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追赶轰撵

第六百六十六章 追赶轰撵

巫青竹所谓的帮忙自然是揶揄我的话,她是在嘲讽我,压根儿就没想真的帮忙,而今见我竟然落锤定音顿时大感惊愕,这就叫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去啊,我给你掠阵。”我挑眉坏笑。巫青竹之所以敢说帮我是因为她在骨子里认定了我会徇私留情阻止她下手,其实她猜错了,我对截教有的是香火情,跟这些异类禽兽没什么交情,不愿杀倒是真的,真杀了也无所谓。

  “你以为我不敢?”巫青竹反应了过来皱眉问道。

  “你给我一边凉快去吧,我现在已经是四教公敌了,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你如果逞强插手,就会沦为跟我一样的下场,清凉洞府你就别指望回去了。”我见戏耍的差不多了就收回了笑容正色开口。巫青竹是阐教的仙子,如果对截教的门人下手日后定然会受到报复。

  “就它们也想报复我?”巫青竹不屑的开口。

  “这里的异类有不少都是截教仙人飞升之前的坐骑,你要杀了它们,它们的主人备不住就不会为它们报仇。”我正色说道。

  “你们截教也没出几个像样的仙人吧?”巫青竹不甘示弱。

  “你真是不知好歹,杀,你去杀。”我气愤的伸手下指。

  “你让我去我偏不去,我凭什么听你的?”巫青竹冷哼转头。

  巫青竹前前后后跟了我一个多月,对于她的刁蛮和不讲理我已经深有体会了,跟她在一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能跟女人讲理。

  我叹气摇头收回了视线,转而低头下望思索该如何处理三仙岛上的这些截教异类。灵气屏障是不能布的,不然将会伤及大量的无辜,可是如果不布屏障的话只要我一现身它们都会逃跑藏匿,到时候巫青竹又会说我徇私留情。

  沉吟再三还是决定放这些异类一马,但是留情也不能留的太明显,不然巫青竹心里会不平衡,三教的我都处理了唯独自己所属的截教手下留情,放在大面儿上也说不过去。

  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想出了一个办法,敲山震虎,打草惊蛇。

  “乘风子来也,全部跪地受死。”打定主意之后立刻腾云下落,在下落的过程中出声高喊。我的道号早已经名扬四海了,谁都知道我就是杀废了六十多个门派紫气高手的大煞星,因而当我报出自己的名号之后三仙岛立刻就陷入了短暂的死寂,死寂过后就开始炸窝,能飞的都开始起飞,能游的都开始往海里游,鸡飞狗跳的场面很是恢弘。

  尽管我不想赶尽杀绝,但是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因而落下之后轩辕剑就开始出鞘,大开大合砍削击杀。一炷香之后岛上已经一片狼藉,该跑的都跑了,该死的都死了,我见状收剑归鞘凌空而回。

  “你杀的怎么都是带壳儿的?”巫青竹一脸的疑惑,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先前斩杀的大部分都是没来得及逃进海里的螃蟹和海龟。

  “这里是海外孤岛,野兽本来就少,不是会游的就是会飞的,我现在又不会分身之术,只能杀一个算一个。”我为自己的手下留情寻找着借口。

  巫青竹低头下望,明显的是在确定我是否手下留情了。

  “那头白鹤想逃,我们快去追它。”我一瞥之间发现三仙岛的现任岛主白羽真人已经现出原形向北逃逸,于是便高喊着追了过去。

  其实我之所以要去追赶白羽真人也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手下留情,阿猫阿狗杀了不少,总得做做姿态撵个大的。

  巫青竹有逆反心理,我让她跟我一同追赶白羽真人令她起了疑心,因而在我追赶白羽真人的时候她落到了三仙岛近做距离的观察。而我要的也正是她下去查看,因为按照白羽真人逃跑的距离来判断我如果全力急追定然可以追上它,到时候杀还是不杀。巫青竹下去查看会浪费一点时间,白羽真人可以利用这点时间飞的更远一点。

  “白羽,你给我站住。”我在追赶的同时出声高喊。之所以高喊有两个用意,第一是让巫青竹知道我的方位,令她不会急切的跟上来。另外一个用意是让白羽真人闻风逃跑,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警察抓小偷,小偷在前面跑,警察在后面吆喝着‘站住,快站住’,其实警察喊的‘站住’根本就一点儿用都没有,在小偷听来无异于‘站住,让我揍你个鼻青脸肿。站住,让我把你送你监狱去。’

  白羽真人根据我的声音得知我就在它身后不远处,因而双翼急振加快了飞行速度。

  “区区地仙也敢同本真人比速度之迅捷,看你往哪里跑。”我再度出声高喊。那个白羽真人现出的白鹤原形是在云层下方飞行的,这么下去迟早还是要被我追上,我这句话的意思是间接的提醒它钻进云层。

  白羽真人不是很笨,三折两折之后猛然攀高飞进了上方的云层。

  “你在磨蹭什么?”我放慢速度回头冲巫青竹喊道。巫青竹听到我的呼喊方才从三仙岛上腾云向我追来。

  在巫青竹追上我之前,我如愿以偿的将白羽真人给追丢了,我压根儿就不想杀它,不然的话我的观气术仍然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它的气息和方位。

  至于我不想杀白羽真人并不是因为担心它的主子会报复我,而是我想到了白狼,将心比心白狼之死令我极为悲痛,如果琼霄仙子得知自己的坐骑被人斩杀定然也会极为伤心,这种感觉我体验过一次了,我知道是什么滋味儿。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骨子里对动物有着莫名的宽大,同样一件事情人做了就该死,动物做了就可以被原谅,因为它们是蠢笨的禽兽,它们可能很愚蠢但不会很奸诈。

  “那只扁毛畜生呢?”巫青竹跟了上来左右张望,她不会观气术,视线没有我的宽阔。

  “我又要追它又要等你,你让我怎么做?”我怒目回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下去看到了什么吗?”

  “你为什么不趁机甩掉我?”巫青竹展颜微笑。

  “要甩我就明着甩,我问你,我对截教留情了吗?”我佯装愤慨。

  “没有。”巫青竹摇头开口。先前我所杀的甲壳类动物都是一刀两断的,岛上鲜血淋漓,尸横遍地,再加上我穷追白羽真人更是令得巫青竹确认我没有对截教门人额外留情。

  “如果不是你拖了我的后腿,它怎么会跑掉?”我冷哼开口。

  “别说了,我帮你追它去。”巫青竹被我绕进去了。

  我正色点头心中偷笑,对付不讲理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骗她……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六章 追赶轰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