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七百零二章 龙身有损

第七百零二章 龙身有损

金龙出世之后众人都在迫切的等待产婆出来,许久过后产婆终于跑了出来。

  “国公,是个公子。”产婆满手都是鲜血,她口中的国公是杨忠的封号,杨忠此时是柱国公,任元帅职。

  “废话,是个女的就完了,”金刚炮率先接过了话茬。

  “赏。”杨忠一脸喜色的吩咐了下去。

  “国公,快传大夫吧,小公子流血不止。”就在此时,产婆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女人生产的时候有可能出现大出血的情况是不假,可是很少听说婴儿会出血。

  “何故?”杨忠惊愕的问道。古时的产婆会在女人生产之后报出婴儿性别和母子是否平安,这几个产婆都相当专业,没说母子平安只能是出现了意外情况。

  “小公子左胸有一处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圆形胎记,有顶针大小,出生之后一直流血不止。”产婆情急之下伸手比划着伤口的大小。

  “我去看看。”巫青竹从远处站起,不用产婆的引导,自行走向了内室。

  “你确定是天生的?”我转头看向产婆。在天地封闭之后我撤除了一切不必要的灵气消耗,透视功能就是其一。退一步说即便不从灵气方面考虑我也不能看女人生孩子。

  “是的,老奴看的真切。”产婆说完跟着巫青竹跑进了内室。

  “真人?”杨忠虽然心中极为慌乱却没有跟着产婆和巫青竹进入内室,他这么做自然是不想引起慌乱,但是父子连心,杨忠这句‘真人’就是在向我求计。

  “不会有什么大碍。”我摇头说道。观气术可以观察气息,我可以确定婴儿没有生命危险,有巫青竹出手救护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会不会是他们暗中设计?”林一程走上前来伸手东指,他的意思是婴儿身上的伤口会不会是北齐方面暗中加害。

  “不会,他不敢这么做。”我摇头说道。叶傲风不敢过来加害金龙,不然他就违反了天条,有着龙气的帝王都是受到天庭保护的,我当年杀死萧绎本以为会大祸临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正因为没有人敢出手加害有着龙气的帝王,所以我当日的大胆举动才会在无意之间积下了巨大的功德。如果皇帝真是那么好杀的,不用仙人,紫气道人就抢着杀了。

  “他做事情可没你这么多顾忌。”林一程对叶傲风也相当了解。

  “他没有机会动手。”我再度摇头。林一程说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一来叶傲风不敢暗杀天龙,二来他也没机会动手,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守在这里。

  “禀报元帅,前方传来羽箭。”就在此时从府外冲进了一名偏将,手里拿着一支由黑布包裹的利箭。

  羽箭传信是我想出的传递信息的方法,前线阵地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很远,消息传递受限,我虽然可以顷刻即至却也不能每天往返查看,这个羽箭传信是利用金银铜铁四种材质的弓箭制造成火箭,这种火箭不但可以发出火光还能发出浓烟,因而不管白天黑夜都可以被负责瞭望和传递的兵卒发现并再行辨别传递,性质类似于烽火台,但是比烽火台更准确,金银铜铁分别被刷上了耐火的七种颜料,不同材质的弓箭和颜色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只有前方领兵的将军和我们几个首脑人物才知道什么颜色的弓箭代表着什么含义,这样做也可以做到保密,敌人即便截获了我们的羽箭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杨忠接过黑布包裹转身看了一眼,转而又将羽箭放了回去,这里人多眼杂,机密不宜示人。

  “红色金箭。”杨忠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他们想干什么?”我同样大感疑惑,金银铜铁四种材质并不是以金为重要,相反的黄金比较沉重,用它做的长箭射的距离较近,不适宜传递紧要信息。红色金箭的意思是北齐已经发兵了,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向我们境内出发,而是南下攻打陈国去了。

  “叶傲风很可能读过毛选。”林一程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啥意思?”金刚炮一脸的疑惑,事实上不止他疑惑,连我都疑惑,虽然我和金刚炮是军人出身,但是我们最讨厌的就是思想政治教育,我跟他都有在会场睡觉的不良记录。

  “毛选里面有一篇论持久战,”林一程出言解释,“陈国拥有江浙一带富庶地区,先占领了它就解决了粮草和后备物资的问题,叶傲风想跟咱们长期耗下去。”

  “你们有什么想法?”我转头看了一眼内室,巫青竹还在里面没有出来,这就表示情况棘手,不然的话以天仙修为治疗普通伤势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废话,抗美援朝呗。”金刚炮率先插嘴。

  “我同意老牛的意见,”我点头开口,“我们两国交战陈国并未参与,北齐南下于理不合。”

  “我不同意。”林一程连连摇头,“我们和陈国不是盟友,我们没有义务帮他们,再说即便是出兵帮他们解了围,日后的共同防守就成了问题,我们先前可没准备设防那么远。”

  “围魏救赵,换取粮草。”我压低了声音。我的意思是出兵攻齐逼迫齐军回身自救,以此换取陈国的粮草给养。

  “不成,此时北齐或许正在设下陷阱等着我们。”林一程再度摇头。

  “你有什么好的计策?”我沉吟片刻也认为林一程说的有道理,羽箭传信也有局限性,那就是我们不知道对方南下的兵力有多少,万一是诱敌之计我们的损失就严重了。

  “于科长,叶傲风了解你吗?”林一程问出了一个貌似无关的问题。

  “同门学艺三十年,他怎么会不了解我。”我苦笑摇头。叶傲风虽然现在是我的敌人,但是之前我们可是同门师兄弟。

  “这一点你不承认也不行,之前你有过很多次杀他的机会你都没有下手,这不是因为你手下留情,而是他利用了你性格的弱点。项羽比刘邦神勇,但是最后他还是输了天下,究其根源是因为他没有刘邦的厚黑阴狠。”林一程压低声音与我耳语。

  “的确是这样。”我点头承认。林一程分析的很正确,我心悦诚服,尽管他说的不太好听。

  “叶傲风既然了解你,那他就会摸透你的思维方式,我感觉现在北齐方面有八成可能在边界设下陷阱等咱们过去自投罗网,所谓南下攻陈只是诱敌的幌子。”林一程出言分析。

  “你这军师很称职。”我再度回头看向内室,这都一炷香了,巫青竹怎么还没出来。

  “叶傲风现在还不知道我在帮你,这是我的优势,等到他起了疑心就会想出对付我的策略,所以不能一味指望我,咱们要合谋,让他摸不准我们的出牌章法。”林一程开口说道。这场战争打的不仅是道术,还有智慧。

  “我出牌他也摸不着章法。”金刚炮不甘寂寞的插了一句嘴。

  “肯东摸不着,因为你压根儿就没有章法。”我迎头就是一盆凉水。

  “元帅,传令王将军起营候命。”就在我和金刚炮说话的时候林一程低声冲着杨忠开了口。杨忠现在一脸的焦灼,外事内事凑一块儿了。

  杨忠闻言立刻走入帅府,片刻之后将盛有另外一只长箭的黑布包裹交给了先前到来的那个偏将,后者急忙告退离去。四种材质,七种颜色,交叉使用可以传递相当精确的信息。

  “你要干什么?”我疑惑的看向林一程。林一程口中的王将军是前线二道防线轻装精锐的领兵将军,既然已经识破了北齐的诡计置之不理就是了,林一程还让他起营做什么。

  “追杀北齐派往陈国的那股部队。”林一程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他的言辞明显有恍惚之处,也就是说他说的可能不是实话,极有可能另有所图。

  我刚想出言追问,却发现巫青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色并不好看。

  “不要避嫌了,孩子的情况不乐观,伤口无法愈合,你快去看看。”巫青竹阴着脸开口说道。

  杨忠闻言再也装不出沉稳了,转身就冲进了内室,我随后步入,此时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什么样的伤势连天仙都治不好。

  金龙出世确有异象,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无名香气,丝毫没有血腥污秽之气,吕氏生产艰难已然晕了过去,几个产婆正在一脸焦急的用绸缎擦拭婴儿身上的血迹,她们都是有经验的产婆,知道不能用吸水性好的棉花。

  金龙神识离去之后婴儿自然是不认识我了,但是他仍然有着与其他婴儿不同之处,最大的特点就是额头上方有两只小巧的肉瘤,这是龙气熏染留下的异象,会随着婴儿的长大逐渐消失。此时那婴儿正睁着眼睛左右张望,丝毫没有哭闹,眼神也与寻常婴儿的朦胧不同,他的眼神蕴光凝神。

  几位产婆见到杨忠立刻跪了下去,虽然这件事情跟她们没关系,但是她们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婴儿死了,杨忠备不住就不会让她们陪葬,产婆又名稳婆,如果婴儿出现意外,她们很快就得四平八稳。

  “照顾夫人。”杨忠并没有她们想象的那么暴戾,只是冲她们抬了抬手,示意她们去照顾吕氏。

  在杨忠与产婆交谈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婴儿的伤口,伤口在婴儿的左胸,有拇指指甲大小,一直在汩汩的淌着鲜血。

  灵气再怎么宝贵此时也不能吝啬,立刻延出金仙灵气将伤口愈合,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片刻之后被我愈合的伤口竟然重新裂开了。

  我疑惑的抬手擦去伤口上的血迹,趁着鲜血再度渗出的空当凝神查看,发现伤口的形状很是怪异,呈现不规则的椭圆形,大小宛若鱼鳞状。

  这一幕在瞬间提醒了我,转而从怀中摸出二十年前在杨婉金地宫外拾获的那片龙鳞,以灵气予以压缩修复,龙鳞入体,伤口顿时消弭于无形,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时至此刻我方才长出了一口粗气,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倘若二十年前我没有信手拿走那片它升天时遗落的龙鳞,那今日我就要辅佐一条死龙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百零二章 龙身有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