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三章

第三章

“不急于一时。”我伸手抱住白九妤,这种相拥的感觉令我确定眼前这个完美的女人是属于我于乘风的。

“有人,有人。”白九好立时红了脸。

我闻言急忙放开了她,正如她所说周闱的确有人,山上众人的目光始终集中在我们二人身上。

“你不要怪我。”我抓着白九妤的手拾阶而上。平心而论,爱情是排他的,没有谁乐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白九妤的高尚令我感觉自己很自私。

“是我不好,你与姐姐相识在前,我让你为难了。”白九妤摇头开口。

“你要抽身让位?”我闻言皱眉发问。白九妤和王艳佩都是我的挚爱,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脚踏两只船令我感觉自己很卑劣,但是我的确都爱,哪怕显得卑劣自私,我还是两个都爱。

“才不呢,我只是很忐忑。”白九妤闻言瞅了我一眼,这个白眼令我瞬时踏实了下来,她不会离开我了。

“我爸妈呢?”我收回思绪环视左右没有发现我父母的气息,金刚炮曾经说过将我父母接到了紫阳观。

“严慈不适此处牛活,同返家乡了”白九妤疑惑地答道。她之所以面露疑惑是因为她知道我现在已然是大罗金仙腐乳修为,这些事情我不应该不知道。

“难得糊涂。”我点头笑道。回到紫阳观之后我刻意避免使用仙法,我既然要做同凡人,我就不能迷恋仙法。

二人拾阶而上,行至山腰,发现迎宾楼内外众正在忙碌着筹备宴席,看样子金刚炮事先同来已经告诉了众人我要回返,各色食材酒水准备得很是充分。

来到紫阳大殿,慕容追风和金刚炮正在等我们。看着紫阳人殿熟悉的摆设,我来到紫阳大殿,慕容追风和金刚炮正在等我们。看着紫阳人殿熟悉的摆设,我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

“老于,快把我们变成神仙。”落座之后金刚炮半真半假地笑道。

“快拉倒吧,神仙远不如凡人快乐。”我摇头笑道,回返紫阳观令我心情甚好,白九妤的通情达理更是令我很是商兴,因此便没有戏弄金刚炮,换做平时我定然会给他变成母猪。

“小九,你的那具身体还有用吗?”慕答追风上下打量着我。

“这具是大罗金身,两日之后我的元神会从这具身体里分离出来。”我点头说道。

“你的那具身体现代的医学水平无法医治,国际最顶尖的医生我和老四几乎全找过了。”慕容追风显得心事重重。

“没关系,我自己医治。”我出言笑道。大罗金仙可起死回生,肉骨回魂。

“等等,你刚才说啥,两天之后元神分离出来是啥意思?”金刚炮的反应速度要慢半格。

“祖师不允许我度你们成仙,我也没办法分身下凡,只能把神识分出来。之前的记忆和这具金身我不要了,我下凡之后的已忆和残缺的身体我要保留下来。”我冲金刚炮解释道。

“啊?你不是说大罗金仙啥都能吗,咋还不能分身呢?”金刚炮闻言愕然张嘴,慕容追风也面带疑惑地看着我。很显然,她也想知道原因。

“我们以前没接触过大罗金仙,不知道大罗金仙是怎么回事儿,实际上天上有十六位大罗金仙,释道阐截每一个教派都有四位,这十六位大罗金仙是轮值的,每一次由四位分属不同教派的大罗金仙组合执法,轮值的年限是一百二十年,两天之后就该我轮值了,轮值期间我得心无旁骛,盯着凡问发生的所有事情,根本就不能分身。”我冲众人解释道。

“啊?咋这么多框框?”金刚炮闻言大感惊诧。

“天庭的法规比我们想象的要完善,每一次轮值都由四教的大罗金仙协同行事,不但是互相配合还是互相监督,不能由哪一个人一直说了算。”我点头说道。

“我懂了,大罗金仙的权力比咱之前想象的要大,但是有时间限制。”金刚炮恍然大悟。

“是的,轮值期问需要一人身兼多职。所以轮值期间我没办法分身,只能舍弃大罗金仙的修为。”我出言笑道。我的运气的确不怎么样,飞升之后恰好碰剑自己轮值,如果是他人轮值,我就可以保留大罗金仙的身份并分身下凡,可是现在这种情景我根本就无法两者都占着,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好不容易当上了大罗金仙,就这么扔了?”金刚炮一脸的不舍。四人之中只有他知道我晋升大罗金仙经受了多少磨难。

“小九不舍得我们。”慕容追风叹气开口。

“没有你们,我即便长生不死也没什么意思。”我看了一眼旁边的白九妤,后者嫣然回望,柔情顿生。

“老于,你看能不能这样,你跟别的大罗金仙商量商量,他们给你替替班。”金刚炮始终不舍得我放弃大罗金仙之位。

“你以为这是在工厂上班呀,说替就替。再说了,我都放得下,你有什么放不下的?”我出言笑道。

“那么大的权力就这么放了,我有点不舍得,最主要的是我们以后还等着跟你沾光呢,看样子是惦记不上了。”金刚炮大开玩笑。

“小九,你回去之后都做了什么?”慕容追风不满地横了金刚炮一眼。

“二十多年,做的事情太多了,不是一天两天说得完的,再说老牛应该也跟你说过之前的事情。”我开口说道,慕容追风的问题涵盖面太大了,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老四说的没一件与现代对应得上。”慕容追风摇头说道。

“对呀,对呀,老于,你还记得我曾在山半坡的石头上给慕容追风留信儿吗,没有了,我当年写的字儿没有了。”金刚炮伸手下指。

“没了?”我皱眉问道。我和金刚炮回到过去之后他曾经在紫阳观半坡的石头上以鸣鸿刀刻字给慕容追风留言,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

“没了,一点痕迹都没有。”金刚炮连连点头。

“六师姐,当年的东海之战发生了没有?”我转视慕容追风。

“发生了,老四跟我说过你们阻止了东海之战,可是我还是记得发生了,没有变化。”慕容追风点头说道。

“三哥的遗骨还在吗?”我皱眉追问。

“昨天消失了。”慕容追风疑惑地看向我。

“九妤,你可曾记得儿时在昆仑山中捡到野兔的事情?”我闻言皱眉望向身边的白九妤。我和金刚炮在昆仑山中修行的那段时间我经常捕捉野兔偷偷地送到涂山聚集地的外围供白九妤食用,但是我从未露过面。

“儿时生活极为清苦.若想果腹只能亲力亲为,何曾能捡到食物?”白九妤摇头开口。

“老于,到底咋同事儿啊?”金刚炮一脸疑惑。

“咱们回到过去做的事情并不能影响到现在,那里只是我重新修炼的地方。”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你说得不对,我在昆仑山四人爷的洞府.就能看到你留下的字。”会刚炮闻言连连摇头。

“叶傲风当年是用刀划过她的四肢的,看到没有,没有任何疤痕。”一我探手抓着白九妤的胳膊露出她的手腕。叶傲风当年为了获得铜鼎天书曾经带着俘获的白九妤前往涂山开启圣地,那时候白九妤的四肢曾经被他划破,事后虽然我使用法术将其复原却仍然留下了淡淡的疤痕。但是此时的白九妤手腕一片雪白,根本就没有伤痕。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慕容追风问道,连白九妤也是面露不解神情。

“算了,回来了就别说以前了。”金刚炮反手扔过一支香烟,我探手结果放于茶几,此时我是大罗金仙之身,不能沾染这些东西。

“应该是祖师做的,在他看来对我有帮助的事情就允许留存在现代,其他无关紧要的痕迹他就会抹去。”我猛然醒悟。我曾经给徐昭佩留言,结果留言上的后半句无故消失。

我说完之后金刚炮和慕容追风连连点头,事实正是如此。

“三哥的尸骨为何会无故消失?那也是祖师所为?”慕容追风提出了疑问。

“不是,那是我做的,我临走之前将三哥晋升为了青龙。大罗金仙做的事情是可以延续到现在的。”我出言说道。

“哦。”慕容追风和金刚炮恍然大悟。

“先不说了,我先治伤。”我说着站起身走向殿后,那里是我的掌教卧室,我先前那具躯体就在那里。慕容追风等人见状纷纷跟了过来。

自己看着自己的感觉是很怪异的,躺在床上的这具躯体在我眼来无异于凡胎俗骨,不但气息不纯还伤痕累累,胸部被哮千川洞穿了一处血洞,左肋还缺欠了两根肋骨。

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到亲切,这才是我于乘风的身体。

大罗金仙疗伤根本无须作势,心念所至立时起死回生,不过我也只是将其胸口的伤势治好,其他原有的伤势我并未擅动,也没有使用仙法淬炼凡体,现在是现代社会,有着紫气巅峰的修为已经足够了。

“如此玄妙?”慕容追看着那具气息平稳的躯体,只要有了灵魂意识,这具身体随时可以翻身而起。

“这只是微末小技,大罗金仙甚至可以移山动岳,翻江倒海。”我点头开口。

“我先出去一趟。”

“你义要下啥去?”金刚炮出言问道。

“做我最想做的事情……”

这话.出口我就后悔了,我这么说对白九妤不公平。反观白九妤,发现其并未流露不悦神情这才放下心来。

平心而论,我虽然对白九妤也是一片真心,但是在我心中始终还是牵挂王艳佩多一些,这种心理有两个原因:一是王艳佩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两世相恋,深爱铭骨。二来王艳佩的处境比白九妤悲惨,我始终想要救其还阳,对其怜爱之心更重一些。

“小九,你真要救她回来?”慕容追风心窍玲珑,猜到了我想去做什么。

慕容追风的问题令我难以回答,事实上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我不能说。因为一说就显得对白九妤的轻视,实事求是地讲白几好比王艳佩要完美,但感情的事情跟完美与否没什么关系。

“老于遭了那么多罪.娶俩老婆不应该吗?”金刚炮见出了我的为难,从旁帮腔。

“遭罪多就能兼得鱼肉?你这是什么理论?”慕容追风瞥了金刚炮一眼。

“我的理论。”金刚炮顶撞了一句。他没明白慕容追风话中隐藏的含义,以为慕容追风不赞同我将王艳佩接回,事实上慕容追风的话外之音是金刚炮也经历了很多磨难.如果按照这个理论金刚炮也能娶俩了。

“歪理。”慕容追风提高了声调。

“别说了。”我皱眉打断了二人的争吵。

“小九,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慕容追风见我神情不快急忙出言解释。事实上我脸上的表情是为难而不是不悦。

“我知道。”我叹气点头。事到眼前我开始犯愁了,我以前的确有想过娶她们两个,那时候的心理是我为两个人都是真心的,她们对我也是真心的,既然如此就没什么不可以的。可是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我就没办法处理。事实上我非常清楚两个都要对两个都不公平,但是我不能失去任何一个.不然我的生命将是不完整的。可是如果都要了,她们得到的也不完整。

“快去吧,我们等你们同来。”白九妤轻轻地推了推我。

“我尽快同来。”我感激而略带歉意.看了一眼白九妤。

“回来吃晚饭吗?”慕容追风出言说道。

“不用等我了,我不一定会来。”我闻言冲众人点了点头,转而神移离开了紫阳观,我回返现代之后之所以先行回到紫阳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就是通知一下白九妤我要带王艳佩回来.事实上我最想做的事情不是见她们,也不是见父母,而是前往阴曹,她们再辛苦终究还活着,而王艳佩已经死了。

离开紫阳观,我径直来到了王艳佩的墓地,王艳佩的墓地是独处的,王老生前离开此处前往南方就职,很少能够回来,没有人照料,墓地已经很荒芜了。

荒芜的墓地令我感觉哀伤,墓碑上王艳佩的遗照已经被风雨冲刷得不见了踪影,碑文也浅薄了许多,哀伤是避免不多的,但是更多的还是激动,二上九华山的时候我曾经耳语王艳佩,让她等着。这一等就是三十多年。三十年了,我终于兑现了自己当年的诺言。

抬手将王艳佩的骨灰从坟墓之中移出,骨灰盒是上好的楠木的,保存得相当完整,里面存放的是王艳佩的骨灰。

晋升大罗金仙之后,我的观察力极为敏锐,王艳佩骨灰盒中的骨灰大部分是她本人的,但是还是掺杂有少许陌生人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当年火化的时候火化炉并不干净,这一发现令我暗暗皱眉,心念一闪,将所有不属于于艳佩的骨灰全部剔除,随后将其骨灰摆放在地,抬手作法,片刻之后王艳佩平静地躺在了坟旁边的草地上。

实际上:大罗仙法不但可以肉骨重生,还能够无中生有,幻虚为实,我之所以要以王艳佩的骨灰为依托重塑其身,不是必须如此,而足我想尽可能多地保留她原来的气息。

王艳佩的样子与临终前一模一样,由于后期无法饮食,王艳佩临终时是极为消瘦的,颧骨微微凸起,眼眶略显下陷,这副模样是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好看的,不过这正是我用其骨灰作法的原因,她当年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我还让她是什么样子。

我端详了片刻之后探手将王艳佩抱起,心念一转立时来到阴曹地府,所谓阴曹地府只是阴魂聚集的地方,与我们生活的空间是重叠且不互相影响的,大罗金仙有三光护体,可随意往返三界而不受任何限制。

我现身的位置是在阴曹的边缘,阴曹地府雾蒙蒙的不见天日,光秃秃的山丘没有任何绿意,幽深的沟壑深不见底,怨气与阴气四起,诸多新亡的阴魂在鬼卒的押解之下向着位于地府正中的阴城缓慢而茫然地行去。

我的到来干扰了阴曹的正常秩序,因为先前诸多阴魂都是冲着阴曹地府之中的那座城池而去的,那里有一道庄严的佛光,犹如暗夜之中的明灯指引着亡魂前行的方向,那道佛光的主人自然便是地藏王菩萨。而今我身上发出的大罗金仙的光芒令地府出现了两道光芒。众多阴魂前瞻后顾,不知该向哪一道金光移动。

就在我发现异动想要隐藏金光之际,阴城之中的佛光猛然大盛,诸多阴魂有感而动,再次向着阴城方向行去。

地藏王之所以要强催佛光并不是为了与我争雄,只是想要维持地府正常的秩序。

而我此时也并没有与之一分高下之心,我是来要人的,不是来打架的。心念所至,减弱金光,抱着王艳佩缓慢前行。

诸多阴魂大多新亡,对凡间仍有留恋之心,见到我之后纷纷跪倒哭号请求还阳,对此我只能佯装不闻,大罗金仙各有司职,阴曹地府不归我管,越俎代庖之事还是不为之的好。

“参见上仙”诸多鬼卒见到我之后纷纷跪倒问好,他们虽然不认识我,但是他们认识三色光芒,他们也知道人罗金仙与玉皇大帝平级。

“本座前来是为私事,诸位各行其职便可。”我冲众鬼卒开口说道。

带着王艳佩的躯体来到阴城外围,我便落了下来步行而入,以此显示对地藏王菩萨的尊量,二人虽然平级,但司职不同,这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儿。

守城的鬼卒自然不敢阻拦我,任凭我长驱直入,径直人殿相见地藏王。

入殿之后,只见地藏王菩萨端坐莲花法座,屈指垂目神情肃穆,谛听神兽警觉地注视着门外,诸多阴官鬼吏左右环立,气氛异常严肃。

我抱着王艳佩的躯体进殿之后,地藏工菩萨竟然熟视无睹,诸多鬼吏虽然异常紧张却也没有参拜见礼。

“无量天尊,见过菩萨。”我沉吟片刻率先开口,心中浮现出了疑云。先前我一直以为我来地府定然可以顺利地带走王艳佩的魂魄,看目前的情况好似还有变数。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