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零九章 触目惊心

第七百零九章 触目惊心

我这一声怒吼是竭力而发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震慑敌军!

  平心而论此时我的内心并不平静,我最担心的是自己震慑不住这些杀红了眼的兵卒,假如说震慑不住,我将如何应对这数十万的兵卒。

  果不其然,自己的一声怒吼真的没有震住他们,兵卒仍然在捉对厮杀,对我的怒吼置若罔闻。

  就在我内心大惊,于脑海之中快速的思考下一步对策的时候,下方的道门中人开始叫嚷着逃离战场,‘乘风子来了,先行躲避。’

  道门中人是战场的核心,道门中人的撤退扭转了混乱的局面,此起彼伏的‘乘风子来了’在战场上逐渐响起,直至整个战场为之骚动,北齐和陈国的军队终于开始后退。

  这一幕令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些兵卒并不认识我,之所以恐惧倒退是因为受了道门中人的影响,也幸亏有道门中人参与战争,如若不然这些兵卒根本就不会感到害怕,无知者无畏,不认识老虎的人会以为它只是大猫。

  “周兵听令,齐军主将已经被本座擒获,这八千贼兵不许放走一人,全部给本座拿下。”我摇晃着手里的樊治洪虚张声势。

  北周兵卒听到我的命令顿时士气大振,呼喊着开始组织反攻,事实上北齐剩余的骑兵虽然死伤不少却并不止八千,我是故意少说以鼓舞士气的。

  兵败如山倒这句话放在哪朝哪代都是正确的,士气一泄士兵自然无心恋战,加上主将被擒缺了主持大局的人,战局立刻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北齐骑兵开始逃窜,北周兵卒开始追杀,而那建康城内也响起了鸣金之声,诸多兵卒快速的涌进城内闭门不出。

  齐兵是骑兵,一旦逃窜我军很难追赶,因而我军追出十里之后便被敌军甩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副将带领着骑兵残部一路逃走,追兵回返之后只剩下姚贾跟在敌军上方尾随敌军离去。对于他尾随敌人离去的动机我并不清楚,沉吟一想才明白自己给他出了个大难题,我先前让他杀的是无发之人,可是这些骑兵都是戴着帽子的,他杀完和尚之后就得挨个检查有没有秃子了。

  “林总,你没事吧?”我落回地面将被俘的将军扔给了林一程的近身侍卫。

  “大意了,中了圈套。”林一程伸手指着自己所率领的那些轻装精锐,兵卒的大量死伤令他的脸色异常难看。

  “你走以后我去了边境,本来想探探敌情,结果也中了圈套,当时我发现和尚们在撤离阵地,却没想到他们撤退之后会南下来攻击你。”我摇头说道。

  “这是连环计,我们这下彻底被动了。”林一程摇头说道。他所谓的连环计是指北齐的军队南下攻陈的这件事情,北齐的军队南下攻陈,我们如果坐视不理,北齐就可以借此机会掠夺大量的物资给养,结果我们抢在他们之前南下攻陈,北齐方面立刻调动轻骑从后面尾随,等到开始大的战役的时候猛然出现以正义的面目出现,帮助陈国夹攻我们,这样做不但可以得到陈国的谢礼,还能消灭我们二十万主力精锐,最主要的是给我们扣了屎盆子,消除了和尚们的心理障碍,佛门僧侣不会主动挑起战争,但是他们会痛殴在他们看来是坏人的人,从此以后叶傲风可以更加理直气壮的调动佛门僧侣,而佛门僧侣也会对他的命令坚决执行,这一系列的动作绝对都是有预谋的,正如林一程所说,这是一个连环计。

  “胜败乃兵家常事,清点一下损失吧。”我点头笑道。此次南征是林一程一力赞同的,而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要负主要责任,但是这个责任我却不能让他一个人背,说到底林一程还是我的下属,是在为我打拼,我不能一出问题就埋怨他,那样会寒了他的心。

  林一程点头答应,转而派人整理队伍,清点人数统计损失。

  就在此时许霜衣乘坐金翅大鹏落于地面,黯然的走到我的身边没有言语,脸色也不好看,这此南下黄族众人损失惨重,随军的五十名族人大多阵亡,只剩下了十几名还浑身带伤,她作为族长,心里自然不会好过。

  “日后我会将许族众人调至后方。”我沉吟许久开口说道,我目前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战事一起,死伤难免,此事不怪你。”许霜衣摇头说道。

  “姐姐节哀,是萍姐先要伤你的,你杀她亦是无心。”那头金翅大鹏幻化成了一名十多岁的女童出言劝解,虽然时间过去了二十年,金翅大鹏幻化的却仍然是女童,禽兽变人是什么样子或者什么年纪全看它想变成什么样子。

  “朝夕相处二十余载,即便她有不是,我也不会伤她性命,收刀不及,一时错手……”许霜衣摇头叹气,时至此刻我方才知道她之所以脸色难看是因为她杀死了黄族的原长老许霜萍。

  “你杀了许霜萍?”我愕然惊问。

  许霜衣闻言默默点头,脸色再度阴沉,可见内心极为难过,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流下泪来,许霜衣喜怒内敛,内心有悲伤也不会随意显露出来。

  “将她的尸身带过来,我要施法替她还阳。”我转头看向那金翅大鹏幻化的女童。后者闻言急忙转头看向许霜衣,而许霜衣则面露疑惑的看向我。

  “她有孕在身。”我急忙出言解释。先前的一瞥之间我已经确定她有了身孕,许霜萍比许霜衣年轻很多,与马凌风成亲多年一直没有身孕,而今好不容易有孕我不能让他马家绝后,此外如果我不救她,许霜衣会一直自责。

  “真的?”许霜衣出言惊问。

  “安胎不足七日。”我点头说道。许霜萍有孕在身时间太短,也只有我的金仙之气才能看的出来,连马凌风都不知道许霜萍已有身孕,不然的话不会让她随行出战,也有一种可能是临别之际的缠绵所留。

  “凤儿速去。”许霜衣急忙冲金翅大鹏吩咐道,后者急忙现出原形振翅北飞,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带回了许霜萍的尸体,许霜萍受的是刀伤,由此可见许霜衣的确不是故意伤她,不然的话她接不下许霜衣的疾弓利箭。

  “起死回生要折损你多少灵气?”许霜衣关切的问道。

  “百去其一。”我开口说道。金仙储存的灵气是非常恐怖的,是天仙的三倍,地仙的二十多倍,像起死回生这样的法术所耗费的灵气极多,相当于远距离瞬移两次所使用的灵气。

  “我们可将其尸身送与北齐,他们自会救治。”许霜衣不舍得我浪费灵气。虽然我目前的灵气处于充盈状态,但是谁知道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像移动山峰开通河流这样大的法术往往一次就要耗费十分之一。

  “不成,他们会认为我们刻意为之,只为耗费其灵气真元。”我摇头开口,转而探手施法,复原伤口招回魂魄。

  许霜萍苏醒之初略显茫然,片刻之后反应了过来,翻身站起探手摸向腰间拔出了腰刀。

  “许族长顾念旧情请本座为你还阳,你已有孕在身,速速离去莫要再次上阵搏杀,下次再见,必不饶你。”我冷哼开口。我之所以救她并不是单纯因为她是马凌风的老婆,最为主要的是不想让许霜衣自责。

  许霜萍闻言无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腹,转而面带愧意的看向身旁的许霜衣,片刻之后起身往北远去。

  “谢谢。”许霜衣出言道谢。

  “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我叹气摇头探手拍了拍她的左臂,转而走向远处的林一程。

  林一程现在也是极为懊恼,一脸怒气的盯着建康墙头的守军。

  “陈诚见过真人。丞相,此为兵马实数。”就在此时一名将军拿着一张宣纸走了过来。

  “陈将军辛苦,下去歇息吧。”我抬手接过宣纸冲那将军摆了摆手。这张伤亡统计报告他原本是想呈送林一程的,我探手去拿他也不会不给,在这些将军兵卒的眼中我和林一程是不分彼此的,事实也的确如此。

  “死伤得过半。”林一程并未回头。

  “有战斗力的还有六万,伤亡数字还没出来。”我看了看宣纸开口说道。这份统计报告只写了还有多少人能战斗,伤的跟死的没统计。

  “什么?”林一程大为惊讶,转身抓过我手里的宣纸低头观看,伤亡数字明显超出了他先前的预料。

  “腹背受敌,兵种相克,能留下六万就不错了,我太大意了,我早就发现和尚在撤离边境防线,一时疏忽没有往这方面想。”我摇头说道。我这句话并不是单纯的安慰林一程,事实上我一时的疏忽造成了十万兵卒的伤亡,身为主帅,我难辞其咎。

  “你不用安慰我,这事我负主要责任。”林一程叹气摇头。

  “禀真人,贫道刚刚集结我方道人予以点查,往生者十七人,灵气耗尽者八人,可战者只余下了贫道与鸿正道兄及真人带来的六名紫气晚辈。”光仪道人走上前来开口说道。光仪和鸿正是两名随军地仙,他这句话表明随军的紫气道人也是死伤惨重。

  “无量天尊,道友再辛苦一下,将往生者道号一一摘录,待本座日后设法还阳。”我出言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遵真人法旨。”光仪道人稽首过后转身离去。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林一程都没有说话,这是我们的第一战,出师不利和风折帅旗一样,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片刻过后许霜衣报来了蛮荒三族的伤亡情况,黄族死伤最严重,死了三十多人,带来的异兽死了个干净,能起飞作战的飞禽一共还剩下了十二只,其中还有我们带来的这几只,红族死亡九人,黑族没有伤亡,因为他们还没来得及奉命出战。

  随后报上来的伤兵数字令我们大吃一惊,伤了五万多人,被砍掉双臂的就有三万多,这三万多缺失了双臂的都是北齐骑兵所为。

  “前拖后拽,一箭双雕啊。”林一程咬牙切齿。

  “是一箭三雕。”我摇头叹气,砍掉双臂不能再次作战是其一,无法劳作增加北周负担是其二,触目惊人震慑敌军是其三,北齐用心可谓狠辣至极。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战争的残酷性。”林一程眉头紧锁。

  “放心好了,这个仇早晚要报。”我正色说道。北齐骑兵的卑劣手段令我怒火中烧,内心已然打定主意,回去以后就给金刚炮升官儿,让他当团长,不,当师长!

  跟我玩阴的,谁怕谁呀……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九章 触目惊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