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五十章 溪中随想

第六百五十章 溪中随想

张道陵已经回返天庭,自然听不到我的怒喊,但是母猪的惨叫声却惊出了整个客栈的住客,众人纷纷走出房间抬头上望,冲着母猪指指点点。

  见到这种情景我只能松开那只黑色母猪的耳朵,任凭那头母猪又蹿回了房间。

  如此一来这里自然是不能再呆了,刚准备离开却发现房间里的那个小包裹,先前张道陵变化的女童一直挎着它。

  微一沉吟,转身走进房间打开包裹,包裹里只有一块不太规则的青石板,上面有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烦劳真人,止于戏尔。”这八个字是以灵气挥刻的,撇划如钩,苍劲秀挺,不问可知是天师张道陵的笔迹。

  这块石板上的字迹是什么意思我自然明白,前半句‘烦劳真人’表面意思是给我添麻烦了,而深意则是怪我越俎代庖的动了他的后代门人。而后半句‘止于戏尔’的意思就比较好理解了,意思是跟我开个玩笑,‘止’字有‘只是’和“停止”双重意思,意思是这件事情到底就结束了,既指开玩笑的事情也涵括了我动他门人的事情。

  自古以来人们都以为神仙没有七情六欲,其实那都是误解,神仙与人是一样的,也有七情六欲,与凡人不同的是他们能够控制七情六欲。我将他的后代门人杀五废四,他自然心中有气,但是他却并没有失去理智的与我正面为敌,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后代门人的确行德有失。即便如此他心里还是不舒服,所以就下界戏耍了我一番,这种戏耍恶意的成分不重,自然不算违反天规,就算我日后有资格进入天庭,也不能找他算账,不然就显得心胸狭窄没有度量。

  表面上这件事情只是个玩笑,但是背着一头母猪走了二十多里,这件事情日后定然会成为其他仙人调侃我的话柄。这个场子我一定得找回来,等日后有了金仙以上修为,我也得找个什么让他背背,不然脸皮没地儿搁。

  “哼哼哼哼!”母猪的哼哼之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回头看着这只猪头上抹有黄泥的母猪,我再度摇头苦笑,前一刻钟还是眉清目秀的美女,后一刻就成了丑陋不堪的母猪,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怪异了。由此产生的后遗症就是我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看到漂亮女子就会不由自主的怀疑她是不是猪变的。

  “别哼哼了,你这猪当的也够风光了。”我冲着那母猪摇头苦笑,转而迈步走向门口,想了想又调头回来将那母猪一并带出了门外,带着它腾云而起离开了客栈,那客栈的住客也有幸瞻仰了一次‘猪在天上飞。’

  到了荒野便将它放下了,古时候的猪都是吃草的,在家里圈养喂的也是草,因为没谁舍得用粮食喂它们,所以它们在野外也一样能活。

  野外的空旷和清晨的山风令我心头的郁闷逐渐消解,也不再痛恨张道陵戏耍了我,换位思考,如果有人杀了我的后代亲人和门人弟子,我可能也会大为恼火,或许还没有他如此大度,此念一起,心结逐渐释然,心情也逐渐好转。

  神仙可以自净其身,也就是说神仙其实是不需要洗澡的,因为世间的污秽和灰尘根本就不会沾染到我们,但是所穿的衣服不行,我这一身袍子一股子猪骚味,我得找地方洗洗去。

  想及此处,快速的在山中寻到一处清澈溪流将所穿衣物脱下来清洗,一开始是想只洗袍子的,可是洗完袍子感觉小袍也有异味,于是便将小袍也脱下清洗了,一来二去到最后直接光了,干脆跳进溪水洗澡沐浴。

  斜倚在溪水之中我脑海中猛然浮现出了仙女下凡洗澡的传说,内心暗暗佩服古人之愚蠢,因为仙女体洁无暇根本无需洗澡,况且即便是洗澡也不会让凡人偷走衣服,如果连一个凡人靠近自己都感觉不到的话那她也就不是仙女了。

  思维一旦发散,便犹如天马行空,由仙女洗澡想到了仙女下凡,由仙女下凡想到了仙女生子,仙女到底有没有生育能力,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神仙不是太监,女仙照样可以生子,男仙也仍然有生育能力,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为什么很少有神仙结合并留下子嗣呢,这个问题有着四方面的原因,

  一是大部分的仙人飞升的时候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东西了,这时候要是再结合生孩子会让人笑话老不正经。

  第二个原因就是神仙都是有着极强的自控能力的,尤其是对于自身的情欲方面更是可以做到水泼不进,简而概之,神仙是由心做主的,而凡人则是由其他器官做主。

  第三个原因,神仙一般找不到合适的伴侣,因为年纪相仿的年轻仙人数量不多,而且由于年轻飞升,难免心高气傲,两个都自视甚高的人是无法结合在一起的,常言道:痴汉偏骑良马走,巧妻常伴拙夫眠。这话表面上看是一句抱怨的话,实际上却是一种世间常见的现象,那些貌美如花的大家闺秀一般让其貌不扬但服服帖帖的男人娶走了,因为这种男人让女人有了被宠被惯的优越感。那些武追吕布文赛李杜的男人通常都娶了一些平凡普通的女人,因为这类女人可以让男人感受到被仰视的自豪感。归根结底一句话,两个都非常优秀的男女很难相处,相敬如宾只是一句狗屁厥词,纵观所有圆满姻缘,必有一人位高半筹,必有一人谦让三分。“17k为唯一正版,阅读正版可得善终。”

  最后一个原因,神仙一般不会跟凡人结合,仙人是排除了体内浊气的清净之人,而凡人则秽气深重,神仙与凡人结合的后果就是修为大减。天庭也严禁这种情况的发生,不然产下的后代会是处于凡人和神仙之间的杂种,父母皆是仙人,后代可以分受父母功德。如果父母只有一人是仙人,那他们的后代就极难自处定位,这种情况与人兽不可通婚是一个道理。

  信马由缰的在溪水之中泡了许久,最终走出溪水穿上了衣服,以纯阳灵气蒸干衣服环顾四方思考下一步该干什么。

  眼前四派已经去了一派,还剩下毗卢寺,清凉洞府和三仙岛,这三个门派我早晚要去,也不急于一时。此时南北战事即便燃起,父母还在建康城中,我得想办法将二老接到安全的场所颐养天年。还有一件事情也该下手了,那就是要找到林一程,我之所以要找林一程是有着深意的,林一程这个人智商非常高,属于文臣辅弼之才,我要找到并将他妥善保护起来,留到日后与我共同辅佐杨家金龙。

  一想到林一程,我的心中立刻有了一种欢喜的兴奋,他是知道我的来历的,找到他之后我可以跟他叙旧说话,这段时间的一人独处都快闷死我了。

  可是中国的疆域实在是太大了,林一程来到这里之后气息也与先前不同了,我根本无法使用法术寻找他,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他此时应该是一个品级不高的官吏,因为先前见到梅珠的时候梅珠的福禄之气已经生出了虚影,这就表明林一程已经进入了官场。找普通人困难,找官员就相对容易了。

  虽然找官员比较容易,但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当今的三个国家的皇宫下手,由他们给所辖官吏发告示,让林一程得知之后主动联络我。

  心里既然有了主意,立刻就腾云赶赴建康,此去建康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就是转移父母家人。第二件就是通过萧衍寻找林一程,战争就要开始了,我担心林一程会在战争中丢了小命。第三件事情就是观察一下当前的时局,看看温啸风找没找到陈霸先。

  除此之外我还必须注意一点,那就是我的回返造成了历史轨迹的偏移,也就是说之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有可能就不发生了,之前没有发生的事情现在也有可能发生,而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大的方向不变,这是一件辛苦的工作。换句话说并不是我找个凉快的地方躺着睡大觉,事情就会按照既定的方向发展的,我如果不出手干预的话事情就有可能跑偏,如果偏的太大,即便我日后证了大罗之位也很难再给予纠正和改变。

  来到建康之后我率先来到皇宫见萧衍,悄然落下云头出声求见,这些兵卒早就认识我了,此时也不再惊慌,而是快速的通报萧衍我在殿外求见,萧衍此时的健康已经开始恶化,正在偏殿小憩,不过在听到我的到来还是亲自迎接,热情的将我迎进了偏殿。

  我说明来意,让他发下旨意为我传达信息,萧衍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示意太监拿来文房四宝让我先行写下传旨内容。

  对此我并没有感到不快,因为萧衍是一国之君,对我的态度已经算是破例容忍了,如果我发的内容在他看来对他的国家造成不良影响,他是绝对不会替我传达的。

  我提笔沉吟了片刻,最终抖腕写下了几行字迹,“林总,我已经找到了梅秘书,你如果看到这些,点上一根香念出我的道号我就能找到你。”

  写完之后抬手递给萧衍,萧衍接过一看立刻皱起了眉头,他不但不习惯我的书写格式,更不明白这些语句为什么跟当下的语法相差这么大,不过他却能够看出我写的这些对他的国家无害。

  “行文,谕下。”萧衍抬手将写有字迹的纸张递给了近身太监。他所说的行文是一种低于圣旨的文书,不太正规却也可以了。

  “多谢陛下,贫道告退。”我冲萧衍稽首道谢,转而准备离开。

  “真人请留步,寡人有三事不明,还望真人指点开化。”萧衍出言留我。

  “陛下请讲。”我转身开口。萧衍对我还算不错,我前后麻烦了他三次,回答他三个问题恰好两不亏欠……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五十章 溪中随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