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五十二章 自私高尚

第七百五十二章 自私高尚

世间的陈世美终究还是少数,大多数男人都不会辜负真心对自己好的女人。前有二十年不求结果的守候,后有义无反顾的出山相助,不管出于哪一方考虑,我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送命。

  所谓相救自然不是身涉雷池,倘若我真的那样做了,我将永远无望大罗金仙,而许霜衣也将会陷入无尽的自责之中。我率先想到的是耗费灵气为其再造肉身,金仙灵气可化血肉之躯,但是当我以灵气凝聚出另外一具身体之后竟然发现无法将许霜衣的灵魂从原来的身体之中搜出,这一情形令我大为皱眉,叶傲风强迫许霜衣服食的动物内丹竟然有强固魂魄的效果。

  “不要为我耗损真元。”许霜衣看着那具我以灵气幻化出的身体泪如雨下,她知道真元灵气对我的重要性,她也知道之前我施法浪费了大量的灵气,她更知道灵气耗尽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我在,你不要担心。”我正色摇头。许霜衣此时内心定然是极为感动的,不然她不会落泪,但是我要的却并不是她的感动,我要的是救下她的性命。

  许霜衣闻言重重点头,随后又缓缓摇头。她之所以点头是因为她感动于我先前所言,女人最希望听到的就是自己的男人对她说有我在,她相信我能救下她,所以她点头。而她之所以摇头是因为她知道我要想救下她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她不希望成为我的累赘。

  许霜衣此时的情形并不容乐观,她的心跳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脖颈之处隐约可见心脏泵血所产生的极速跳动,每分钟超过两百次的心跳令得她口鼻之处开始溢出鲜血。

  这种情形表明倘若我不在半柱香的时间内出手施救,她就必然会香消玉殒,叶傲风逼迫她服食的催情内丹药性极烈,他的目的就是不给我寻找救治方法的时间,逼迫我在情急之下跨越雷池。他打的是心理战,知道我在焦急的时候容易做错事情。

  情急之下我急忙抬手割开了许霜衣的脖颈血脉,试图以放血的方式缓解心脏的压力,血管割开之后鲜血立刻激射而出,迸溅三尺之外。

  男人天生有着保护她人的欲望和本能,尤其是对寄希望于自己的女人更是有着强烈的保护欲望,看着许霜衣血溅三尺,我恨不得以身相代。

  放血一途也不管用,因为血量的减少非但不能减缓许霜衣心跳的速度反而令它跳动的频率越发快速,涌向头部的鲜血也丝毫没有减弱,这样下去许霜衣的鲜血会很快流干,见此情形我只能抬手为其复原了伤口。

  本来我先前还抱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想等许霜衣心跳停止之后移魂相救,但是此时我却不敢抱有这个念头了,因为许霜衣的魂魄我搜不出来,我不知道叶傲风从哪里找来的邪门内丹,我不了解它的作用,我也不知道它所能导致的最终后果,我只知道叶傲风找到它就是为了对付我的,他不会给我留下以身相救的其他途径。

  此时长安还处在叶傲风和那条金甲地龙的控制之下,邺城的战斗也还在继续,时间对我来说分外宝贵,我不能长时间的滞留在这里,但是我又不能抛下急需我出手相救的许霜衣。看着许霜衣七窍之中缓缓流出的鲜血我的心中满是愧疚,她对我的等待和帮助我自然不会忘记,但是我此时心里想的却是先前她驱使大鹏载着我往返于长安和前沿阵地的那段时间里由于我的忽视令她数日未曾进食。我忽视了,她也没有开口提及,她是个坚强的女人,但是此刻她却命在旦夕,她的求生本能希望我出手救她,但是她的理智却希望我以大局为重。不过不管她此时心中在想什么都无法再度表达了,因为她已经昏迷了。

  相伴终生是为爱,神魂与授是为情,许霜衣对我的感情极为凝重,虽然她从未说出爱字或者是情字,但是她用她的行动表达了出来,她并不在意我心中是何所想,她只知道她自己要做什么。我爱她与否并不能影响她对我的态度,这一点令我感动,也令我惭愧,之所以惭愧是因为我对她并无爱意,我对她的感情有敬重,有怜惜,有喜欢,有钦佩,却惟独没有爱,事实上男人的真感情一生只有一次,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却都不敢承认这一点。

  看着许霜衣呼吸逐渐减弱,我探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我此时已经放弃了救她的想法,我只想让她在我怀中死去。

  男人有泪却不会流于人前,我袖手旁观而不出手施救并不是因为我贪恋大罗金仙的荣耀,也不是出于对回家的渴望,许霜衣是高尚的,倘若她发现我为了救她而失去了纯阳之身,她的一生都会活在愧疚之中,那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为了让她临终含笑,这无尽的自责和愧疚还是让我来承受吧。

  人在临终之前都有回光返照之时,片刻过后许霜衣悠悠醒转,虽然她已无法开口,但她脸上露出的笑容却表明我做了她希望我做的事情。

  “我会杀死叶傲风,我会晋升大罗金仙,晋升大罗金仙之后我不会救你还阳,我会一生一世记住你。”我强忍悲伤出言开口,尽管我并不想这么做,但是这些都是她最希望我做的事情。

  许霜衣闻言再露笑容,虽然她的脸上全是血污,但是她此时的笑容却是那么娇艳动人,泣血花容冠绝世间展颜。

  许霜衣看到我为之落泪,努力的抬手想要为我拭泪,这一刻我的心中无比苦痛,许霜衣一死,我将终生背负自责与愧疚。

  就在此时,绝境之下猛然出现了生机,许霜衣抬起的手腕令我感觉自己此时的痛苦远重于壮士断腕,而壮士断腕的断字令我想起了断尾的烛九阴,烛九阴再度令我想起了秦始皇陵里的天蚕珠。

  心念一起立刻瞬移来到了皇陵之中烛九阴镇守的那道关卡,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烛九阴竟然回到了这里,而那天蚕珠也仍然留在了这里。

  “你先睡一会儿,我会唤醒你的。”我欢喜的冲许霜衣开了口,转而将那天蚕珠送进了许霜衣的胸腹。这枚天蚕珠此时寒气并未大量挥发,较之后世要大上少许,彷若鹅卵,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以灵气将其传入许霜衣体内,而今之计只能将她冰封,留待晋升大罗金仙之后再出手救治,大罗金仙无所不能!

  天蚕珠在顷刻之间发挥了作用,急速的冰冻住了许霜衣,令她面带寒霜的同时也保住了她的一线生机。

  做完这些,心中的巨石猛然落地,这才想起外面的战事还在持续,本待瞬移离去,一瞥之间发现蜷缩在深渊角落的烛九阴,心中猛然浮现出一个想法,转而移步向其走了过去,烛九阴见状急忙直立蛇身冲我意做行礼,此时我才注意到它竟然将自己的那半截断尾衔了回来。

  见此情景,我立刻抬手使用金仙灵气为其接上了半截断尾,

  “随本座外出御敌!!!”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二章 自私高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