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荣归故里

第六百五十二章 荣归故里

父母与儿女之间的亲情是骨肉相连的,血浓于水在先,辛苦养育在后,亲情乃人间大爱,并不输于男女之间的生死相随。

  父母中年得子自然疼惜有加,当日我拦截萧绎迎亲仪仗之后便一去不归,这期间父母不可能不想念我,而今见我回返,忍不住喜极而泣。

  二老虽然欢喜的落泪,却并没有失态的嚎啕大哭,这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教养学识有关,父亲乃当朝司空,母亲亦是大家闺秀,此等身份自然不会在众人面前失了礼数。

  快步上前屈身跪倒拜见双亲,谁知刚刚跪下上空就猛然凝起了乌云,与此同时云层之中隐约传来了雷声。见到这一幕我急忙收起一膝以半跪之势冲二老行了一礼,神仙已经不可以下跪凡人了。

  行礼过后父母急忙将我扶起,就在我站起身的一瞬间,天上的乌云开始快速消散,家人和下人以及围聚在门口的邻人对上空出现的这一奇异现象大为惊叹,仅此一样也足以说明我与常人的不同了。

  一家三口相见过后一起走进了正堂,父母都没有命令下人关上大门,而是任凭那些前来看热闹的闲人簇拥在门口引颈探头。二老之所以要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众人看看自己的儿子是何等的本事。当个皇帝也只不过上追三代,成了神仙那可是上追九代先人,下萌万世旁亲的无上荣耀。

  父亲母亲并没有因为我而今成了仙人而有所拘束,待我一如从前,父亲问的是我这两年来经历的事情,而母亲则在埋怨我为什么中途不回来看他们。这种亲人团聚的感觉令我心中涌出了阵阵暖意。

  修真证道并不是抛弃家庭独善其身,连父母亲人都不要了,成了神仙又有什么意思,百善孝为先是做人的根本,一个连自己的亲人都舍弃了的出家人,谁能指望他证道之后去博爱天下?

  亲人团聚的气氛自然是充满了感人的亲情,但是我却不愿过多的外露感情,爱应发自内心肺腑,而不应流于口齿之间。

  与父母叙话尚未结束,门外就传来了锣鼓笙呐之声,转头一看,发现萧衍派来传达旨意的内侍已经到了门外。

  圣旨一展,父母和家人屈膝跪接,我见状急忙探手将父母搀扶了起来,站着听那内侍宣读了圣旨。

  圣旨说了三件事情,第一件是父亲为官多年,为社稷为百姓立下了莫大的功劳,故此加封辅国侯,赏母亲三色霞帔。侯在这个时候是一个封号,位次于王。

  第二件事情就是为我正名,以一句指点江山简而概之,准平身见君,赏黄金打造的道家法器一宗。

  第三件事情就是准许父亲告老还乡,赐黄金千两和免罪金券一张。这个免罪金券其实就是俗称的免死牌,正规叫法是丹书铁券,从汉代开始便被帝王赏赐给有功忠臣,丹书铁券分两种,一种是免死铁券,这种铁券可以在功臣本人或其后代犯罪之后免除死罪。另外一种是免罪金券,这个金券的效力不但可以免死,还可以免罪,是最高规格的封赏。

  接旨之后众人大为开怀,父亲重赏了传旨的内侍太监以及扛挑封赏之物的库卒,并命下人在府中摆宴,邀请本朝官吏前来赴宴。

  晚上申时准时开宴,这种场合我自然不会参加,因为太吵闹了,而母亲也不喜欢吵闹,到最后只是老父亲自己在兴高采烈的应酬接待,母子二人则跑到清净地儿说起了体己话。

  可惜一炷香过后我就撇下母亲独自回房了,她竟然问我能不能偷偷地娶妻生子,还罗列出了十几名本朝官员家中的名媛千金让我挑选,也不知道这短短的个把时辰她从哪儿找来这么多候选人的生辰八字。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殷切的母亲,明明知道自己的儿子不能成家,这是搞的哪一出儿?

  第一天很快就结束了,父亲喝多了,我没法跟他说。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进宫谢恩去了,前来拜访庆贺的人挤的整个司空府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而父亲谢恩过后也被那些热情的同僚拉着赴宴去了,父亲现在虽然已经不再担任司空一职,可是受到的待遇却比在任时要高出许多,究其原因只有一个,他是神仙的爹。

  府内到处都是人,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令我大感厌恶,即便如此也不能把他们撵走,只能自己闷在房中不出来。

  傍晚时分父亲被人用轿子抬了回来,又喝醉了。

  晚饭是母亲亲自端进屋里的,这次后面还跟着几个俊俏的大家闺秀,我见状只能借故躲了出去。

  不行了,受不了了,我得走。

  第二天的丑时,我以灵气替父亲解了酒,然后与父母说出了让他们举家搬迁的事情。父母自然追问原因,可是我又不能跟他们说半年之后谁谁谁要攻进来,不然的话以父亲的性格肯定得进宫告诉萧衍。所以我只能以一句天机不可泄露来笼统带过,父母犹豫了许久最终答应搬家。

  建康西南八百里外有个叫安定府的州县,那里没有发生过战争,以后的战火也不会蔓延到那里,此外那个地方的环境也比较安静清幽,于是我便将那里作为了父母的养老之所。画出了路线图之后叮嘱父母只能轻车简从夜间赶路,然后迫不及待的逃出了家门,先行将所行路线方圆百里内的贼人匪霸撵走驱散,这才根据气息找到了温啸风。

  温啸风的日子过的永远比我滋润,身边也一直都有女人,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跟一个将军之女打的火热,有了猪肉他早忘了豆腐了。

  “八哥,你四处留情,到最后如何收场?”我拦住了从美女绣楼掠出来的温啸风。紫阳观的风行凌空术是温啸风偷香窃玉的一大法宝。

  “此女姓朱,你当日不是告诉我韦朱两姓的女子与我有姻缘吗?”温啸风见我到来大感欢喜。

  “别喂猪喂羊的了,我且问你,我交代你的事情呢,人呢?”我摇头苦笑。我先前所说的两姓女子是后来为他延下子嗣的韦氏和陪伴他于紫气福地的朱氏。

  “陈霸先已然官封高要太守,南下任职去了。”温啸风伸手南指,“我来时他已然去了,愚兄原本想要追他,却不料俗事缠身,没来得及跟去。”

  温啸风的话令我忍不住抬头斜视那尚亮着烛光的绣楼,这就是他所谓的俗事。

  “你如何回来的这般早?”温啸风急忙岔开了话题。

  “这里半年之后便要大起兵戈,我回来接走父母家人。”我收回目光开口说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场所,走,寻个酒肆去。”温啸风伸手拉我。

  “不了,我要前往北朝二国寻访一个朋友。”我摇头开口,梁国只是此时的三个国家之一,北方还有东魏和西魏,我得去那里看看,让他们的皇帝帮我寻找林一程。战争开始之前我得找到林一程并作出妥善安置。

  “我将此处俗事处理妥当就追赶那陈霸先去。”温啸风出言开口。

  我点了点头没有开口,温啸风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白占人便宜,上了不白上。

  这一次我并没有与温啸风多聚,而是径直北上前往东魏地界,此时的东魏皇帝是元善见,西魏皇帝是元宝炬,都是鲜卑族人。

  东魏的都城在邺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北境内,来到邺城之后俯身下望,发现东魏皇城龙气虚散,几近断绝,这一情况与历史记载也是相符的,因为东魏在萧衍死后的次年也就亡国了,皇帝元善见在宰相高洋的威逼之下将皇位禅让给了高洋,高洋就是北齐的君主,随后还有一个短命的北周,而南方还有一个陈朝,最后才是统一中国的隋朝。

  元善见虽然是名义上的皇帝,实际上也就是个傀儡,找他自然没用,因而我便改换了目标,直接找上了时任东魏大丞相的高洋府邸。

  高洋今年只有十九岁,是继承了父亲高欢的宰相之位的,年少得志便猖狂,这句话用在高洋身上一点都不假,高洋的宰相府邸奢华程度直追皇宫,占地极广,府中的建筑极为考究,雕梁画栋龙飞凤舞。

  古时龙是帝王专用的图案,宰相府出现龙凤图案的建筑足以说明高洋有不臣之心,不过东魏的军权实际上是掌握在高洋手里的,不管哪朝哪代掌握了军权就等于掌握了皇权。

  来到高洋府邸的时候是晚上掌灯时分,高洋在一座三层的雕花绣楼上与诸多歌妓饮酒作乐,偌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金银器皿,地板铺着厚厚的麻毯,桌上摆着六珍六肴,众歌妓所穿的衣物都不多,伴随着女乐的吹奏,骚首弄姿扭胯扬腿,极尽挑逗之能事。年轻的高洋长的还算端正,只不过是个鹰钩鼻子,这种鼻子的人心机重心肠狠,能成大事却不持久,此时的高洋正斜倚美人胸,手握翠玉盏,好一副慵懒享受的神情。

  这一幕并没有令我生出多少不满之心,王族贵胄哪一个不是奢华淫邪贪图享乐,他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可是一瞥之间发现在木楼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佛祖讲经图,这一发现立刻让我心中有了不满之意,虽然我不喜欢佛教,但是我却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和真实性,他竟然在如此污秽的场所悬挂佛祖画像,真是胆大包天。

  心念一转便想着作弄他一番,此时房间里有着十几名歌妓,个个貌美丰腴,她们的美貌令我在第一时间想起了母猪,偷笑三声延出灵气将那十几名或歌活舞的歌妓变成了肥头大耳的肥猪,顷刻之间乐止舞停,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母猪的哼哼之声。

  我先前也只不过想着戏弄他一番,没想到这个高洋在见到美女变成肥猪之后嘶嚎一声‘何来妖物’就扑到在地,阳魂竟然有了离体征兆。

  这一幕令我大感疑惑,怎么高洋胆子这么小,会被几头猪给吓成这个德行。疑惑的看着那些在房间里乱叫乱拱的母猪,我终于知道高洋为什么会喊‘何方妖物。’

  古时的猪都是黑毛土猪,而我变出的这些却是白毛的约克种……

  .

  .

  今天是仲秋佳节,祝愿所有气御的正版读者家庭和睦,事业蒸腾,身康体健,福寿常伴。

  本书乃作者遵循正规道家佛教典籍而作的宣扬仁义礼智天地正义的呕血之作,与那些意淫种马文章不同,此书若看盗版天理不容。

  作者之所以如此痛恨盗版并不是因为盗版减少了作者的收入,而是盗版令好人吃了亏,有良心者付费阅读,无良心者免费观看,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二章 荣归故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