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零三章 残酷初现

第七百零三章 残酷初现

“跪谢真人!”杨忠见我治好了婴儿左胸的伤势,立刻就要跪倒拜谢。

  “自己人,不用这样。”我上前拉住了杨忠,转而便要延出灵气为吕氏补足血气,想了想还是没有那么做,灵气能不用还会别用的好。

  “你们下去吧,谢礼随后会有人送到你们家中。”杨忠直起身冲几个产婆挥了挥手,后者这才从巨大的惊愕之中反应了过来,屈膝道谢然后离去,伺候月子的下人立刻接手。

  “真人,先前所用为何物?”杨忠并不知道我先前用的什么东西为他的儿子修补了身上的伤口。

  “金龙升天之时遗落的龙鳞。”我自然不会冲杨忠隐瞒什么。

  “为何此等坚硬?”杨忠摸着婴儿左胸部位。

  “此物乃金龙本体龙鳞,自然极为坚硬。”我出言说道。龙鳞有着特殊的灵气成分,我并不能完全予以压缩改变,因此婴儿左胸部位虽然看似无奇,实际上有着一处巴掌大的坚硬区域。

  “恍如护心铜镜。”杨忠出言说道。

  我默然点头没有开口,有些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一件事情可以在无形之中引发另外一件事情,龙鳞入体之后恰恰挡住了婴儿的心脏部位,日后说不定会因祸得福。

  “真人对犬…此子有救命恩德,请真人赐名。”杨忠出言求赐,他本来是准备以犬子自谦己子的,结果中途改了口,因为这个谦虚的称谓不恰当。

  “坚。”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一个字,杨坚本来就是金龙该用的名字。

  “真人莫不是有通心之能,我也正有此意。”杨忠一脸的惊愕。

  对此我只能再度报以一笑,看来即便我没有出现杨坚还是会叫杨坚。

  杨忠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金龙应世,望子成龙是每个做父母的希望,杨忠根本就不用望子成龙,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就是龙,不但是龙还是金龙,此乃天大的喜事,杨忠立刻传令设宴,众人多日忧心挂肚没有正经吃饭,而今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哪里还管什么时辰,半夜起宴,推杯换盏。

  巫青竹和我是无需饮食的,杨忠也没有心思吃饭,在内室抱着孩子喜的合不拢嘴。而我和巫青竹以及林一程则在正室喝茶谈话,林一程明显的心中有事,常常前言不搭后语。

  “林总,你在想什么?”我忍不住出言发问。

  “于科长,有句俗话叫成大事不拘小节,你怎么看这句话?”林一程意有所指。

  “你想让二道防线的精锐去干什么?”我出言问道。林一程先前命令王将军起营的时候我就已经起疑了,起营的意思就是收拾行李原地待命,林一程要调动精锐部队去干什么他一直没说,所以他这话一出口我就猜到是要调动部队。

  “南下追袭北齐军队,倘若对方人马太多,就改变策略,率先赶赴江浙一带筹集粮草。”林一程知道瞒不住我,只能说出自己的计划。

  “其实你根本就没打算去追击敌人,你只想去陈国抢劫粮草。”我苦笑摇头。如果要作战的话林一程不会不调动穿有重胄盔甲的一线部队,他只调动了轻装精锐就说明他压根儿就没想去打仗,他想赶在北齐的前面去陈国大肆抢劫,轻装精锐移动速度快,可以快去快回。

  “东西争霸,南陈根本没有能力自保,我们不动手北齐也会动手,打仗打的就是钱和粮食,谁拥有更多的资源谁手里拥有的筹码就多,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林一程正色开口。他知道我必然不同意去南陈抢劫,所以率先用一句‘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来堵我的嘴。

  “你抢走了他们的粮食和牲畜那些人怎么办?快冬天了,你让他们饿死?”我连连摇头。我也知道粮草的重要性,但是我不能将别人的糊口之物抢回来塞进自己嘴里,二十年前在东魏和梁国边界见到的那些惨象一直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如果我们不动手叶傲风的军队就会假戏真做将陈国洗劫一空,现在的情况是咱不动手叶傲风就会动手,不管谁动手,陈国都要遭殃。”林一程晓之以理。正如他所说南陈在北齐和北周眼里就是一块肥肉,南陈的部队根本就不是掺杂有修道中人和异兽的周齐两国部队的对手。

  “总之我不同意去抢劫,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我连连摇头。我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自欺欺人,那些抛弃宠物和抛弃子女的人都是我所鄙视的,那些人自欺欺人的以为弱者离开了他们也能生存,实际上根本就是变相残杀。林一程的作法跟这个雷同,表面上看不是去杀人的,可是把百姓赖以生存的粮食和牲畜抢走了,他们怎么活下去?退一步说既然是抢就会遇到抵抗,自然还是得杀人。

  “我们不杀,叶傲风也会杀。”林一程提高了声调。

  “他想杀让他杀,反正我是不杀。”我毅然摇头,杀戮可恶之人我自然不会心慈手软,对于弱势群体我绝对不欺辱,我是截教金仙,不是流氓混混。

  “他如果先行一步,陈国所有的物资全都会被他掠走,他是去打劫不是去占领,他知道他守不住那么大的区域,你感觉他会给自己守不住的地方留下食物和种子吗?”林一程出言说道。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并不像金刚炮那样一直附和我。

  “咱们有粮草,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再说他那么干会失掉人心,他也不见得就一定会那么做。”我再度摇头。

  “于科长,咱的粮草只够十年耗费,万一十年之内分不出胜负,所有北周的子民就得饿死。”林一程继续与我争辩。

  “十年之内我们可以发展生产,自给自足的朝鲜也没见饿死人。”我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

  “发展生产,哈哈,你说的轻巧,于科长你知道咱现在有多少军队吗?”林一程大笑发问。

  “一百万左右。”我随口回答,对于己方的军队数量我自然知晓。

  “那你知不知道咱们北周一共有多少人口?”林一程再问。

  “多少?”我皱眉反问,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

  “不足三百万户,乐观估计也就一千万左右,平均十个人就得养活一个军人,青壮年全去了战场,谁去耕种,你去还是我去?”林一程红着脸与我争辩。

  “这样的问题北齐也会遇到。”我皱眉开口。林一程分析的问题的确是客观现实,我无法辩驳,青壮年去了战场会导致消耗增加,缺少了青壮年的耕种会造成生产减少,这是个双向恶性循环。

  “所以他们才会急切的筹集粮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不把粮食备足怎么打仗。北齐如果获得了陈国的物资他们就会在战场上占据主动,拖呗,反正也饿不死人。可是咱们拖不起啊,到时候给养告急,不打也得打,明知道是火坑也得往里跳,到时候死的人更多。”林一程以食指戳点着喝空的茶杯。

  “还没建立功德就先大开杀戒,杀的还是无辜平民,历史会怎么评价咱们,世人会怎么看咱们?”我摇头叹气。我反驳不了林一程,但我还是不同意他的作法。

  “哪朝哪代的历史不是史官写的,哪个史官不得听皇上的,皇上让他们写一二三他们绝对不敢写四五六,不听话的也有,挖了膝盖,阉了老二立刻就听话了,历史,历史都是属于胜利者的,叶傲风如果赢了,他会极力的丑化你,没谁会记得你今天做的善事。”林一程慷慨激昂。

  “如果听了你的建议即便赢了战争我也会于心不安,我一辈子都会告诉自己我的胜利来的多么阴暗无耻。”我重重摇头,不管林一程怎么说我始终还是认为不该去抢劫别人赖以生存的粮食和牲畜。

  “你想心安是吧,去向叶傲风投降吧,带着那孩子一起去,你们是战争的关键,你们一死天下就太平了,就不用战争了。”林一程暴跳如雷。

  “战争还没有正式开始就搞成这个样子,真的打起来你们还不得自己先动手啊?”巫青竹笑着插了一句嘴。

  “巫姑娘,你来给评评理,我跟他简直说不清。”林一程见巫青竹说话立刻将她拉入了己方阵营。林一程是知道巫青竹的来历的,也知道她是民国时期回来的人。

  “行,你来说说吧,你感觉他的作法对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问我一个女人干嘛。”巫青竹一句话就将责任推了出去。与此同时离座站起转身走了出去。

  “有没有折中的办法,柔和一点的。”最后还是我妥协了。

  “有一个,可以等他们回程途中出手抢夺。”林一程出言说道。

  “那时候他们一定会有所防备,出手去抢咱们的损失会很大。”我摇头说道。对于战场利弊的分析我并不逊色于林一程,但是我受自己感情的影响太大。

  “原来你知道啊。”林一程出言讥讽。

  “算了,发兵吧。尽量攻击城市,那里富人多,穷人尽量别动他们。”我无奈摇头。有时候选择并不一定是在好与坏之间选择,怎么做都是错,两害相衡择其轻吧。此外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此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我不但要为自己负责还要为北周的所有百姓负责,由不得我凭自己的好恶行事。

  “于科长,我刚才的话可能说的有点重了,你别往心里去。”林一程见我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忍不住出言安慰。

  “没事。”我无奈摇头,这么多年来我和林一程从来没有争执过,这是争的最凶的一次。这次争执令我感受到了两件事,一是我不能再以一名战士的心态来考虑问题了,我是北周的实际主帅,没有我的同意林一程和杨忠都不敢随意调动军队。第二点是以后我还要做出许多艰难的决定,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情很可能会在我身上重演……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三章 残酷初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