿?”我欢喜而惭愧地转移话题。
“饿。”王艳佩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我偷偷侧窥,确信她没有因为白九妤之事而心生怒气才放下心来。事实上我不是个惧内的人,只是在作风问题上犯错误,心里自然没底气。
“想吃什么?”我关切地问道。
“我妈做的面条……”土艳佩随口说道。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