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血光之灾

第六百六十一章 血光之灾

次日午时来到清凉洞府外围潜藏了下来暗中窥测,清凉洞府可以说是四教之中声望最高的门派,对它下手必须慎重。

  清凉洞府所在的位置应该在今天的新疆境内,隶属于天山山脉,三座山峰分别是正北的清凉峰,西南的明月峰以及东南的翠竹峰。

  清凉峰是清凉洞府名称的由来,里面住着一位男性道人,年纪早已经过了双甲之数,但是具体多大年纪我并不清楚,因为过了双甲寿数之后观气术就无法观察他的真实年龄了。他长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我在这里观察的这三天里他根本就没有出过山半腰的巨大山洞。

  人老成精,地仙修为活到双甲还没进入天仙之境就必须上天受封应职,他既然过了双甲还没有元神离体就表明他已经超越了地仙修为,换句话说他至少也是一名天仙。清凉洞府的洞主道号凝阳子,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紫气巅峰,此人每日清晨都会前往清凉峰拜见里面的那个神秘老道,这就说明那个居住在正北清凉峰的老道还是管事的,只不过不与门人见面罢了。

  西南明月峰里同样是一个老道,但是他的主命气显示他只有九十几岁,尚未到达双甲寿数,他的修为应该只是地仙修为,我之所以做此判断是因为这几天我都看到有道童提着水罐给他送清水,天仙已然无需饮食,地仙还得进食,所以此人应该不足为虑。

  东南方向翠竹峰的山洞里住着一个美貌的道姑,这个道姑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左右,此人每天都会下山参加早课,早课时坐的位置是晚辈弟子的坐席,但是众人明显的对她大加敬畏,我从没见过她跟谁说过话,也没见过哪个门人敢跟她搭腔,甚至是清凉洞府的洞主凝阳子对她也是礼敬有加。这一点令我很是疑惑,如果此人的年纪在四十岁以上或许我不会感觉有什么异常,但是此人太年轻了,二十岁的年纪如果没有很大的机缘是不可能冲破紫气进入仙人境地的,所以我怀疑此人可能跟我一样,都是再世为人的修道者。此人具体是什么修为我并不清楚,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个普通的修道者,既然有机缘那就很有可能是天仙之境,此人我也必须留意防范。

  此外清凉洞府的修道中人并没有龙虎山和毗卢寺人数那么多,只有不足千人,但是这里的紫气道人却比他们要多,连普通道童都有着红蓝灵气,学道气氛相当浓重,很少有人偷懒懈怠。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阐教的收徒原则是严格把关,贵精不贵多,收徒时不但要考察弟子的品德还要兼顾弟子的资质,如此一来弟子大多很优秀。而截教在收徒时只注重资质,对于品德不太看重,加上祖师通天教主有教无类的教义具有相当大的包容性,这种包容性更是令得截教鱼龙混杂。所以阐教非常蔑视截教,在阐教弟子看来截教的人类弟子都是品德败坏的痞子,而异类弟子则都是随心所欲的畜生。

  在这种情况下,我如果正式拜山他们肯定不买我的帐,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偷袭。人都有微妙的心理,如果对方把我当好人看待,我就会以好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总不能辜负别人的信任。如果对方把我当成坏人,那我就没什么顾忌了,无所不用其极,更无须顾忌形象。

  打定主意便开始仔细策划,首先我做的是将那些需要惩戒的道人挑出来,阐教虽然在收徒的时候标准严格,但是随着门徒道术的增长,他们的心性也会发生变化,这种情况类似于热血青年进入官场,初期都是怀着报国之心的,后来随着权力越来越大他们的心性就会悄然的发生转变,直至最后变成贪官。清凉洞府的这些道人也是这样,阴德有亏的大有人在,我细数了一下,该杀的有二十一人。

  行动之前的策划至关重要,我将这二十一个人晚上休息的位置记了下来,于脑海之中确定了杀伐的先后顺序,随后便开始考虑从哪里进入哪里退出,最终决定从东北方向潜入,杀伐过后从西南方向撤离,这样安排的好处是即便那两个道人和那道姑发现了我的行踪也来不及阻止我。

  接下来便考虑动手的时机,最终定为了凌晨寅时,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熟睡,是动手的大好时机。

  所有这一切都定下来之后我还是不放心,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念诵口诀将本方土地拘了出来。

  “真人有何差遣?”现身的并不是土地公,而是这一方的山神,山神和土地其实是同样的司职,不同的是山神大多不是人类幻化,而是由原本就生活在这里的妖精鬼魅修行而成,有了道行之后被上天看重并加封差事,说白了就是收编的土匪。

  “清凉洞府三座山峰上的道人和道姑都是何修为?”我沉吟片刻出言问道。

  “回禀真人,清凉峰的太玄真人于庚子年肉身得道,另外两位真人尚未超脱凡体。”那山神是身着虎皮的,由于受了天庭的差事之后气息有了改变,我竟看不出他是何物成精。

  “有劳了。”我冲那山神稽首道谢。他的意思是只有清凉峰的那个老道是天仙修为,其他两个只有地仙修为。这一点令我很是高兴,一对一的天仙对决我即便不敌也可以自保,如果出现两个天仙联手,那我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山神点头过后悄然隐去,而我则静静的蛰伏了下来等待夜幕的降临。

  傍晚时分,那翠竹峰的年轻道姑从山峰上走了下来,手持拂尘肩背包裹,顺着山中的路径出了山。她的这身行头证实了那山神先前的话,她的确是地仙修为,如果是天仙修为的话她根本无需携带包裹。

  道姑只有地仙修为,她离开与否根本就不影响什么,因而我并未对她的离去太过在意,安静的等到寅时来到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再次将那二十一名紫气道人所在的位置确定了一遍,随后使用风行凌空术悄然靠近,腾云之术虽然迅捷,但是很难隐藏身形,以天仙灵气催御的风行诀也慢不了多少。

  从两座山峰之间进入那些紫气道人居住的道观之后立刻拔剑出鞘掠向目标,可是就在自己破门而入的瞬间猛然感觉背后传来了尖锐的破空声,这种声音是刀剑一类的兵器快速挥砍划破空气所发出的声音,也就是说背后有人偷袭我。

  这一发现令我心中大惊,刀剑移动的速度与持有者的修行层次是有着直接的关系的,根据背后传来的破空声我可以判定出对方的修为在天仙以上,此外能够不令我发现而悄然靠近我的人肯定也不会低于天仙修为。

  我以上的思考是在施展幻形诀躲避的过程中同时进行的,遇到危险潜意识就会躲闪,可惜的是这次我的幻形诀并没有救我于危难之中,身形虽然移开,却是带着左肩的长长伤口一起闪开的。

  天仙的肉身与普通人不同,肉身受损之后会自动愈合,因而这一记偷袭并未令我丧失战斗力,闪开之后回身反望,却发现先前偷袭我的竟然是那个傍晚时分背着包裹离开了的年轻道姑。

  “截教的妖人,今日你休想离去。”那年轻的道姑持剑在手扬眉冷哼。在她冷哼的同时,一道迅捷的人影正在从清凉峰快速掠下,不问可知,正是那太玄道人。

  即便是再愚蠢的人也知道自己上当了,先前那山神很可能跟清凉洞府的人是一伙的,可能在我到来的第一天起他就发现了我并向清凉洞府报了信儿。先前我问他三座山峰上的道人道姑都是什么修为的时候他也误导了我,故意将本已经进入天仙之境的道姑说成了地仙修为,为的就是引诱我上钩。眼前这个道姑昨日傍晚下山就是为了从背后包抄我,自己在行动之前没有后顾观察,因此才着了她的道儿。

  两个天仙如果围攻我的话我很难全身而退,所以我必须在他们的合围之势完成之前离开这里,心念至此立刻往西疾掠,腾云之术的位置太高,很容易被对方发现,风行诀可以从林中穿行,能够帮我尽快摆脱敌人。

  清凉洞府的道人们先前很可能受到了叮嘱,此时并没有人出来追赶和阻挡,天仙斗法他们根本插不上手。

  在逃离的同时我一直在咒骂那个出卖了我的山神,区区末微小吏竟然敢出卖我,日后有他哭的时候。

  追赶的过程是紧张的,由于我在那个老道赶到之前就开始逃离,因而他始终与我有着百丈的距离,最头疼的还是犹如跗骨之蛆的年轻道姑,此人离我不过十丈,看来想在短时间内甩掉他们并不现实。

  此处山神掌管着多大的区域我并不清楚,所以我在奔逃的过程中始终在寻找水气,只要是比较宽阔的江河一般都是土地山神的势力分界,只有先离开这片区域我才有希望摆脱他们,不然那山神会向他们指出我的所在。

  一炷香之后我终于掠到了一处大河的东畔,而对岸恰好是一望无垠的松林,只要掠过这条大河我就算安全了。

  就在我凌空而起冲向河对岸的时候,身后的道姑情急之下竟然延出了灵气在我面前形成了气屏试图阻止我越过大河……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一章 血光之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