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零六章 跑个精光

第七百零六章 跑个精光

“我没有来世,你如何寻我?”我苦笑摇头。

  “先前只是言明心迹,与你相遇,今生足矣。”许霜衣的声音转为了平静,她已经四十多岁了,懂得在最快的时间内平和自己的情绪。

  “战事终结之日,我会让你永生不死。”我话锋一转从悲伤的气氛中解脱了出来。

  “花开有时,花落有期,无须为我延寿,你飞升之日我便回返蛮荒静心终老,即便途生变故亦无须逆天救我。”许霜衣平静开口。

  “何出此言?”我眉头大皱出言追问,许霜衣的这句话令我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且问你,这些年来你可曾忘记过我?”许霜衣转头回望答非所问。

  “不曾。”我正色开口,男人不应该优柔寡断,但是男人也不应该昧着良心说话。

  “缘何不曾?”许霜衣追问原因。

  “就是不曾。”我摇头回答,我只知道我没有忘记她,至于为什么没忘,我还真的说不清。

  “你可知我为何不服那驻颜灵物?”许霜衣平静的问道。

  “你先前曾经说过。”我出言说道。许霜衣所谓的驻颜灵物是十年前我送给她的那枚凝脂果。

  “我先前曾经数次相助于你,你自忖亏欠于我,因而不曾相忘。那日你助我平定族中内乱已然还恩,倘若我服食那驻颜灵物,你我之间将相平不亏,如此一来你心中内疚之情定然消弭,相忘之期亦不远矣。”许霜衣平静开口。

  许霜衣的话令我无言以对,她说的是一个很难理解的心理,简而言之就是她不想让我忘记她,所以她就让我一直欠她的,这种想法有些阴暗,却也足见她用心悲苦。女人的心思还真不是我一个老爷们能够猜得透的,尽管我一直自以为很细心很善于发现。

  就在我低头沉吟之际,本来坐着的许霜衣猛然之间站了起来,“前方有一黑鹤,鹤上有人。”

  许霜衣的话在瞬间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站起身侧目远眺,果然发现在前往十里之外的空中有一只体型巨大的黑鹤,鹤上坐着一个中年紫气道人。黑鹤的飞行高度要低于我们乘坐的金翅大鹏,因而我们是低头俯视它的。

  这只黑鹤的气息我曾经见过,叶傲风在二十年前曾经骑乘过它,但是此时黑鹤的背上坐着的却并不是叶傲风,而是一个只有紫气的中年道人,中年道人其貌不扬,驾鹤技能也不娴熟,黑鹤飞行的并不稳定。

  “他是何人?”许霜衣出言问道。

  “不认识。”我摇头说道。叶傲风的黑鹤怎么会成为一个普通的紫气道人的坐骑,这一点令我很是疑惑。

  “如何处之?”许霜衣转头问道。

  “射他下来,留活口。”我沉吟片刻收回了灵气屏障。根据黑鹤的飞行方向来看这个紫气道人是负责传递消息的。

  许霜衣闻言立刻冲脚下的金翅大鹏低声吩咐了几句,后者再度提升了飞行高度并加速飞到了黑鹤的上空,随后收敛羽翼悄然俯冲,与此同时许霜衣开弓放矢,将恍然无觉的紫气道人从鹤背上射了下来。

  由于我先前曾经吩咐留活口所以许霜衣的这一箭是射向那紫气道人右侧臂膀的,此等伤势自然不足以致命,因而那道人从鹤上跌落之后立刻改以凌空身法试图重新攀附鹤背,金翅大鹏见状不待我们出言吩咐便凌空探爪将那身在半空的道人抓了起来,金翅大鹏和老鹰的捕猎习惯是一样的,都是抓脊柱,脊柱被抓那紫气道人只能哀嚎不已束手待毙。

  紫气道人离开了鹤背之后那黑鹤径直飞向东方,没有片刻的停留,很明显它与这个紫气道人并不熟悉。

  金翅大鹏快速的落于地面,转而抬头上望,许霜衣见状抬手示意金翅大鹏去追击那只黑鹤,金翅大鹏得到主人的同意立刻欢快的腾空追击,金翅大鹏是凶禽,鹤类是它们的食物。

  “你们是何人?”那道人落地之后试图反手从背后抽出了长剑,但是他脊柱受损躯干无法弯曲,只能**作罢。

  “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饶你不死。”我驻足斜视,曾几何时紫气在我的眼中犹如神仙一般的存在,但是现在他们在我眼里如同蝼蚁。

  “哼。”那道人冷哼转头,貌似有几分骨气。

  “你们的军队为什么要撤退?”我出言问道。

  “哼。”道人再度冷哼。许霜衣见状不待我做出动作再度开弓将那道人的左侧大腿射了个对穿,那道人顿时再度哀嚎。

  “放肆!”许霜衣在开弓射箭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出手干脆利落,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她是蛮荒族长,对我柔情不表示对别人也会留情。

  “你们的军队为什么要撤退?”我再度发问。

  “我一个传信之人怎会知道此等秘密?”那道人本想冷哼,见许霜衣再度取出了箭矢顿时改了口。硬汉是值得尊敬的,但是硬汉也不是好当的。

  “你军主帅是谁?”我转而换了另外一个问题。这道人就是个跑腿儿的,上层的决策他不知道也正常。

  “国师挂帅,叶真人令行。”道人见装不成硬汉干脆来个竹筒倒豆子。他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叶傲风和马凌风的私交很好,俩人合力与我作对早在我的意料之中。

  “此次你带有何等信件?”我出言问道,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情是不会在这时候起飞送信的。

  “没有信件,只有口信。”那道人开口说道。

  “想活命就休要撒谎。”许霜衣见状再度发箭,顿时洞穿了右侧大腿。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类人不可能传什么口信。

  “刘将军差我回去催促制敌铁器,此语属实,绝无相欺。”那道人哀嚎着交代了受命的事情。

  “再让我遇见你定杀不饶。”我略显失望的开口说道。费了半天劲抓了个催地雷的。

  那道人见我肯手下留情顿时挣扎着向丛林深处挪去,他受伤颇重,一时半会儿难以自由行动。

  许霜衣见状打起呼哨召唤金翅大鹏,片刻过后金翅大鹏回返,双爪抓着那头奄奄一息的黑鹤。金翅大鹏捕捉鹤类自然毫不困难。

  就在此时,黑鹤的左爪上的一个小巧的信筒引起了我的注意,快步上前从中掏出了一卷薄纸,铺展观看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面写的是‘末将刘晶光万死上拜,国师先前所差之僧侣不肯受命出战,尽皆离营而去,请国师速谴有能之人前来助阵定心。’

  “为何发笑?”许霜衣见我无故发笑忍不住出言问道。

  “叶傲风派和尚来打仗,结果和尚都跑了。”我将手中的迷信递给了许霜衣。

  “这领兵将军名为晶光,焉有不光之理……”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六章 跑个精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