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超度法事

第七百六十二章 超度法事

离开齐州我并未直接前往建康,而是来到了紫阳观。当日是温啸风从中斡旋调停的,我现在要冲陈国皇帝陈蒨下手,自然要跟他说一声。

  来到紫阳大殿的时候紫阳观众人正在为死去的三师兄做法事,道士和和尚做法事的方法是不一样的,道士做法事可以增加阴魂的魂气令其尽可能的投胎到好的人家。而和尚做法事是消除亡者生前的业障,也是为了来世能有个好下处。虽然方法不同,但是最终的目的是一样的。不过这时候为龙鹜风做法事也只是略尽人事而已,因为龙鹜风连魂魄都没有了。

  由于大殿之中正在进行法事,我便没有现身相见,而是现身于殿外,现在的紫阳观已经没有了当年香火鼎盛弟子云集的景象,而今只剩下了百十门人,亲传弟子只剩下了老六和老八两人,留下来的门人也大多是老弱病残。此时山路之上有几位老年道人在打扫前些时日降下的积雪,夕阳晚照,倍添萧瑟。

  出于对龙鹜风的尊重,我并未打断紫阳观众人为他所做的法事,戍时三刻,法事结束,门人离开大殿回归居处。

  这些道人有很多都是我所认识的,我所谓的认识是前世的认识,这一世我并未在紫阳观停留很久。看着这些熟识的道人或敬畏或敬佩的从我身边走过之时,我冲那些我曾经认识的道人点头致意,对方虽然不明所以,却也纷纷回礼。

  这一幕令我心中极为伤悲,虽然我仍然记得他们,但他们都不认识我了。

  自古至今有多少人发出过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的感叹,他们都认为倘若再有机会一定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事实上一旦人生重来,连思维都会重来,到时候所有人还会做出与先前一样的选择。我无疑是个例外,我不但回来了,还保留有清楚的思维,但是此时我却多么希望自己没有这份清醒,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并不好受,那需要承受更多的孤独,要需要忍受无尽的痛苦。

  “九师弟,你何时到此?”就在我暗自伤悲之际,慕容追风闻讯赶了出来。

  “不久。”我摇头说道。虽然我并未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是众人作法的时候都是面北而坐的,她既然不知道我来了多久,我就没必要告诉她我来了两个时辰了。

  “入内上香吧。”慕容追风闻言侧身邀我进殿。

  我闻言感激的冲她点了点头,转而幻出白服迈步进殿,温啸风见我身穿白服到来,立刻从旁边香案拿起五支香烛递了过来。

  我点头道谢之后探手接过一支,心念一起引燃弯腰,随后插进了香炉。

  “九师弟,师傅福地有知,定然以你为傲。”慕容追风泣泪开口。上香完毕,慕容追风和温啸风已经哭泣出声,他们之所以哭泣是因为我只上了一炷香。

  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上香都是单数,五支为至尊之数,非仙人不可用五支。三支为一派掌教专用,一支为弟子礼仪。我舍五取一就是以紫阳观弟子自居,慕容追风和温啸风感念我身份殊荣而始终以本门弟子自居,不曾怨恨怪罪他们,所以才会落泪。

  “六师姐,八师兄,屏退外人,我有话告知你们。”我环视左右开口说道,有些事情虽然他们不知道,但是我想让他们知道,也是时候告诉他们了。

  慕容追风和温啸风见我神情凝重,转而抬手示意那些收拾作法器皿的小道童离开大殿,温啸风以移山诀关闭殿门,三人分位而坐。

  这次我没有保留,我先说出了慕容追风所经历的事情,尽管这些事情她现在还没经历过,但是她在前世是经历过的,她有权利知道真相,我将自己前世如何拜入师门,如何同门学艺三十年等事逐一讲出,着重说出了黄溯风对她的情意,以及为了让她提升身高而去偷盗脱胎灵竹被罚终身面壁的事情。随后将前世发生的东海大战以及她在后世的事情也合盘托出,但是对于她被无良老板奸污一事我没有说。

  这些事情令得慕容追风目瞪口呆,惊愕之下久久说不出话来。而我则趁机将发生在温啸风身上的事情说了出来,一点一滴,毫无遗漏。

  “九师弟,你为何此时方才相告?”温啸风听完我的叙述出言问道。男人面对意外情况所需要的反应时间比女人要短。

  “不日我将离开此处,相逢无期,故特来相告。”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用不了多久叶傲风便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定然是快速而惨烈的拼杀,我在担心诛杀了叶傲风之后上天不会容许我滞留凡间处理琐事,所以才挑这个时候将这些事情告诉他们。

  “四师兄现在何处?”慕容追风出言问道。她在听到了金刚炮将一半寿命转嫁给她的时候她的惊愕和感动是显而易见的。

  “你们安守紫阳观,我会唤他前来与你相见。”我出言说道。金刚炮在打完这场仗之后也该回去了,在临走之前让他见见慕容追风也好。

  “九师弟,可否废而不杀?”温啸风见我不时抬头上望,猜到我在以透视之能观星断时,知道我有了告别的意思。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摇头开口。温啸风的意思我自然知道,他想让我手下留情放叶傲风一条生路,但是这一点我做不到。我已经给过他无数机会了,他都没有珍惜。

  慕容追风和温啸风闻言皆是摇头叹气,同门相残的惨剧谁都不愿意看到,但是已经避免不了了。

  “八师兄,陈蒨见我大周战后孱弱,昨日出兵北上意图不轨,此事你可知晓。”我出言打破了僵局。

  “不曾得知,真有此事?”温啸风闻言微显惊愕。

  “先锋已近齐州。”我正色点头。

  “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九师弟,你自行处置便是。”温啸风气愤之下离开座位左右踱步,当初是他做的和事老,而今陈蒨单方面毁约,令温啸风无颜自处。

  我闻言点头答应,事实上温啸风当初之所以做和事老还是因为跟死去的陈霸先有私交,骨子里他并不喜欢陈蒨。

  “前方战事吃紧,我便不做停留了,六师姐,八师兄多多珍重。”我出言道别。

  “九师弟,可有再见之日。”温啸风大是不舍。

  “无量天尊。”我稽首唱诵道号,并未给予明确的回答。

  离开紫阳观之后径直来到了建康,建康是我出生的地方,我自然极为熟络,进入皇宫之后一眼便发现了陈蒨的气息,令我没想到的是在陈蒨周围还有着一道我熟悉的气息。

  看到这道气息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陈蒨这下惨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二章 超度法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