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秘金甲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秘金甲

“很小吗?”我转身回望自己为其变出的房子,虽然不是很大,说是蝈蝈笼子也夸张了点。

  “你至少让我进去以后能伸开腿儿吧?”金刚炮皱眉比划着。

  “好了,你从这里照看好她们,我以后没事儿就不到这里来了。”我再度为其幻化出一栋相对宽敞的房屋。

  “我的连队咋办?”金刚炮见我要走,急忙伸手抓住了我。

  “我会给你盯着,真有需要我会指挥。”我回头说道。金刚炮的部队是枪械化部队,日后还有大用场。

  “那部队你指挥不了,得我亲自来!”金刚炮一脸的得意。

  “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那是一群哑巴,十个有九个是聋子,得看旗语。”金刚炮嘿嘿笑道。

  “嗯,有必要的时候我会来接你,让你亲自指挥。”我正色开口。事实上我是故意装出的严肃神情,他教给哑巴们的旗语还是我教给他的呢,只不过这样说能让他有个盼头,免得从这孤岛上给憋坏了。

  “那成,你走吧。”金刚炮摆手开口。

  “时刻保持警惕,千万不要乱走。”我不放心的叮嘱道。

  “就这屁大点个地方,我乱走能走哪儿去。”金刚炮嘟囔着。他现在只是地仙,地仙是不能一直凌空虚度的。

  “行,我走了。”我说完便瞬移而回,耳边是金刚炮的那句‘别把我们给忘了。’

  这次我来到了郑重的边境营地,许霜衣的金翅大鹏还在这里。

  金翅大鹏的神智已经齐全,我冲其简单的说明许霜衣帮我去做一件要紧的事情,短时间内不会回来,金翅大鹏变化的女孩闻言虽然很是失落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它知道我和许霜衣的关系,相信我不会骗它。打发金翅大鹏和那黄族女子回返长安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到长安,而是使用风行凌空术在边境查看了一番,北齐方面仍然在建造巨大的木障。长达上千里的木障绝对不是叶傲风扰乱我视线的障眼法,这些木障日后定然会排上用场,也就是说叶傲风一定会驱使巨兽飞禽袭击北周。

  但是此时我的心中还有一点疑惑,那就是叶傲风先行令兵卒建造木障搞的大张旗鼓,他应该知道我会根据木障猜到他日后会使用驱兽之术攻击我们,我既然猜到了他日后会干什么自然会事先做出应对的策略。叶傲风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那他为什么还要事先搞出这么大动静,建造如此坚固的木障呢。

  思前想后,最终脑海里得出三个可能,第一,叶傲风唯恐伤及北齐居民,所以才冒着被我猜到目的的风险来建造木障,这个猜测表面上看是最有可能的,但是这不符合叶傲风的作风,叶傲风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才不会管百姓的死活。而且他的思维能够延伸的很长,上一次设计林一程的时候,派军,误导,跟踪,定势,围攻,一系列的动作说明他的心思极为缜密。所以第一种可能性不大。

  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对自己招来的动物有着很大的信心,根本不怕我们提前做出应对,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其中也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上次姚贾出现并追杀和尚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应该知道姚贾是站在我这一方的,而且他也知道姚贾同样可以施展铜鼎天书的法术,既然他知道这些,他就应该想到到时候我会让姚贾出手来对付他,既然如此,他凭什么这么自信,要知道姚贾的天书法术也不是吃素的。

  第三种可能也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那就是这长达千里的木障也是他误导我的手段,他在召唤异兽攻击北周的同时很可能还有更厉害的杀招。

  虽然我自忖很了解叶傲风,但是他接下来会干什么我仍然很难猜到,就像他想不到我会跑过去抢走他们的天龙是一样的,二人此时的争斗已然开始进入激烈的阶段,我能想出奇谋,他就能想出诡计,谁也不知道对方接下来会用什么计策。

  在边境巡视着一番之后我仍旧没有着急回返长安,也没有四处寻找地乳和太岁,我再度潜入了邺城,我要观察一下他们一方对于天龙的丢失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这时候的心情与犯罪分子作案之后返回犯罪现场观察情况是一样的,我来观察他们有无对应的策略,以便于自己能够及时应对。

  首先我发现叶傲风并不在邺城,至少表面上他不在。我的第一站还是护国寺,护国寺的僧尼仍然在诵经念佛,这一情景令我大感疑惑,按理来说天龙丢失他们应该四处寻找才对,这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

  隐身观察了片刻,发现众僧正在唱诵同一种经文,经文的原名很长,应该是《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这一经文是祈福的经文,他们希望天龙能够逢凶化吉,他们念出这一经文就说明他们暂时还没有离开寺院四处寻找天龙的意图,护法天龙对他们的意义极为重大,丢失之后他们没有外出寻找自然是受到了叶傲风的阻止,叶傲风阻止他们外出寻找是因为他知道我藏的地方他们找不到,事实也正是如此,我藏起金龙和天龙的那座岛屿的确无人能够寻到。

  从护国寺离开之后我开始寻找马凌风的气息,马凌风和叶傲风的关系犹如我和金刚炮,他们二人的私交也极为深厚,不然叶傲风不会想尽办法令马凌风晋身天仙之境,所以叶傲风如果做出什么决定必然会告诉马凌风,或者与马凌风商议。

  马凌风也隐藏掉了气息,但是他的老婆许霜萍隐藏不了气息,根据许霜萍的气息找到她的时候,发现许霜萍住在了皇宫之外的国师府,此时已然是中午时分,许霜萍正在侧卧休息,而马凌风则拿着紫色大氅想要出门。

  “那恶人兴许就在附近,千万小心些。”许霜萍站起身帮马凌风整理大氅。

  “各辅其主,谈不上善恶,况且他救过你的性命,你怎能以恶人称之。”马凌风随口说道。

  马凌风的这句话令我内心猛然一动,马凌风这个人急功近利,自视甚高,但是他骨子里并不坏,他想要名垂青史,所以才会行事偏颇,就凭他这句话,日后我就要留他性命。

  “夫君所言极是,九师弟能不计旧恶救我性命,足见其仍念与你的同门之谊。”许霜萍抬手为马凌风系着风带。

  “亦无须高看了他,我与他同门之谊早已断绝,他救你还阳只为延我马家一息血脉,不愧师傅临终之托罢了,日后相见他定然不会留情。”马凌风抬手摸了摸昨夜被我击中的脸颊。

  “八弟与他私交颇深,可否由他两边游说,皆是同门,何必定要残杀?”许霜萍出言说道。即将做母亲的女人性情都会变的很柔和。

  “此人心高气傲,不分尊卑,怎能与之和解,他救你一命,为夫日后留他全尸也就是了。天气寒冷,今日你便不要出门了,我去监督工匠赶工,晚些回来。”马凌风说着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本来马凌风的一句话令我心头浮上了暖意,结果一句留我全尸又给我浇了个浑身冰凉,人性怎么这么复杂呢。

  在原地愣了片刻,转而跟着马凌风离开了国师府,马凌风是带有随从的,一干人骑马前行来到了位于南城的一处偌大院落,院落外围有着大量的兵卒把守,院落之中有着数座高炉,虽然正在下雪,却依然有**脊梁的工匠在炉火前捶打着什么。

  马凌风命从人在外等候,自己独身进院,坐到了正北的锦棚之中,随后有下人为其端来了火盆和茶水。

  这里的景象立刻让我联想到了北周制造枪械的作坊,就在我起了好奇之心想要前往近观之时,马凌风端着茶杯开口说话,初时我以为他在自言自语,后来才想到他可能在与叶傲风传言交谈,于是便贴身上前侧耳倾听。

  “可否将那些僧尼差遣出去加以寻找?”

  ……

  “那便依你之言,金甲还需月余方能打造完成。”

  ……

  “既然不急于使用,那便打造的坚固一些。”

  ……

  马凌风的话说到这里就结束了,由于听不到对方说些什么,我只能根据马凌风单方面的言语来判断谈话的内容。根据他的话我得出了一个模糊的结论:马凌风想要把和尚尼姑派出去寻找天龙,叶傲风很可能说不用那么做,然后叶傲风可能问了一个关于金甲的问题,马凌风回答还得一个月完成。随后叶傲风说不着急使用,马凌风就回应既然不着急用,就铸造的坚固一些。

  二人的谈话令我对工匠打造之物产生了兴趣,隐身走近炉火旁,发现工匠们正在打造奇怪的金属甲片,甲片大如脸盆,形状犹如龙鳞状,这种构造的甲片绝对不是覆盖在大型的哺乳动物身上的,最大的可能是给巨大的蛇类和龙种披挂的。就在我感觉这些甲片是给龙蛇披挂的时候,最后一道工序的工作令我推翻了这种想法,他们在为甲片的内侧填充柔软的棉絮。如果是给龙蛇披挂的话似乎用不着这一道工序,叶傲风这家伙到底想招什么……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秘金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