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谁让你们来找我们?”我茶杯里的茶水还没喝完,便没急于离开。我不好奇他们找我干什么,但我很好奇是谁让他们来找我们的。
“是二叔让我们来的,大哥,您就赏脸去一趟吧.就在对面的三江楼。”壮汉见我比较好说话,便冲我央求,这种跑腿儿的马仔就这德行。
“哈哈,老于,听见没,你是大哥,我是前辈。”金刚炮漱口过后起身准备离开。
“你说的那个二叔是什么人?”我抽了根香烟递给金刚炮,示意他先不忙走,转而扭头看向马路对面的那座豪华饭店,饭店里有着一道红色灵气,这说明那里有一个道门中人。可能正是这个道门中人发现了我和金刚炮,别的道门中人虽然不会观察气息,但是可以感受到我们无形之中散发出的强大威压。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二位赏个脸吧,谢谢。”壮汉见我语气松动,顿时面露喜色。
“走,老牛,看看去。”我站起身冲金刚炮招了招手。很明显,对方之所以找我们纯粹是碰上的,先前并没有什么预谋,既然如此我就去看看也无妨。
金刚炮自然不会有异议,站起身掏钱付账,那几个马仔见状急忙一抢着付账,这一举动令金刚炮对他们印象稍微好了点儿,尽管我和金刚炮并不在乎这百八十块钱。付账之后众人穿过马路来到了对面的三江楼,三江楼是一座高档的饭店,门口站着两个迎宾,小旗袍开叉开到了腰。
进入大厅,对方将我和金刚炮领进了三楼的包房.随后招呼服务员端上最好的茶水?
“啥意思?还让我们等啊?”金刚炮不满地叫嚷着、他的观气术自然能够发现我们旁边的包厢内有了四个人的气息。
“二位多包涵,我马上去喊我们老板过来。”壮汉说完转头看向旁边的服务员,“上菜,最高标准!”
“有佛跳给上几份儿。”金刚炮一听吃饭,立刻来了精神,先前的羊肉泡馍他并没吃饱。
对方一听立刻眉开眼笑,催促服务员上菜。
“老于,这茶叶有问题吗?”金刚炮见我进屋之后一直端着茶杯发愣,忍不住出言问道。
“没有。”我出言笑道,人有的时候有惯性思维,在此之前每次喝倒碧螺春我都会睹物思人想起王艳佩,这次也是如此,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王艳佩已经在我身边了。
壮汉离开房间之后进入了旁边的包房,金刚炮一支烟没抽完,旁边包房里的人就有了动静两个人下楼离开了,另外两个人走进了我们所在的房间。二人进屋之后挥散了马仔。转而冲我和金刚炮拱手为礼。
“刚才谈了笔生意,怠慢二位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冲我和金刚炮开了口。
我闻言并未开口,而是皱眉打量着这两个人,开口的这个人七十多岁,身材壮硕,身穿白色唐装,面如柿饼,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大脚大,一看年轻时就是个壮汉。
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尖嘴猴腮,气息为红,应该是道门中人。
“说吧.找我们干啥?”金刚炮不耐地冲其摆了摆手。
“耽误二位吃饭了,咱们边吃边谈,行吗?”唐装老者笑着说道:语气很真挚,令人不好意思拒绝。
我和金刚炮见他言语客气,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二位抽烟。”唐装老者见我们同意,立时殷勤地掏出雪茄递向我们。就在他掏出雪茄的一瞬间,我猛然发现这个人我先前好像见过。
“不抽了,谢谢。”我和金刚炮同时摆手。唐装老者见状这才为自己点上了一支。很快地,各式菜肴传了上来,金刚炮抱起佛跳墙大快朵颐,我们虽然一直不缺钱,但是像佛跳墙这种食物还是不舍得随便吃,从骨子里感觉这东西很奢侈。
金刚炮喜欢佛跳墙,而我则喜欢杯中的碧螺春,二人各有所好,白衣老者见到这一幕面露喜色。
“老哥,你能把眼镜摘下来吗?”我端着茶杯冲那唐装老者出言说道,这个人我怎么看都感觉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从哪里见过。
“老弟法限如炬啊”老者闻言微微一愣,转而抬手将眼镜摘了下来,他以为我看透了他不是近视眼,所以才有此一说。
“老相识厂呀,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我出言笑道,老者摘下眼镜的瞬问我就回忆起了他,多年以前金刚炮在老家帮人选公墓的位置,结果选到了五土掠阳墓的爪子上。那时我和金刚炮曾经在主墓外遇到一群盗墓贼,这个唐装老者就是当年那个叼着雪茄的汉子。
“老弟认识在下?”老者闻言大为惊愕。
“哦。弄了半天是你这个家伙啊,几十年没见了,现在不错呀。”金刚炮也认出了他。
“二位认识我?”唐装老者闻言更显惊愕。
“你当年在山东干了一票儿,结果遇到了硬茬,到最后你扶着一个老头儿跑了,我俩就在旁边。”金刚炮放下罐子点上了香烟。
“哦……原来如此,咱真是有缘分哪。”唐装老者闻言回忆了片刻,转而略显尴尬地说道。
“说吧,找我俩干啥,是不是让我俩给你找坟?”金刚炮跷起了二郎腿。
“兄弟真是快人快语,不过寻墓这种小事情怎么能劳烦二位,我想请二位帮我进入一处墓地。事成之后酬谢两千万,现在可以先付一千万。”唐装老者出言说道。
“哎哟,真有钱哪。”金刚炮对于对方开出的条件不屑一顾。对我们来说,金钱已经是身外之物了。
“我们已经不干这种事情了,不好意思。”我摇头开口。
“那坟在哪儿?你把那坟里的情况跟我们说说,要是有意思说不定我们哥俩就去了。”金刚炮好奇心重。
“那座墓在云南境内,是一座公主的陵墓。”唐装老者开口说道。
“没兴趣。”金刚炮闻言撇嘴摇头。
“说说奇异的地方在哪儿?”我微笑开口,眼前的这帮家伙是盗墓的老手儿,如果只是普通的墓,他们早就给弄开了,根本用不着冒昧求我和金刚炮。
“那座墓就在一个苗族村落的旁边,位置并不隐秘,墓道也是敞开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却没有人能进去.每当走到墓门十米的地方就会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挡住。”唐装老者皱眉补充。
“你感觉那里面的东西值两千万?”我出言笑道。按照唐装老者所说的情况,那座古墓很可能被修道之人布置了屏障。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与另外两位寻龙高手打了个赌,只要淮破了这个公主陵,云南甘肃西藏三省就是胜者的地盘,其他两帮人马不得进入。”唐装老者沉吟片刻说出了实情。
“挖坟掘墓人损阴德,最好还是少干。”我闻言摇头说道。目前国家的文物保护政策是抢救性发掘,一般不会主动挖掘占代陵墓。殊不知他们不挖,盗墓贼挖,挖来挖去内地都挖空了,这才转移到了边境一带。
“那个公主坟是啥年代的?”金刚炮插嘴问道。
“据从陵墓中发现的东西来看应该是南北朝时期的。”唐装老者出言回答。
“南北朝云南哪有啥公主啊,真扯淡。”金刚炮闻言连连摇头,我们二人回到过去之后就生活在南北朝时期,所以金刚炮这个历史文肓对那段时间的历史相当了解。
“你们不是进不了陵墓吗,怎么又发现东东西了?”我皱眉问道。
“活物进不去,说器人可以进去,我们对机器人从基道中讳出的物品进行了分析,确定是南北朝日期的产物。”唐装老者开口解释。
“盗墓还用上高科技了。”金刚炮闻言哈哈大笑。
“机器人从里面带出丁什么”我说着站起身,这趟浑水我不准备趟了。
“这个。”唐装老者站起从兜里掏出了一件事物冲我递了过来。
我探于接过,刚一端详便猛然皱起了眉头,转而抬头看向唐装老者:“带我们去吧,现在就走。”唐装老者闻言大为惊愕,不过随即露出了喜色,直刻招呼随从赶路。
“咋啦?”金刚炮凑近了我低声问道。他自然知道我忽然主意决定肯定有原因。我闻言没有说话,抬手将手咀的东西递给他。
“这有啥啊,小就是个箭头吗?”金刚炮由露疑惑。
“普通箭头是平刃的,这个是三叉的,你不感觉眼熟吗?”我掏出香烟点着。
“是她?”
“很有可能。”我点头开口。
“她啥时候成公主了?”金刚炮皱眉追问。
“很可能以讹传讹给传歪了。”我转头看着正在下楼梯的唐装老者,“老哥,你知不知道那座陵墓旁边村子里的人都姓什么?”
“这个……”唐装老者转头看向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中年汉子。
“好像足姓许。”中年汉子想了想出言说道。
“那周围有没有一座藏传寺庙?”我再度出言确认。
“西南六十里外有一座寺庙,你是怎么知道的。”唐装老者愕然回首。
“走吧。”我抬头冲其摆了摆手,对方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测,阿底寺的位置恰好就是当年齐丹云所居住的废弃古城,也是我拿走轩辕剑的地方。
下楼之后,众人立刻驱车西行,唐装老者上了我们的年.他这趟本来是要去内地寻找帮手的,结果在半路上发现了我和金刚炮。
一路上唐装老者一直在打探我们的底细,金刚炮有一搭没一搭回着,而我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铍眉沉吟,唐装老者所说的坟墓位置正是古代蛮荒的所在。手里的箭头我太熟悉了。虽然它已然生出了绿锈,但样式却是独一无二的,当年就是这种箭头划破了我的手掌,转瞬千年,她早已经不在了。
此时我的脑海之巾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许霜衣本身的灵气修为很有限,她死后的陵墓怎么会有灵气屏障的保护,这个为她布起屏障的人又是谁?
众人都有心事,因而一路将车子开得飞快,次日下午便赶到了云南境内,由省道进入县道,由县道拐上乡道,山野之中修起了公路,村落四处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蛮荒已经不复存在了。
傍晚时分,众人下车,步行进入了从林,从林不远处有一座山寨,山寨并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从村落之中走过的时候村民对我们熟观无睹,看得出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外面的人进出。他们也自知道进山的这些人是冲着那永远打不开进不去的公主陵墓去的。
“时问太久了,血缘已经乱了。”金刚炮端祥着那此村民,观气数可以观看子嗣血脉,但是时间太长,血脉已经混乱了。
我没有说话,我也无法根据村落的位置确定这里就是当年的许族居住地。经由村落,很快众人便来到了村外的陵墓面前,陵墓是依山而建的,坐北朝南,左右摆放着十二尊护墓石兽,年代久远,早已经风化地不成样子了。陵墓的甬道宽达十几米,的确是公主一级的墓葬规格。
陵墓前面五十米处竖立着一座石碑,上面的碑文已经模糊不清,但定围公主四个字的碑又却隐约可见,万碑后五十米就是半开的墓门,墓门外散落着大量的树干和各个年代的盗墓工具,岁月日久,大多已经腐朽,这些东西的存在表明曾经有人试图以各种方法进入陵墓,最终却无功而返。
“走到墓门前二十米就走不动了,我们曾经试图从别的地方开地道进去,却发现根本行不通,地下也有看不见的阻碍。”唐装老者旁边的中年汉出言说道。
“老于,是她的坟吗?”金刚炮并未理睬那个人,转头冲我问道。
“石碑上的字你看不出是谁写的吗?”我叹气开口。
“看不出。”金刚炮愕然同答。
“那是林一程的笔迹。”我木然开口,许霜衣当年曾经率领族人外出作战,为大隋的建立立下了大功。追封她为公主,并在她死后给予厚葬肯定是林一程的主意。碑文应该也是工匠按照林一程的手书雕刻的。
“哦,老林还算办了点儿正经事儿。”金刚炮说着绕过墓碑向墓道走去,在距离墓门二十米外停了下来探手触摸,一摸之下猛然被弹了回来,急速地向后倒飞。我见状急忙出于接住了他。
“是屏障,但不是咱们的紫气屏障,是仙人的屏障。”金刚炮落地之后嘲着酸麻的胳膊而唐装老者一干人见此情景纷纷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转头问道虽然对这些人没行丝毫的好印象,但是我能顺利地找到这里,他们功不可没。
“我们只是过不去,没有被撞出来.”唐装老者疑惑地看着金刚炮。
“能力越大,反弹得就越大,懂不?”金刚炮瞪着眼珠子咋呼。
我闻言,没有开口。金刚炮说的只是死要面子的话,事实上屏障分为两种,反震侵入者的屏障极少,阻挡侵入者的屏障占了绝大多数,阻挡他人进入的屏障不会因人而异地产生反震效果。
“老于,你试试。”金刚炮伸手指着前方的墓门。
我闻言转身穿过了那隐形的屏障向墓门走去。众人急忙跟随,金刚炮走在最前,再度被反震了出去,压倒了一片马仔。
“这些东西送给你们,有了这些证据,你跟他们的赌局就算赢了.”我扬手将墓门外的各类盗墓工具扔了出去。
“老于,为啥我进不去?”金刚炮站起身大声叫嚷。
“因为大师兄讨厌你。”我摇头说道。当日我临走之际将马凌风封为了蛮荒五地城隍,为的是让他可以照顾独居的许霜萍和他们没出生的孩子。这处区域在他的统属之下,这处屏障也应该是他布下的,他一直很讨厌金刚炮,所以才会将他反震回去。
“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跟他结仇啊,咋你现在成了好人了?”金刚炮不满地叫嚷着。
“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进去看看。”我转头冲金刚炮摇了摇头,转而迈步走进了墓门。
“马凌风,你当了个土地公还牛啥?”身后传来了金刚炮的叫骂声。金刚炮与马凌风一直不对付,所以就故意嘲讽他,其实马凌风根本就不是土地公,五地城隍比土地公要高出两格。
金刚炮一吆喝,我就知道事情要糟,还没来得及回头,便听到上方传来山石滚动的声音,回头之后只发现金刚炮先前站立的位置上跌落一块儿巨大的山石,而金刚炮则面无人色地靠在外面石碑上大口喘着气。
“快滚,再不滚老子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金刚炮回过神冲着白衣老者等人叫骂,他不敢再跟马凌风放肆了,只好找出气筒。
众人见他发了怒,也不敢再从附近停留,收拾着我先前抛扔出去的东西急速跑开了,不过他们并未走远,而是在远处的丛林里探头张望。
对此我只能苦笑摇头,转而侧身走进了墓门。
许霜衣的墓严格按照公主的规格建造,墓道高宽皆为八米,门毛铺就光滑,虽然时隔多年,墓道之中却并没有灰尘,不问可知是马凌风施展仙法加以维护。
墓道的墙壁上有着很多壁画,或者说浮雕,因为这些壁画是雕刻在墙壁的,壁画的内容足黄族生活的情景,壁画上面没有许霜衣的身影,这一幕令我微感失望,墓道长约十丈,十丈后是一道石质大门,走到近前,石门自动打开,露出了陪葬区。
打开石门的自然是马凌风,而他之所以要保护许霜衣的陵墓其实是对我将他封为城隍的回报,城隍之位并不高,马凌风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是他可以暗中保护许霜萍母子,所以他还是领我这个人情的。
陪葬区的陪葬品数量极多,金银珠玉堆积如山,珍奇异宗琳琅满目,看到这些,我忍不住暗暗点头,杨忠等人知道我和许霜衣的关系,所以他们在许霜衣死后厚葬了她。
这些陪葬品并未令我有所停留,径直穿过陪葬区进入了主墓室,主墓室的大门也是自动打开的,里面是一具巨大的水晶棺,在主墓室的门口我站了许久,最终鼓起勇气走向了水晶棺。
走到棺旁俯身下望,许霜衣就躺在棺中。她穿的仍然是许族的服饰,头上银丝如雪,神态安详宁静,身旁摆放着她生前所使用的弓箭。
此处无人,我忍不住黯然落泪,我的这一生中遇到了三个爱我的女人,我竭尽全力留住了两个,唯一辜负的就是这个蛮荒女子。她的青春为我蹉跎,她的美貌为我苍老,我欠她二十年的苦候。
伤怀之际,猛然发现水晶棺的左下角放着一块方形绿玉,这块绿玉的颜色与水晶棺的颜色截然不同,疑惑之下随手拿过,入手之后便感觉上面有字,摆正细看,发现上面刻着两行字迹。
第一行写的是“于科长,我和梅珠很想你。”这行字令我忍不住再度落泪。果不其然,许霜衣的陵墓是林一程主持修建的。我也想念林一程和梅珠,但是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空,永远无法再度交集了。
绿玉不大,上面的字也不多,剩下的那一句是:“她终生未嫁……”
【后传完】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