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玉玺真容

第七百二十九章 玉玺真容

“于兄不愧为证道金仙,法术精妙如斯。”姚贾略带惊讶的出言说道。

  他的这句话令我猛然一愣,短时间内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我便醒悟了过来,第四道关卡我们是瞬移进来的,姚贾能瞬移进来是因为他之前来过这里,而我能瞬移进来也是因为我之前来过。不过姚贾没有想到我之前来过,所以他认为我之所以能够瞬移进入是因为我法术高玄。

  “惭愧惭愧。”我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我自然不能承认自己先前来过,不然就是骗他。我也不能承认自己法术厉害,所以只能含糊其辞。

  就在二人一应一答之间,姚贾的视线转移到了右侧的远处,我根据其视线的大致方向转头回望,发现那里的一处铁板被顶开了,随之从里面探出了一只巨大的兔头。

  二十年前我和金刚炮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以幻形诀急速破关的,这些动物没有看清我们的样子,我们也没有看到它们的原形,而今兔子现出原形我才发现这家伙是一只灰色的兔子,兔头为灰色,两耳微青,鼻翼为白。兔子顶开铁板之后竖起耳朵抽动着鼻翼四处观察闻嗅,模样可爱而猥琐。

  就在兔子左右观察之际,姚贾的脸色开始阴沉了,他自然知道兔子想要打洞逃离皇陵,震怒之下抬手延出灵气薅住了兔子耳朵将其从洞穴之中揪了出来。

  兔子见到姚贾之后顿时亡魂大冒,吓的浑身僵直,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绝望的神情。兔子如果被人揪住耳朵提起来,四肢是会紧紧的收拢起来的,而这只兔子却吓的伸的极为平直,犹如被摔死的青蛙。

  事实上姚贾也的确想摔死它,他眼神的阴狠和后扬的右臂都表明了这一点。

  “大战在即,留它性命。”我见状急忙出言劝阻。

  姚贾闻言眉头再皱,沉吟片刻最终将其扔到了远处,不过他在撇扔之时却没有加以灵气,因而那体长五尺的巨大灰兔并没有被其摔死,落地之后滚了几滚变为人形,五体投地连连磕头。

  “整点兵器行囊,与本座出陵参战。”姚贾冷哼开口。

  “国师容禀,末将居于此处多年,一直循规蹈矩尽忠司职,掘土挖石乃为磨砺指爪,只待国师来诏,便追随国师征战四方,建功立德,冲锋于鞍前,效力于马后,不求封妻荫子为己求福,但愿国泰民安四海升平……”

  “噤声!还是如此聒噪,早知如此本座当年就该割了你的口中之物。”姚贾不厌其烦的撇下一句,转而走向第五道关卡。

  我尾随其后回头看着那眼珠子乱转的灰兔心中大有所感,怪不得这家伙在日后能让林家三兄弟以为它是神仙,这三寸不烂之舌和三枪不透的脸皮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姚贾来到第五道关卡的门前并未立刻敲门,而是在门口下方的青石之上快速的走起了神秘的步法,他所行走的步法类似于九宫步,却又不尽相同,正三反二再正三,地面之下随即传来了机关启动的声音,片刻过后其中一处青砖离地上升,升至一丈有余的时候停了下来,姚贾探手从其中的铁质方格里拿出了一件黄绢包裹的方形器物,大小与样式令我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件器物极有可能是前秦传国玉玺。

  果不其然,当姚贾打开黄绢,一件翠绿的玉器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正是传国玉玺。

  “姚兄,此物怎会留在此处?”我愕然发问,这件玉玺是完整的玉玺,根本没有黄金镶补的痕迹,这与历史记载不符。

  “此乃姚某自保之策,流于后世者为赝品,此为真印。此处虽然名为皇陵,实则姚某为日后起兵逐鹿储藏军饷之所,那嬴政空担恶名,实则为姚某做了嫁衣。”姚贾冷哼开口。

  “今日为何取出?”我疑惑的问道。

  “此间有认玺不认人者。”姚贾说话之间将先前存放玉玺的机关归于原状,随后摁下了敲门青砖。

  “姚兄,贫道便不随你前往了,于这里等候。”我出言说道。这些机关都是姚贾布置的,尤其是烛九阴所在的关卡,那里的惨象令我不忍目睹。

  “至多一个时辰,姚某定然回返。”姚贾点头答应。

  姚贾随后进入了关内侯潘化水镇守的关卡,而我则走向了正在收拾行装的兔子身侧。

  “末将毛三拜见真人。”那兔子幻化的中年男子对我也是大加敬畏。

  我冲其微微点头,转而笑瘧的看着它,这只兔子变化人形之后模样与日本人有几分相似,鼻子之下有一撮小胡子,两腮各有数根长须。此外它废话不少,脸皮够厚,与龙虎山的张秉正也有几分相似,可惜龙虎山没有参与争斗,不然这二人在战场上相遇那才有意思呢。

  那兔子不明白我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它,惊慌之下将手足无措,无话找话的对我的容貌大加赞赏,此人或者说此兔拍马屁的本事令我想起了‘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你的子孙亲戚有无随徐福东渡者?”我出言笑问。

  “回真人知晓,末将的两位伯仲确曾护卫国士出海寻访灵药。真人道法高玄,可知前尘料后世,末将拜服。”兔子瞪着大眼连连点头。它口中的国士指的就是徐福,姚贾是国师,而徐福则是国士,位低于国师。

  “怪不得你这胡须与倭人极为相似,此间事了,本座遣船送你东渡。”我忍不住开怀大笑。弄了半天日本人跟这兔子还有血缘关系。

  “倭人?东渡何为?”兔子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倭人是后来对日本人的称呼,兔子自然不明白。

  “与家人团聚。”我再度出言笑道。说话之间发现这道关卡之中的取食孔,不由得想到这里就有地乳,心念一起立刻变幻身形从那取食孔径直向下,果然在地下发现了大量的地乳。

  变出器皿舀取了大量的地乳立刻瞬移回了海外的淡水岛,将地乳分送给许霜衣与巫青竹之后,与众人简单的说出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在说到马凌风赶工制造的金甲时,许霜衣详细问明了尺寸和大小,最终面色凝重久久不语。

  “你认得此物?”我出言问道。

  “金甲之上可有倒刺?”许霜衣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出言反问。

  “没有。”我摇头说道,马凌风监工赶制的金甲表面是光滑的,没有倒刺。

  “那便不是。”许霜衣摇头说道。

  我见状也未再度追问,而是立刻瞬移而回,那兔子见我可以瞬移,顿时对我敬若神明,弯腰设座极是谦恭。

  “真人,末将有一事相求,事了之后可否让末将居于中土。”兔子在我面前腆脸问道。

  “你不愿东渡?”我笑瘧问道。

  “不愿。”兔子再度刻意的将脸孔靠近了我,就在我厌恶的移开视线之际,猛然发现的一个细节令我再度发笑。

  兔子把鼻下的那撮胡子拔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九章 玉玺真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