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怒发冲冠(上)

第六百七十五章 怒发冲冠(上)

马凌风之所以如此急着发兵北伐是因为萧绎的皇帝气数已经开始萎靡,唯一一个延长气数的办法就是以狂蟒吞龙的方法占据天下,说白了就是逆天行事出兵占领天下,只要统一了神州就是莫大的功德,上天就会默认他的合法性。这种情况类似于丑女婿上了大姑娘,然后老丈人便会无奈之下认可他是一个道理,说到底还是逆天行事。

  此时我自然不能再呆在山洞了,在接到温啸风的焚香传言之后立刻腾云离开山洞,升空过后开始思考去处,沉吟再三还是决定先前往江陵观察一下梁国的大军是否开拔,另外也可以看一下萧绎的气息是否有大的变化,最主要的是如果叶傲风真的应马凌风之邀过来帮助他的话应该也会在江陵,此人必须杀掉。

  打定主意便凌空东行,傍晚时分启程出发,不到子夜便赶到了地头儿,萧绎登基之后这里已然进行了扩建,皇宫的规模大了不少,我俯身下望寻找萧绎,片刻之后在皇宫正殿发现了他的气息,此然虽然已是深夜子时,但是正殿仍然灯火通明,马凌风的气息也在其中,此外里面还有很多散发着威武之气的将军,看情形应该是在召开战前会议,而驻扎在城外的大量兵卒也说明梁国军队尚未动身北上。

  正如我先前所料,萧绎的龙气已经很是萎靡,不过龙气萎靡与否与身体健康状况没有直接关系,萧绎此时正当壮年,身体很是健壮。此外在这里也没有发现叶傲风的气息,这一点令我微感失望,看来叶傲风并不在这里。

  本想调头离去南下寻找温啸风,临走前惊鸿一瞥发现了徐昭佩的气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徐昭佩的身边竟然还有一名男子气息,惊魂之下转头再看,发现徐昭佩的贞洁之气阴影重重,贞洁之气出现虚影就表示她无德失贞,这一发现令我顿时如坠冰窖,浑身上下一片冰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人的情绪在这种时候是不受理智控制的,见到这一幕我立刻急速闪进了徐昭佩所住的后宫院落,刚一落下便发现在徐昭佩所住的房间外有一个中年婢女正在望风放哨。

  “何人如此放肆,胆敢擅闯娘娘寝宫。”那婢女见状立刻轻声呼喝。她之所以没有大声叫嚷是因为她主子的房间里有个男人。

  我驻足斜视并未言语,这个婢女我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我前世却是认识她的,我和金刚炮在后世还与她的阴魂有过争斗,她就是后来被徐昭佩称之为雪姨的那个婢女。

  我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伴随着婢女的喊声,房间里的男女正在快速的起身穿衣,我虽然目前还无法隔墙透视,却可以通过观察气息的移动判断这一点,此时我庆幸自己不能透视,不然见到里面的那一幕我一定会疯掉。

  “快快退去,不要让我呼喊卫士。”那婢女再度出言开口,我此时心乱如麻,她的话令我倍加烦躁,探手延出灵气将其击晕扔至墙角,转而信步走向正室,可是走到门前我又站住了,我此时进去不是时候,我不想看到衣衫不整的那一幕。

  在门外呆立等候了多长时间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时候的我是没有时间概念的,脑子里充斥着巨大的疑问和难以抑制的杀气,我之所以这么多年不来见她就是为了让她平静安全生活,我之所以对马凌风忍让再三也是担心得罪了马凌风会导致历史重演,可是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什么促使了这一切的发生?

  或许只有一盏茶的时间或许是半柱香的时间,房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埋在我心底最深处的女人迈出了门槛。

  后宫的院落都是有着照明风灯的,她自然看到了我,在看到我的同时脸上顿时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此时的徐昭佩与后世的王艳佩容貌几乎完全一样,连气质都酷似,一脸的高傲倔强,即便被我撞破奸情也并没有羞愧无地的神情,惊讶过后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残忍的笑意。

  “故人来访,为何不入房门?”徐昭佩冷笑开口。

  “你我是故人吗?”我皱眉开口,转而迈步向前,走过她身侧的时候她并没有阻拦我,反而侧身伸手做了个迎客的动作。这一动作令我有了反手给她一耳光的念头,但是这个念头被我强行压制住了,事情总有因果,在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我不能打她。

  房间里弥漫着胭脂水粉的气息,不管是王艳佩还是徐昭佩都有着粉黛妆容的习惯,对此我早已经熟知,此时我自然不会留意房间里的布置,我的注意力全在房间正中的圆桌旁那个强自镇定的端着茶杯的男子身上,这个男子身着华服,金外絮中,华而不实,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风月场中的老手,徐昭佩的性格十分高傲,她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这位是孙公子,这位是本宫的一位故人。”徐昭佩竟然装作无事之人一样作起了介绍,这分明就是故意气我,往死里气我。

  “幸会!”那孙公子放下茶杯抱拳见礼,虽然抱拳见礼,眼神之中却有着几分鄙夷和几分醋意。鄙夷是因为我的穿着十分的寒酸,醋意是他把我当成了情敌。

  “拔剑自刎,我留你三族。”我将背后的轩辕剑取了下来扔到了桌上,不管这个孙公子是谁的儿子,他的亲人都要倒霉了,那些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将他培养熏陶成了这么一个东西受到株连并不冤枉,况且我于乘风是截教的仙人,行事风格永远也不会有所变化,他如果不自尽,我一定会杀掉光他三族的所有人。

  那孙公子哪里会想到我会跟他说这些,一时之间呆立当场不知如何应答处之。

  “于乘风,你这是何意?”徐昭佩上前一步伸开双臂护住了那一脸惊慌的孙公子。

  “你凭什么气我?我哪里做的对不住你了?”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震怒出声怒喊,我思前想后也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当日为了阻止她嫁给萧绎我几乎连命都搭上了,等我伤好之后她已经嫁于人妇,即便如此我仍然为她留下了紫气宣纸,并承诺日后有难我还会来帮助她,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过错,她凭什么这么对我?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五章 怒发冲冠(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