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天遂人愿。”我点头笑道,虽然安胎时间很短,从脉象上还无法辨别,但是我的观气术还是敏锐地分辨出是个男胎。
“太好了,父母知道也一定极为欢喜。”白九妤面露喜色,她也知道我父母年纪大了想要抱孙子。
“男孩女孩都足一样的,都是我于乘风的骨血。”我点头笑道。
二人说话之间白九妤的手机响了,此处尚在平原草地,信号还有覆盖。
“四师兄。”白九好看了一眼手机,直接递了给我。
“老于,我问你个事儿。”对面传来巨大的风声和金刚炮兴奋的声音。
“什么事儿?”我疑惑地问道。
“我在路上找着一头母兕鼠,跟四大爷没有血缘关系,我好一顿费事儿给它弄到四大爷的山洞去了。”金刚炮的声音断断续续,信号很不好。
“恩,你想问我什么?”我一听兕鼠有了伴侣也很是高兴,我对那头憨憨的动物还是很有好感的。
“它俩怎么打架呀?”金刚炮高声喊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问道。
“我想给它俩做个媒,结果它们不办事儿,总打架。我想问问你有啥法子能让它俩好好处。”金刚炮大声发问阵阵的风声说明他是以凌空术蹿到半空接收于机信号的。
“牛不喝水你就别强按头了。”我皱眉回答二此时已经是酷夏了,正常情况下动物交配都是在春季进行的。
“那行,对了,青湖孤岛我去了,还是老样子。”金刚炮说道。
“什么叫老样子?”我皱眉问道。
“煮熊肉的那个蚌壳还在那儿,那个嚣黑麟的骨头渣子也在,咱俩没救活他们。”金刚炮高声说道。
“知道了,你早点回来吧。我和白九妤现在在涂山,你也来吧。”我闻言很是沮丧。
当年在北上的途中我们偶遇嚣黑麟,对于嚣黑麟的人品我是很赞赏的,便将五行大阵的事情告诉了他,甚至告诉他前去寻求昆仑灵鹤羽。可是到最后还是没能挽救这对有情人。
“好好好。”金刚炮急切地挂上了电话,他也许久没见到黑三常了。
挂上电话我忍不住摇头轻叹,嚣黑麟和沙锦珠之间的事情之所以没有发生改变自然是教主不允许其改变,什么事情能够改变,什么事情不可以被改变,全在教主一念之间。
“怎么了?”白九妤柔声问道。
我闻言缓缓将嚣黑麟的事情说了出来,后者闻之,亦为之唏嘘。
很快地人进入涂山外围,涂山进山的通道我和白九妤都记得,因此很快便进入了涂山一族所在的村落。时隔二十多年,涂山的变化并不大,狐狸的数量并没有增加多少,村落也没有大。
白九妤是涂山前族长,生性善良,率众回返故土功劳甚巨,加上在位期间对族人并小严岢,因而此次同返受到了族人的热烈欢迎,白七灵现在已然晋升九尾灵狐,却并未按照规矩改名,仍然自称白七灵,白九妤对她有再造之恩,因此她对白九妤还是极为尊重的,礼数上始终白逊半格。
“胖子呢?”黑三常手持酒瓶子帮我分发带来的礼物。白七灵比白九妤严厉,黑三常不敢随意外出了,见到酒哪里还管是茅台还是五粮液,抓起就喝。
“去昆仑山处理事情去了,很快就会赶过来,他经常念叨你。”我带来的礼物大多是饰品和食物,众多狐狸在拿取礼物的时候都会食物比较感兴趣。
“那为啥不来看我?”黑三常皱鼻冷哼。我这些年去了哪里它并不知道。
“这二十多年我到了遥远的地方,从来没有回来过。”我出言解释。过去发生的事情要想说清楚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十脆简略解释。白九妤是嫁出去的女人,在封建社会里妇女没有得到丈夫同意是不能回娘家的,我临走时忽视了这一点,没有告诉白九妤没必要遵守老规矩。
“族人为何面有饥色?”我怕黑三常细问,急忙岔开了话题:涂山狐狎一个个面黄肌瘦,这时候是夏天,捕食相对容易,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一言难尽哪……”
“有谁前来滋事?”我皱眉问道一平心而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也不想再寻找什么刺激,舍弃了仙人的长生之后我感觉人生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现在的我只想平稳安静地生活。不过倘若涂山遇到事情,我也不能置之不理。
“那倒没有,只是山中人迹渐密,野兽渐稀,捕食不易了。”黑三常叹气过后灌了口酒。
黑三常的话令我默默点头随着人类社会的开发建设,森林的面积正在大面积减少,涂山占据的这块区域虽然有百多里的范同,但是野兽数量也终究是有限的。
“日后我每年都会差人送粮食和布匹过来。”我探手拍了拍黑三常的肩膀,后者咧嘴一笑。
分发完礼物,白九杅与一干姐妹叙旧去了.而我则被黑三常拉着喝酒,可惜我不是黑三常的对手,几杯下去就被逼以灵气解酒,黑三常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埋怨我糟蹋东西。好在金刚炮次日中午就赶了过来,黑三常与之对饮,不敌之下再次现出了原形?
三日过后,我先行离开了,白九妤是回娘家来了,我没必要陪着。
“老于,你想干啥去?”金刚炮走在前面回头问道,先前我并末告诉他此行的目的地。
“先去趟蛮荒,随后四处转转。”我摇头笑道。
“蛮荒现在早就没有了,你还去干啥?”金刚炮自然知道我想去蛮荒的目的。
“没有我也要去看看。”我正色开口。
“没有了你看个屁呀。”金刚炮不以为然。
我苦笑摇头没有开口,现在拥有的我会珍惜。已然逝去的我不会忘记,虽然她已经不在那里了,我还是想去看一看……
※※※※
金刚炮见我主意已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二人施展风行决离开丛林回到了停车的地方。
“老于,这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咋知道蛮荒是现在的哪儿呢?”金刚炮将车子开上公路转头开口。
“呵呵,我知道。”我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啥?”金刚炮不明白为什么先前我的情绪很低落,而片刻之后竟然开始发笑。
“你还记得竹户嘉措吗?”我叼上香烟开始从导航仪上设定路径。
“是不是二上九华山的时候被我揍得鼻青脸肿那个高僧?”金刚炮回忆了良久,终于想起了竹户嘉措。二上九华山的时候道门与佛门拼斗了九场,其中有一场是金刚炮对阵噶举派阿腐寺的高僧竹户嘉措,二人拼到最后金刚炮用上了鸣鸿刀,而竹户嘉措也从转轮之中取出了轩辕剑,在拼斗的过程中轩辕剑与鸣鸿刀双双离去不知所踪。
“对,就是那个怎么打都不服的。”我再度发笑。当年我和二师兄托生的高僧去追赶鸣鸿刀和轩辕剑未果,回返时发现金刚炮骑在竹户嘉措的身上拼命抡拳,嘴上喊着“你服不服”,而竹户嘉措虽然都揍得鼻青脸肿,却硬撑着没有求饶。
“快拉倒吧,他不怎么会说汉语,其实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服了。”金刚炮闻撇嘴哼哼。
“就去他那里。”我懒得同金刚炮争论竹户,嘉措当年到底是服了还是没服。
“去打高僧?”金刚炮一听很是来神,摩拳擦掌地以为我要去找麻烦。人如果习惯了刺激的生活,一旦平静下来会很不适应,这种情况在金刚炮身上表现得很是明显,恨不得有人陪他练练。
“打他干什么?他是噶举派阿底寺的,当年他持有的轩辕剑肯定是他们寺庙祖上传下来的,而轩辕剑早年是埋藏在蛮荒中央的废墟中的,所以我感觉竹户嘉措所在的阿底寺应该离蛮荒废墟不远,找到了阿底寺也就找到了蛮荒。”我出言解释。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一千多年了,我已然很难找到明确的参照物确定蛮荒所在的位置了,只能曲线寻找。
根据车载导航的查询功能,很快我们便确定了阿底寺的位置,在今天的云南和西藏的交界处确定了方位之后,二人立刻驱车赶赴。
“老于,这事儿要是让你老婆知道了,你就等着倒霉吧。”金刚炮握着方向盘嘿嘿坏笑。
“倒霉什么?”我摇头笑道。
“你这种行为属于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还惦记着地里的。”金刚炮腾出右手逐一伸出了三根粗短的手指。
“王白的事情我是没办法,许霜衣只是我的朋友,我去朋友住过的地方看看,她们都会理解的。”我出言解释。
“也是,都死了那么多年了。”金刚炮见我并不心虚,也就无意再调侃我。
“老于,之前你说成仙成佛了的人都会从凡间消失,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呀。”金刚炮是个话唠,不说话憋得慌。
“有些可以留下,有些必须消失。大罗金仙和混元大罗金仙都可以随心决定。”我摇头说道。
“哪些可以留下?哪些必须消失?”金刚炮好奇地追问。天庭的事情我先前并未过多对饱提起,因而他一直很好奇。
“随心决定就是看心情,没什么明文规定。”我出言说道。
“可惜了,你要是还当着大岁金仙多好,以后咱想干啥就干啥。”金刚炮对于我放弃了大罗金仙之位始终感觉不舍。
“大罗金仙的轮值期限为一百二十年,这期间我不能肆意分身。如果不放弃大罗金仙,我就没办法跟王白在一起。”我随口说道。
“你可以等值完班以后使用法术回到一百二十年后再重新过一遍。”金刚炮开口说道。
“那你们就不是你们了。”我摇头开口。
“啥阿,反正我们也不知道。”
“你们是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才不自欺欺人地跟自己创造的幻觉一起生活。”
我摆手示意金刚炮不要再谈这个话题。
“我发现你有强迫症!”金刚炮嘟囔着。
“这不是强迫症,这是传统正规的思维方式。”我皱眉反驳。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对了,叶傲风当时为啥要与你作对,这个人也是上边儿派下来考验你的吗?”金刚炮说着调整了一下导航,并没有上高速,而是选择了国道。
“他只是个普通人,跟上边没有任何的关系,当年给他碧珊金桐的和后期用龟灵圣母的灵瓜打伤明慧的都是截教的大罗金仙灵天圣母。灵天圣母当年给他的是足以救活两人的碧珊金桐,当时是命他前往江陵救我的,你仔细算算时间就明白了,东海之战的时候我恰好在江陵施展逆天诀遭了天谴。”我出言说道。
“结果他没把碧珊金桐给你,而是给了老八”金刚炮。恍然大悟。
“是的,后期灵天圣母发现叶傲风没有按照她的意思办事,所以才会变着法儿地折腾他们。事实上碧珊金桐是碧游宫的宝物,根本就不会令人肢体僵直。”我点头回答。
“那个灵天圣母为啥会因为他而打伤明慧?”金刚炮再问。
“灵天圣母打伤明慧并不是因为叶傲风,而是明慧之前是看守龟灵圣母的僧侣,龟灵圣母之死他难辞其咎,灵天圣母打伤明慧只是为她师妹报仇,整件事情叶傲风只是间接受益者。”我出言解释。
“既然这样,你为啥还要给他封个官儿?”金刚炮知道我临走之前将叶傲风封为了金军副都统。
“紫阳观有难,他骑乘着黑鹤回来营救师父。况且我能晋身大罗金仙,跟他也有一定的关系。”我正色说道。
“那么个坏蛋你还封官,我陪着你出生人死你咋不封我呢?咋谁对你好淮就吃亏呢?”金刚炮抬高了声调。
“你吃什么亏了你?”我无奈反问。
“我抛妻弃子地跟着你回去打仗,辛苦了那么多年,你连个土地公也没封给我”金刚炮半真半假地叫嚷着。
“滚,当年如果不是为了帮你和慕容追风续命我也不会去什么秦始皇陵,我要不去秦始皇陵也不用回去遭那么多罪,到头来我捞着什么了?还是个紫气巅峰,儿子还耽搁了。”我忍不住开口笑骂。
“这个,这个……你也没白去啊,你这不多了个老婆吗,以后能生一群。”金刚炮嘟囔着。
“你以为俩老婆好是吧?我天天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该去哪个房间,就怕一碗水端不平。”我跟金刚炮诉苦。
“活该,你自找的。哎呀,羊肉泡馍,去尝尝……”
金刚炮之所以不走高速走下道为的就是可以随时停车享受地方美食,羊肉泡馍是陕西名吃,但是我实在无感,光是那团死面疙瘩就掰了十几分钟,老汤羊肉一浇就算成了,味道很一般,换作挨饿的时候或许能算是好东两,现在吃实存不怎么样。宾客盈门无非两个原因:一是名声够响,二是人们的怀旧情结。
我们所在的饭店分为了上下两层,上面是包间,下面足散席,我和金刚炮坐在了下面,鼎沸的人声和嘈杂的环境令我很是心烦,匆忙吃完催促着金刚炮赶紧上路。
就在此时,门外走进了几个人,径直向我和金刚炮走了过来?
“二位朋友是哪条道儿上的?”领头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夏天穿着短袖,两条胳膊极为粗壮壮,神情凶煞。
“你是哪条道儿上的?”金刚炮闻言立刻抬高了声调,他自然不会怕这几个流氓。
“他们是土耗子,土腥味你闻不出来?”我抬手为自己倒上了茶水,这儿个人身都有着微弱的土腥气.无须观气术,但靠修道中人敏锐的嗅觉就能闻出来。不问可知,是些盗墓分子。陕西是古都,历朝历代古墓众多,盗墓贩子自然也就多。
“二位果然是高人,我们老板有请.”那壮汉听到我和金刚炮的话不但没有恼怒,反而立刻挤出了笑容。
“滚,别影响老子胃口!”金刚炮不耐地冲四人摆了摆手,转而招呼服务员再来盘羊肝。
“前辈,我们老板有重要的事情与二位商议,请给个面子吧。”壮汉低声赔笑。
“我认识你是谁呀,给你啥面子。真扫兴。”金刚炮见服务员被这几个不像好东西的家伙吓得不敢上前送菜,不禁大为恼怒。对方见状很是尴尬,抽搐着面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