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再见故人

第六百七十一章 再见故人

黄族众人分为了东西两派,东侧的只有数十人,这些人以许霜衣为首。西侧有数百族人,领头的也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个子不高身材惹火,年纪比许霜衣小上不少,应该是族内的新秀派。而双方争论的焦点则是该不该应国师的邀请离开蛮荒之地迁居中土。

  他们所说的国师是谁我并不清楚,因为东魏西魏和梁国都有国师,但是我猜测他们口中的国师为马凌风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蛮荒之地离梁国最近,此外我和金刚炮在这里修行的事情马凌风可能也有所耳闻,金刚炮当年比我回去的要早,这个大嘴巴保守不了什么秘密,马凌风从他的言语之中得知蛮荒之地有四族的存在也就不足为奇。

  说是在召开会议,实际上已经有逼宫的意思了,双方的阵营之中各自的坐骑都在旁侧,弓箭和腰刀也都佩戴在身上。

  虽然情势危急,但是一时半会儿之间还不会有大的冲突,因为许霜衣的金翅大鹏对那些禽兽有着莫大的威慑力量,金翅大鹏敛翅侧目神情十分的倨傲,而那些禽兽在它的强大威慑之下显得十分的紧张而畏缩。

  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侧耳倾听发现那个名叫许霜萍的年轻女子的理由有两条,一是今年大旱少雨,地里所产的谷物不足以供族人过冬,而不能肆意捕杀野兽这是祖训,到时候族人就要挨饿。二是黄族众人长期隐居蛮荒,数千年下来不与外界通婚,令得族内有了近亲相交的迹象,后代出现残疾的几率越来越高。

  许霜衣是保守派,她不赞同外出的理由也有两条,一是黑族在数年前送来了不少的牛羊,即便今年大旱谷物减产也不虞口粮短缺,血缘的问题可以与黑族和红族共同商议考虑通婚,指责许霜萍率众外出有意气用事之嫌,而并非为了族人的福祉,况且祖训也不准外出,他们一旦外出定然要参与战争,到时候族人难免会有死伤。

  许霜衣是保守派,许霜萍是激进派,二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理由,说也说服不了谁,许霜衣坚持祖训严禁族人外出,而许霜萍则要打破旧习外,出相助国师建功立业,并指责许霜衣固步自封坐以待毙。

  她们二人争吵的关键说白了就是一方要改革开放,而另一方则要闭关自守,改革开放到底好不好谁也不能下定论,因为朝鲜的闭关自守令得国民生活极为清苦,一头猪能换一个媳妇儿,一天两餐还吃不饱。而我国的改革开放却令国民生活水平整体提高,付出的代价就是找个黄花大姑娘比找个恐龙还难,干爹的数量比亲爹还多。

  任何事情都有两方面,如果黄族外出必然可以令他们生活大为改观,但是不管哪个国家都不会养活闲人,你吃了人家的东西接受了人家的赏赐就得为人家卖命,到时候族人就要为他们出战,而打仗难免就要死人。

  这种事情既然让我给撞上了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我也不会装逼耍酷等到紧要关头再出现,因而便移动祥云悠然飘落。

  国人经常说这么一句话‘我对事儿不对人。’其实这是句屁话,没人哪来的事儿,谁如果得罪了我,我嘴上说我对事儿不对人,可心里我绝对会记恨他。反之亦然,许霜衣对我有情,她的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我一定会支持她,没有偏倚就没有亲疏。

  “许族长,近日可好。”我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落于地面。

  我的出现令许霜衣大为惊愕,短暂的惊愕过后微笑点头,我喊她许族长令她没办法接话,如果喊我夫君就会显得热恋贴了凉屁股。

  “许族长,贫道而今已然肉身飞升,证了天仙大道,今日有暇特来与挚友相见。”我出言说道。我这句话包含了两个意思,一是告诉许霜衣我当年没有骗她,我没跟她在一起也没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另一个意思就是暗加威胁,一句挚友足以令得许霜萍众人明白我和许霜衣的友情之深厚,间接的告诉她们老实点,别蹦跶,不然我一定会出手。

  “妾身未曾想过今生还有再见之日。”许霜衣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失控。

  “许族长,贫道这次前来恐怕要叨扰一些时日,你先料理族内事物,稍后再行叙旧。”我的目光缓慢的逐一扫过西侧众人的面孔,众人本来就对我极为畏惧,此时更是惊若寒蝉,唯独那许霜萍敢于与我对视,即便如此她眼神之中也流露着强作镇定的惊恐和慌乱。

  仙人在凡人的眼里是神一样的存在,有仙人做靠山谁的底气都足,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随着我的到来产生了瞬间的逆转,原来实力较弱的保守派立时变成了掌握主动权的一方,许霜衣并未因为来了靠山而言语强硬,而是柔声安抚着众人,并言之今天的事情只是普通的族内会议,意见的分歧是正常的。

  许霜衣的大度令我很是钦佩,事实上众人今天就是逼宫谋反,但是许霜衣并没有因为有了靠山而去惩戒那些族人,而是采用了柔和的处理方法,竖立了自己的威严也维护了族内的安定。

  “道不同不相为谋,许霜衣,我今日便要离去,你可要阻拦于我?”身材惹火的许霜萍是这次逼宫事件的主谋,而今功亏一篑自然没脸再在族内呆下去了。

  “妹子要外出散心我为何要阻拦于你,玩的够了,早些回返便是了。”许霜衣点头笑道。事实上许霜萍并不是她的妹妹,而且许霜衣也听出了许霜萍要脱离黄族的意图,但是她并未给予阻拦,不但没有阻拦还给对方留下了回返的后路,这一举动换来了族人一片赞赏的眼神。

  许霜萍并没有领许霜衣的情,冷哼过后翻身跳上了一只巨大的青枭的脊背,青枭振翅凌空往东而去。

  许霜衣自然不会阻拦她,而是放任她自行离去。

  “遣散坐骑,回去休息,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任何人不得再度提起。”许霜衣扬手下达了命令,众人见状纷纷遣散坐骑各自回屋。

  许霜衣直待众人离去方才暗自喘了一口粗气,先前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族内恐怕就要生出变故了。

  许霜衣遣走众人之后向我走了过来抬头笑对,我低头而望心中大为酸楚,五年的时间并没有令我有所改变,但是许霜衣却不能像我这样容颜不改,虽然依然淡雅秀美,眼角已然生出了些许细纹,蛮荒之地条件艰苦,她还需要操心劳力,最主要的是孑然一身没有伴侣。

  “你们所说的国师是谁?”我收回思绪出言问道。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是东魏和西魏的国师也就罢了,如果真的是马凌风来邀请他们,那这件事情就算让我给搅黄了,日后弄不好就要因为此事生出睚眦。

  “梁国国师凌风真人。”许霜衣出言说道。

  “果然是他。”我摇头苦笑。

  “你认识他?”许霜衣疑惑的问道。

  “我在俗世的师门是截教的紫阳观,师傅亲传了九位弟子,他居首座,我位末席。”我出言回答。许霜衣是知道我的来历的,但是她却并不知道马凌风跟我是什么关系。

  “你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此事?”许霜衣出言问道。

  “不是,我专程来探望你的,碰巧撞上了,我平时与这位国师师兄少有来往。”我出言解释。

  “清晨霜寒,进屋说话。”许霜衣听到我是专程来看她的顿时面露喜色,转而伸手想要拉我,但是想了想又缩回了手。

  这一细节令我心中微动,本想探手相牵,想了想也没有伸出手,只是侧身向她靠了靠,二人并肩前行。平心而论我是想牵她的手的,但是这个动作会令她心中再起波澜,犹如饮鸩止渴大有后患,而两人并肩齐行也可以表示亲密,但是这种亲密就仅限于朋友之间的亲密了,此外这个举动在那些从门缝偷看我们的族人看来二人就是亲密无间,这也有利于她日后领导族人。

  “你为什么不住那些大房子?”我出言问道。许霜衣的房间一如既往的简单,我当年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黄族的城池里建起了不少大屋,但是许霜衣并没有过去居住。

  “你在这里住过。”许霜衣点燃了蜡烛。此时天色尚未大量,点蜡烛只是为了避嫌,实际上二人都可以夜间视物。

  许霜衣的话令我心中再起微澜,意志坚定的女人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她能让你一直感觉亏欠了她,而且这种亏欠还无法偿还。

  “一别五载,你还好吗?”我随口岔开了话题,我这句话说的有点愚蠢而多余,但是岔开话题我也想不出别的言语。

  “尚可,你可安好?”许霜衣为我倒上了茶水,水是凉的。

  “我从山中独居了五年,未曾入世。”我如实回答。

  “你而今已然成了仙人,这次是来与我道别的吗?”许霜衣指着座位示意我落座。我先前曾经跟她说过我是后世之人,早晚还会回到后世去,所以许霜衣才有此一问。

  “我还要从这里滞留很长时间,这次是来看你的,我当日曾经说过日后会常来见你,君子要一诺千金。”我出言笑道。尴尬的气氛需要轻松的言语来缓和。

  “人老珠黄,不见也罢了。”许霜衣摇头开口。

  “这枚凝脂果可以令你永葆青春。”我从怀中掏出了那枚凝脂果递了过去。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许霜衣看了看那枚凝脂果竟然摇头拒绝。

  “你我做不成夫妻,却可做挚友,朋友之间怎么如此见外。”我伸手再递。

  许霜衣抬头凝望,许久过后缓缓摇头,“不用了,心中已铭风影,无需再留花容……”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一章 再见故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