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险中求胜

第六百六十二章 险中求胜

年轻的道姑布起灵气屏障的目的自然是阻止我逃出生天,她非常清楚今天如果放走了我,日后我定然回来报复,所以她才会铤而走险以灵气屏障阻延我的逃离。

  先前在秦始皇陵烛九阴冲击我的紫气屏障造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那一情形在我脑海之中记忆犹新,径直冲撞灵气屏障无异于比拼真元灵气,此时我自然不会径直冲撞她的灵气屏障,因为我孤身一人没有后援,如果受伤被阻,将很难应对随后赶来的太玄老道的攻击。

  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止住去势,而是径直的冲向了那道形同实物的灵气屏障,灵气屏障是布在河水中央的,我的目标不是河对岸,而是那湍急的河流,我五行属水,步入天仙之境以后可以采用水遁的方法在水下快速移动。在接触灵气屏障的一瞬间我陡然倒运灵气收身落水,落水之后立刻催起灵气逆流而上。

  水遁是五行遁法之一,进入天仙修为的道人都可以使用与本身五行契合的移动法术,这种法术不但可以快速移动还可以隐藏身形,二上九华山的时候归土和尚所用的土遁之法就归于此类,不过他修为不足无法掌握五行遁法的精髓,在土下的移动很是缓慢,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气息,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土遁。

  天仙不但无需饮食,还无需呼吸,呼吸是普通人维系生理机能的一种手段,对于天仙来说呼吸与否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天仙体内的浊气已然排净,本身就是灵气凝结,之所以呼吸是为了更多的吸纳天地灵气进一步提高修为,换句话说就是呼吸也可以,不呼吸也憋不死。

  入水之后立刻逆流而上,之所以要逆流是因为正常情况下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选择最快的逃离路径,逆流的移动速度要比顺流慢,大部分人都会顺流而下,而我偏偏逆流而上,说白了我打的就是心理战。

  金木水火土五行其实也都是由灵气凝结而成的,看透了这些实物的本质就能够很好的操控并利用它们,入水之后我的移动速度并不比风行诀慢上多少,五行的契合可以减少甚至无视河水的阻力。

  果不其然,在我落水的瞬间身后的道姑便尾随而至,甩手在河流下方又布起了一道灵气屏障,灵气屏障如同实质大坝,将宽达十余丈的湍急河水彻底堵截了下来,河水被堵住之后立刻开始凭空升高,那随后赶来的太玄老道赶到河边之后快速的探手在河流上方封住了百余丈的范围,两人虽然到来的时机有前有后,但是配合的相当默契,如果我没有选择逆流而上的话现在已经处在他们的包围圈里了。

  一老一少布起屏障之后便开始凝神观察寻找我的所在,这时候我并没有旁观停留,而是快速的逆流北上了百里,随后便从河水之中现身而出快速的回返清凉洞府。

  他们二人此时正在下方寻找我的所在,即便他们没有找到我也有可能会顺流而下再度寻找,立刻回返清凉洞府的可能性不大,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回返清凉洞府大肆杀伐,这种不符常规的打法定然可以收到奇效。

  行事之前的运筹帷幄和事到临头的急中生智同等重要,我现在所采用的无疑是调虎离山之计,但是这并不是我先前的打算,正因为我先前并没有这么打算,所以在行事之中就没有留下任何的可疑迹象,由此令他们二人想不到我会再度回返,打得好固然重要,打的巧也同样重要。

  回返的过程中我是将速度提到极限的,好不容易争取一点时间我自然不会磨蹭,快速的回到清凉洞府逐一杀戮。

  太玄老道先前很可能对门人下达了不要随意外出的命令,因而我在破门而入大肆杀伐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拦,这一点无形之中帮了我的大忙,无需追撵辨别节省了大量的时间,片刻之后二十一人斩光杀尽,在斩杀他们的同时我是将他们的魂魄一并绞碎的,为的是防止那两个天仙发现阴魂回身救援。

  事毕之后转头眺望,发现那一老一少还在河边寻找,本想抽身离去,心中猛然升起了一个念头,我去龙虎山和毗卢寺都没有受到抵抗,所以我才只清除该死之人,到了这里竟然中了圈套挨了一剑,有仇不报不是我的风格。

  心念一起立时回剑归鞘,幻形诀接连施出,快速的穿梭于道观的各处房间,房间里的道人们虽然没有外出却都手持兵刃凝神戒备,但是他们再怎么戒备也阻止不了我印在他们气海的一掌,气海受创自然灵气尽废。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我在出手之时频频转头回望太玄老道和年轻道姑的气息,只要他们有着回返的迹象我立刻就会抽身逃离。

  就在我虎入羊群之际,那明月峰的老道发现了山下的异动,快速的从洞府之中掠了下来试图阻止我的肆意杀废,但是此人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这些紫气高手在我的眼里犹如蝼蚁,他一个地仙在我眼里也不会比螃蟹厉害多少,因而不等他掠到近前我便欺身迎了上去,轩辕剑出窍疾斩,一缕地仙元神顷刻飘离而出。

  在杀掉这名地仙老道之后我知道不能再滞留了,因为那一老一少所在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道灵气,不问可知是那山神又过去通风报信去了。回视左右发现道观之中剩余的紫气高手也没几位了,本来想彻底斩草除根,但是沉吟片刻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收剑归鞘望东逃离。

  其实我进入清凉洞府大肆杀戮的时间连半柱香都不到,之所以能够做这么多的事情是因为我的速度快,片刻也不犹豫,丝毫也不停歇,得手之后的逃离也相对从容,这次我使用的是腾云之法,在距离清凉洞府二十里外凌空悬停回身俯视。

  我之所以没有立即远走是心存戏弄的,先前我之所以留下一些紫气高手为是为了牵制他们,如果我一股脑的将他们的徒子徒孙全废掉,他们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给他们留下一些让他们仍然有所顾忌,不敢轻易离开老窝四处寻找纠缠我。

  我此时距离清凉洞府只有二十几里,那一老一少两位天仙自然可以看到我,但是他们却并未出来追赶,这一幕令我大为开怀,看来先前留下一些紫气道人是非常正确的,他们二人之所以不再出来追撵我,怕的就是我带着他们兜个圈子再转回来杀掉他们剩下的徒子徒孙。

  斩草除根有时候固然痛快,但是给对方留下点东西免得他们狗急跳墙也未尝不是一个牵制对方的好办法,聪明的执政者不会将子民剥削的一无所有,总要给他们留下点念想,免得对方一无所有之下铤而走险。在这一点上李自成无疑就是个蠢货,陈圆圆是吴三桂最后的念想,李自成剥夺了对方最后的念想逼着对方当了汉奸,以至于丢失了自己的江山,这就是没有分寸的表现,任何时候别把人往绝路上逼,除非你真的不怕他们狗急跳墙回头反咬,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是最可怕的人。

  见到对方并没有出来追赶我,我也并没有调头离开,而是腾云再近十里,都是天仙修为,十里的距离足够我从容离去。

  背后的阵阵凉意时刻提醒着我那年轻的道姑先前有多么想要将我杀掉,对于一个想要杀了自己的对手我是不会留情的,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我此时站立在半空其实就是在复仇,我要让她清楚的看着这个杀掉她二十多个同门的凶手活的好好的,复仇有很多方式,令对方生气不是最过瘾的,却也相当解恨。

  十里之外的情景我现在可以看的很清楚,那一老一少两个天仙正站在那地仙的尸首旁交谈着什么,那老道伸手环指被我侵袭过的院落连连摇头,而那年轻的道姑则不时回望身在半空的我。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本欲小惩大诫,仙子偏偏设计害我,而今自食恶果,心中可曾坦然?”我提气发声冷嘲热讽。

  我这的这些话是使用灵气说出的,传声十里毫无问题,那年轻的道姑闻言再度回头,面露震怒神情。

  “仙人之属本已超脱教派俗念,仙子非要称贫道为截教妖人,还扬言贫道今日无法离去,贫道这便离去,看你能奈我何?”我再度出言嘲讽,朋友之间要以礼相待,敌人之间则无需顾忌了,装流氓也好,装下流也罢,只要能让对方生气我的目的就算达到了,我从不在意敌人如何看我。

  我说完之后便转身东去,那年轻的道姑意图追赶,被太玄老道侧身挡住了。这一幕令我很是失望,我的目的就是激的她来追我,然后我将她引离此处再设计报仇,她砍我这一剑在我看来是奇耻大辱,最主要的是她是从背后下手的,这个仇不报我会一直耿耿于怀。

  他们不来追赶我也无可奈何,本想就此离去却又心有不甘,沉吟片刻捏诀作法将灵气延至土下,那山神通风报信在前,谎言欺骗在后,不能放过这家伙。

  灵气所至那山神久久不出,我见状暗自冷笑加大了灵气的输出力度,以灵气催逼山神土地犹如通电电鱼,他不出来我就加重灵气强行催逼,迟早他得因为承受不了灵气催逼而蹦出来。

  片刻之后那山神终于出现了,不过现身的位置却并不是在我附近,而是从那两位天仙的身旁现身了,连连作揖,请求庇护。

  “你这截教妖人,今日就算追至天涯海角也要斩杀于你。”那年轻的道姑真的动怒了,不顾那太玄老道的阻拦腾云来追,这一幕令我暗自欣喜,转而腾云东行。

  遛美貌道姑可比遛光头尼姑有意思多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二章 险中求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