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临死之托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临死之托

离开淡水岛周围的雾区,我很快便找到了鹿鸣岛的所在,观气术一瞥之间便明白了叶傲风临死前那句‘鹿鸣岛,带……’是什么意思。

  鹿鸣岛上有着一道女人的气息,而且是妊娠的女人,这个女人的气息我是认识的,她是蛮荒的黄族长老,也是马凌风的妻子,许霜萍。

  金仙瞬移法术可望可及,发现了鹿鸣岛之后我立刻瞬移前往,于高空俯视岛上的情形,鹿鸣岛比淡水岛要大上少许,岛上有着为数不多的野鹿,鹿鸣岛由此得名。岛屿之上并无人烟,属于一处孤岛。

  许霜萍的气息出现在了岛上一处临时搭建的草棚里,在草棚百步之外有着一只倒毙的巨大飞禽,由于天气寒冷,飞禽的尸体尚未腐烂,可以看出正是先前北齐城破之时许霜萍驾驭离去的那只青鹤。

  此时正是寒冬,岛屿上空还飘荡着雪花,我居高俯视,心情很是酸涩,许霜萍当日驾驭的这只青鹤在城破之时很可能受了枪伤或箭伤,但是许霜萍当时并未察觉,驾鹤躲到此处之后才发现坐骑受伤无法飞行,由此被困在了这里。

  至于许霜萍为什么选择鹿鸣岛栖身也很好解释,因为整个中土都是北周的天下了,曾经的故乡西南蛮荒也不再欢迎她,所以她无奈之下才会跑到这里来,飞禽受伤死亡之后,许霜萍便向叶傲风传言,告知了自己的位置,让叶傲风前来搭救自己,但是叶傲风当时正忙于驾驭兽群,无暇抽身前往,他本想在大功告成之后前来接走许霜萍,可是没想到进入了我的陷阱被我杀死,他临死前的那句话就是让我来接走许霜萍,不要让她困死在这里。

  许霜萍现在是什么心情我可以想象的到,叶傲风临死前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鹿鸣岛并无可供驾驭骑乘的飞禽,此时天寒地冻,许霜萍又有身孕,岛上寻觅果腹之物也是不易,倘若我不救走许霜萍,许霜萍势必凶多吉少。叶傲风在临死之前还惦记着许霜萍的安慰,无奈之下才厚着脸皮向自己的敌人求助。

  叶傲风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不是万分无奈他不会求我的,他之所以求我为的就是许霜萍能够存活下来,追根究底,他是冲着与马凌风的兄弟之情去的,许霜萍怀了马凌风的子嗣,叶傲风想要为马凌风保住一丝血脉。

  我和金刚炮是过命的交情,马凌风也叶傲风之间的友谊也是如此,叶傲风为了保住马凌风的血脉不惜厚颜求助自己的敌人,倘若鹿鸣岛上的女人是他叶傲风的老婆,我或许不会如此感动,但是这个女人不是他的,而是他朋友的,为了朋友能够延下一丝血脉,叶傲风连临死前的尊严都不要了,这需要何等的勇气?

  人,没有好坏之分,没有高尚卑微之别,有的只是立场不同,在我看来叶傲风和马凌风都是坏人。但是在叶傲风看来,我和金刚炮未尝不是坏人。如果说叶傲风杀掉姚贾的后人追索铜鼎天书是错的,那我与残杀了无数人命的姚贾联手争夺天下就是对的吗?

  叶傲风令我感动,之所以令我感动是因为他在临死前给了我最大的肯定,他肯开口求我就表示他确信我不会伤害许霜萍,间接的表明他对我人品的肯定。

  身居高处沉吟许久,最终隐藏身形落到了岛上,带着在蜷缩在草棚里的许霜萍回到了蛮荒之地。

  “五弟身后之人是谁?”许霜萍疑惑的看着我背后的巫青竹。由于我始终处于隐身状态,所以许霜萍并不知道是我将她带出来的。

  我闻言并未答话,甚至连叹气之声都憋了回去,我不想让她知道是我救了她,那样的话她的心里会忐忑难受,让她一直恨着我吧。

  蛮荒一年四季相对温暖,而且这里也是许霜萍熟悉的地方,在这里她的安全和饮食都是没有问题的,黄族女子比白族女子的法术更强一些,她将来的日子也不会过的像齐丹云那样悲惨,等到我晋身大罗金仙之后我会救活许霜衣,届时再嘱托许霜衣将许霜萍找回黄族。

  “五弟,为何默不作声?”许霜萍出言再问。

  我闻言只能无声叹息,转而瞬移离去。

  回到长安,林一程正在与梅珠和孩子们说话,他的大儿子今年已经束发,见我到来,急忙过来帮忙将巫青竹的尸身妥善的安置到了后厅。

  “老牛呢?”林一程挥手示意梅珠带走孩子。

  “在紫阳观与慕容追风话别。”我坐到太师椅上摇头叹气。

  “大势已定,你什么时候离开?”林一程也知道分别之期不远,神情很是不舍。

  “天龙始终没有现出本相,它不现出本相,我就走不了。”我皱眉开口。

  林一程闻言大为惊愕,眉头紧锁苦苦沉吟,良久过后终于舒展了眉头。

  “于科长,你还记不记得当年金龙和天龙在一起的时候它们有着很强烈的敌对情绪。”林一程出言说道。

  “你的意思是将它们带到一起,由金龙逼它现出本相?”林一程话一出口我就恍然大悟,当年我将金龙和天龙凑在一起的时候,它们都非常敌视对方,而且还有着现出原形的征兆,无奈之下,我才在淡水岛上幻化了两座房屋,分别安置金龙和天龙。

  “是的。”林一程点头开口。

  “此计可行,等老牛回来咱们就动手。”我出言说道。

  金刚炮是在次日晚间回来的,带回了佛心舍利和避尘珠。

  “在叶傲风腰囊的盒子里。”金刚炮的情绪并不高,交回佛心舍利和避尘珠便坐着不吭声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出言问道。

  “老于,咱快走吧,我神经快错乱了。”金刚炮摇头叹气,虽然他说的没头没脑,但我还是能够理解他此时的心情,记忆的重叠令他分不清此时的慕容追风和后世的慕容追风到底谁是谁了。

  “你收拾收拾吧,我这就带着天龙和金龙去娜雅神殿。只要天龙现出原形,天地一定重开。”我正色说道。

  “我有啥好收拾的?我能带走啥?”金刚炮苦笑摇头。逆天神器只能传输神识,金刚炮什么都带不走,除了脑海之中的记忆。

  我闻言也只能报以苦笑,转而抱起天龙前往帅府带着金龙急速的瞬移到了娜雅神殿……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临死之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