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六十章 驯服太岁

第七百六十章 驯服太岁

回到制造枪支弹药的作坊,工人们还在连夜赶工,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赶制弹药,之前的弹药已经全部耗光了,迫切需要补充。

  金刚炮监工的时候都是吆三喝四的,而我则不喜欢那样对待工人,爱干多少干多少,不干我也不催。

  随后的几天一直停留在长安没有四处走动,闲暇之余与林一程商议了一些守城策略和日后的治国方针,金刚炮的部队也从邺城调了回来,重新装配弹药准备作战。

  三日一到,再度来到了鬼谷金羊所在的丛林,根据气息找到金盬的时候它正在觅食,虽然仍然独居荒野,精神状态却较之先前好了不少,此时是它不想回归族群而并非族群不接纳它,不想回去和不能回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带着金盬来到太岁所在的寺院时那些僧侣正聚在大殿之上燃指供佛,燃指供佛顾名思义就是燃烧自己的手指或手臂来供奉佛祖,此时那些僧侣的面前都有着一只燃烧的蜡烛,各自将手指探在火焰之中焚烧,整个大殿弥漫着一股焦臭的味道。

  “何以为之?” 金盬疑惑的看着大殿之内僧侣们的怪异举动。

  “呵呵,走,你我去一问究竟。”我说完带着金盬走向大殿,我既然从这里现身就已经准备杀死这些僧侣了,也就没必要隐藏身形。

  “无量天尊,诸位菩萨在上,贫道稽首。”进入正殿之后我冲那些和尚稽首为礼。金盬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出言翻译。金盬之所以疑惑的看我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向这些凡人行礼。

  我回望了金盬一眼并未冲其做出解释,而是抬手示意它给予翻译,实际上我之所以如此谦恭是为了随后羞辱他们。不然的话他们也担不起我的一礼,倘若不是天地封闭,他们受我一礼就要折去不少寿数。

  那些僧侣对于我和金盬的出现微感诧异,其中那个紫气和尚最先反应过来,转而双手合十咕噜着说了一句什么,我只听得懂前半句的阿弥陀佛。

  “他说他们并非菩萨,还问真人从何处而来?”金盬出言翻译。

  “既然不是菩萨,为何要行那燃指供佛之举?想要赎罪,却也烧错了地方!”我出言笑道。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燃指供佛这件事情,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燃指供佛是菩萨才有能使用的修行法门,普通僧尼根本没资格使用这个法门。

  金盬闻言再度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出言翻译。金盬见过太岁幻化的女子,自然知道这些僧侣犯了淫戒,她疑惑的原因是没想到我会说出带有调侃意味的话。

  金盬的表现令我苦笑摇头,难道神仙就非要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才能显出神仙的威严?世间之人普遍认为神仙分为仙风道骨和放荡形骸两类,前一类占了多数,后一类以佛门李修缘为代表。实际上世人的这种认识是错误的,真正的仙人不会故作高深装逼耍酷,更不会穿的破破烂烂装疯卖傻,这两种情况都不符合修炼的本意,真正的仙人和凡人是一样的,不会做出与凡人不同的举动来标榜自己的身份。

  这一次没用金盬翻译,因为那些僧人说的是阿弥陀佛,这表示他们又无言以对了。

  “面露杀机,你想杀谁?”我冲那紫气和尚开口说道。人都有个坏毛病,没人的时候想要赎罪,丑事被人知道了就想要灭口了。

  金盬出言翻译,那些僧侣立刻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像要动手。

  “躺着吧。”我挥手延出灵气将他们震晕在地,与此同时以灵气困住了他们的魂魄,让他们暂时处于假死状态,以便于日后利用他们的尸体来迷惑叶傲风。不能杀的太早,不然就烂了。

  “真人不喜佛门,为何对其修行法门如此熟知?”跟着我走向后殿的金盬出言问道。

  “若不熟知,怎可厌之?”我随口回答。我不喜欢佛门正是因为我对它有着客观的了解。毛主席曾经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是至理名言,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彻底了解了它的本质和真相之后才能做出客观的判断,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绝对不能听风就是雨的去讨厌或喜欢,不然就陷入了盲从盲信的误区。

  “奴婢受教。”金盬闻言极为钦佩。

  我回头看了它一眼摇头微笑,金盬曾经受过我的恩惠,所以对于我说的话奉为至理,实际上这也是盲信的一种,因为我所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尚未进入地下,便听到了石室之中传来了拉扯铁链的声音,进入石室之后,发现太岁正在石室内左右翻滚四处乱撞,神情极为痛苦,已经有了疯癫的迹象。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受不了与外界彻底隔绝,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说,不能闻,只有死一般的沉静,这种感觉足以将人逼疯,这只太岁还算是经折腾的,换成普通人,早疯了。

  太岁的惨象令金盬不忍旁观,我见状抬手撤去了封闭太岁眼睛的灵气,太岁猛然之间恢复了视力立刻环视左右,在见到我之后顿时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太岁此时的情形极为悲惨,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恐惧和求饶的神情也是显而易见,但是我却并未立刻撤去其他几处的灵气,而是以灵气幻化出座椅坐于其上冷眼旁观。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并不是因为自己有施虐倾向,而是我想让它知道我并非心慈手软之人。

  仙人也是人,自然也就超脱不了人性,毫无疑问我的本性是善良的,但是我却不是一个同情之心泛滥的人,我先前曾经好言相求,它不听。而今它所遭受的这些都是它咎由自取,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后果,它也是一样。

  太岁幻化的女子一直在磕头,虽然它的本体是太岁,但是幻化成人形之后也是有着血液的,磕破额头自然会流血,金盬见状几番想要出言求情,但是见我面无表情,还是不敢出言开口。

  我静静的等了片刻才抬手撤去了封闭它其他孔窍的灵气,太岁能够开口之后急忙开口说话。

  “它说它再也不敢了,真人让它做什么它就会做什么。”金盬出言翻译。

  我闻言缓缓点头,这样的结果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有时候苦口婆心的劝上半天还不如一个耳光管用。

  “助本座诛杀对手,本座除你体内戾气,还你自由之身。”我正色开口。太岁既然已经答应帮我,那我就不能因为它之前不听话而减少本该属于它的奖励。太岁都是阴物,男性阴魂聚集凝为雄性太岁,女性阴魂凝集为雌性太岁,这只太岁是母的,它是如何形成的跟我没关系,倘若它帮了我,我就将它体内戾气化除,没了戾气的太岁是害不了人的,至于其本性淫邪那也无所谓,世间的表子多了去了,不多它一个。

  “它在感谢真人。” 金盬出言翻译着太岁的回话。

  我闻言再度点头,我就希望它谢我,它谢我就表示它想要奖励,想要奖励就不会坏我的大事。

  “本座容你再见天日,三日之后回归此处安心等候。莫要移动那些僧人,本座还有用处。”我站起身收回灵气幻化的座椅,转而抬手将拴着它的锁链去除。铁链之上的灵气是天仙修为的僧尼留下的,我要破除易如反掌。

  太岁见我竟然去除了困它的锁链,顿时大为惊愕,片刻之后反应了过来,又是一阵哭嚎感谢。我见状并未出声应答,而是反背双手向外走去。

  “万一走脱,真人何处寻它?”金盬跟在我的身后出言问道。

  “本座困其三日,自当偿其三日。”我随口回答。太岁的老根在这里,它跑不掉。我先前给它好一顿折腾,让它出去放放风也好。

  “倘若坐堂刑狱之人皆如真人这般清明,世间便无泪城飘雪之事了。”金盬有感而发。

  “本座日后便要司职天地刑责。”我微带傲气出言开口。

  “真人明察秋毫,心细如发,倘若主掌赏善罚恶之宏任实乃我辈之福祉。” 金盬这话有拍马屁的嫌疑了。

  “本座只掌刑责,赏善之事另有他人。”我随口回答。赏善罚恶自古以来都是由秤砣不离的两个人来执行的,一想到日后要与明慧共事,我就脑袋疼,平心而论我真不喜欢蔫蔫乎乎的明慧和尚,不过好在我比他要高一格,不用听他唠叨。

  “何以如此?”金盬疑惑的追问。她不明白为什么赏善罚恶不能由我一个人担当。

  “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本座虽可明察秋毫,但心性缺之宽宏,在本座眼中鲜有好人。既无好人,如何行那嘉奖封赏之事?”驯服了太岁令我心情大好,不知不觉话也多了起来。

  二人说话之间走出了通道绕过后堂进入大殿。

  “近些时日你便留在此处,如有事告知,可焚香传言。”我抬手指了指香案之上的香烛。

  金盬闻言点头答应,我随之瞬移回了长安。

  太岁已经伏贴,可以着手布置陷阱了,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在关键时候骑乘金翅大鹏引诱叶傲风前往太岁所在的寺院,这个任务本来是由许霜衣担任的,但是此时许霜衣已经被冰封,只能换其他人。想来想去,也只有金刚炮能担任这个工作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七百六十章 驯服太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