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二章

第二章

我闻言并未开口,也没有下去搀扶他,而是任凭他跪在了下方。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为我正在分神台看他先前做过的事情,我虽然答应过要让他晋升金仙,但我还是要综合权衡他之前的过失和现在的功劳,彻底明了之后才能决定封他什么样的职位。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姚贾的经历竟然跟我有些许相似,爱人被选进宫,他万念俱灰,离家出走外出访道,后学艺于道教分支真一派,艺成之后毛遂自荐被秦始皇封为国士,一开始并无人恶,无非是依仗道法前往后宫与爱人私会,后来偶然之间发现并修习了铜鼎天书。
由于我此时只能分神感知他做过的事情,并不能知道他那时候的心理,所以法术大成之后他做的事情令我很是费解,他并没有带她的女人远走高飞,而是施展法术飞檐走壁地游荡于后宫之间,逐个与秦始皇后宫的女人行房,根据当时的情形来看,他只是令对方不能动弹叫喊,并没有让对方昏迷,而行事之时也以黑巾蒙了面。他为什么这么做我搞不明白,只能猜测他是因为自己的女人被秦始皇玷污了之后心理扭曲之后进行的报复,这种可能性很大,不然的话他不会一晚上逐个院落地奸污十余人。
感知到这里我摇头苦笑,姚贾的爱人被逼进宫一定对他刺激很大,这个人比我更敏感更偏激,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不过那时候的皇帝经常选秀,在全国各地搜罗美女,但凡有点姿色的都会被选进宫,不是当妃嫔就是当宫娥。像我和姚贾这样遇到类似情况的男人很多,不过大多都选择了屈服,毕竟不是谁都敢跟皇帝争老婆的。
身拥天书法术,很快姚贾便出人头地,由国士晋升为大秦国师,主掌全国宗教事宜并主持修建秦始皇陵,他在主持修建秦始皇陵的时候害人最多,单是宫女就牺牲了数千人,后来皇陵修建完毕,又屠杀了所有参与修建皇陵的工匠,人数超过十万,其尸骸全部扔到了九阴辟水所在的那个湖泊。
姚贾是恶人,彻彻底底的恶人,但是他不是蠢人,他做的事情非常疯狂,他之所以大肆伤天害理地杀人是有原因的,一是修建皇陵确有需要,二是他要折损大秦国运,皇陵是为秦始皇修的,由此引发的后果都要由大秦国运来冲抵,皇陵修建完成了,大秦的国运也只剩下了十五年。
尽管姚贾杀生害命带来的恶果被大秦国运冲抵,他本身也终究脱不了干系,他也知道自己死后会遭受报应,因此他才施展法术隐藏存地下变身龙狃,用的自然是天书法术,施术原理是阴极必阳的法则。
此外姚贾还私藏了秦始皇的玉玺,将皇陵变成了他个人的藏宝库,意图在目后变身龙猊之后取出财宝夺取江山。他的这种做法义与叶傲风在李白成父亲的墓中所使用的方法类似,都是段公济私。
事实上,秦始皇统一六国是有功的,姚贾辅佐他也是有功的,但是二人作恶太多,才没有落个好下场。
由于萍翳属于戴罪下凡受过,所以她保留了些许修为,但是仙人被贬下凡,记忆都会有所模糊,即便如此她仍然竭力凭借模糊的记忆找到我被贬的区域,想要等我临凡之后与暗中相助。
但是截教祖师通天教主却并没有让我遵循何时犯错何时下凡的天规,而是将我的临凡之期上溯了一千多年,所以萍翳下凡之后后虽然找对了地点却找错了时间,她一直在胶东半岛的昆嵛山中等待,却不知二人已经产生了时空的交错。
带她回南北朝的自然是阐教祖师元始天尊,但是那时候萍翳已经下凡了很长时间,记忆已然不全,所以之前才会有些许误会。不过误会归误会,她始终感觉自己的下凡跟我有关,所以才会鬼使神差地缠了我好多天。
后期记忆逐渐复苏,她开始义无反顾地帮我,她之所以要杀掉紫阳观众人是因为担心我会着相,在她看来南北朝只是我修行的场所,只有我是真实存在的。
二人走后我许久没有开口,也没有动作,我在犹豫如何安置许霜衣。
“尔等先行前往紫阳观,本座随后便至。”我沉吟过后冲身后的仙官天吏出言说道。
众人闻言领命应是,随即向东南方向行去。我见众人行远,这才凌空落至林府。
“于科长,你准备怎么办?”林一程走上前来看了一眼许霜衣的尸身。
“我送她回家。”我抬手抱起了许霜衣,转而看向林一程,“林总,这次一走我以后就回不来了。”
“什么意思?”林一程出言问道。
“这具大罗金身将承载着我下凡之前的记忆在九天之上仟职。我回现代去,我当年的身体还在,我会将我的记忆和思维转移到那具身体里。”我出言说道。
“于科长,你是个好人,我和一程会永远记住你的。”梅珠走上前来开口说道。
“我也会记住你们。”我微笑点头。
“于科长,你还有什么要交代我们的吗?”林一程见我要走,急忙出言发问。
“不要再搞发明创造了,超时代出现的东西都是违背天意的。”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好的,还有吗?”林一程再度发问。他也清楚日后再也得不到我的指点了。
“十三年后的九九重阳午时,会有刺客行刺杨坚,届时利箭会被他胸前的龙鳞阻挡。但箭义沾有鸩毒,你提前为他准备好解药。”我出言说道。杨坚出声之时胸前血流不止,我以当年金龙遗漏的龙鳞补之,令得他胸前有一处巴掌大的坚硬鳞甲,这片鳞甲会在同后为他抵挡致命的利箭,这就是天意。
“我记住了.还有吗?”林一程再问。
“没有了,你提前将解药送给他,就说足我命你留给他的,不要等事到临头再呈送,不然他会疑心是你指使刺客行刺。”我出言补充。
林一程闻言连连点头,而我则带着许霜衣瞬移到了蛮荒之地。
我现身的地方正是黄族部落,许霜衣的金翅大鹏最先发现了我们,快速向我们飞了过来,黄族族人也闻声跑了出来。
“你这贼道,好生无礼。”就在此时.许霜衣从我怀中苏醒了过来,反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很是用力,声音很足清脆,众人见状不由得呆住了。
不过众人只愣了片刻便反应了过来,呼喊着跑了过来,站于许霜衣的身旁,满脸怒容看着我。
“哈哈哈哈!”我悲笑出声转而瞬移离去,先前我在救活许霜衣的同时已经清除了她脑海之中关于我的记忆,所以她苏醒之后才会出手打我。黄族众人的已忆在其发愣的瞬间我也一并给予清除,他们已经不记得我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许霜衣需要的不是成仙得道,也不是长生不死,只要她还记得我,她就会一直痛苦,所以我才作出这样的决定,她等了我二十年,我不能再让她受苦了,我要把痛苦的记忆留给自己,不管她还记不记得我,我都会一直记得她。
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牛死也不是离别,而是别人不记得你了.你还记得她……
离开黄族区域,我立时召唤出了本方土地,命他们暗中照料许霜衣,诸事妥当便黯然离去,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许霜衣日后或许能从他族族人口中得知她与我的旧事,但是那时候她已经想不起我的样子了,她只会疑惑却不会伤心。
离开蛮荒之后我去了一趟涂山,将避尘珠归位,这才来到紫阳观。
来到紫阳观上空,天庭仙吏已然再次等候,紫阳观众人也早已经跪倒了一地。
“六师姐,八师兄无须多礼。”我飘然现身扶起厂仅存的两位紫阳观亲传弟子。
“恭贺真人。”二人面露喜色,喜色之中掺杂着忧郁,紫阳观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难辞其咎。
我闻言微微点头,转而探手将龙鹜风的尸骸从后山墓中移出,心念一转,龙鹜风起死回生。
龙鹜风还阳之后略显茫然,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跪倒接迎。
“紫阳观十六代弟子龙鹜风,修行多年,行正德端,忠孝仁义,无一缺遗,免劫晋升青龙,俗事一了,当赴两海补缺。”我转视半空,缓缓开口。以权谋私的事情我做得太多了,也不多这一次。
“多尉九……谢真人。”龙鹜风闻苦立刻出苦谢恩,他非常清楚我这是存破格晋升他,他很感激,他也很怕我,不敢再以我的师兄自居了。
我见状急忙探手扶起了他,转而迈步走进紫阳大殿,为三圣真人上了香。殿外的仙吏见状愕然大惊.大罗金仙的香火可不足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六师姐,八师兄,多加珍重。”我转身外行。
“九师弟,可否将恩师和几位师兄还阳?”温啸风跟我私交比较好,壮着胆子问道。
“心有余,力不足。”我闻言止住了步子,沉吟片刻叹气摇头。那些不影响后世的事情我可以酌情处理,但是那些与后事有纠结的我不能肆意更改。不然后世众人的已忆就会现出现重叠,如果不是顾及到这一点,我会将众人一律封为仙人。
“八帅弟不要为难真人了。”慕容追风探手拉了一把温啸风。
我走出紫阳大殿猛然停住了,我不能这样走了,我必须对马凌风和叶傲风有个交代,虽然他们足我的对手,但是大师兄马凌风,在邺城与许霜萍的谈话却令我对他改变了印象,当时许霜萍贬低我,马凌风曾经说过“各辅其主,谈不上善恶”。紫阳观因我遭难,危急关头叶傲风驾乘飞鹤前来营救师父,临死之际还惦记着许霜萍的安危。
由于立场不同,每个人所做的事情在对方看来都是坏事,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紫阳九子之一,是我在凡间的同门,我得给他们进行妥善的安置。而师父当年对我的恩情也必须给予报答,我沉吟良久,最终转头看向上空提笔待书的文曲星君:“紫阳观十六代掌教陈三圣为昆仑山紫气福地巡守,加天仙位,原福地巡守徐鸣子改任风部监察使。紫阳观十六代大弟子马凌风代西南蛮荒五地城隍职,加地仙位。封紫阳观十六代五弟子叶傲风为天兵金军副都统,正天仙位。”
“龙鹜风,慕容追风,温啸风,代恩师及二位同门拜谢真人。”三位同门见我如此行事,顿时大喜过望。
我闻言冲众人微微点头,转而凌空而起。事实上我对三人的安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师父魂在福地,我就不让他老人家奔波了。马凌风的妻子许霜萍身在蛮荒,并且怀有身孕,我就准许马凌风照顾她们母子。至于叶傲风,我就封他一统兵副职,虽然他是我的敌人,但是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功不可没。
离开紫阳观,众仙回返天庭复命,玉帝对于我发下的法旨一律给予承认,诸事料理妥当我也回到了九天之上自己的府邸。
大罗金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场和府邸,府邸之中皆有仙童仆役,众人见我回返纷纷欢喜迎接,对此我并未给予回应,而是径直进人自己的洞府盘坐神移。表面上看我一直端坐着没动,实际上我一直在快速前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在时间之中行进而并非在空间之中行进。大罗金仙所在的地方是没有时间概念的,想到什么时间都可以神移前往。
此时的我心情是茫然的.我不敢过多地思考,因为三世为人已经令我脑子里的逻辑思维产生了些许混乱,此时我就像一个漂泊在外多年的游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回家了。
片剡过后,回返现代。这时候我径直神移下凡,回返紫阳观。
现身之后发现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时隔二十年,紫阳观的变化并不大。景物依旧,只是上山的石路被磨得很是光亮。
我现身的地方是在紫阳观的山下,抬头上望,发现山上有着四道紫色灵气,金刚炮和慕容追风的气息我自然认识.另外一道是白九妤的气息.最后一道为紫阳观大弟子白天雨的气息。
“小兄弟,你找谁?”就在此时,从门岗里走出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人。门岗还是当年的那个门岗.只是砖石泥灰黯淡了不少,略显破旧的门岗提醒着我,我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
“呵呵,你喊谁小兄弟呢?”我闻言斜视了一眼那个样貌憨厚的年轻人。
“喊你。”那年轻人闻言很是疑惑。
“把你爹叫出来,他认识我。”我探手指了指门楼。
“爹,有人找你。”年轻人冲着门楼喊了一声,片刻之后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汉走了出来。
“你是?”老汉疑惑地盯着我。
“富贵,不认识我了?”我出言笑道。眼前这身材魁梧的老汉便是李富贵,也就是李津的儿子。
“啊!你是……你是……”李富贵终于认出了我。
“是我。”我点头笑道。
“爹,他是谁呀?”富贵的儿子见富贵神情有异,疑惑地问道。
“快,快,快磕头,这是咱紫阳观的掌教于真人,咱家的大恩人。”富贵叫喊着先跪了下去,冲我连连磕头。
“爹?”年轻人见状待在了当场。
“真人,这么多年你都去了哪里,想死我们了。”富贵抱着我的腿号啕大哭,他本来就有些憨傻,傻子的感情是最真挚的,他是真的想我了。
“富贵,辛苦你了,走,跟我上山。”我急忙抬手扶起了富贵。富贵在紫阳观前前后后呆了三十多年,他已经算是我半个家人了。
“看好门。”富贵冲他儿子交代了一句,转而高声叫嚷着冲山上跑去,“于真人回来了,于真人回来了……”
富贵的嗓门很大,山上的众人很快便听到了他的呼喊,纷纷自山上向我迎了过来。这时候我并没有动,我的目光看的是门岗外的犬舍,娜鲁已经死了,犬舍空了。
紫阳观的一草一木都令我熟悉而伤感,不过更多的还足欢喜,紫阳观还是紫阳观,我在南北朝时期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影响到紫阳观。
“老于!”伴随着欢喜的喊声,金刚炮凌空而至.他先前回返是带着地仙灵气回返的,灵气的施展已经不受昼夜的限制。
“嘭!”“哦。”两声过后,金刚炮倒跌而飞。大罗金仙时刻有天罡灵气护体,我忽视了这一点,没有及时收回灵气。
“老牛,你怎么又胖了?”我心念一转消去了金刚炮所受的反震之力,转而将他抓回了眼前,不过细看之下却发现金刚炮的样子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胖了不少,脸上有了皱纹。
“这不叫胖,这是发福。”金刚炮嘻哈地说道。他没有天蚕珠冰冻,回到南北朝的时候身体还会继续衰老。
“咱们干的事情没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吧?”我看着从远处赶来的众人。
“没有,一切都是原样。”金刚炮的回答令我彻底安心了。
就在此时,慕容追风也掠到了近前,她的灵气也恢复了,此时正一脸喜色地看着我,慕容追风的样子变化不大,修道之人比普通人衰老的速度要慢很多。
“小九,你终于回来了。”慕容追风伸手抓着我的胳膊喜极而泣。
“六师姐。”看着熟悉的慕容追风,我心中很是悸动,但是大罗金仙的灵气在无形之中令我的情绪保持着平衡。
“叩见师父。”此时白天雨也掠了过来跪倒在地。众人得知我回返之后都是使用风行诀掠过来迎接我的。白天雨此时已然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身上的残疾已然痊愈,年纪轻轻便有了一身淡紫修为,不过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凶狠煞气。
大罗金仙是叮以知道对方经历过的事情以及心中的想法的,但是此刻我并末使用这种能力.我不想提前知道,也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
“快起来。”我探手扶起了白天雨。
“拜见掌教。”紫阳观众多入门弟子也赶了过来,此时紫阳观已经有数百弟子,人数比我先前离开时多了不少,众多门人一起稽首见礼场面很是壮观。
“无量天尊。”我稽首冲众弟子回礼。
“众人各司其职,晚宴设在迎宾楼,迎接掌教归来。”慕容追风出言遣散了众人,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看到了随后而来的白九妤。
在我和金刚炮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是慕容追风主事,她很有威严,一声令下众人散去。
“别号了,晚上灌醉他。”金刚炮伸手拉着从旁边哭鼻子抹泪的富贵向山下走去,片刻之后整个山路上只剩下我和白九妤隔着几道台阶四日相望。
二人已绎分别了二十年。久别重逢,白九妤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过分表露感情,亦没有过激的举动,只是微笑。她虽然欢喜,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喜极而泣,仿佛我不是离开了二十年,只是离开了两天。
白九妤在这二十年中是怎么过的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没有使用法术前瞻窥神,但是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毫无怨言地等我,她没有哭是冈为她没有感到委屈,在她看束等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到来了。”我看着白九妤。白九妤乃九尾灵狐,岁月小会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依然娇美如初。不过她现在穿着的已然是现代的衣服。雅致奢华的时尚时装与她古典雅致的气息融合的极为完美。
白九妤闻言并未说话,缓步移下台阶走到了我的面前抬头凝望。
“委屈你了。”我轻声开口。这二十年中白九妤一直在无怨无悔地等我,我感动并心疼。
“接她回来吧。”白九妤点头微笑,她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王艳佩,白九妤的这句话令我极为感动,久别重逢,她没有向我诉说思念之情离别之苦,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让我接回王艳佩,这不足寻常女人能够做到的,她希望我快乐。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