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九代天师

第六百四十七章 九代天师

张秉正这个人属于脑子少根弦还自作聪明死要面子的这类人,平心而论对于这种略带滑稽的家伙我倒并不十分讨厌,因为他的那点心思全都摆在明处,虽然赖皮却并不阴险,况且我这次来是做好了先礼后兵的准备的,也就任凭他呼三喝四的跑进去报信。

  张秉正的叫喊声很快就停止了,不问可知是有人阻止了他的大呼小叫,接之而来的是从天师府的侧门跑出了不少弟子前往四处的道观和后山报信搬兵。

  我和金刚炮两天之内横扫了五十多所道观寺庙,早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煞星,这些人不可能不怕我,报信求援也再正常不过了。

  看到自己的到来令得堂堂龙虎山如此紧张,我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丝骄傲的,这就是实力,有了足够的实力,谁都会敬你三分。

  一炷香之后一个身穿八卦道袍的清瘦道人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众多弟子门人。这个身穿八卦道袍的人自然就是龙虎山的第九任天师张符,他所穿的道袍是白底,八卦图案环绕全身,这是他们龙虎山天师的专用服饰,世人皆知。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并不都是晚辈,有一些可能是他的叔伯兄弟,修为和年纪都在那儿摆着。

  “无量天尊,阁下是乘风真人?”张符走上前来稽首为礼。他之所以冲我发问是因为我穿的是一件普通长袍,头上也没有道冠,所以他不敢确定这个扔进人群就再也找不出来的人就是那个前后诛了六十个门派紫气高手的煞星。除此之外我的年纪在他看来也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二十岁的少年的确不应该位列仙班。

  “就他,就他,我见过他。”张秉正从人群后露出个脑袋,一通吆喝换来了左右两位长辈不满的白眼。

  “无量天尊,乘风子见过天师。”我稽首还礼。张符既然以礼相待,那我就应该还礼,这是礼数问题。

  我出言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张符便陷入的短暂的迟疑,明显是在考虑我到来的动机以及采用何种态度对待我。

  “真人远道而来,请入内奉茶。”张符沉吟片刻抬手迎客。他的这个动作有点出乎门人的意料,却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一个大派的掌教应该有这种气度和卓见,他们或许不怕事儿,但是他们绝对不惹事儿,尤其是不会轻易去惹证道仙人。

  “多谢天师好意,乘风子乃四教公敌,未免辱及龙虎山清誉,还是在此处叙话吧。”我点头笑道。张符邀请我进去喝茶也不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不想一见面就把气氛搞的那么僵,我是屠废了六十个门派上千紫气高手的凶手,如果龙虎山以礼待我,到时候龙虎山也会被其他教派指责。

  “真人乃证位地仙,不可无座,布座上茶。”张符挥手下令。他也不想让我进去,见我推辞顿时正中下怀,立刻吩咐门人从门外为我设座上茶,这一举动恰到好处,既拉开了距离,又留下了颜面。

  “多谢天师,实不相瞒,贫道在数月以前已然证了天仙正道,坐与不坐皆可。”我出言说道。看来马凌风封锁了我在紫阳观拜辞上天接引的消息,不然的话张符等人不可能不知道。此外我之所以要主动说出自己是天仙修为也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表明自己的真实实力,同时也告诉他们我没准备隐藏实力出手偷袭。

  我的话换来了一片惊呼,龙虎山的众人面面相觑,神情恐惧。

  “恭喜真人。”张符听到我的话后愕然的呆了片刻,随后反应过来冲我道贺,不过道贺的语气却不太真诚,没有谁会对敌人实力的提升而感到高兴。

  “贫道只是肉身飞升,贵派祖天师乃金身飞升,相较之下贫道汗颜无地。”我点头笑道。我之所以率先提出张道陵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今天之所以如此客气完全是看在张道陵的面子上,与此同时我也传达了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我知道你们的祖师是张道陵,但我仍然找来了,既然来了,我就有不会空手而回。

  “无量天尊。”张符与一干众人听我提及他们的祖天师,立刻异口同声的唱诵道号,以示对张道陵的尊敬。

  就在此时,龙虎山的弟子搬出了两套桌椅,一套面北朝南,一套面南朝北,随后奉上了茶水。这里座椅的摆放位置其实属于违反世间礼制,因为标准的面北朝南只有皇帝可以用,天师府敢正南正北的摆放张符的座位说明这些人根本就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想想也是,此处乃梁国地界,萧衍如果能调动他的话早就把他调进皇宫当国师了,也轮不到一个跳梁小丑张秉正过去浑水摸鱼。

  “真人请入座。”张符等桌椅茶水摆放好之后伸手说道。

  “天师请。”我见状也不推辞后退几步坐上了他们给我安放的座椅,随后抬手拿过桌上的茶杯拂茶沉吟,先前我在说出自己是天仙修为之后龙虎山的众人是相当惊愕而惊恐的,这就表明他们很怕我,由此也可以说明那三个隐藏在后山修行的仙人可能没有天仙在内,不然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这个推测也不一定就正确,因为他们不是天师,有些绝密他们可能也不清楚。张符在我说出了自己的修为之后虽然表现出了惊愕却没有表现出惊恐,他的这一反应有两个可能,一是他知道本门秘密,有恃无恐。二是他心理素质好,喜怒不露。

  “不知真人此次来访所为何事?”张符落座之后出言问道。我坐进座位并拿起茶杯这两个小动作表明了我杀机不重,如果是来拼命的,是没有喝茶的心思的,这些张符都看在了眼里。

  “前些时日四教污蔑贫道师兄二人偷了那逆天神器,齐聚紫阳观兴师问罪,令紫阳观成了一片废墟,逼死了先师三圣真人,贫道虽然已经被逐出了师门,但是恩师三圣真人对我有大恩在前,身为弟子此仇不能不报。”我抬起茶杯抿了一口。我之所以要强调我已经被逐出了师门还是为了不连累紫阳观,与此同时我也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就是来报仇的。

  “贫道失德,对门人缺了约束,当日有份参与此事的人已经被贫道重重责罚,戒荤面壁三十年,以罚其罪,以儆效尤。”张符开口说道。

  “敢问天师,那三人是从何时开始面壁的?”我随口问道。

  “而今已两月有余。”张符没有反应过来我这话的深意,随口说出了面壁日期。

  人与人的交谈往往在细节上出现问题,我之所以要问他们三个人的面壁日期是为了确定他们是在我清剿四教门派之前还是之后开始面壁的,如果是之前我就可以看出张符的诚意,但是他们三个人面壁的日期在四教出事之后,这就说明张符是临时起意要惩罚他们的,为的就是出现今日的这种情况的时候,好给我一个交代。

  “先师临终前曾经留下掌教法旨,但凡参与围攻紫阳观的门派,紫气以上,尽诛不留。”我将手中的茶杯放回了桌上,“但我敬重龙虎山祖天师,也敬重天师及诸位真人的厚功阴德,故此不忍大开杀戒,然,贵派紫气以上阴德大亏者有十一人,其中三人有份围攻我紫阳观,余下八人也是罪已当诛,这十一人的性命贫道今日要取走。”

  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那三个该杀的自然得杀掉,剩下那八个陪葬也不冤枉,不拿回点利息我的面子上也挂不住。

  “真人切莫动怒,此事可有回环?”张符抬手制止了已然动怒的门人喧哗鼓噪,领导总比小兵理智。

  “天师明鉴,贫道先前对其他门派也未曾有过破例,今日之所以破例为之,是顾念龙虎山正气仍在,不忍肆意折毁。这十一人可由天师按门规处置,贫道不必亲自动手。”我摇头开口,不管张符怎么说,这十一个阴德大亏的人必须死,这是我的底线。由他动手只是为了让他面子上不会太难看。

  “此事关系重大,贫道虽然身为天师却也无法独断专权,真人容贫道百日,待贫道细访查实,再行论处,可否?”张符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贫道对龙虎山已然破例容忍,天师的亲人是亲人,贫道的亲人便不是了么?”我背手离座冷哼出声。龙虎山是家族式的教派,亲戚套亲戚,我即便是让张符查上三个月,他到最后也不会杀自己的亲戚。

  “此事牵扯太多,贫道要与派中长辈商议才能决断,请真人稍后。”张符也站了起来。谈判固然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当谈判的双方底线相差太大的时候谈判必然破裂。

  “天师自便,贫道在此等候,倘若天师与贵教长辈商议过后仍然无法决断,可尽早疏散百里之内的无辜人等。”我森然开口。我这句话已经很不客气了,龙虎山的这九处道观都在百里之内,我的意思就是告诉张符,如果他胆敢不答应,我就会自己动手杀人,如果那三个隐藏在后山的老东西敢阻止,到最后斗起法来遭殃的是他们。

  其实我的这个办法是跟美国学的,在别国的土地上开战,不管胜负,自己都不会倒霉。此时的局势明显对他们不利,如果他们惹毛了我,到最后我可能杀的就不止这十一个人了。

  张符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而向后山走去,而我则重新坐回了座位端起了茶杯……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七章 九代天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