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不知道。”我皱眉回应。我都说了那么多的不知道了他还问。
“我还是怕我妈不帮忙。”牛义气好像对慕容追风很畏惧。
“你不想见你爸啦?”大头的话令我和金刚炮茫然对视,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废话,不想我爸,我跑这地方干什么?”牛义气开口说道。他的这句话令我和金刚炮更迷糊了,牛义气想念金刚炮跟他跑埃及来有什么关系?
“你回来的时候他们没见到你?”我疑惑地传言问金刚炮。
“没有,我回来他们就没在紫阳观我给他们打电话想让他们迎接你也没打通,估计那会儿已经出国了。”金刚炮传音回答。大头他们用的卫星电活并不是先前的号码,众人联系不到他们也很正常。
“那你就一定让你妈帮忙,她不帮忙你就抱着腿儿哭。”大头开始出馊主意了。
“滚吧,你怎么不抱着你妈的腿儿哭呢,你别忘了,咱们如果真的去了南北朝,你也能见到你师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牛义气气得大骂。
“我又没妈,抱准去?”大头不以为意。
“你是没妈,但你有师父!”大头的话我令我忍不住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们二人的话虽然说得并不完整,我和金刚炮也彻底听明白了,这俩小子并不是来瞎闹的,他们处心积虑地跑到这里来辛苦破阵,是想凭借金字塔里可能存有的圣物穿梭古今前往南北朝寻找我和金刚炮。
我的声音令大头和义气猛然一惊,匆忙之间转身回望,此时金刚炮也从暗处走了出来,四人遥隔数丈凝神对视。
这一刻最幸福的就是我和金刚炮,大头是我的徒弟,义气是他的儿子,这俩小子思念师父和父亲才不畏艰险跋山涉水跑到这里来以身犯险,且不管他们最终能否成功,单是他们这份心意就足以令我和金刚炮为之感动了,先前我回到紫阳观的时候没见到大头回来迎接还有些生气,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俩小东西跑到这里来了,这一刻我明白一个道理,真正挂念自己的人往往就是那个不在自己身边的人……
“御气除魔。”牛义气闻言立刻捏着法诀冲过来轰向金刚炮。
“小兔崽子,不要爹啦。”牛义气的那点修为在金刚炮看来根本就不值一提,金刚炮轻松地抓着牛义气的脖领子给他提了起来,一脸欢喜地盯着自己的儿子,牛义气比金刚炮长得好看一些,遗传了不少慕容追风的基因。
“以己微术,御气逆天……”大头见牛义气轻松便被金刚炮擒住,顿时面色凝重地念出了两句真言。
“祖师慈悲,俯体垂怜。慕雨,是我,我们前几天刚回来。”我笑着接了下句。大头虽然年轻,但思维缜密,他先前所念的正是御气忤地真言的前两句,如果我能接出下两句就表示我是本人;如果我接不上,那就是妖物幻化的幻觉,他就会接着念出下半句真言施展御气忤地诀攻击我和金刚炮。
我这话出口,大头方才彻底打消了疑虑,欢喜得扔掉开天斧冲我跑了过来,他个字很矮,就像一个小孩子冲向自己的父亲。
我虽然此时还没有做父亲,却已经把天雨和大头两个徒弟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瞬时将他抱起仔细端详。四人发自肺腑的欢笑声充斥着这个异国他乡的阴森古墓。
父爱与母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情,父爱不像母爱那样细腻温柔,却比母爱深邃而厚重,所以此时只有欢笑,倘若换成个当妈的,早就哭成一团了。
良久过后,众人终于止住笑声。金刚炮开始摆出爹的架势教训牛义气鲁莽任性,而大头则向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早在几个月前,两个英国人通过白天雨的朋友找到了白天雨,提出了请白天雨帮忙,寻找一处位于埃及的地下金宁塔,开出了三百万英镑的报酬,但是白天雨并没有答应,一来白天雨并不少钱花,二来白天雨痴迷的只是道术的修行,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事情本来到这儿就告一段落了,后来那个英国人又通过白天雨的那个朋友联系到了白天雨,那时候白天雨和大头恰好在外面游历,俩人就一起见了那两个英国人,这一次对方提出了五百万英镑的报酬,哀求白天雨出马。
白天雨见他们不像是盗墓贩子,便询问他们寻找地下金字塔的目的,结果对方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实话,问急了就回答说是搞研究。白天雨见对方并不捧心置腹,干脆一口同绝,对方只能讪讪地离去了。
在两伙人会面的时候大头始终没说到,但是大头看问题的角度跟寻常人不同,他留意到一个细节,那两个英国人的慧气非常长,这就表叫他们非常聪明。联系到两人的举动以及神情,大头感觉他们可能真是搞科学研究的。
大头对自己的发现也没怎么在意,不过临走是白天雨那个朋友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白天雨的那个朋友跟白天雨说了那两个英同人的身份,他们一个是量子物理学家,另一个是天体物理学家。
白天雨那个朋友说这句话的目的还是希望白天雨能帮他们寻找那座埋藏在地下的金字塔,可惜的是白天雨对英国人并没有好印象,英法联军当年在北京跟土匪一样烧抢的那段历史他虽然没经历过,但他从书本上了解过,因此到最后也没帮助他们。
白天雨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但是大头却一直惦记着,两个研究科学的科学家寻找古墓里的东西本来就不符合常理,他很好奇对方到底在找什么。好奇之下他便查洵了量子物理和天体物理的研究方向,发现足研究空间和时间理论的。
这一发现令大头很兴奋,因为他知道我和金刚炮就是在一处古墓之中回到过去的。虽然具体是那一座古墓慕容追风等人一直缄口不谈,但是我们从古墓里回到过去这个事实却是真的,因此大头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两个英国人寻找的东西很可能跟我们当年发现的逆天神器性质类似。
虽然两个英国人并没有透露那座金字塔可能存在的位置,但是他们却在无意中透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座金字塔是埋在地下的,这一点就成了很有价值的线索,经过查询古埃及的历史和古代神话,大头很快便查到了有一座大祭司的金字塔是埋于地下的,而且传说里还记载了这位大祭司生前能够凭借圣器往返阴阳两界,如此一来大头便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大祭司也能有金字塔?”我出言打断了大头的叙述。
“师父,您对埃及不了解,金字塔里埋葬的并不一定就是法老,也有可能是王后或者祭司这类地位较高的人。”大头出言解释。
“据我所知,金字塔有很多都是从沙子里被清理出来的,埋藏在沙子里的金字塔应该不止这一座。”我再度发问。
“师父您有所不知,截止到目前,埃及发现的金字塔有九十六座,全部都是建于地面上的,哪怕后期被风沙掩埋了,它当初也是建造在地面上的。只有一座是一开始就从地下建造的,就是眼前着一座。”大头再度为我解惑。
我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抬手示意大头继续讲述。
古埃及神话都是比较离奇的,但是那两位英国科学家的举动却让大头感觉那座传说中的大祭司金字塔是真实存在的,于是便鼓动牛义气,让牛义气撺掇那些狐朋狗友前来探险,目的是找到传说中的圣器,回到南北朝寻找我和金刚炮。
牛义气对大头的提议极为赞同,二人—拍即合,便瞒着紫阳观众人开始行动,紫阳观的资产到底有多少我并不清楚,不过我感觉肯定不止百亿,牛义气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自然是标准的富二代,他认识的朋友也都是些公子哥,这些人最喜欢的就是寻求刺激,牛义气一鼓动,众人便凑了一笔钱前往埃及探险。
来到埃及之后,众人先行疏通了关节,随后才开始寻找,因为不知道这座埋在地下的金字塔的具体位置,众人便先去了金字塔最集中的帝王谷,一通翻找,毫无收获,由子埃及的金字塔并不分散,只集中在这两片区域,帝王谷搜寻无果之后,众人便来到了这里。
在这里搜寻几天之后,大头终于凭借紫阳观气术找到了这座传说中的祭司金字塔。
“你以什么为参照物找到这里的?”我出言问道这些动物的木乃伊没有任何的气息,建造金字塔所用的石头为石灰石,气息很容易就被沙子遮掩掉了,所以我不明白大头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一开始的确没有找到,前几天傍晚时分我倘然观察到这里出现了一股异样的动物气息,气色紫中泛黑。那时我恰好离这不远,便使用风行诀过来一看究竟,结果发现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下金字塔。”大头出言解释。
“好了。师父知道你的孝心,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探手摸了摸大头的脑袋。大头闻言言答应了一声回身过去拿起开天斧。
此时金刚炮也训完了牛义气,说是训,实际上更像表扬,毕竟牛义气是为了回南北朝找我们才这么做的,不过孩子终究是孩子,他们的这点儿修为如果回到了那个年代,那是标准的累赘。
四人收拾妥当便转身离开,大头和义气在离开的时候频频回首望向那道石门。
“爸,我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牛义气终于忍不住拉住了金刚炮?
“有啥好看的,指定没啥好玩意。”金刚炮皱眉摇头。我闻言低头看了看大头,发现大头也面露不舍,他们千辛万苦才找到这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破掉了八道关卡,这时候离去有点儿功亏一篑的感觉。
“就这么出去了,慕雨和义气没办法跟他们那些朋友交代。”我转头冲金刚炮微笑道。
“要不咱俩给它破了?”
“我就足这个意思。”我点头笑道。
我之所以同意将剩余的两关破除有三个原因:一是给那些远道而来的二世子们一个交代,人家都是花了钱的,总得弄几个瓶瓶罐罐回去显摆。二是自己也想知道困扰了人们许久的金字塔之谜,搞清楚是什么力量使得这些死去多年的动物木乃伊活动。
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倘若我不将这座金字塔的机关破除,大头和义气的心里就始终会对它感到好奇,备不住哪天心血来潮就会跑回来折腾。
“这里面的东西跟前面的不一样,这些是活的”大头闻言很是兴奋。
“还用你说,我和你师父晋升紫气的时候还没你呢。”金刚炮笑着摸了摸大头的脑袋。
“这里向全是蝎子。”牛义气瞪着大眼伸手指同左侧的石室大门一他的眼睛也很大,但是不同于金刚炮的是他的眼睛有点柔,不像金刚炮那么憨。
“我知道。”我点头笑道。牛义气让我想起了当年和慕容追风金刚炮一起踏雪闯昆仑的那段日子,那时候我正是他这个年纪。
“别磨蹭了,动手吧。”金刚炮说着扬起手。
我见状点头回应,抬起右手与金刚炮一左一右地拽下坚固的石门。这道石门每一扇都超过一吨,大头的淡紫灵气自然是无法移动的,但是我与金刚炮的紫气巅峰来施法移动却并不困难。
石门被移走之后,石室里立刻涌出了大量的蝎子,这些蝎子与寻常所见的蝎子并不一样,寻常的蝎子只有数厘米,而这些蝎子足足有十几厘米,个头也比普通蝎子要大上数倍,浑身漆黑,蝎螯比蟹螫还大,尾刺高高竖起,几欲寻人蜇刺。
这些蝎子虽然恐怖,我却也不会将其放在眼里,心念一起,紫气屏障顿开,立时在周围隔出了一道一丈见方的安全地带。
“你俩跟着我们。”金刚炮转头冲牛义气和大头说道,随后反背双手与我并肩而行。二人所到之处,黑蝎纷纷被震飞,撞到石室的四壁之上黑水横流。
“师父,师伯,你们小心一些,这些蝎子是传说中的蝎神塞雷凯特,被它们蛰中有生命危险。”大头进墓之前可能做了此功课,知道一点古埃及传说。
“不被它们蛰中不就行了?”我出言笑道。这些黑蝎无疑带有剧毒,但是不让它们近身对我们自然就构不成伤害。
“老于,你说这些蝎子平时都吃啥?”金刚炮好奇地问道。
“那谁知道?”我摇头笑道:两个紫气巅峰即便在华夏神州电可以称王称霸了,这蛮夷之地的些许机关我们自然不会放在眼里。此外,我们也不是来科学考察的,没必要把所有细节都弄清楚,我们只关心主墓室里有什么,得到答案之后我们就要回家了。
大头和义气跟在我和金刚炮的身后惊愕地环视左右,大头只有淡紫灵气,开启紫气屏障之后伴随着呼吸会令屏障有断格现象,淡紫和紫气巅峰差距太大了,以风行凌空术为例,淡紫只能掠出两里,而紫气巅峰可一跃八里。
“爸,我什么时候能跟你和于叔一样?”牛义气跟金刚炮不样,金刚炮喊爹,他叫爸。
“紫气巅峰最少也得六十年的修行。”金刚炮并未回头。
“啊?”牛义气一听立时傻了眼。
“你不是修道的材料,老老实实地干点儿别的吧。”金刚炮再次抬手准备移开最后一道石室的大门。当年破秦始皇陵的时候我们都是稳扎稳打的,清理完一关之后才敢进入下关,这里的这些小东西根本就不足以令我们紧张正视。
我见状再度抬手与其协作移走了最后一道石门,里面瞬时流出了大量的黑色的甲虫,大小犹如鸡蛋。
“圣甲虫,圣甲虫!”牛义气连声叫喊一这酱黑色的甲虫先前是堆满对面的那间石室的,门一开直接涌出来了。
“为啥中国的屎壳郎到了埃及就成了圣甲虫了?”金刚炮忍不住大笑出声。
“不知道。”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些所谓的圣甲虫就是如假包换的屎壳郎,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滚粪球的小虫到埃及就被当神供奉了起来。
“师父,这些圣甲虫一旦进入入体会吞噬血肉和内脏,能在十分钟之内把人吃空并繁育下一代.”大头再度出言解释。
“你这小东西有心眼儿骗你师娘,连这点儿道理都不明白?别址它们靠近不就得了?”金刚炮并未停步,而是径直撑着屏障迎向了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的屎壳郎。这些屎壳郎此时已经与外面石室里的黑蝎交织在一起,互相攻击的咔嚓和吱吱之声令人很不舒服。
我闻言莞尔一笑并未接茬,大头先前忽悠牛义气抱着慕容追风的腿哭,这些都让金刚炮看到了,金刚炮怪大头忽悠他儿子。
“师伯道法高玄,紫气巅峰无往不破,可是我们不行啊。”大头的大头没白长,立时就听出金刚炮的话外之音并巧妙地大拍马屁。
金刚炮本来就没真生气,闻言立时很是受用,笑眯眯地不再开口。而大头说完这话也看向我,我冲其点头以示其处理得当,大头立刻咧嘴回应,虽然二十多年没见,师徒之间的情分却没淡。
自己的这两个徒弟性格完全相反,白天雨不苟言笑,对我敬畏有加。仇慕雨很是活泼,跟我比较亲近。这种情况令我很是满意,因为白天雨日后会是紫阳观的掌教,他不能过于随和。大头与天雨同辈,日后有他在紫阳观,天雨掌权的时候紫阳观的气氛不会过于沉重。
由于我们并不是来考古的,所以对于墙上的壁画以及石室内的物件并不在意,快步穿过石室来到了一道巨大而怪异的石门前。
“我咋感觉进了银行的保险库呢?”金刚炮盯着石门面露疑惑。这道石门与先前的几道石门等高等宽,但是它却是单扇的,最令众人感觉疑惑的是石门上面有着三个类似于银行金库的舵盘状锁具。
“这是道铜制密码门。”我皱眉开口。观气术可以轻松地分辨几种常见金属的才质。那三个舵盘状锁具的下面各有个刻有动物图案的方砖形按钮,不问可知需要摁下正确的按钮才能开启铜门。
“外星文明,一定是外星文明。”牛义气少见多怪,开始兴奋地大声叫嚷。
“别胡说了,这样的锁并不复杂。”我皱眉回视。我从不相信外星人一说,这样的锁具虽然很超前,却也没有超出当时人类知汉的范畴。
“还不复杂呀,三十种可能,哪—个是对的呀?”牛义气继续叫嚷。这小东西是不是遗传了他父亲的智商我不知道,不过他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他数学不咋地。
“不是那么算的,如果可以重复的话就有一千组密码,不可以重复就有八百一十种。”大头否定了牛义气的说法。
“啥一千八百的,只要不是铁门我们就不怕。”金刚炮哈哈大笑。
“这座铜门的重量并没有超过我们二人移山诀的极限,使用移山诀可以间接拉开。”我点头附和。我们二人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以直接将铜门掀开的地步了,根本没必要输人什么密码?
打定主意,二人便捏诀探手,一起作法,紫阳观御气十口诀最常用的就是移山诀,我和金刚炮先前已经无数次地使用过,彼此协作也配合得极为默契,所以铜门虽然极为厚重,二人还是将其拖拽了出来。
铜门的轰然倒塌砸瘪了许多屎壳郎和黑蝎,众人上前几步踏上了铜门,铜门被抟倒之后,少量的金属气息和水汽从台阶下传来,其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腥气。
“里面有不少好东西。”金刚炮眼睛一亮。他这个贪财,这种本性不会因为他已经富可敌国而有所改变。
“这下面怎么会有个女人?”大头的声音从身侧传来、铜门被拉开之后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女人的气息。
“那不是个女人,是条眼镜蛇。”我开口说道。大头的淡紫灵气施展观气术还不能分辨出幻化人形的异类到底是什么东西。
“走吧,进去看看。”金刚炮一马当先地走下了台阶,众人随后跟进,等到众人全部下到台阶之后我反手布起了屏障护住了入口,以免那咬人的屎壳郎和蜇人的蝎子跟进来。
台阶是曲折拐向右下方的,由于是斜行,所以无法确定具体深度,这座金字塔虽然深埋地下,但空气还不算污浊,想必暗藏着通风系统。
片刻之后,众人眼前豁然开阔,一处巨大的天然洞穴出现在眼前。洞穴长宽皆达数里,洞里有着大量的积水,水质混浊,很是腥臭,在黑水中央有一处干燥地带,上面堆放着大量的金属事物,那个眼镜蛇幻化的女人就站在那堆金属事物旁边看着我们。
黑水正中的那个眼镜蛇幻化的女人跟传说中的美女蛇截然不同,长相异常丑陋,头颅呈三角形,犹如蛇头,眼睛很大,为竖瞳,虽然幻化了女人的四肢,却毫无奇性特征,而且浑身布满了灰色的鳞片。
此时四人的目光分成了两派,大头和义气一直盯着那个充满警惕的蛇女。而我和金刚炮的目光则聚集在了那堆怪异的金属事物上。
“老牛,你感觉是不是一样的东西?”许久的沉默之后我率先开了口。吸引我注意力的不是那个蛇女,而是它身旁的那堆金属物件,那些金属物明显是一堆金属残骸。这让我在第一时间想到了秦始皇陵里的那件逆天神器。
“像,很像。”金刚炮皱眉点头:虽然那堆残骸很凌乱,却仍然能看出先前是一件圆形的金属物。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