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佛门八戒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佛门八戒

毗卢寺与龙虎山不同,毗卢寺是不接受香客朝拜进香的,也不接受俗家供养,他们的度衣山周围有着大片的瘠薄田地,毗卢寺的僧人平日里也会种植谷物和蔬菜。漫步在田间环顾左右,发现地里的谷物很是稀疏,籽实也并不饱满,这时候是没有化肥农药的,庄稼自然不会长的很好,这数百亩的田地所出产的谷物恐怕只够毗卢寺的僧人每日两餐的稀粥。

  我选择的路径是在度衣山的阳麓,田间有不少的僧人在耕作,在见到我之后冲我合十见礼便各自忙碌,不卑不亢的神情令我心中的怒气逐渐消淡,不化缘而自给自足的僧人并不多见。

  走过山田,开始迈步上山,就在我刚刚迈上第一道台阶的时候山顶的钟塔传来了撞钟之声,钟声空旷悠远,声传四野,令听到钟声的人有一种怡心静性的感觉,由于我是截教弟子,因而对于佛教有着无意识的排斥,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得承认这一声钟响令我心中的杀气再度消散了几分。

  抬头上望,发现那撞钟的是一个我看不出修为的中年僧人,佛门的修行讲究沉稳渐进,通常都会在老年顿悟证道,中年开悟的僧人很少,这个僧人无疑是一个例外。由于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就刻意的端详了他的样貌,此人应该有四十七八岁,身形十分的高大,身穿灰布僧衣,虽然身形高大却非常的消瘦,面上带着菜色和饥色,猛一看没谁会相信他是一位已经顿悟开化的大德高僧。

  我抬头上望了片刻最终收回视线拾阶再行,不管他是何修为,也不管他撞钟出于何意,都不足以打消我清剿他们的念头,如果他们处置得当我倒会尽量少伤人命,能废不杀。

  片刻之后,山上的钟楼再次传来了钟声,这一声钟声令我心头猛然一震,先前在上山的时候我是刻意数过台阶的,第二声钟响恰好是我走到第九十九层台阶时响起的,这一巧合令我倍感疑惑,当钟声响起的时候立刻抬头上望,发现那中年僧人根本就没有低头俯视我,更没有细数我走过的台阶。

  我沉吟片刻再度前行,此后只要我迈到九十九层台阶,他都会撞响铜钟。他撞他的,我走我的,我并不会因为他的钟声恰好在我九十九步时响起而刻意加快或者减慢步速,而他也没有故意调整撞钟的时间来迎合我的步伐。

  走过最后一道台阶的时候山腰处的大雄宝殿就在眼前,但是这一次我刻意延后了半秒落脚,钟声先响脚后落地,我是来寻衅报仇的,不是来寻找什么默契的。

  毗卢寺的寺院没有院墙,大殿之外就是露天的诵经早课场所,此时大殿之外正盘坐着六十几位紫气僧人,在这些僧人的对面坐着一个白眉遮目的老年僧人,与撞钟的中年和尚不同,这个老年僧人穿着一身大红的袈裟,根据袈裟的样式以及袈裟上黄线的横竖来看,他无疑就是此间的住持,可是对于这个僧人我先前却并没有听过有关他的任何消息,毗卢寺很少过问世事,外人对他们了解的也不多。

  这个老僧已经超越了凡人的修为,所以我无法通过气息观察他的情况和修为程度,此时这个老僧正手持木槌敲打着眼前已经掉了朱漆的红色木鱼,在我走完台阶进入大雄宝殿范围之后,他停止了敲打木鱼,而那些僧人的诵经之声也随之停止。

  “无量天尊,乘风子稽首。”我冲那老年僧人稽首开口。

  “阿弥陀佛。”那老年僧人放下木槌合十回礼。

  “大师可知贫道来意?”我环视左右开口说道。整个毗卢寺的紫气僧人已经全部聚集于此,那些普通的僧人都没有前来参加早课。

  “前事之因,今日有果,今日之果,后事之因。真人到此是了断因果的。”那白眉老僧合十唱佛。

  “大师卓见,不知道大师想如何了断因果?”我冷笑开口。这个白眉老僧所说的因果循环的道理我自然也懂,他的意思是以前的事情造成了今天的后果,而今天的后果又会导致以后的事情发生,反反复复没有穷尽。

  “了此因果。”白眉老僧自始至终没有站起来。

  “毗卢寺有僧人参与围攻我紫阳道观,今日贫道前来是要取尔等性命的。”我平静的开了口。我是截教仙人,不是凡夫俗子,仅凭几句模棱两可的因果之说是无法令我改变心意的。

  “阿弥陀佛,真人请凭心自处。”白眉老僧瞑目开口。

  白眉老僧的话令我忍不住连连冷笑,他的意思是我尽管动手。

  “将那钟楼之上的大师以及后山的师太一并叫来,贫道今日要讨教你佛门神通。”我止住冷笑开口说道。我此刻已然是天仙修为,剿杀紫气易如反掌,这些盘坐等死的和尚根本就不值得我动手。

  “阿弥陀佛。真人已然肉身正道,可御五行之气,与真人斗法非惊天动地,翻江移岳不足以令真人止杀平愤,如若行之定然功大于过,请真人动手了结因果,老衲等已然等候三天了。”白眉老僧闭目开口。

  他这话一出口我再度眉头大皱,我在三天之前已经送上了拜帖,这三天一直在暗处观察他们的情况,原本以为他们只是外松内紧,已经有了对付我的信心和方法,没曾想他们竟然是毫无对策,三日一到,召集群僧引颈受戮。

  “大师,贫道不是你佛门中人,你打错了如意算盘。”我冷笑开口,别以为摆出一副死猪样子我就不好意思动手。

  “阿弥陀佛。”那白眉老僧再颂佛号之后便寂静无声。

  我见状立刻自背后抽出了轩辕剑,持剑上前,在僧群之中缓步穿行。

  这些紫气僧人并不能做到心静如水,这一点可以通过他们头上剧烈波动的气息看的出来。

  佛门以清规戒律繁多森严而著称,这些僧人大多没什么罪恶和业障,不过这也不表示他们都是好人。我日后是要掌管刑责法度的,这一职司不需要菩萨心肠,相反的更需要当机立断的修罗威严。

  “杀生乃佛门第一戒,杀之不辜。”我回手一剑将一名阴德大亏犯有重大杀戒的僧人砍掉了脑袋。斩首是最有威慑力的刑罚,砍掉脑袋之后鲜血直冲三尺,第一股鲜血冲出之后紧接着是第二股,这次只有不足一尺,三次过后急速的喷涌才变成了缓慢的流淌。

  我自然不会让死尸喷出的鲜血污到我的法体,但是它周围的僧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不同程度的沾到了急速喷出的鲜血。那些紫气僧人见到这一情景纷纷面露惧色,这一幕令我暗自冷笑,不是不怕死吗,发什么抖啊?

  “咣!”就在此时,那钟楼上的灰衣僧人撞响了铜钟,钟声除了初时的“咣”之外还有很长的余音,但是我却想不出以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那肃穆庄严的清心余音。

  钟声响起,众僧立刻犹如受到了当头棒喝,垂眉闭目开始诵经念佛。

  我抬头看了一眼那钟楼上的灰衣僧人,面带冷笑道在人群之中再度穿梭寻找。

  “怀揣金银,何处取得?”我冷笑过后再度挥剑砍下了另外一名僧人的头颅。这名僧人的怀里出现了黄金的气息,毗卢寺的僧人是不化缘的,哪儿来的?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钟鸣。这次我没有抬头上望,他撞他的钟,我杀我的人,他不阻止我杀人,我也可以无视他的钟声。

  这些人引颈受戮不但没有令我心生慈悲,还让我心里逐渐升起了怒气,我要杀他们他们根本就跑不掉,从这儿盘坐等死很有装君子的嫌疑,而我动手杀戮不抵抗的人倒显得我小人了。君子也好,小人也罢,我如果在意他人的褒贬也就成不了大事了。俗世之人都喜欢对某一件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他们的看法往往受到他们本身的年龄学识经历等因素的限制,那些在他们看来极为正确的观点很可能并不正确,在俗人眼里我不该杀戮,但是在我看来必须杀戮,别说坐着了,就是躺着我也上去给他一剑。

  “偷徒弟比淫**女还要劣上三分,纳命。”我再度挥剑砍下了一名僧人的头颅,此人的气息大犯龙阳,和尚跟年轻的徒弟胡搞的确有之,这些事情没必要妄言夸大也没必要藏掖遮掩。

  钟声再度传来,众僧再度开口念经。

  这一次我来到了一名年轻的僧人面前,此人并没有多大的阴德缺损,但是他念诵的经文却比别的僧人快了一拍,此人的年纪并不大,在经历紫劫的时候肯定是由本寺的长辈给他抵御天劫的。看着那年轻僧人快速翻动的嘴唇我再度扬起了长剑。

  这种人明显是擅长嘴皮子功夫的,迎风拍马讨好长辈,这是我所讨厌的,不过我之所以要杀他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快速翻动的嘴唇让我想起了辩论会上那些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辩才。那些辩才之所以能够辩倒对方并不是因为他们懂得多,只是因为他们说话的速度快,根本就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这种人是我所讨厌的,胸无点墨,巧言取宠,该杀!

  “口舌之利,祸之根源,此乃佛门四戒。”我挥剑砍下了那年轻僧人的脑袋,我生平最讨厌只说不做的吹牛之辈,为此我在部队服役期间还跟东北战友干过一架。

  随后又是一声钟响。

  “大师既然鸣钟催促,贫道怎敢停手。”我抬头看向那钟楼上的灰衣僧人。这家伙咣咣咣咣的一通乱撞,搞的我怒气上涌。我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再撞我还杀。

  “酒乃佛门五戒,杀之。”一个身上发出酒气的僧人也没有逃过我敏锐的感官。

  杀完之后等了半天,这次没听见钟响。

  “少了大师的清魂梵音,贫道万难压制心中的杀机。”我抬头上望出言笑道。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你撞个毛钟啊,你撞钟就是想彰显自己的大德,你是大德,那我是什么?

  我这一正一反将那灰衣僧人彻底击垮了,手扶钟木,撞也不是,不撞也不是了。

  “佛门弟子竟然还施粉黛,贫道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此乃佛门六戒。”我反手将一个擦有少许白粉的僧人枭了首。

  “身为佛门弟子,竟然以金丝遍缀衣角,佛门七戒。”这一次我杀的是一个以金丝装饰了袈裟衣襟的僧人。一个大老爷们那么臭美干什么,想还俗当小白脸吗?

  我杀完这七个人之后,僧群之中那些胖子已经开始坐立不安汗如雨下了,这些人都不是傻子,他们知道我先前杀的那七个人并不是吹毛求疵随便枉杀的,而是严格按照他们佛门八戒的先后顺序来行刑的,八戒的最后一戒戒的是非时食,说白了就是戒口,如此一来那些胖子自然就会感到害怕。

  不过这一次我却并没有去杀胖子,因为人的胖瘦跟遗传基因有关,并不一定吃的多就胖,谁胖杀谁有失公允,我最后杀的是一个衣襟部位有着大量动物油脂的邋遢僧人,看那德行狗肉没少吃。。

  “佛门八戒,越俎代庖。贫道告辞。”我收剑归鞘稽首辞行。这里是大雄宝殿,我可以在佛祖面前杀人却不可以在他的法像前腾云,杀人是原则问题,而腾空则是礼貌问题。

  “阿弥陀佛。”那白眉老睁开眼睛唱诵佛号。

  我见状也不迟疑,迈步便行,等到离开了大雄宝殿的范围便腾云而起往东疾行,毗卢寺的事情令我心里并不痛快,不过也只能处理到这个份上,真让我将一群不还手的僧人斩尽杀绝我还真的狠不下心来,最主要的是其他人也没什么恶行。

  行出三十里之后,猛然发现前方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侧目一看,正是那身穿大红袈裟的白眉僧人。

  白眉僧人的出现令我心中猛然大惊,这个白眉僧人所使用的是神足通已经可以瞬间移动,这是我们道家金仙才有的仙法,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此人的修为在我之上,这家伙如果是来寻仇的,那我今天定然没有好果子吃。

  与先前戏耍龙虎山的老道不同,这一次我并没有逃避,而是径直迎了上去,临阵而逃得看敌人实力如何,敌人实力与我相等我可以逃避,那可以省去麻烦。敌人实力高于我我就不能逃跑了,因为这关乎于名声。况且我所杀的那八个人都是犯戒有过之人,我做的并不过分。

  “阿弥陀佛,西北烦煞,真人近日不可前往。”没等我开口说话,那白眉老僧就率先开了口。留下一句话之后立刻消失不见。

  我惊愕的悬空而立,我之所以惊愕并不是不明白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就是西北方向对我不利,我最近一段时间最好别过去。令我惊愕的原因是他为什么要来跟我说这些,我杀了他寺中的僧人,他应该恨我才对。

  沉吟了许久,最终还是想出了缘由,我先前杀戮他寺中的僧人对他们毗卢寺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因为经过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他们寺中的僧人会更加遵守清规戒律,从长远的角度上来说也更有利于她们佛教的发展和传播,说白了我就是间接充当了一回去伪存真,敲山震虎的角色。

  想通缘由之后只能摇头苦笑,坏事儿都让我一个人做了,黑锅都让我一个人背了,小人都让我一个人当了,黑脸都让我一个人唱了。

  苦笑之后调头折返,之所以折返并不是去寻找那白眉老僧,而是我先前竟然忘了毗卢庵的尼姑我还没处理。

  一想到要跟尼姑打交道我就有点头疼,该怎么处置她们好呢?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佛门八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