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三十二章 苦寻不获

第七百三十二章 苦寻不获

与金盬交谈是可以的,但是我不会与之交心,当涉及到我不愿说的话题时我便沉默了下来,金盬也感觉自己问的太多,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夜半时分,风雪骤大,为了节省灵气,我便没有使用屏障反正落雪,因而很快屏障之外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与屏障之外的寒风凛冽相比,屏障之内显得极为温暖,在荒郊野外孤男寡女同处一室难免有暧昧气氛,很多人都喜欢这种暧昧的气氛,很多本不应该发生的错误就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之下发生了,但是我却并不喜欢这种安静的暧昧,灵气外延将包裹在屏障之外的雪花震飞,转而扭头望向飘洒的飞雪,思绪再度回到了遥远的现代,那里有我的家人,那里有我的爱人,她们想念我,我也想念她们。

  二十年可以令很多人淡忘掉曾经的记忆,但是我却并没有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当年我曾经送给了王太太一株紫叶天麻,倘若她服食了,便能够坚持到八十岁,再过三个月她就到了八十岁的寿数极限,我想在她临终前赶回去,我之所以有这种念头并不是因为王太太本人,而是我担心王艳佩会不跟我回来,有她的母亲在,她跟我回返阳间的可能性就大一些,或许王艳佩并不完美,或许她极为任性,但是她对我的心意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况且男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总是难以忘怀,或许别人不是这样,但是我是。

  王太太或许还活着,但是王老肯定不在了,他只有七十二岁的寿数,早在八年前就去世了,回想起当年与王老在杨军的宴席上相见的情景,我忍不住暗自唏嘘,王老是个好人,虽然王艳佩不在了,他却一直把我当做女婿对待,他生前为一品辅弼,死后魂魄定然不会进入阴曹,倘若我能够回去一定要找到他,我要告诉他,他没有看错人,他的女儿虽然已经死了将近三十年,我却从来未曾放弃过她。

  “真人为何发抖?” 金盬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回过神来才发现屏障外已然落满了雪花,由此可见自己先前愣神了许久。

  “没什么。”我摇头开口。情绪的波动令自己的身体无意识的发抖,这无关乎修为,这是心情所决定的。

  “太岁本为阴物,真人寻它作何药引?” 金盬轻声发问。

  “此物对本座极为重要,你且仔细回忆,定要助我寻得此物。”我正色开口。太岁是可以困住金仙的,至少可以在短时间内困住,要想杀死叶傲风必须找到太岁,不然他的瞬移之术可以在顷刻之间逃离。

  金盬闻言再度面露愧色,转而轻轻点头。

  天亮时分雪停了,面对着又厚上了许多的积雪,我的心情再度沉重了起来,雪越厚,我寻找太岁就越困难,不过无论如何该找还是得找,太岁本来就极为稀少,成形的就更少,死马也得当成活马医。

  动身之际,接到了林一程的焚香传言,北周兵马已经起兵赶赴黑木林,五万弓兵以及五万尚未来得及改变兵种的重胄。

  林一程的传言令我心情稍微晴朗了一些,越早结束战争我就能越早的回返现代,不过所有的这一切都以杀死叶傲风为前提,叶傲风不死,战事不休。

  往后的几日我以灵气衬托着金盬四处寻找,但是始终一无所获,第三天的中午我终于发现了一只紫气修为的梅花鹿,快速落下将其拘住。

  “真人饶命。”那梅花鹿变为人形跪倒求生。

  “休要惧怕,本座问你,你寿数几何?”我收回灵气反背双手。

  “齿龄一千八百。”那梅花鹿见我收回了灵气,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

  “此处可有太岁生长?”我出言问道,一千八百年的老鹿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

  “未曾见过。”梅花鹿变化的老者连连摇头。

  “可曾听闻?”我皱眉追问。一头鹿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不可能呆在同一地方,必定会四处游走,倘若真有太岁,它不应该不知道。

  “未曾听闻。”梅花鹿再度摇头。

  “倘若谎言相欺,尸骨不留。”我出声高喝。这头老鹿如果没有撒谎,那就是这周围真的没有太岁。

  “真人问话,怎敢谎言欺骗,确是未见此物,亦未闻之。”梅花鹿变化的老者吓的浑身颤栗。

  “细想!”我情急之下拔出了背后的轩辕剑。轩辕剑虽然为天下第一神兵,但在金仙的手中它的作用并不大。

  “真人饶命,据小人所知那太岁喜热厌寒,此处如此寒冷,它怎么会生于此处?”梅花鹿连连磕头。

  “此处可有其他修道禽兽?”我自忖片刻感觉它说的的确有道理,太岁的确不喜欢寒冷。

  “正西六百里有一黄狼,亦有千岁。”梅花鹿变化的老者急忙抬手西指。

  “饶你去罢。”我将轩辕剑归鞘冲那梅花鹿摆了摆手,后者如蒙大赦,急忙后退离开,待得离开十步之外方才现出原形撒蹄狂奔。

  “走吧。”我再度延出灵气托起一旁的金盬凌空向西。

  老者口中的黄狼并不是黄色的狼,而是黄鼠狼,也就是俗称的黄皮子,黄皮子被俗人传的神乎其神,其实只是一种能放屁的小动物,找到它之后一顿审问,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不知道,没看见。

  接下来的几天就从事着同样的工作,从这些可以说话的动物嘴里得到其他动物的位置,然后过去寻找逼问,几天下来路没少跑,有价值的线索却没有找到。

  第五天清晨,林一程再度焚香传言,姚贾率领着自己的部下攻入了北齐,攻城掠地势如破竹,北齐方面赶来增援的僧尼一律丧命在那诸多异兽的手下,其中有几名厉害的角色是由姚贾亲自出手杀死的。其他的兵卒在见到十几头巨大的异兽之后纷纷不战而逃,按照目前的速度,不需一个月就能够攻进邺城。

  林一程的话令我心跳加速,战争进入白热化了,白热化之后就是大决战,看来离战争结束之日不远了,我必须尽快找到太岁设计叶傲风。

  不过林一程也汇报了两个令我皱眉的消息,第一个消息令我疑惑的皱眉,长安这几天偶尔会有轻微的地震,虽然振幅很小,却能被清楚的感受到。第二个消息令我无奈的皱眉,据林一程汇报,姚贾率领的异兽杀戮严重,所过之地平民也有大量的死伤,而且那烛九阴也不太守规矩,‘干的都是日本鬼子干的事情。’这句话是林一程的原话,话外之音自然是奸杀吞食,对此我也只能皱眉摇头,能干活的骡子没一个饭量小的,纵容一下吧,从长远来看它的杀戮可以尽快结束战争,死的的确倒霉,但是活的却真实受益。

  战争已经开始,我不能再磨蹭了,必须尽快找到太岁,然后回去主持大局。可是太岁到底在哪儿呢?

  “战事已起,必须尽快找到太岁。” 接到林一程的传言之后我冲金盬开口说道。

  金盬闻言微微点头,再度面露愧色。

  这一次我起了疑心,金盬已经不是第一次流露出惭愧的神情了,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她之所以流露出惭愧的神情是因为没有找到太岁,现在看来好像没这么简单。

  一旦起了疑心,便越发感觉不正常,仔细一想发现有三处疑点,第一,太岁喜欢温暖的地方,这里很冷。第二,这几天走的都是无人区,倘若有太岁,它变成女人勾引谁去?第三,鬼谷金羊是生活在南方的,它的亲戚怎么会在东北老林。

  将所有的线索逐一串联,我得出一个结论,鬼谷金羊在骗我。

  “金盬,太岁是否真的在此处?”我落下云头冲金盬开了口。

  “岁月日久,记不真切了。” 金盬摇头开口。

  “带本座找到太岁,本座还你自由之身,无需回去参与战事。”我正色开口。鬼谷金羊之所以带着我兜圈子很有可能是为了逃避战争,但是我相信它肯定知道太岁在哪里,不然它不敢肆意拖延时间。

  “那时年幼,诸多事情记不真切,真人可否容妾身再为回忆片刻?” 金盬闻言面露惊喜之色,惊的是我看透了它的心思,喜的是可以避免参战。

  “你那时太过幼小,无法明确辨别方向,是否记错了方位,不在东北,而在其他何处?”我沉吟片刻开口回答。事实上我已经判定她之前在撒谎,但是我没有揭穿它,不然它的面子上就过不去,对于撒谎的人,最恰当的作法不是拆穿它,而是给它一个台阶下,免得它为了遮掩谎言而再度撒谎。

  “妾身罪该万死,欺瞒了真人,那太岁的确不在此处。” 金盬见我如此大度顿时大为羞愧,感动之下跪倒在地连连叩首。

  “那护墓异兽多为凶物,你无保命之技自然畏战,本座恕你无罪,速速起身告知本座那太岁到底身在何处。”我强忍着内心的怒气出言说道。事实上我此刻非常的生气,因为孤鬼金羊的畏战浪费了我大量的灵气和宝贵的时间。

  “妾身当年是在西南酷热之地偶遇那太岁妖女的……”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二章 苦寻不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