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生死大仇

第六百五十九章 生死大仇

这声微弱的狐鸣瞬时将我从无边的绝望中拉了回来,在涂山狐族回返之前这里是没有狐狸的,而今出现狐鸣自然表示白九妤在这下方,甚至不用低头观气我就能够确定这一点。

  虽然下方的狐鸣声极其微弱,但是只要有叫声就表示她还活着,只要她还活着,不管她受了多重的伤势我都有办法保住她的性命。

  虽然心里无比焦急我却并没有立刻落下,而是晃身变为一慈眉善目的女子,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我不想出现在白九妤儿时的记忆中,那样的话她的记忆会出现层叠和冲突。如果他日能够跻身大罗金仙,我可以改变别人的记忆,可以起死回生,甚至可以修正乾坤改变历史,可是有些东西能够改变重塑,唯独我身边的这些人我不会出手改变,我不想活在自己一手变出的梦中,她们必须是真实的。此外之所以要变成女子是因为女人天生有一种无形的亲和力和包容性,在危急关头以女性的形象出现更容易减缓儿童的心理压力。

  在急速落入天坑的过程中低头下望,发现在天坑底部出现了两道灵气,一道微弱的红色灵气是白九妤所有,另外还有一道紫气巅峰,这是属于异类修行者的,观其气息应该是一只巨大的河蚌。

  天坑底部是一处巨大的水潭,潭水冰冷刺骨,寒水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只张开蚌壳的青色巨蚌,蚌壳上方承托着奄奄一息的白九妤。

  白九妤此刻已然现出了原形,身上血迹斑斑,四肢明显有被割开放血的伤痕,由于失血过多和多日未曾进食此时已然极其虚弱,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只是偶尔会发出一声微弱的叫声。

  快速延出灵气将白九妤从那蚌壳上移到了怀中,皱眉细看,发现她的四肢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两条后肢由于下手太狠竟然割断了双腿筋腱。

  虽然我的动作很轻微,但是还是触动了白九妤的伤势,白九妤哀鸣着抬头看了我一眼,转而晕死了过去。

  “很好,很好。”我将白九妤轻抱入怀森然开口,叶傲风这次真的死定了,为了获得大禹留下的铜鼎天书,他碰了不该碰的人,触及了我的底限。

  “且慢离去,现身相见。”我抱回白九妤之后那只巨蚌就开始合拢蚌壳准备下沉,我急忙出言喊住了它,它是白九妤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它的承托,白九妤恐怕早就淹死了,即便没有淹死也会被这寒水冻死。

  那巨蚌听我出言相留便逐渐幻成人形站立于寒水之上冲我施礼相见,它幻化的是一个中年女子。

  “见过仙子。”那中年妇人弯腰行礼,仙人与道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仙人脚下踩有祥云。

  “你与沙锦珠是什么关系?”我现出本身出言问道。此时白九妤已经晕了过去,不虞她看到我的样子。此外我之所以问这中年女子与沙锦珠是什么关系是因为我先前路过青湖孤岛的时候看过沙锦珠的气息,貌似与此人有些相似。

  “真人明鉴,沙锦珠是妾身的小女。”那中年妇人出言回答。由于她长时间的张着蚌壳受到了寒气的侵袭,此时显得有些发抖。

  “你为何会在此处?”我皱眉追问。我救了她的女儿,她救了我的爱人,这绝对不是巧合,她只有紫气不可能有预测能力,所我怀疑是有人暗中操纵。

  “小女犯戒被禁,妾身受到了牵连,祖师法旨命我在此地思过。”那中年妇人低头开口。

  “祖师法旨可限定了你回返的日期?”我沉吟片刻开口问道。女儿犯戒母亲受牵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不过我始终不相信这是巧合,因为世间没有巧合,巧合背后定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不曾。”中年妇人摇头说道。

  “此水下方通向何处?”我开口问道。

  “通五湖四海。”中年妇人出言回答。

  “你的使命已然完成,可离开此处回返幻水岭。”我开口说道。沙锦珠是幻水岭的弟子,她的母亲自然也是。

  中年妇人听到我的话后愕然呆立,久久未动。祖师下的法旨她不敢凭我一句话就抛到脑后。

  “你若不愿离去就在此再盘桓一些时日,你救她性命功劳甚高,贫道日后定会遣人接你,并另有重赏厚赐。”我此时怀里还抱着奄奄一息的白九妤,没有心情跟她长谈。

  “多谢真人。”那中年妇人连声道谢。

  “你那女儿此时甚为安全,无需挂怀。”我开始腾云上升。

  “恭送真人。”中年妇人抬头目送。

  升到圣地旁侧的时候我迈步进入了圣地通道,发现整个通道的地面上都有着斑驳的血迹,血迹一直通到圣地大门。这一道长长的血迹说明了白九妤当日是从圣地大门的位置爬出来并跌入水中的,可以想象一个四肢受伤的小狐狸爬过这长长的通道需要承受多大的痛苦,不过这一次我却并没有过分激动,该活的不会死,该死的这下算是彻底死透了,别说大禹留下的铜鼎天书了,这次就算祖师亲下法旨也救不了他的命。

  开启圣地的机关里鲜血已经凝固,由此可见叶傲风离开已经有些时日了。圣地的石门开启的缝隙极小,仅供一人侧身挤过,圣地里九首蟠龙下方的石台已经被人为的移开了,下方出现了一处不大的方形石格,石格的面积并不大,不问可知先前是放有某种事物的,石格已空,叶傲风得手了。

  抬手将青铜蟠龙还归原位,转而走出圣地,离开涂山区域之后我反手将这片区域布下了灵气屏障,这里是涂山日后的长久住所,不能让别人破坏掉了。

  当务之急自然是寻找灵物为白九妤疗伤,这对我来说并不困难,仙人寻找灵物比紫气道人更加容易,以灵气续接筋骨也是举手之劳,等到接上断筋包扎好伤口我便在野外寻到一处山洞做为了二人的栖身之所。

  白九妤很快便醒转了,见到我变化的女子很是惊诧,不过她生性聪慧,在见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清洗包扎便知道我对她并无恶意,即便如此她仍然没有变出人形,而是安静的趴卧在山洞的角落默不吭声。

  “你好好养伤,我会照顾你,你伤好以后我就送你回家。”我冲她说道。虽然她不开口,但是我知道她听得懂。

  白九妤仍然没有开口,她不幻化人形也没办法开口。

  我见她不开口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而开始思考如何安置它,确切的说她现在只是小辫子并不是白九妤。但是她将是日后的白九妤,如果她从这个时候死去了,后世的白九妤也会消失,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出现意外。

  但是涂山狐族在昆仑山的村落已经不再安全了,将她送回去也不是办法,而今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将狐族提前迁移回来,这片区域食物充足,我可以布出大片的灵气屏障保护她们的安全,直至我杀死叶傲风寻回辟尘珠重新开启大禹屏障……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九章 生死大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