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后传 > 第一章

第一章

“林总,我先去受封,随后会回来唤醒姚贾、巫青竹和许霜衣。”我低头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林家众人,天庭仙人一起现身于凡间乃千古鲜有之异象,仙乐可扬千里,异香传及三州,不止林家众人,整个长安居民都跪倒敬拜。
“于科长,早去早回。”林一程和梅珠挥手道别。
我闻言冲其微微点头,转而运转灵气缓慢腾空,向那半空之中的众仙行去。前来接引的众仙有百十余位,其中金仙占据三成,其他为天仙修为。由于自己尚未正式受封大罗金仙,所以他们之中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但是根据其衣着和手持玉简,可以大致猜出这些人中应该有四大天师、四大天王、四方神祗、四值功曹、五斗星君以及瑶池仙子等人,那些气息有异相貌怪异者当为二十八星宿。
行到半空,值时功曹出列宣旨。
“三清神授,玉帝诏谕:截教仙长乘风真人下界双甲,经三世存本真,悟玄法耀金身,严纲纪肃规常,辅真龙定神州,福苍生泽天下,今功德圆满,飞升大罗,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寿。”
刘洪宣读的圣旨意简言赅地概括了我在凡问的所作所为,正如他所说,我三世为人,加在一起恰恰是一百二十年。而我清理四教不良弟子,辅佐金龙的这些举动则是我在凡间的功绩。
“乘风子闻听。”等到刘洪唱完圣旨,我点头回应。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知道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玉帝的圣旨之中以截教仙长乘风真人来称呼我,而并未直呼乘风子,这就表示这不是上级对下级的圣旨,而是例行公事地说明我飞升的原因。
“恭迎真人登辇!”到得近前,众人躬身相迎。众人所说的辇是驾有九条青龙的黄旌车驾。这是天庭最高规格的礼遇,寻常飞升由功曹前来接引,金仙飞升带有天马轩辕,大罗金仙方可乘坐青龙宝辇。
“无量天尊,有劳各位远迎,乘风子汗颜。”我冲众人稽首道谢。
“无量天尊,真人过谦了。”众仙闻言纷纷稽首还礼。
“真人请登辇。”值时功曹走上前来伸手指着黄辇。
“不须如此,本座随你们并行便可。”我看了看那只偌大的车辇以及车辇之后日习太批仪仗,我不喜欢这些虚荣无用的东西。
“万万不可,若缺了礼数,玉帝怪罪下来我等可担待不起,况且大罗飞升乃旷世之功,当乘坐龙辇遍巡天下,以彰真人无上功德,以宣道门正道通天。”诸位神仙之中认识我的人并不多,但是张道陵是认识我的,因而便上前接话。
“这些青龙是不是猪变的?”我闻言笑谑地看着张道陵。张道陵先前曾经戏弄过我,我借机调侃。
我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位仙人顿时哑口无声,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在这种庄严地场合下我会说出这种随意甚至是荒唐的话。
“真人说笑了,这些乃真正天龙。”张道陵见我神情随意知道我没有将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因而神情也并不紧张,不但不紧张,还对我的和气感到了亲切。
“诸位迎接之义乘风子记在心上了,而本座尚未叩拜三清,不便与诸位多叙,值日功曹,前方带路,先见帝君,再上凌霄。”我冲功曹开口说道。真正负责迎接的还是四值功曹,所以我才让他们带路。我口中的帝君就是东华帝君,东华帝君是掌管天下所有男仙的,与他相对的是瑶池的王母娘娘,在他们之上是玉皇大帝,玉皇大量的权利比他们二人大,但是修为是一样的,亦是大罗金仙。
“真人圣籍早已刊录,无须前往相见帝君,请直上灵霄”功曹刘洪上前伸手相迎。我闻言微微点头,转而反背双手凌云直上,事实上我与帝君和玉帝是平级的,如果帝君真要让我亲自上门拜见挂名,反而不妥。
犀靴踏云,道袍舞风,冠映晨辉,后随众仙,这一刻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有修道大成的欢喜,也有独身飞升的孤寂,还有对接下来可能发生事情的忐忑,最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在我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
凌霄宝殿位于九天之上,天分九重,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咸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九重天与十八层地狱是诗人对天庭地府的详细划分,事实上用重和层来形容天阙地狱并不恰当,九重天只是天庭的九个地方,就犹如凡间的皇宫,有宫女居住的地方,有皇妃居住的地方,也有皇上居住的地方,凌霄宝殿是玉皇大帝居住以及处理公事的场所,所在位置比其他悬浮在空中的灵山仙境,以此显示地位之尊崇。
天宫是建立在一处悬浮在空中的巨大仙山上的,面积约有数十里,祥云飘渺,灵木遍地,景色神怡,楼阁瑶台半隐于祥云之间,飘渺之中暗藏庄严。片刻之后,众仙来至南天门。南天门是天庭的南大门,也是唯一一条进入天庭的通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进入天庭的路径。因为天庭所在的仙山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屏障,不问可知乃玉帝亲自施法所布。
“恭迎真人。”南大门的天兵见我行至,立时跪倒迎接。四位天王并不是看守南天门的门卒,他们各自管辖有大量的兵卒。
“起身。”我见状微微皱眉。在我看来稽首问安也就罢了,没必要下跪迎接,这让我感觉十分别扭。仙人的品级有高低之分,却不应该有贵贱之别。
守门兵卒闻言立时转头看向我身侧的马天王,后者冲其微微点头,兵卒这才拾戈而起。
“诸位各司己职,由功曹引本座入殿便可。”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不喜欢呼后拥的感觉,说白了就是比较闲散。
众仙闻言纷纷稽首应是,事实上他们的确都各有司职,之所以下凡迎接是玉帝为了显示对我的重视,因而在听到我的话后纷纷稽首道别而去,只余下四值功曹在旁环侍。
“恭贺真人。”四位功曹见众仙离去,再度冲我弯腰道贺。
“我等乃是熟识,不需如此。”我探手拍了拍刘洪等人的肩膀,这些人曾经在我晋升地仙、天仙、金仙的时候下界接引过,彼此也算熟悉。
我随意的举动立时令几位功曹受宠若惊,转而弯腰探手,请我先行。这一幕令我苦笑摇头,我的位置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即便我想把他们当朋友,他们也不敢跟我做朋友了。
跨过南天门是一条既长且宽的通道,通道的台阶是由玉石铺就的,事实上这些玉石并不是真的玉石,只是仙山灵气幻化而出的事物,不然的话不可能全是墨绿翠根,更不可能流光溢彩。
台阶是由下至上的,左右是仙山原貌,仙鹤灵猿以及诸多素食禽兽遍布其巾,异树琼花青枝绿草,生机盎然,惬然祥和。
拾阶而上,心中有感,人的烦恼往往来自欲求不满,每个人都有欲望,欲望足人奋斗的动力也是人沉沦的原因,天庭之上没有物欲,没有争吵,亦没有杀戮,有的只是祥和宁静。
天庭的环境虽然清幽舒惬,但是我感觉凡人可能并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太平和了,平和得没有任何低级趣味。高雅的环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习惯的,就像青蛙喜欢烂泥塘,粗野汉子喜欢污秽的娼妓一样,他们就生活在那个层次,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他们反而会感觉到不适。
凌霄宝殿建在仙山之巅,占地面积极大,分为了前中后三处,前殿为大殿所在,中为首脑议事之所,后为休闲养静的花园。
凌霄宝殿的形状和样式类似于古时的皇宫宫阙,但是我知道这些都不足真的,它们只是灵气幻化而成的,只要玉帝乐意,他可以随时变换形状及大小。
四值功曹将我带至前殿,便仙子接引至了中殿,此时在中殿有着六道大罗金仙的气息,四男两女……
我可以观察到其他大岁金仙的气息,他们也可以感觉到我的到来,因而在仙子带着我行至中殿门外之际,殿内的六人起身迎了出来。
“无量天尊,恭贺乘风道友正位!阿弥陀佛,贺喜真人!”迎至门口的几位大罗金仙冲我稽首合十道贺。
“乘风子见过玉帝、帝君、王母、圣母、真人、菩萨:“我抬手回礼,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人是谁的,但是我就是知道。这六个人中有五个身穿道家服饰,衣服很是普通随意,并不是天庭官服,方脸长髯的中年男子天庭玉帝。消瘦的老年道人为东华帝君,雍容素雅的青年女子为瑶池王母,面带喜色的老年女子为我截教四圣之一的灵天圣母,那个四十来岁的大驴脸是阐教四位大罗之一的无极真人,最后那个身披袈裟的青年男子乃佛教四大菩萨之一的普贤菩萨。
这些人的形象都不是固定的,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随意幻化出任何样子,不过我感觉此时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当年得道飞升时的模样,是比较真实的。这些人哪一个都是能够指点乾坤的人物,曾几何时提及其中任何一位我都心怀敬佩与惶恐,而今竟然与之比肩,这令我心情极为激动。
“无量天尊,乘风道友下凡双甲,今功德圆满重归九天,我等特来相见。”东华帝君先行开口。
“无量天尊,多谢帝君。”我闻言急忙回礼。东华帝君在男仙之首,大罗以下金仙都归他统辖,权力甚大。
“真人造福天下,功德宏巨”西王母杨婉妗笑而接言。
我闻言冲其微笑点头却并未开口,西王母和东华帝君是真正的夫妻,这一点与俗人理解的不同,世人一直将西王母混淆为苄帝的妻子,这是极为荒谬的。此外,我之所以没有开口接话是因为我与她之间有着互相帮助的事情,我能晋身天仙全亏她的洗髓金丹,而我也辅佐她杨家金龙登基大宝,心知肚明没必要说出来。
“闲话稍后再叙,你等三人先将本座师弟灵识归还,本座还要带其面见本派祖师。”截教的灵天圣母出言说道,她这话一出口,立时令得想要开口的玉帝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这一幕也令我大皱眉头,看来即便是大罗金仙,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非常的和气融洽。
灵天圣母的话刚说完,道家的杨婉妗、佛教的普贤、阐教的无极真人便有了动作,纷纷抬乎自灵府之中引出一道光芒移向我的七窍神府,灵光瞬时入体.顷刻之间大罗金仙三色金光大放异彩。
灵光入体,记忆在瞬时恢复,前因后果无比清明。时间的主宰乃鸿钧老祖传下的三清和佛教的佛祖,这四位混元大罗金仙已然不再亲自过问琐事,而是由门下弟子共同执掌天下之事,道教的四帝、阐教的四尊、截教的四真、佛教的四圣共十六佗大罗金仙人。这十六位大罗金仙并不是一齐执掌天下的,而是以一百二十年为期,释道阐截各自派出一位大罗金仙履行职责,每次在位履行职责的只有四位大罗金仙,其他十二位大罗金仙在这一时期之内相对清闲,清修之余协助在位的这位大罗金仙履行职责。
说简单点就是可以提出自己建议和看法却不能作出最终的决定。杨婉妗,无极真人,普贤菩萨。这三人与我同在一轮,我因过被贬之后,自己所行职责便暂时交由他们分担,由于要分担我的职责,所以三清便将我执行律法的那部分记忆分别寄存在他们灵府,而今我功成归位,他们自然要还回我的神识记忆。
“无量天尊,真人有要事在身,本座便暂别离去。筹备三日之后承责双甲。”阐教无极真人稽首道别。
“无量天尊,送真人。”我面无表情地冲其还礼。记忆恢复之后我已经回忆起了先前发生的事情。我在位的时候与这位阐教的大驴脸并不对付,我之所以被贬下凡他也脱不了干系,只不过现在不是算旧账的时候。
“无量天尊。”无极真人言罢瞬移离去。大罗金仙都有各自的仙山府邸,平时并不聚在一起。
“阿弥陀佛,真人若无他事,贫僧也先行一步。”普贤菩萨走上前来合十道别。“多谢菩萨。”我冲普贤稽首道谢。
“阿弥陀佛。”普贤菩萨冲我会心一笑,转而冲众人施礼之后隐去了。我要感谢普贤菩萨也是有原因的,普贤菩萨原来并不是菩萨,而是三清座下的道人,黄溯风为了帮助慕容追风增高而去偷盗普贤的脱胎灵竹,被普贤抓获并亲自送了回来。成为大岁金仙的普贤菩萨是可以穿梭古今的,他之所以要将黄溯风抓获并亲自送同紫阳观。是为了帮我在修行途中增添一个得力的助手。如若不然,他是不会小题大做地亲自送回黄溯风的,因为佛教的四位菩萨都很是仁善,做事也比较稳妥产他那么做是料准了三圣真人会惩罚黄溯风,而且普贤菩萨也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归根结底,我能有金刚炮为伴要归功于普贤菩萨。
“真人,本座亦回返安排双甲事宜,你我三日之后中天再见。”杨婉妗也出言告辞。虽然我下凡只有一百二十年,但是我下凡的时间与正常的时间并无交集,所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十五位大罗金仙已经各自司职了数个轮回,三日之后又轮到了杨婉妗、无极真人、普贤菩萨、我,四人轮值,所以杨婉妗才有此一说。此外,中天是离凡间最近的天阙,轮值的大罗金仙在一百二十年的时间里都会待在那里。
“无量天尊,送王母。”我稽首送别王母。
王母走后,东华帝君随后离开,在场的只剩下了我截教的灵天圣母以及玉帝。“乘风道友,若有法旨宣示世人,可神会本王。”玉帝看了一眼旁边略显焦急的灵天圣母二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如果要对凡问的事情做出什么改动可以通知他,由天庭给予执行。
“少不得烦劳玉帝。”我出言笑道。玉帝乃天庭之主,止规法旨都南他发布,其他十五位大罗金仙也有独断之权,不过由他发下法旨更加正式。
“师弟,速速随我面见师尊。”灵天圣母冲玉帝微微稽首.转而催我离开。我抬头看了一眼灵天圣母,冲其点了点头。灵天圣母虽然喊我师弟,彼此却不是同门,冈为她与截教的另外两位大罗金仙得道都比我甲一上数百年,所以我们虽然修的都是截教道法,却无同门之谊。
辞别玉帝,二人离开天庭,施法东行。“师弟重耀三光,我截教终于可以再度扬眉。”灵天圣母面带喜色。“贫道被贬双甲,三教司职刑罚之人可有偏袒之处?”我闻言皱眉问道,截教虽然有着四位大罗金仙,但是掌管刑罚的只有我自己,另外还有三位司职刑罚的大罗金仙,分别是道教的勾陈大帝,阐教的正乾真人以及佛教的地藏王菩萨。
仙界之所以有这种四教共同执掌乾坤并各有司职的模式是为了维持安定和保证平衡。因为仙人也是人,只要带个人字就有人性,倘若轮值的四位大罗金仙都是截教的,势必会对截教有所偏袒。所以每次轮值都是由四教各自派出一名大罗金仙组合执事。世人都以为仙人都是大公无私的,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大者不多,微者弥众。”灵天圣母面露忿色。
我闻言苦笑摇头并未接话.灵天圣母的脾气很不好,而且很多疑,经常干些智子疑邻的事情,实际上其他几位执掌刑罚的大罗金仙也都很公平,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欺负截教门人。
“师弟蒙受双甲之难,全因那无极道人而起,师弟准备如何处之。”灵天圣母再度发问。
灵天圣母这话又令我再度摇头,正如她所说我前世被贬无极道人是罪魁祸首,但是我不能把他怎么样。其实我当年被贬的原因很简单,民国丁卯年,倭寇犯境,登州国民束手苟延,我怒其不争恨其失颜,便命雨师萍翳降下大雨以显天怒,由大雨引发的水灾并未造成多少人伤亡,但是随后而来的大旱和蝗灾却造成了两千万人受灾,死伤数百万。
大罗金仙是可以预料前尘后世的,我当时也预料到会有旱灾和蝗灾,但是我没有预料到无极真人会搬出天庭法典阻止萍翳再度降雨缓解旱灾,事后追问,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登州当年的总降雨量为二尺六寸,相当于八百多毫米,我先前已然耗光了那里一年的降雨量,不可再度降雨。
无极真人之所以跟我为难,原冈也很简单,那就是他那段时间恰好轮值耕种节气星辰,风陌雷电皆归其管辖,我先前命萍翳降雨并未与无极真人商议,由此令得他心中愤恨。
本来该一年下的雨在几天之内下完了,不该下的时候下了,该下的时候没有了,没有雨自然大旱,旱灾和蝗灾造成丁严重的后果,由此令得三清震怒,被贬下凡。
“无极真人虽然无情,却并无过错。”我沉吟许久摇头开口。当年的事情的确不能说无极真人不对,只能说他没有人情味。
“那萍翳如何处之?”灵天圣母出言追问。
“见过帅尊,贫道便准其归位,与赤松子并行降雨之职。”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灵天圣母口中的萍翳乃当时负责降雨的雨师,她之所以被贬是因为她当时接了我的法旨前往降雨,被无极真人阻止后竟然没有回来禀告我,由此令得我没有及时采取补救措施。要知道大罗金仙毕竟不是混元大罗金仙,大罗金仙在轮值的时候任务非常繁重,不可能只盯着某一件事情。
“师弟堪比弥勒。”灵天圣母闻言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很明显她对我的大度并不满意,在她看来我属于好了伤疤忘了疼。
对此我只能摇头苦笑,不管怎么说巫青竹都帮助过我,我能拿她怎么样?
片刻之后东海碧游宫,通天教主显圣的地方在东海碧游宫,但是那也只是他显圣现身的地方,事实上他无处不在。
此时通天教主在碧游宫中,左右皆是我截教仙人。上为大罗,其中一人轮值,殿中只有两位,其下为金仙、天仙。
“乘风子参见师尊。”我行至殿内,跪倒叩拜。教主可以是任何样子,此时的他身着无上道袍,银眉霜髯,冠簪高挽,怀揽拂尘,巍然法座。
叩礼过后,祖师久久不语,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祖师为什么看我我知道,祖师为什么不说话我也知道,混元大罗金仙可以知晓所有人的心思,也可以预料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祖师看透了我的心思,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他不满意,甚至是非常生气。
与祖师交谈根本无需言语,事实上大罗金仙之间彼此交谈也无需言语,只要心念一转,便可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此乃神会。
“孺子啼闹之举,长者怎可插手?”祖师神会道。祖师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此刻想的是当年我跟无极真人产生睚眦,祖师明明知道我会因此获罪,却袖手旁观。而他这句话的意思则是你们都是小孩子,小孩子打架,各自的家长怎么可以参与。
祖师是能够看透我的心意的,但我看不透祖师在想什么,除非他想让我感知到。
祖师的话在我听来很是在理,三清和佛祖已经不具体负责什么事情了,四位都是混元大岁金仙,彼此之间的和气最为重要,这一点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而是都要共同努力做到教派之问的和谐。
“师尊,弟子欲将自己三世为人之亲友妥善安置,可否?”我神会出言。我此时已然晋升大罗金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时间万物皆为气化,气凝人在,气散人消,尔已明其故,为何还要执念假象?”祖师神会道。
“弟子而今已然心有牵挂。”我叹气神会回言。
“如此执念,怎能指点乾坤?若有私情,怎可平心法度?”祖师神会回应。在祖师看来大罗金仙是位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如果是下界凡人有了纠结,势必影响自己的心性。
“弟厂受教,弟子三日之后当前往中天行责。”我闻言平静回应。祖师的话说得很隐晦,事实上他并非不准我将那些有功于社棱的人加封重生,他是不准我有私情。
“尔获罪临凡,受难双甲,今再耀三光,足见我截教法术不输他教,功过相抵,如何决断单凭本心。”祖师沉吟良久再度神会传言。
“万谢师尊。”我闻言连连叩首。祖师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已然成功地归位了,是留在天庭还是下到凡间由你自己决断。
他这句话是我最想听到的话,我先前有两个打算,第一个打算是归位以后幻化分身下凡与爱人团聚,但是这个打算无法实施,因为了天之后就轮到我轮值,在轮值期间我连分神都不敢,更别说分身了。另一个打算是将众人全部度为仙人,这个想法也被祖师否定了,杨婉妗和东华帝君的夫妻关系是在晋升大罗金仙之后才确定下来的,属于特例,我无法效仿。大罗金仙只能与大罗金仙为伴.这是天庭法度。
现在我只剩下最后一条路,那就是将属于于乘风的这部分记忆转嫁到于乘风身上。将原本属于大罗金仙乘风真人的神识留到这具金身之内长居九天。
“你且去吧,三光存身之时所行诸事,本座准之。”祖师见状叹气隐身而去。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还有三天时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我还是大罗金仙的时候做出的事情他都会应允。
我闻言只能再度九叩,以谢师尊。大罗金仙也是人,也有人性,我有牵挂了。
“恭贺师弟。”师尊隐去之后,另外两位截教的大罗金仙前来与我道贺,随后便是其他金仙天仙。他们并不知道师尊与我谈话的内容,而我也没有与之多说。
简单的见礼之后我便离开了,我只有三天时间处理琐事,三天之后我将回归紫气。
仙界的等级犹如金字塔,大罗金仙几乎位于金字塔的顶端,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年代,这时候我并没有立时回返现代,而是回到了南北朝。
大罗金仙下凡,仪仗必不可免,青龙黄辇,天降随从,四值功曹手捧谕旨躬身左右,这一次他们携带的谕旨是空白的,只要我发下谕旨,随之而来的文曲星君就会书写下发。
临凡林府,众人跪接一由于先前早有交代.所以林一程已然令家奴将姚贾,巫青竹和许霜衣抬到院落之中。虽然三人都盖有白色的绢布,我却清楚地知道谁是谁,因为他们的魂魄都被我封在了体内。
我率先唤醒了左侧的姚贾,心念一起,姚贾立时恢复原貌,起死回生。姚贾苏醒之后立刻扭身站起环视左右。
“恭贺真人飞升大罗仙道。”姚贾抬头之间看到了我立刻跪倒参拜,他自然看到了我身后的仪仗以及天兵天将和诸多天官。所以他知道我已然晋升大岁金仙。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