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快,快拍照。”牛义气反应了过来,摧促着大头拍照。
大头闻言立刻从背后拿出相机,一顿狂拍,我和金刚炮也并未阻止他。
“爸,你和于叔以前见过这种东两吗?”牛义气冲金刚炮开了口。
“见过,不过我们见过的比这个完整。”金刚炮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儿子。
“这是不是外星人的飞碟。”牛义气出言追问,年轻人的好奇心都重。
“是飞船,却不是外星人造的,世界上根本就没啥外星人。”金刚炮探手拍了拍牛义气的脑袋。
“老牛,那件东西还在吗?”我转头看向金刚炮。我之所以没有从言语之中带出位置地点是担心这些小东西日后去乱折腾。
“被我炸了”金刚炮点头回道。我们先前是留有炸约在皇陵里的。炸药可以在干燥的环境下可以保质很多年,子弹存放得当可以保存六十年以上,炸药也可以。
“师父,它为什么不攻击我们?”大头疑惑地看着在黑水中央空地上嘶叫的蛇女。
“这种黑水具有腐蚀性,它不敢下水。”我冲火夫出言解释,沉吟片刻之后最终决定说出自己的判断,免得他们感觉疑惑。
“那堆金属残骸的确是属于飞碟的,但飞碟却不是外星人造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日后我们人类也可以制造出能够穿越时空的飞行器,类似的东西我和你师伯见过两个,一次是在中国,那个虽然也坠毁了,却比这个要完整一些,但是它已经不能进行载人的时空飞行了,只能将人的意识送到古代去,我和你师伯就是利用它将意识传回了过去。这次是第二次见,这一个破损得很严重,很明显是坠毁之后发生了爆炸。这些飞船使用的是核燃料,爆炸之后产牛的核辐射令周罔的动物产生了变异:这条眼镜蛇可能当时受到的辐射最严重,所以才能够幻化人形,不过它没有修行的法门,虽然能够幻化人形却不能凌空,不然的话它早就过来攻击我们了。”
我的话说完,大头和牛义气都陷入了愕然,他们需要时间来消化理解。
“师父,未来的飞碟为什么会频频坠毁在这里?”大头率先反应了过来。
“出厂的时候有质量问题。”金刚炮嘻哈地接了茬儿。
“你师伯开玩笑的。未来的飞碟为什么会坠毁在这里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感觉人类的科学技术越发达,越有可能危及自身种群的存在,当人类的行为有可能导致自己的灭亡或者影响社会发展正常规律的时候就会有人出面干预”我出言说道。
“谁能干涉?”大头疑惑地问道。
“据我所知至少有二十个仙人可以让飞碟有来无回。”我出言笑道。大罗金仙和混元大罗金仙要想留下飞碟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如果我仍然掌管刑罚,谁敢坐着飞碟到处乱飞,我肯定会把他弄下来。
“于叔,你猜的吧?”牛义气皱眉插嘴.对于探险的最终结果他并不满意。
“不是猜的,我原来就是这二十个人中的一个。”我探手摸了摸牛义气的脑袋,小家伙下意识闪开了,他虽然喊我叔叔,但我的样子也就三十几岁,他本能地有些抗拒。
“师父,您修行到了什么境界?”大头闻言愕然发问。
“凡人能够修到的最高境界。”我低头回答。
“老于,没啥事儿咱就走吧,别在这鸟地方待了。”金刚炮转头看我。
“走吧。”我点头同意: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停留的,先前那些木乃伊之所以能够移动也是由那个由眼镜蛇幻化的蛇女分神指挥的,实际上从我们下到地穴之后它就一直试图以元神侵扰我们,只不过都被我和金刚炮的紫气屏障挡住了。
“爸,我想带点儿零件回去研究研究。”牛义气好奇心重。
“老于,能拿吗?”金刚炮请示我。
“这此零件都遭受了严重的核污染,比我们先前遇到的那此还厉害,不能动。”
我摇头说道。昆仑山的那艘飞碟并未爆炸,产生的辐射已经足以令人发疯。这些都直接沾染了燃料,接触对人更有害。
“听见了吗,不能动,走吧,我和你于叔是冲出海关的,还不知道咋回去呢。”
金刚炮拉着牛义气就向外走,我和大头尾随而出。
“我怎么跟外面那些朋友交代呢,他们可都是花了钱的。”牛义气跟在金刚炮的后面低声嘀咕。
“慕雨,多拍几张照片,给他们做个纪念。”我转头看向大头。后者闻言再度拿出相机边走边拍。
一路上牛义气一直嘀咕着没法儿冲外面的朋友交代,到最后惹得金刚炮烦了,沿途拾了些动物的尸骸塞给了他。
同到地上已然临近傍晚,众人见没带上东西很是疑惑,金刚炮无奈之卜只好揪着两个年轻人的脖领子带着他们下去转了圈儿,这次信了,不但信了,还尿了。
这些年轻人本来就是跟风过来找刺激的,见没有任何的古董和陪葬品都难以掩饰自己的沮丧。
“你们不用担心,你们花的钱我会三倍的还给你们。”我低头打量着牛义气和大头带上来的动物残骸。
“我们和义气是朋友,谈钱伤感情。”众人一听立刻围了上来打量着那些动物尸骸。
“这些东西你们别动了,有可能有未知的病毒。”我抬手制止众人近距离的接触那些尸骸。虽然有厚实的石板阻挡,这些动物的尸骸上还是会沾染少量的辐射。
“我们不要钱,这些东西是我们一起发现的,人人有份。”鸡冠头闻言立时抬高声调,与此同时伸手抢走了一只巨大的牛角。众人一看,立时开始争抢,不消片刻那些骨骸被抢夺一空,每个人脸上:都掩饰不住流露欢喜的神情。
众人的举动令我很是不解,不过微一沉吟便明白了原因,我先前所说的三倍补偿他们其实只是不希望用他们的钱,结果他们误会了,以为我找到了值钱的宝贝,而我不让他们靠近那些尸骸又恰好加重了他们的疑心,如此一来直接就抢了。
看着这些抱着牛头羊蹄欣喜若狂的年轻阔少爷,我真是哭笑不得。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智商高于他人,实际上他们并不聪明不过这样也好一总算对他们有了交代。至于他们的爹妈见到他们带回去的东西是怎样的反应那就不是我该关心的。
目的已然达到,众人立刻填回人口的石板收拾起程,这次我和金刚炮没有急于回返,而是随队前行。这处金字塔位于沙漠深处,一旦离开这里很难冉次找到这里。退一步说即便找到也是自寻死路,这里的通道已经被我们打开,一但.有人进人金子塔的内部,强烈的辐射就会要了他的性命。
国家越落后贪污腐败之风越严重,一万美元买通关卡,众人立时直飞回国,不过我和金刚炮坐的是大型货机,货物名称是灵长类研究标本。
回国以后去机场驱车回返,第三天的清晨已经回到紫阳观了慕容追风还在老家照顾金刚炮的母亲。王白二人将我父母送回家之后已经率先回来了,是我父母让她们回来的,两人的样子在农村太招流氓惦记。
回到紫阳观之后,慕容怜雨也放暑假回来了,小姑娘长得几乎是慕容追风的翻版,说她小姑娘其实也不对,因为她这次回来还带回了男朋友。
慕容怜雨见到金刚炮自然喜出望外,阔别了十年的父亲终于回来了,她焉能不高兴。
看着金刚炮见到女儿时的欢喜神情,我发自内心地感动,但是我感动的并不是他们的父女之情,而是金刚炮在接到我的传言时毅然赶赴昆仑山回返南北朝助我,他那时候自然舍不得自己的老婆孩子,但是他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起程了,朋友不需要多,一辈子有一个好朋友就知足了。
慕容怜雨是我的弟子,但是她并未修习道法,而是选择了渎书,所以我只能将她从紫阳观的宗谱里去除,不允许她喊我师父,而是让她喊我叔叔.牛义气倒是想接替他姐姐当我的入室弟子,却被我严词拒绝了,我可不要他,免得日后闯祸了坏我名声。
想学道法慕容追风和金刚炮都可以教他。
慕容怜雨在我们回来的第二天就和牛义气回老家看她奶奶了,走的时候气嘟嘟的,生气的原因不是我让她改了称呼,而是金刚炮把她的男朋友给吓跑了。要知道金刚炮现在已经有了紫气巅峰的修为,观气术炉火纯青,一看之下就知道小伙子在认识慕容怜雨之前谈了三次恋爱,金刚炮对此很不满意,再加上小伙了寿命只有六十几岁,金刚炮自然不同意,于是就鼻子不鼻子脸不脸地把人吓跑了。
“老于,你在这里看着吧,我出去看看四大爷咋样了。”金刚炮在山上憋得无聊,便想出去走走,四大爷就是他的那只兕鼠坐骑.他同来之后屁股还没坐热就遇到事儿了,一直没时间去看它。
“去吧,顺便看看青湖的嚣黑麟和沙锦珠还在不在。”我点头说道?紫气巅峰去昆仑山也称王称霸了,没必要我陪着去。
金刚炮走后,我便向白天雨问起公羊柱等人的情况,得知公羊柱和夫人在前几年过世了,公羊青霜也远嫁江西了,其他的人还都在山上没什么大的变化。
我此时虽然身体是三十几岁,但心态已然懒散,亲自主持三天的早课和晚课。我就不胜其烦了,于是便命白天雨代管门派琐事,大头旁为辅弼。如果不是紫阳观留有上任掌教驾鹤之日下一任掌教才能接任的规矩,我恨不得现在就将掌教之位传给白天雨。
紫阳观有两座山头,其中一座足紫阳观的所在,另一座位位于西侧是当年林一程买来贿赂我的,先前我曾经想让我从昆仑山带出的白狼的幼崽从这里繁衍,结果天不遂人愿,那只狼崽并没有留下子嗣,所以两山就一直空着。
某日午后,我带白九妤前往西山,我要从这里再修建一座别院给白九妤居住,她生性好静,加上已然有孕,我便想让她住得僻静一点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不想让王白二人天天见面不然二人嘴上不说,日久天长,心里还是会感觉别扭的。
两山的山顶有一处泉眼,虽然水量很小,但是从不断绝,一条小溪从山顶直流到山脚,在向阳的山脚下汇集成了一处宽阔的水塘。
这种环境是我喜欢的,白九妤也喜欢,因此最终决定从向阳面的水塘北侧建造处别院,依山傍水,怡然清静。
选好地址之后,我便画好草图吩咐道观负责杂事的道人督工,修建,不计钱财,一个月之内务必完工。
交代完琐事,我便与白九妤离开紫阳观前往涂山,临行之前与王艳佩约定一个月后回来陪她去法国吃鹅肝、鱼子酱和松露。
目前的状况并没有让我感受到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相反地,我只感觉一碗水端平实在太难。
“你上次回涂山是什么时候?”我开着车转头看着白九妤。与她们其中一人独处的时候我感觉自在多了。
“我从未回去过。”白九好心情很好,甚至显得有些激动。
“三哥也没出来看你?”我开口问道。我口中的三哥就是涂山长老黑三常。
“新任族长比我要严厉许多,族人不敢轻易外出”白九妤摇头说。
我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二十多年了,白九妤不可能不想念自己的族人。
二人中途在南京作了短暂的停留,采购了大量的礼品,唯一的遗憾是黑三常最喜欢喝的酒被查出有质量问题而禁销了,只好换了同等价位的。
紫阳观的财产到底有多少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单是我所使用的这张金卡上的数字就超过了十位数。白九妤这次回涂山就像是嫁出去的姑娘回娘家,我务必让她风风光光,因而采购的礼物塞满了汽车的后座和后备箱。
“跟她相处还习惯吗?”当汽车无法行驶之后,我们开始步行,携带的大量礼品令我不得不施出了移山决。
“很好啊。”白九妤自然知道我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真的?”我皱眉确认。在我看来爱情是有排他性的,以已推人,我很担心白九妤与王艳佩面和心不和即便她们不表现出来,憋在心里对她们也不公平。
“你是个细心的人,你发现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了吗?”九妤微笑反问。
“那倒没有。”我摇头说道。事实L壬白二人相处得很好,但是我始终还是担心她们受委屈。
“我们都体谅你的无奈”白九妤再度微笑。
我闻言重重点头,她们能理解我的无奈令我很是欣慰,毕竟我与王白的关系不像贪官与情人那么肤浅,我为二人都倾之所有。
“紫阳别院盖起来之后你就搬去那里。”我轻声开口。
“好.”白九妤连连点头,脸上溢着幸福,细心的女人总能领会细心的男人的心意,事实上我之所以要在西山营建别院并不是单纯地让王白分开避免尴尬,最重耍的因素就是白九妤有孕在身了,我想让她清静待产。
“以后我会从那里开出田地,种上各类蔬果,我还要养上一群鸡鸭,前面的水潭,我要养鱼”我开始憧憬口后安静恰然的田元生活。其实我是个非常好强的人,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向世人证明我的优秀,而今我已经做到这一点了,便想过上安静的生活。经常有人说生活是否幸福并不取决定物质的多少,事实上这句话是不对的,有钱不花和没有钱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诗从元朝流传至今已经一千多年了,自然有其潜在的道理。
“好呀,不过我不会耕种。”白九妤开口问道。
“我会呀。”我接口说道。事实上我也不会种地,不过日后我可以请教富贵,他会。
“你耕种,我养家禽。”白九妤露齿微笑。
“家禽可不敢让你养,我怕你偷吃。”我咧嘴坏笑。
“你,你,你……”白九妤自然听出了我的话外之音,气急之卜反手欲打。
“狐狸难道不喜欢吃鸡吗?”我侧身闪过,再度出言调戏。
“你还胡说。”白九妤羞怒之下连连出手。
“狐狸不止喜欢吃鸡,还喜欢迷惑人,当初是谁先勾引我的?”我再度坏笑开口。
二人此刻的关系已然亲密无间,言谈早已经不需要斟酌什么词汇和尺度了。所谓相敬如宾只存在于书中,现实中的夫妻如果相敬如宾.彼此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你,你,你流氓。”白九妤恼羞成怒了,用上了身法想要抓我。
“你应该说‘无耻登徒子’。”我在施展幻形诀躲避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
“哎哟。”就在此时,白九妤猛然双手捧腹弯腰下蹲。我一见立时大为紧张,她此时是有孕在身的,可千万别动了胎气。
刚刚止住身形想要上前查看却发现她的子嗣之气并未产生波动,小东西耍诈,想要骗我过去。
“别装了,你忘了本座习有观气术吗?”我嘿嘿坏笑并未上前,这话一出口,我立时心头一暗,我已经没资格以本座自称了,不过这种失落很快就被闪到近前的白九妤给冲淡。
“你不要跑。”白九妤一抓之下再次落空,气得连连跺脚。
“我就跑。”我倒退而行,笑谑地看着气急败坏的白九妤。
我先前的凋侃话语太过露骨,白九妤很是羞怒,急切之下用上了腾空法术,这次我没有闪躲。而是让她径直抓住,乱敲乱打的出气。
“你还敢不敢了?”白九妤乱锤过后出言责问。
她说话的语气与神态很像在教训犯错的孩子,这一情形令我心暖,日后孩子生下来,她定然会是个好母亲。
“你喜欢儿子还是喜欢女儿?”我出言问道。
“不是说过了吗”白九杅羞色渐退。早在二十年前我们就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