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十章

第十章

“年轻人有抱负是好事,大人应该支持。”我出言打断金刚炮的活。事实上我嘴里说的跟心里想的并不样,我在心里早已经把他们当神经病了。
“大哥说得对。”鸡冠头竟然没听出我话外的嘲讽之音。
“还大哥呢,他比你爹小不了几岁。一群毛孩子,拿钱砸响儿听。”金刚炮将水壶还给旁边的年轻人,牛义气临走时带走一千万的事情令金刚炮很恼火。
“你别打岔,听他说完。”我挥手一制止了金刚炮。转而看向鸡冠头,我对埃及不熟悉,对金字塔也不了解,在下金字塔之前我想要多了解,什么都不问就冲下去是很不明智的。
“说啥啊,快下去吧。”金刚炮的宝贝儿子还在下面生死未卜,他自然坐不住。
“你抽完手里的烟咱就下去。”我皱眉说道:“事实上我也很着急,但是我总得了解点大体的情况。”
鸡冠头在金刚炮半截香烟抽完之前就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说完,找到坟墓之后从当地雇佣来的民工就将坟墓里的沙土清理掉了,大头使用移山诀移开了墓门处的石板。墓门一开,众人才发现这座坟墓也是一座金宁塔,只不过足埋藏在地下的,入口开在金字塔的顶端,也没有向下的台阶,墓门之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垂直通道。
众人先前压根儿没想到在这里探险会用到绳索,因此大头便背着牛义气下到了墓中,众人只能在此等候。三天了,俩人没上来,他们就给我们去了电话。
“你们没下去怎么知道下面的建筑是金字塔形状?”我皱眉问道。
“我们事先准备挺充分的,带了声波显像仪。”鸡冠头指着一支长方形的仪器说道。
这种仪器我之前见过,是通过声波反射来确定空间形状的,有点类似蝙蝠的回声定位,但比那个要先进。
“准备挺充分咋不带绳子呢?”金刚炮不屑冷哼。我和金刚炮虽然是修道中人,但是我们先后也进过不少古墓,跟这群愣头青相比,我们算是祖师爷级的人物。
“也不是一点儿没带……”鸡冠头尴尬开口。
“你们知道这是谁的金字塔吗?”我转头问道。
“不知道。”鸡冠头茫然摇头。
“普通的金字塔内部都是什么结构?”我出言问道。这个问题一问就表示我对金字塔一点儿都不了解。不过此时也不是不懂装懂的时候。
“一般的金字塔都有三个墓室,地面以上有两个,地面下有一个地下墓室。不过这个金字塔是埋在土里的,内部结构跟其他金字塔不一样,这个金字塔的顶端是空的。”另外一个年轻人回答了我们的问题。
“老牛,下去看看。”我冲金刚炮开了口。
“我们还有三天时间,你们一定要快点。”鸡冠头见我和金刚炮要下墓,急忙补充了一句。
“啥意思?”金刚炮疑惑地回望。
“这里已经不允许探险了,我们是买通了当地的军队和治安官才来的,他们答应我们一个月之不来巡查,这马上就快一个月了。”鸡冠头出言解释。
我和金刚炮闻言并未在意,区区金字塔我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最主要的是我和金刚炮并未发现下面有任何的气息异常,所以用不了三天我们就能结束。
这些人早就知道夫头和牛义气会法术了,徒弟和儿子会,师父和老爹肯定也会,因而我和金刚炮纵身跳下人口的时候他们并未感到惊讶。
二人跳下来之后运转气息缓慢下落,下落的过程中,我仔细打量着金字塔内的情景,发现金字塔是由一种白色的石灰石堆砌而成的,越向下空间越大,墓室十分的空旷,形状犹如一个巨大的三角形。
“气息没有异常。”金刚炮率先开口。
“深度在二十丈左右,下面散落着什么东西?”我也说出了自己的观察结果大头之所以敢带着牛义气下来,就表明他有信心带着牛义气再掠上去,淡紫的凌空高度在两百米左右,带人也能掠出一百米,由此看来大头和义气一直没上去并不是受困于高度.而是另有原因。
三十丈并不高,片刻之后二人落于地面:地面也是石灰石铺就的,正中是一具巨大的石棺,石棺的棺盖已经被打开:周围的地面上散落着大量的麻布和连带着干枯皮肉的残肢碎骨。
“老于,这是个啥动物?”金刚炮探手抓起一根巨大的骨骼,这块骨骼是块肋骨,比人的大了不止数倍。
“大象。”我皱眉打量着墓室左右,发现墓室左右的墙壁上都有着各色壁画,壁画的颜色很艳丽,内容乖张怪异,由于文化差异太大,看了半天我也没看明白,只能大体确定壁画的内容是跟占埃及神话里的象神有关。
“呀!还真是大象,有象牙。”金刚炮一瞥之间发现了散落在远处的象牙。
“你看那石棺还看不出来,还用看象牙。”我伸手左指,那里的石棺很明显是大象的形状。
“老于,埃及古代有大象吗?”金刚炮疑惑地问道。
“我就知道埃及有骆驼。”我摇头苦笑,我对埃及的历史裉本不了解,我们这次过来得太匆忙了,根本没时间去了解埃及文化,是标准的两眼一抹黑。
“你看这是不是开天斧造成的?”金刚炮拿过半截象牙和几块连带着干枯皮肉的骨头,上面的刃口很明显。
“是。”我端详了片刻点了点头。
“这俩小子为啥要糟蹋木乃伊?”金刚炮环视着宽大而空旷的墓室中散落着的干枯残肢。
“这头大象的术乃伊攻击他们了。”我环视左右,很快便发现大象木乃伊的石棺被人移动了,露出了下方的黝黑洞口。
“这玩意别说魂气了,就连点儿阴气都没有,它咋攻击人?”金刚炮不明所以。
“你看这此发黄的麻布,它们不是被割开的,而是从里而撑撕的,这就表明这具大象的木乃伊是能动的,它很可能攻击了大头和义气,所以才被他们给分了尸。”我探手抓过地面上散落的麻布,根据麻布断裂的纹理来看是从内部撑开的,这就表明这具已经干瘪的人象尸体先前是能够移动的。
“我问的是它们为啥能动?”金刚炮皱眉表示我答非所问。
“我哪知道,埃及的东西跟中国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中国的僵尸通常是湿尸,这种尸体的关节是有弹性的,脑子也是完整的,所以它们才有可能移动和攻击人,可是据我所知埃及的术乃伊都是空壳,脑浆和胸腔腹腔的器官都被掏出来了,关节也早就僵硬了,说它们是尸体还不如说它们是腊肉。”我皱眉摇头。
“行了,走吧,去下面看看。”金刚炮说着走向了位于墓室正中的入口。这处入口原来是被大象的石棺掩盖住了的,很明显,后期被大头和义气移开了。
“他们为什么将大象的木乃伊砍成这样儿?有必要吗?”我跟随着金刚炮走向二层的入口。
“我听追风说大头现在自创一套旋风斧,转着砍的,亦快亦狠,这大象的干尸应该是被他用旋风斧剁成这样了”金刚炮并未回头。一层有台阶通往二层,不再是悬空而下。
我闻言默然点头没有说话,金刚炮的话消除了我的疑惑,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具大象的干尸不会碎成这个德行,再有就是如果拼斗的时间很长,上面那些二世子也应该听到动静。
“不对呀.三十丈的距离声音完全可以传到上面去,大头和义气一下来就遇到了情况,他们为什么没告诉上面的人?”我心中猛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先前询问过上面那些二世子,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下面发生了情况,这就表明他们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情况,不然的话他们不会不告诉我们。
“对呀,大头和义气为啥不告诉他们?”金刚炮停下了脚步。
“可能大头和义气不想让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沉吟片刻出言回答。
“为啥?”金刚炮转头回问。
“不知道。看来事情并不像咱们先前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摇头开口。先前我一直以为牛义气和仇大头是跟着上面那群二世子来找刺激的,现在看来我可能小看他们了,他们到这里来应该是有别的目的的。遇到了阻碍之后能憋着不让上面的人知道这也需要一定的城府。
“走吧,去看看去。”金刚炮并没有像我想的这么深,他急切地想要知道大头和义气安全与否。
一层的空间最大,为三角形,一层进入二层的入口位于一层正中,通往二层为斜形台阶坡道,向左侧延伸有无光线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二人快速来到了二层。
二层空问较一层小了不少,面积约有一层的二分之一,为不规则的四边形,高有十几米,长宽超过了百丈墓室四周的墙擘上画的是众多古埃及入围绕着一只坐着的狮子,狮子的脑袋是人形的,手里拿着权杖,头上戴着土冠。靠近右侧石壁的位置停靠着一只巨人的石棺,通过石棺的外形可以判断出石棺里面先前存放的足只狮子的木乃伊。此时这只狮了的木乃伊已经不在石棺里了,身首异处地散落在了石棺之外。
“是只普通的狮子,没啥特殊的。”金刚炮走进狮子木乃伊的尸块端详着狮了的木乃伊被砍掉了脑袋和四肢,分成了六截,身上缠绕的麻布还没有完全脱落,通过外形来看,它生前只是一只普通的狮子,而并非什么变种。
“老于,这到底是个啥地方?”金刚炮忍不住发问。
“不知道。”我摇头开口:我一辈子也没像今天这样说这么多不知道,我的确是不知道,因为我不了解埃及文化,自然就不明白为什么坟墓之中会有大象和狮子的木乃伊,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木乃伊能动,肩负的应该是保护陵墓的任务。
“走吧,到前面去。”金刚炮并未在这里多作停留,而是径直向右走去,那里有条直立的门形通道,狮子木乃伊的石棺先前就是挡在入口的,而今早已经被移开了。
我见状随后跟了过去,这座埋藏在地下的金字塔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尤其是墓室四周的石壁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壁画更令我感觉别扭,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习惯了北方水果的人猛然尝到了南方的榴莲,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除此之外坟墓之中的憋闷感也令我异常厌恶,我放弃了大罗金仙的修为下凡是为了孝敬父母享受生活的,对于这种探险式的打打杀杀我已经厌倦了,因此对于坟墓里的东西有种莫名的厌烦,自然也就懒得去观摩研究。
第二层有两个石室,第二个石室里的木乃伊也同样被大头分为了六截,根据那两只巨大的羊角来看,这座石室的主人是只山羊。不同于前来两座石室里的大象狮子,这只山羊的体型明显远超同类,甚至超过了狮子。而且这座石室里搏斗酌痕迹很明显,石壁和地面上留下了很多斧痕和弹壳,由此可见大头和义气在这座石室内受到了严重的阻力。
“埃及人是不是也有十二地支一说?”金刚炮径直向下进入第三层的房间,他之所以这么问很可能是联想到了秦始皇陵里的十二地支。
“天于地支之说是中国人才相信的,古埃及人不相信这个,再说即便相信,也没听说有属大象狮子的。”我快步跟进。这间石室的壁画令我十分不舒服,因为壁画上描绘的是男人与母羊的性行为场面,这让我几欲呕吐。
“那咋搞得跟动物园似的?”金刚炮出言说道。
“不知道。”我摇头说道。到底是什么力量令千枯的木乃伊动起来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却知道这些木乃伊跟秦始皇陵里的异兽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差远了。
二人说话之间进入了第三层的第一座石室,这间石室较之二层的事实又小了少许,这间石室里是头牛,也已经被大头和义气分尸了。墙上的壁画描绘的内容竟然是公牛和女人的性行为场面。
“哎呀,古代的埃及人还有这爱好呀?”金刚炮目瞪门呆看着石室的壁画。
“好像是有这个习俗。”我皱眉开口,古埃及女人与寺庙里饲养的公牛发牛性行为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不过上一座石室里发生的事情很少见诸报端。
“神经病呀!”金刚炮急忙将视线从墙移走,转而掏出香烟给我一支。
“为什么不看了?”我接炯点着出言笑虐此时我的心情很好,因为我发现大头和义气的气息出现在前方石室的下方,虽然石灰石地面遮掩了大量气息,我却仍然能确定那两道气息是他们。
“太恶心了,看多了做噩梦。”金刚炮叼着香烟走向第三层的第二个石室。
“古代的陋习。”我叹气苦笑,人与人的差距太大了,虽然都顶着一个脑袋,但是脑袋里想的东两却千差万别进入第三层的第二个房间,金刚炮也发现大头和义气的气息出现在前方。
人气息没有丝毫异常,这一点令我们二人彻底放下了心。
“老于。你有没有发观房间越来越小?”金刚炮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石室里的一只巨大青蛙,说青蛙事实上不太贴切,只能说那大若牛犊的怪物像青蛙。这只大青蛙的木乃伊跟第一座石室的大象木乃伊一样都破损得很严重,应该也是被大头的旋风斩所杀。
我虽然没见过大头施展旋风斩,但是我能想象到他是利用风行诀的速度优势加上自身的身体特点,然后利用沉重的开天斧凌空旋转来克敌的,这种做法一定很耗灵气。
所以大头不可能频繁使用。只有在遇到难缠的对手时才会施展,可惜的是这只与青蛙类似的怪物已经被他们杀掉了,我和金刚炮就无法得知它有什么厉害之处了。
“这座金字塔很可能分四层,第一层一个房问,第二层两个房间,第三层三个,第四层四个。”我分析着说道。
“等会儿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再能挣的爹也经不住儿子一下万一下万地折腾。”金刚炮伸手下指,牛义气和大头现在就在我们脚下的位置。
“一会儿别着急开口,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出言笑道。
“还能干啥,找刺激呗。”金刚炮冷哼出声。
“可能没那么简单,如果单纯找刺激的话,他们在第一层就大喊大叫了。而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喊叫,甚至在攻击大象木乃伊的时候都没有发出巨大的声响,这就表明他们在进入这座位于地下的金字塔之前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摇头说道。
“啥意思,你说明白点儿。”金刚炮的思维只能想出去一步,一加一明白,一加一减一就得糊涂。
“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冲着这所金字塔来的,先前去帝王谷转悠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外面那群败家子都被他俩瞒住了。”我出言解释。
“老于,你说这俩小崽子到底想干啥?”金刚炮面露喜色。他先前一直黑这个脸是担心儿子的安全,二是牛义气的败家举动令他很生气,第三点就足对儿子的智商失望,存他看来牛义气和大头是被别人忽悠着当马前卒了而今得知大头和牛义气把外而那群人耍了,他这个当爹的自然很高兴,不止是他,我这个当师父的也高兴。
“不知道,反正小是来瞎得瑟。”我迈步走向前面的房间,随后的房间里出现的木乃伊更怪异,一条长达5丈的鳄鱼,一只长着三只眼睛的大猫,这两种动物也同样被制成了木乃伊,在鳄鱼和大猫的房间里我们发现了大量的搏斗痕迹以及血迹和纱布。
这就表明二人至少有一人受伤了。
进入地下之后是没有方向感的,开始我还努力地辨别着左右,到了第四层之后连左右也分不清了,只能分清前后,此时我和金刚炮就躲在那只大猫的房间里偷看前面房间里的牛义气和大头。他们所在的房间有一条被砍成几段的眼镜蛇木乃伊,此时他俩正坐在石棺盖子上,盯着前面石室的大门。
“大头,你说我妈来了,能对付里面那群蝎子吗?”牛义气的身材像极了金刚炮,五大三粗,声音响亮,有着淡蓝灵气,不过由丁背对着我们,我看不清他的样子。
“不好说,要是大师兄一起来兴许差不多。”大头并不对牛义气喊他大头而生气,看样子是习惯了。大头的身高在二十年里并没有明显地增长,也就一米一二,是淡紫灵气,那把巨大的开天斧就放在他的身旁。
“要不咱出去等吧,反正那些人也下不来。”牛义气扔掉了烟头:这句话表明二人之中大头是拿主意的,牛义气听他的。
“咱一出去他们必然会问里面的情况,咱如果说有陪葬品,他们肯定想下来看,我能带你下来就表示我也能带他们下来,到时候我不带他们下来就说不过去。如果咱说下面没有陪葬品,他们一定着急走,而且还会拉着响俩走。”大头的声音有点童音,不过分析问题倒是很成熟。
“咱不走不就行了吗?”牛义气打开背包拿出一瓶水递给了大头,大头摆手没要,牛义气拧开盖子就喝。这时候我注意到了大央的侧脸,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不可能不渴,之所以没喝足闵为他们带的水没多少,大头的这个举动令我很满意。
“如果不走.那此人会以为咱们找到了宝贝!想独吞,一定会拉着咱俩走,到时候咱们怎么办?”,“咱就从下面等,他们的护照在我包里,没有护照他们没法儿回国。”大头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这个举动令我忍不住想笑,因为他的背包很小,跟孩子背干粮的小包差不多大,很滑稽的。
“你说我妈能及时赶来吗?”牛义气又问。
“时间来得及,放心好了,最多三天,师伯一定能来”大头点头说道。大头是我的入室弟子,喊慕容追风为师伯。师伯师叔在截教之中并不是男性独用的称谓。
“我妈来了如果不帮忙咋办?”牛义气再度发问。此时金刚炮在旁边拉我,我转身同望,发现他伸手指向牛义气的大腿,我这才注意到牛义气的右腿受伤了,好在并不严重。“没事儿,再等等。”我传音开口。
“不会的,师伯一定会帮咱们的!古埃及的十种神兽咱已经破了八种了,只要再破了蝎子和圣甲虫,咱就能拿到那件圣物;大头正色开口,他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大象、狮子、山羊,公牛、鳄鱼、猫、蛇、青蛙、蝎子、圣甲虫这十种动物是古埃及传说中的十大神兽。”
“万一里面没有圣物怎么办?”牛义气不放心地问道。二牛义气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不像他爹一口东北腔。
“这些木乃伊死这么多年还能钻出来攻击我们,这就表明在这下面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圣物很可能就在这下面。”大头微徽转头伸手下指,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有一副娃娃脸。
“老于,他俩找的圣物是啥玩意?”金刚炮传音问道。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