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欲火焚身

第七百五十一章 欲火焚身

虽然我不知道叶傲风逼迫许霜衣吞服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却知道绝对不是要人命的东西,因为叶傲风不管做什么都是以浪费我的灵气为目的的,所以他不会要许霜衣的命。

  此时那只金甲地龙已然整个蹿出了地洞,体长足足达到了三里,而今再度直立身体准备对我发动袭击,它体内的极寒阴气可以克制我的纯阳灵气,虽然我的纯阳灵气也同样可以反克它的极寒阴气,但是两两相抵之后我的本体便不能与之硬抗,叶傲风费尽心机的找到这条地龙,为的就是用它来对付我,这条地龙就是他最后的杀手锏。

  当务之急自然不是如何克制这条地龙,心念急转之下将杨林许三人带到了海外的淡水岛,杨林二人是权力核心,绝对不能有失。许霜衣我更是不会将其撇下。

  “此乃何处?”杨忠环视左右很是疑惑。

  “令郎在那里。”我抬手指向左侧那座我以灵气幻化而成的小屋,杨忠闻言立刻向那房屋跑去。

  “你去那座房里休息,姚贾的尸体在里面,你不用害怕。”我再度抬手指向岛屿南侧的那座小屋,那是金刚炮先前居住的地方,后来因为要存放姚贾的尸身我便没有收回灵气。

  “于科长,梅珠和孩子……”林一程不放心自己的家眷。

  “她们与我的坐骑在一起,可保无碍。”许霜衣开口说道。

  许霜衣一开口我便感觉到她声音有异,转头而望顿时眉头大皱,我终于知道叶傲风逼迫她吞服的是什么东西了。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目光迷离,身体颤抖,这是女子怀春的情景,叶傲风一定是逼她吞食了某种有着催情作用的东西。

  “很好,很好。”这一情形令我怒极而笑,叶傲风此计着实狠辣,他已经不满足于消耗我的灵气了,他想毁去我的纯阳法身。

  “于科长,怎么了?”林一程见我面露怒容,急忙出言发问。

  “我会竭力保住长安。”我并未接林一程的话茬,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带着许霜衣瞬移到了邺城。

  邺城的战事仍然在继续,战斗在城外进行就表示金刚炮等人并未攻进邺城,虽然战斗仍然处于胶着状态,但是北周一方已经隐约占据了上风。

  马凌风的五土掠阳蟒伏尸在了城墙的西侧,偌大的蟒头已经被砍掉,不问可知是巫青竹所为。而巫青竹和马凌风则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头儿打完了?”金刚炮此时正在后阵清点人数和弹药,见我回返顿时面露喜色。

  “没有,叶傲风弄来了一条巨大的地龙,地龙的极寒阴气能克制我的金仙灵气。”我快速开口。

  “带我回去,我去杀它。”金刚炮快速的卡上了弹夹将步枪背到了身后,转而探手从腰间抽出了鸣鸿刀。他虽然是童子之身,却没有达到金仙修为,所以他的灵气可以伤害到那条巨大的地龙。

  “叶傲风在那里,你不能回去。”我再度摇头。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我无法阻止那条地龙破坏长安杀戮居民,其他比我修为低的倒是能够伤害它,但是叶傲风在那里守着,任何比我修为低的人过去都会遭到他的杀戮,最好的办法是我与金刚炮同时在场,我严密的保护他,由他出手制服地龙。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允许我那么做,因为身旁的许霜衣体内的**已然起了作用,我必须想办法救她。

  “那咋办?”金刚炮的视线移到了许霜衣的身上,一望之下惊愕不已“我操,让人给煮啦?”

  “注意安全,我尽快回来。”我在金刚炮发现真相之前带着许霜衣瞬移离开,此时只有我和许霜衣本人知道她中的是**,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不然以后许霜衣无颜自处。

  **不同于毒药,**是没毒的,它刺激的是人类本身的欲望,叶傲风强迫许霜衣服食的**明显不是寻常的催情之物,先前的一瞥之间我注意到了那圆形的事物散发出了动物的气息,也就是说它先前应该是某种动物的内丹。

  众所周知动物的内丹都蕴含有灵气,一旦吞服入腹,灵气必然要发散,那颗动物内丹之中蕴含的灵气并不多,尚不足以撑破许霜衣的丹田气海,但是在灵气的催化之下内丹之中蕴含的催情成分会以倍数增加,这种情况犹如以白酒催化安眠药,不但药效增强,起效所需的时间还会大大缩短。

  由于**没有毒性,自然也就没有解药,唯一的解法就是阴阳交合,这也正是叶傲风想要我做的事情,只要我与许霜衣有了男女之事,金身一破,将永绝大罗之境。

  我此时是带着许霜衣瞬移到了昆仑山的,在现代的时候我曾经在昆仑山发现了一块寒玉,这种寒玉有着稳定心性的作用,我此时就是试图以寒玉来压制许霜衣体内的**。

  这块寒玉早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成型了,因而我很快便找到了它,此时许霜衣已经满头大汗,身体颤抖的也越来越严重,肢体已经出现了抽搐收缩的症状。

  我之前并未亲眼见过吞食了烈性**的女人反应,对于**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书籍和影视,时至此刻我方才知道电视和书上对于服食了**之后的女人的描写是错误的,烈性**并不会导致女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服食了**的女人身体会蜷缩弯曲,肢体很难伸直。

  不过此时自然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救下许霜衣的性命,叶傲风强迫她吞食的动物内丹属于标准的烈性**,倘若我不及时出手救治,最终后果必定是心脏过快导致休克死亡。

  “你走。”蜷缩在寒玉之上的许霜衣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她此时的心跳频率远超常人,心跳加速导致了心慌气短,说话自然已经不再流畅。

  我闻言缓缓摇头,转而探手试图抓取她体内的邪气。金仙灵气是可以穿透人体疗伤治病的,可惜的是许霜衣体内被**催起的邪气并不属于病痛和毒药,几番尝试只能作罢。而许霜衣此时也并未因寒玉的功效而克制住体内的邪气,浑身瑟瑟发抖,汗如浆出,眼神时而迷离时而坚毅,这是她试图以理智克制欲望的一种表现。

  如果是寻常的**,泼上一盆子凉水或许能令对方清醒起来,可是叶傲风所使用的并非是寻常**,这枚含有催情效果的内丹药性十分强烈,从吞服到现在不足五分钟就令许霜衣如此难熬,倘若再等下去许霜衣必然支撑不住。

  许霜衣是个意志坚定的女人,虽然体内**中烧,却丝毫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甚至连轻哼**都没有发出,只是牙关紧咬抱臂蜷缩。**只会令那些原本便有**之心的女子做出种种求欢之举,许霜衣不是这种人,所以她并未失态。

  此时我自然不会上前说些‘你怎么样’‘你好点没有’这样的废话,因为我知道她现在定然好过不到哪儿去。要想解除**的药性只有行房一途,但是我是绝对不能破掉纯阳之身的,不然便会万事皆休不得回返。事实上任何一名普通男子都可以救许霜衣的性命,并非要我亲力亲为,但是这个办法也行不通,因为我和许霜衣都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看着浑身颤抖颤栗连连的许霜衣我的内心痛如刀绞,她为我蹉跎了二十多年的青春,这不是普通女人能够做得到的,或许普通女人也能够等待,但是她们的心中定然在盼望着一个结果,而许霜衣的等待是没有结果的,她也知道这一点,没有结果的等待更加痛苦,也更值得我的尊敬。

  就在我在心中苦思如何救她性命之时,许霜衣猛然从寒玉之上站起来扑进了我的怀里,不待我有所反应樱唇便燕然贴面,这一举动令我眉头大皱,人的本性还是无法用理智来克制的。

  虽然内心惊愕,思维却非常清醒,这一刻我想的是王白二人,我在想与许霜衣的亲吻是否是对她们二人的背叛。不过这一想法在顷刻之间就被我推翻了,倘若王白二人知道我和许霜衣之间发生的事情,她们是不会介意我去亲吻这个可怜的女子的。

  打定主意之后便揽臂相绕,虽然我不能与之有云雨之事,与之一吻却并不为过。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许霜衣在双唇相接之后竟然猛然后退数步,不待我有所反应便抽出了腰刀横刀自刎。

  这一幕令我亡魂大冒,原来她先前之所以主动亲我并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她只是想在自刎之前与我相吻道别。

  虽然许霜衣的动作极为迅捷,但我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出手夺下了她的腰刀,转而抱住她冲其缓缓摇头。

  怀中的许霜衣虽然承受着巨大的苦楚却仍然是一副坚毅的神情,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小女儿的盈盈之态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不过虽然她强自支撑表现的很是坚强,但是她眼神之中还是流露出了求助的神情。

  许霜衣的眼神在瞬间触动了我,她此时的眼神与王艳佩临终前注视着我的眼神是那样的相似,虽然许霜衣与我并没有男女之事,但是她应该享受到属于我的女人所能享受到的一切,我要救她,我一定要救她,不然我对不住她为我孤身相守的那二十年……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五十一章 欲火焚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