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不守规矩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不守规矩

张符独自前往后山自然是与那三位龙虎山的仙人商议去了,不管他怎么商议,总之不能触及我的底线,不然动手就成了必然。

  张符走后,这些龙虎山的门人显得很是紧张,其他几处道观的观主也随后赶了过来,一群人如临大敌的神情令我微感好笑,我真要动手的话他们再怎么凝神戒备也没用。

  等待的过程中我始终在猜测张符与龙虎山三位仙人的商量结果,我感觉他们自己动手清理十一名本派弟子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关系到一个门派的脸面问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请出三位仙人与我一战。

  “张秉正,你我是老相识了,过来给我添杯水。”我放下茶杯冲人群中的张秉正开了口。虽然随后就可能展开斗法,但是我仍然忍不住想要出言挑逗这个獐头鼠目的张秉正。

  “你害的我被天师削了职,还想喝水?喝尿去吧。”张秉正从人群之中探出了头。说出一句很有“气概”的话,说完赶忙将脑袋又缩了回去。

  众人见他敢顶撞我纷纷冲他报以赞赏的眼神,张秉正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顿时面露得意神情。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好像生来就是供众人戏耍取乐的,这个张秉正无疑就归属此类,对于这种人我很难狠下心肠把他怎么样,更多的还是不屑。不过他先前的那句话间接的表明他之所以沦为看大门的,很可能跟当初跟我在梁国皇宫的斗法有关。

  龙虎山的众人虽然对我很是厌恶,但是听到我出言要水还是派人为我添加了热水,龙虎山的茶叶的确清爽,我很喜欢。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享受,张符已经去了半个时辰了,仍然没有回返,这就表明他们并没有商议出结果,拖的时间越长就表示他们信心越不足。如果那三个隐居后山的老者都是天仙修为的话他们早就出来把我撵走了,也用不着如此耽搁。

  足足一个时辰,直待我一杯茶水喝的连绿色都不见了张符才从后山返回,身后跟随着三个老年道人,

  这三个老道可是名副其实的老道,不止是头发,眉毛胡子也都是白的,身上穿着的老旧的白色道袍,与张符的天师道袍唯一的不同就是道袍上没有八卦图案。三人都是清瘦体型,虽然清瘦却并不干枯,迈步之间从容有度,很是有些仙风道骨。

  “师伯祖,二位师叔,这位便是乘风真人。”张符冲三位老者出言介绍。他们虽然是家族式的教派,但是在公共场合仍然遵守门派礼数,不然叔叔大爷的喊起来也不成体统。

  “无量天尊。”三位老道稽首唱号。

  “无量天尊。”我稽首回礼。这三个老道有两个是张符的叔叔,另外一个辈分大了,至少也是爷爷辈儿的,不然担不起张符的一句师伯祖,其他两个应该不足为虑,这个辈分大的有点难说。

  “请师伯祖和二位师叔入座。”张符指着门人搬过来的三张椅子开口说道。

  “蒙赐。”三人冲张符点头道谢。

  虽然是三人道谢,但是只有那师伯祖一人坐了下去,另外两人则站到了他的身后。

  这一幕令我心中有了底,如果三人都是同一修为的话他们应该同时落座才对,两个地仙既然是站着的,那这个被张符称之为师伯祖的老道就很可能是天仙修为。

  “真人造访的缘由本派天师已然说与贫道知晓,真人慈悲抬手,龙虎山感铭至深。”那老道率先冲我开口。虽然人的智商与年龄不成正比,但是人情世故还是老人看的透。这个老道站在我的角度上说话就说明了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僵。

  “事出有因,贫道亦是秉承先师遗命行事,得罪之处实属无奈。”我出言回应。我的意思也也很明显,我的师傅被四教中人逼死了,我要报仇乃天经地义。

  “贫道不问世事已有百余载,此等门派之事当由在任天师决断。”老道说完看向了坐在旁侧的张符。张符是第九代天师,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地位尊崇,自然有资格坐下。

  “张秉义,召集本派所有度过紫劫的同门前来天师府。”张符抬手冲身后众人下达了命令,随后人群中走出一人道声‘领命’,转而向不远处的钟楼掠去。

  片刻之后钟楼的铜钟响起,三急一缓,如此三番,随后便见龙虎山各处道观的紫气高手纷纷离开道观向天师府飞掠。铜钟在古时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手段和报时的方法,并不是和尚的专属法器,所以撞钟的不一定就是和尚,道士也能撞。

  张符召集门人的动机令我感觉到了疑惑,一时之间也弄不清楚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不过我却能够肯定一点,那就是他不是要开战,因为龙争虎斗的时候弄些牛马过来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

  紫气道人都是可以凌空飞度的,因而一炷香之后九座道观的道人便到齐了,按照辈分依次站定,我仔细数了数,龙虎山的紫气道人多达五十多名。

  “请真人指出那十一人来。”张符面无表情的开了口。

  张符这话一出口,我立刻便皱起了眉头,他难道想要牺牲十一位弟子的性命保全龙虎山?

  “前排左起,三,五,六,十一。中排左起,一,三,五,八。后排左起一,二,九。”我沉吟片刻开口指出了那十一个阴德大亏的紫气道人。

  “真人点到之人居左,余人居右。”张符沉声开口。

  张符一开口,没有被点到的人立刻如蒙大赦,快速的站到了右侧,虽然这里面没有张秉正,但是张秉正已经吓的筛糠了。

  “是否需要贫道指出阴德所缺之出处?”我出言问道。这些人所做的缺德事情我虽然不能知道的十分详细,却可以看出个大概。

  “无须。”那老道摇头摆手,他应该也是天仙修为,能够看出这些晚辈的确阴德大亏,让我说出来徒增羞辱。

  “尔等可有辩解之词。”张符转头左望。

  张符话一出口,这十一名紫气道人立刻有了不同的表现,大多数在叫屈,也有一些沉默不语,只有一两个认罪伏诛,口称罪有应得。

  “张姓男儿有罪便认,枉言蛊惑不入宗祠。”老道离座站起朗声开口。这一声令得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真人请。”张符伸手指着那十一名紫气道人让我行刑。

  “此事还是由贵派处置比较妥当。”我微感愕然,张符等人竟然肯牺牲这十一名本门弟子,这反而出乎我的意料了。

  “有罪当罚,杀与不杀由真人做主。但我龙虎山乃道家正统,真人乃截教门人,越俎代庖也需给我龙虎山一个交代。”老道沉声说道。

  老道这话一出口我终于明白他们这个举动的用意了,他们知道自己的门人弟子有罪,所以不徇私包庇,但是他们自己却不动手,而是让我动手,只要我一动手就有了越俎代庖的罪名,因为按理说我截教门人是没权利杀戮他们道教弟子的。

  这个举动是个极其精明的办法,这老道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的弟子有罪我承认,但是你要杀了他们你也有罪,到时候我就要与你动手。”

  他之所以不出手包庇是因为他们有错在前,但是只要我杀了他们的弟子,他们就没有过错了,就可以转而追究我的过错。归根结底他一句话,他们不会包庇弟子,却会为弟子报仇。

  这是一个只有大智慧的人才能想到的办法,也可以说是一个狗急跳墙的赖皮办法,他们实际上并不想让我杀死这些人,所以才会迂回了这么一个大圈子。

  “倘若贫道出手,真人便要与贫道切磋道法?”我皱眉反问。不管怎么样这些人我必须处理掉,他不处理只好我自己动手。

  “龙虎山乃张姓教派,同门即是血亲。”老道缓慢开口。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但是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不阻止我杀戮是因为他们有错在前,但是他们为亲人报仇也是天理正道。他们不会授人以柄也不会忍辱不报。

  我闻言便不再多说什么,不管他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我要做的事情。想及此处抬手御气,遥隔十丈搜魂废穴。

  “既已知罪,既往不咎!”那两个高喊罪有应得的人我便没有处置他们。

  “知罪不言,废功自省!”那四个没有冲张符喊冤的人废除修为,留他性命。

  “知罪不改,留你不得!”那五个阴德大亏还撒谎叫屈的一律搜魂索命。

  顷刻过后,该站的站,该躺的躺,该死的死。

  “甚善,甚善,那就请真人指点我龙虎山的龙虎大法。”那清瘦老道见我竟然真的动手杀了他的门人,暴怒之下须眉皆动。

  “真人道法高玄,贫道自忖不如,后会有期。”我冲那老道稽首之后立刻腾云而起。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傻子才会留下来跟他拼命。

  龙虎山的众人压根儿没想到我会说走就走,那老道反应过来立刻腾云直追,我先前猜的没错,他真的是天仙修为。

  “枉费贫道喊你一声真人,截教的脸面都让你这无赖给丢光洒尽了。”身后传来了老道的叫骂声。他先前拿话挤兑我意图令我手下留情,结果我杀了就走,令他计策落空大失颜面,所以才会恼羞成怒。

  我虽然听到了叫骂却并没有回头,只是暗自偷笑催气前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好气斗强没有必要,我现实是没主儿的野道,跑了就是跑了。

  腾云之术很难分出胜负,因而在离开龙虎山范围之后我就撤去祥云落进山野之中缓步前行,那老道很快便从上方飞过,向着东北方向追了出去。

  我此时感觉心情异常舒畅,有些事情不是动手才解气的,令对方憋气上火未尝不是更好的办法,墨守成规并不是我乘风子的风格。

  就在我沾沾自喜之际,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女子的呼救声。

  由于女子的呼救声来的太过蹊跷,因而我第一时间便怀疑是那老道变化,抬头上望,发现那老道还在天际,这才放下心冲着呼救声发出的方向掠了过去……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不守规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