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惨遭戏弄

第六百四十九章 惨遭戏弄

荒郊野外的出现女人的求救声,这种场景一般出现在狗血电视剧中,而且求救的人一般都是妖怪幻化。不过这里出现的一大一小却不是什么妖怪,因为这两个女人的气息绝对是正常人的气息,这一点骗不过我的观气术。

  年纪大一点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此刻躺卧在地昏迷不醒。年纪小的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娃子,正抱扶着那个长相俊美的女子哭喊不已,看其头上气息应该是那女子的妹子。

  那女娃和那年轻女子所穿的衣衫十分的褴褛,身上只带了一个破布包裹,那年轻女子的脸上明显有锅底灰涂抹过的痕迹,此时牙关紧咬萎靡在地,那个女娃也是一脸的菜色和风尘,看情形姐妹二人应该是逃难到此的。

  “大公子,救救我们。”那女娃见我走近,急忙抬头冲我求救。我此时所穿的衣服只是一件普通长袍,天色昏暗她把我当成俗家人也很正常。

  “你们是哪里人氏,怎么会来到这里?”我出言问道。这里是江西地界,距离边界很远,按理说逃难不应该逃出这么远,况且这个女娃说话明显带有本地口音,这一点也很蹊跷。

  “小女子金氏,乃顾城人氏,父母亡故无人耕作,岁月日久家中断了米粮,这是要与姐姐赶往黄坝投亲的,谁知五百路程闻之近,行之远,我与姐姐二人走了半月才行到此处,姐姐饥饿困乏乃至晕此荒野,望大公子好心搭救,好人定有善报。”那半大女娃抹泪开口,虽然年幼,口齿还算伶俐。

  “为何有大路不走,偏选这僻壤无人处,不怕野兽伤你?”我出言追问。距这里不远就有一条大路,这姐妹二人不走大道而选小路也说不过去。不过他们所说的顾城和黄坝都是江西境内的城市,彼此之间的确相距五百里,这五百里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盏茶的时间,但是对于她们两个女人来说就很遥远了,得一步一步的量出来。

  “小女的姐姐很是貌美,那大路之上偶有登徒浪子,坏人的无德行径恶过野兽。” 金氏女娃垂泪开口。

  这小女娃的话令我连连点头,人是最坏的动物,比野兽还要坏上三分。

  “嗯,走吧,我带你们出去。”我点头说道。那个晕过去的年轻女人本身没什么大碍,就是疲劳加饥饿。我此时虽然能变出食物,但是这种食物只能充饥,并没有任何的营养价值。

  “多谢大公子。”那女娃连连道谢。

  “闭上眼睛。”我冲她点头开口。我此时的腾云之术带两个人没什么问题。

  “啊?”那女娃听到我的话后面露恐惧连连摇头,双手紧紧的抱着晕过去的年轻女子,看样子她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想想也是,大黑天的让她闭眼也的确让人多想。

  “算了,走吧。”我上前一步背起了那晕倒在地的年轻女子。这里距离前方的镇子约有二十里,也不是很远。紧要关头也就顾不得什么男女授授受不亲了,其实男女授受不亲只是下乘末流,心中没有那方面的念头别说背着了,就是抱着又能怎么样。

  “公子是好人,万谢公子。”那女娃再度道谢。转而站起身挎上了那个小包裹。

  二十里路,二人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到了小镇之后已然是下半夜了,好不容易敲开一家客栈落下脚,然后重金让他们起火做饭,灌上热汤之后,那年轻女子终于苏醒了。

  她虽然苏醒了,却十分的虚弱,我让店家上了饭菜,那小女娃倒是吃的不多,那年轻的女子可能饿的狠了,接连吃了数碗,看她狼吞虎咽的情形我忍不住摇头叹气,吃饭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如果连饭都吃不上了,什么仁义礼智信统统靠边站。

  “这里有些银两,你们好生收着,天亮之后雇辆骡车去黄坝投亲吧。”我探手放下两锭银子。俗话说人离乡贱,离开家乡的人如果没有钱,日后会更难过。

  “多谢大公子,大公子是何方人士,名姓上下?”那女娃见我要走,急忙探手拉住了我。

  “你问我名姓做什么?”我转身问道。这个女娃只有十岁,说话倒是很识世故。

  “你是我们姐妹二人的救命恩人,我们日后要报答于你。”女童的话令我忍不住想笑。

  “我俗家于姓,我是个道人。”我点头笑道。

  “大公子祖籍何处?”那女娃一直没有松开手。我无奈之下只好坐下,这女童的姐姐仍然在吃饭,吃相实在是不雅。不过人在饿的狠了的时候也没谁会细嚼慢咽。

  “我的家不在这里。”女娃的话令我忍不住伤感。

  “大公子,你今年多大了?”女娃竟然问起了我的年龄。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转而看向她的姐姐,再一次确认了一下她们的气息无异,这才打消了疑惑。

  “大公子看家姐可还入眼?”女娃露出了俏皮的神情。

  女娃的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她想给我保媒。在古时女子十三就可以出嫁,这个女娃已经十岁了,懂得这些也没有令我感觉不对劲。

  “早点休息,有缘再见。”我探手摸了摸那女娃的脑袋,转而站起身向外走去。

  “大公子,我卯时要出门,你可否帮我照顾家姐。”身后的女娃跟了上来。

  “卯时不要出门,等天色大亮再外出寻车。”我摇头开口,现在已经接近卯时了,天还不亮。

  “大公子,你帮我照看一下家姐,我去入厕。”那女娃冲我露齿微笑。

  我无奈叹气,点头答应,那女娃见我答应也不耽搁,转身走出了房门。

  女娃走后,我转而坐了下来,与那个伶俐的女娃相比,她的这个姐姐似乎显得有点蠢笨,自始至终都在进食,饭量实在是大,不过她的长相也的确能算得上上乘之姿,眉眼十分的清秀,如果不是脸上抹有黑灰的话会更显娇美。

  就在我暗自端详那女子容貌的时候,猛然感觉周围气场有异,与此同时屋外猛然金光大作。我有感站起,快步走至门外,只见一道金光腾空而起,顷刻之间消失了踪影。

  这一幕令我心头大震,根据先前的气场和金光来看,刚才是有一名大道金仙离开了这里,此人是谁?

  疑惑的转身回走,刚一转身便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刚才还在吃饭的年轻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肥头大耳的母猪趴在桌子上拱食。

  愕然的呆站了片刻,很快我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个女娃就是张道陵幻化的,也只有大道金仙的法术才能骗的过我,他之所以要如此戏弄我为的就是报复我先前戏弄了他的徒子徒孙。此外他在卯时之前离开很可能是要回天庭当值,也就是说他是抽了个空子下来戏弄我的。

  这一刻我心中是极为恼怒的,这家伙太过分了,害得我背了一头母猪走了二十多里不说,还要把这头母猪介绍给我当老婆。

  暴怒之下走过去揪扯着那头哼哼唧唧的母猪的大耳朵将它拖到了门外,气出气海,声贯苍穹,“快下来把你姐姐带走……”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九章 惨遭戏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