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似有所悟

第六百四十三章 似有所悟

离开齐御风所在的寺院之后,我径直寻向了妲媚儿所在的青丘狐族,天仙并不能施展瞬移之术,腾云驾雾的速度约是风行诀的两到三倍,虽然迅捷,却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因而午时出发,傍晚时分才来到了青丘。

  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公羊倚风竟然真的在这里,而且脸上已然戴上了定魂罩,黄眉真人也在这里,双腿处病气弥漫,不问可知双腿已然尽折。

  在远处遥望了许久,最终叹气摇头,转身离去。

  我之所以不出手干预是因为已然发生的事情我没必要去改变它,公羊倚风和黄眉真人遇到了什么事情,以及黄灵真人而今何在我也不想知道,因为该发生的事情早晚得发生。公羊倚风的情况已然如此,我会在日后设法救他,暂时还是让这一切维持原状吧。

  黯然离开青丘,晚间寻到一处城池,在客栈之中打尖休息。实际上我此刻并不需要休息,只要我愿意,可以整月不眠,之所以要找人多的地方休息是因为不喜欢一个人在荒山野岭露宿,那会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金刚炮。

  金刚炮已然走了一个星期了,我越来越不适应没有他跟在身边的日子,不过我却不后悔送他回返,因为我步入天仙之境纯属偶然,金刚炮不会有我这么好的运气,以他地仙修为的灵气已然跟不上我的步伐了,况且慕容追风还在等着他,他也该走了。

  我在送走他的初期并没有觉太过不适,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适越来越严重,不管干什么都感觉少了点什么。

  自己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便从紫气巅峰迈进了天仙之境,这么快的速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可是由于自己跻身仙人之列所用的时间很短,令得自己的心性还没来得及做出适当的调整,也就是说我现在虽然是天仙的修为,思维却没有全部跟上来,我还不习惯把自己当成仙人看待,也无法做到心静如水俯视旁观,有些东西可以取巧,而心性却只能由岁月来打磨。

  天仙是可以变幻物质的,也就是说我的灵气可以改变物质的属性,点石成金现在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但是变化出的金银在十二年之后还是会变回原状。此外由于洗髓金丹排除了体内的所有浊气,所以自己现在还可以变化形体,不过这种变化也有一定的局限性,那就是只能变化七窍。说直白一点就是只能变人,不能变成其他的东西,天仙和金仙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到了天仙之后,已然可以肉身长存,这是很多修道中人梦寐以求的境界,有很多道人到了天仙之境都不再修行,也不接受上天封职,或隐居山野,或游戏人间,成了无拘无束的天外散仙。

  与他们的逍遥自在相比,我想的更多的是积累功德向大罗金仙迈进,天仙之后修行就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有恩社稷,造福万民,功劳越大,仙位越高。

  我之所以有造福万民之心不排除有心怀天下的慈悲之心,但是最为重要的是我如果到不了大罗金仙之境,我就永远回不去了。金刚炮走后我越发的想家了,这个地方不属于我,即便是走在喧闹的人群之中我也感觉很孤独,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跟他们也没有共同语言可说,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话,因为找不到值得说话的人。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四处游逛,那四个大派的事情我要先放一放,一来他们现在处于戒备期间,不排除有张开大网等着我的可能,这四个门派里面都有仙人存在,贸然下手,以我天仙修为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二来我想让时间将他们逼的心烦意乱。有时候时间是可以当做武器使用的,只要我不找上门去,他们就会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心里的那根弦就始终绷得紧紧的。让他们先绷着去吧,我压根儿也不是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你等我去,我偏不去。

  这段时间我过的无聊而充实,无聊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做,充实是因为我看透了很多东西,明白了世间的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和坏人,一个下贱的妓女有可能会给乞儿施舍救命的米粮,一个杀人越货的强人有可能是一个侍母至孝的孝子,一个独自抚养幼子十几年的寡妇有可能因为一念之差勾引化缘的和尚,一个廉洁公明的官吏有可能虐待自己府中的下人,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我明白了人性的复杂和矛盾。

  诸多的所见所闻令我逐渐看破了红尘,喜怒哀乐也不再轻露,或许祖师他们要的就是让我看透,因为只有看透了才能超脱事外,只有超脱事外才能客观处理。

  这种超脱事外的感觉令我越发感觉到了无聊,如果一个人过分客观,那他就会丧失很多乐趣,一朵鲜花本来是美丽的,可是如果看透了,它就是植物繁衍的器官。一个女子本来很悦目,可是如果看透了,她就是皮肤肌肉骨头内脏。

  如果什么都看透了,活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这时候我开始感觉到危险了,我必须调整这种过于客观的心态,将客观与主观结合起来,在需要客观的时候必须客观,不然日后不足以指点乾坤。在没必要客观的情况下还是把事情看的简单一点,不然用不了六十年我就得疯掉。

  其实我之所以能够如此积极的调整心态是因为我始终有着回家的渴望,与指点乾坤相比我更在乎我能不能再见到亲人和爱人。或许祖师他们也知道我内心的想法,但是他们并不在乎,这种情形类似于给一匹马套上了辕子,马如果想回家就必须将车也拉回去,一旦到了目的地,马的目的达到了,马夫的目的也同样达到了。这就是祖师的高明之处,也可以说是他的一片苦心。

  修行游历的过程中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你是凡人和仙人,都必须有臣服之心,臣服之心不同于奴性,臣服之心是对于应该服从的一种服从,而不是盲目的服从。祖师的意愿是无法违背的,也不能违背,因为他的本意是好的。不管什么时代,都不乏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动辄就吆喝着老子就是不服,老子要逆天改命,好像不逆天就不是英雄,不逆天就算不上好汉,行,不想活了就去逆吧,天要真怒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紫阳观的逆天法诀之所以会有一句“祖师垂怜”也是出于对祖师的敬畏,不畏权势的确是一种高风亮节,但是同时也是一种品德上的缺陷,以我为例,即便我日后证了大罗金仙之位,也要低于祖师一级,我总不能抓着祖师的胡子将他从上清法座上拖下来“我篡位了,你滚吧。”。

  想通了之后也就彻底放开了,遇到不平之事就会伸手管上一管,遇到好的景色就会观上一观。遇到看似可口的素食也会尝上一尝,在过度苦闷之下还学会了喝酒,反正也喝不醉,喝了也就是喝了,闲着也是闲着,权当喝汽水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意外的发现了温啸风,这家伙竟然跟一个漂亮女人在一起……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三章 似有所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