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四十章 天仙之境

第六百四十章 天仙之境

天仙的接迎规格要比地仙高上许多,异香更加浓烈,仙乐更加清籁,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一炷香过后尚未停止奏乐飘香,而此时紫阳观众人已然惊醒并聚集在山脊处举目眺望。

  “值时功曹刘洪奉帝君之命前来接引证道天仙乘风真人上界受封~~~”许久过后上空终于现出了值时功曹的身影。与地仙不同,天仙在应道之后立刻就会有仙吏接引,无需等到每天的辰时。

  不管是凡间还是仙界,实力的大小永远决定着待遇的高低,地仙飞升的时候仙吏的言语可没有这么客气。

  “烦劳上吏转告帝君,贫道有重责在身,暂无受封归班之意。”我稽首向天朗声开口。天仙不是我的目的,我自然不会固步自封。

  “乘风道友志高鸿鹄,刘某这便上达天听,就此别过,他日遇暇再与道友促膝叙话。”刘洪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时至此刻我已然可以看到他的真容,也可以看到花香是由琼瑶仙子挥洒,仙乐是由天宫依仗奏起。

  刘洪这话无疑就更客气了,已经不再与我打官腔,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也是天仙之境受封,而我日后即便没有更高的修为也会与他平级,多一个朋友总不是坏事,这应该是他此刻的心理。

  “烦劳上吏,乘风子日后定然登门拜谢。”我再度稽首重施一礼。他既然有相交之意,我自然不会拒绝,尽管我不喜欢拉帮结派,却也不能拒人以千里之外。

  “天仙之境来之不易,道友万不可施法逆天,枉折了福寿。刘某这便上天回旨,后会有期。”刘洪出言叮嘱。刘洪之所以以刘某自称是因为他并不是四教中人,而是生前有功于社稷才飞升的。

  “稽首受教,恭送上吏。”我出言送行。刘洪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他之所以叮嘱我不可施法逆天有公私两方面的原因,私者是担心我自毁前程,公者是出于对天道的维护,天仙已然有了逆天改命的能力,他的话里有‘你拿着原子弹可别乱扔’的深意。

  刘洪见状也不再停留,转而带着那一班仙子乐吏上天回旨去了。

  送走值时功曹之后转身回望紫阳观众人,忽然感觉他们是那么的陌生。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瞧他们不起,而是他们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

  顷刻过后收回了目光,心念一起,脚下祥云立生,昂首踏云,缓缓腾空,天仙之境腾云驾雾根本无需摸索演练,但是那瞬移之术现在还是做不得的,那属于金仙之能。

  “九师弟,暂且留步。”就在此时,马凌风的声音从山脊处传了过来。

  马凌风的话令我猛然一愣,这一愣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首先,他不应该喊我九师弟。其次,他喊住我的动机令我疑惑。

  不管怎么说他既然出言留我,我就不能拂袖而去,马凌风这个人虽然性情与我不合,却也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势力小人。凭此一点,我就必须过去相见。

  心念既起,立刻撤去脚下祥云,改以风行凌空术掠了过去,之所以这么做还是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想在他们面前炫耀天仙之法,二是以这个举动间接的告诉他们,我于乘风还是于乘风,即便人不在紫阳观,心还是在这里的。

  “恭喜九师弟银光罩体。”我落地之后马凌风迎了过来。

  “多谢掌教师兄,见过三师兄,六师姐。”我展颜露笑与他们三人逐一见礼,马凌风既然喊我九师弟,我就得顾及他的面子,如果我以道长称呼他们,无疑会将双方的距离彻底拉开。紫阳观众人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所有的弟子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性,那就是心高气傲,如果我的言语稍微带有怨恨,他们定然难以接受。

  三人见我并没有对先前的事情表现出怨恨,纷纷面露喜色抬手回礼。其实我并不是没有怨恨,只是我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此处不是讲话之所,你我兄弟正殿叙旧。”马凌风见我如此和气,顿时如释重负,伸手请我先行。

  我抬手反请,师兄弟四人争执良久,最终还是按照紫阳观座次罗贯前行。

  “九师弟,紫阳观重建,你与老四当记首功。”马凌风伸手指着重建起来的紫阳大殿和观气轩让我观看。

  “还是师兄师姐操劳最多,我和溯风子只是借了那梁国国君的一缕秋风。”我点头笑道。马凌风这个人还是有心计的,也可以说他是有心的,因为重新建造起来的观气轩完全按照旧时模样,透过雕花木窗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原来居住的房间里面放置的是我先前使用过的东西,这一点令我内心大慰,马凌风没我想的那么坏。

  我的玩笑令气氛再度融洽了不少,四人说笑之间走进了紫阳大殿。

  “先给师傅上柱香吧。”马凌风拿过香烛帮我点燃。

  我抬手接过信步上前,沉吟片刻最终跪倒进香,插香入炉。我跪倒之前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此刻已然身为天仙,下跪凡人会折其阳寿,不过师傅已然逝去了,跪也无妨。

  三根贡香插入香炉之后,左右两根立时折断,之所以有此异像是因为天地之间有着既定的规则,三香为大礼,天仙只能在供奉三清的时候用三根香烛,他人受之不起。

  猛然出现的异像令我心中大为恼怒,做徒弟的给师傅上香都不允许了,这是哪门子的规矩,待得金身证位之后我定然要废掉这些有碍伦常的繁文缛节。

  起身之后马凌风手指尊位让我承坐,我再三推让,仍然坐回左侧末席,这是我的位置,即便日后以大罗之尊临凡,我也还是会坐到这里。

  落座之后,门人上茶,我抬手接过缓缓潜泯,天仙饮食喝水全凭一时心性,喝也没什么大碍,不喝也不会感觉到口渴。

  我之所以假借喝水是因为我知道马凌风叫住我肯定是有事的,我在等他开口涉入正题。

  “九师弟,先前之举实属无奈权宜,而今仇敌已去,你与老四还是认祖归宗吧。”马凌风慎重开口。

  “待等我将那清凉洞府,三仙岛,毗卢寺,龙虎山逐一清除之后再做商议吧。”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之所以这么说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四个大派我还没动,这些门派可都是出过很多著名仙人的,我真的要与他们为敌,他们那些在天上的祖宗能袖手旁观吗?到时候战事万一再蔓延到紫阳观,后果不堪设想。而另外一个原因还是出于内心的不平衡,我是紫阳观的弟子,不是紫阳观的棋子,不是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的。

  “也好,还是九师弟自行拿捏时机比较妥当。”马凌并没有坚持。

  “九师弟,四师兄呢?”慕容追风插嘴问道。我和金刚炮一直是秤不离砣的,今天我独自回返,令她感觉到了疑惑。

  “他已证地仙之位,受封之后当值去了。”我力求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缓一些。实际上我也不算撒谎,金刚炮的确证了地仙之位,只不过他并没有上天受封,而是回到了现代。

  “可喜可贺!”马凌风和龙鹜风面露喜色。

  我呵呵一笑没有多说什么,龙鹜风的喜色是真诚无假的,马凌风的喜色则多多少少带着一丝惭愧,他身为紫阳观大弟子,八位师弟有两位证了仙道,他这个做大师兄的面上无光啊。

  “掌教师兄,可有二哥,七哥和八哥的消息?”我出言转移了话题,我和金刚炮在这一年当中极少外出,因此也没来得及寻找这三位失散的同门。如果今日不是马凌风出言相留,我最先做的就是出去寻找他们。

  “同门手足,怎能不找?”龙鹜风摇头叹气,马凌风和慕容追风也随之叹气。

  “寻之无果?”我皱眉追问。

  “九师弟,你有所不知,这山上的事物安顿下来之后便由你三师兄主持重建道观,我与追风子下山四处寻访,愚兄奔波了半年有余,终于在西北边陲的一座寺庙找到了老二,可是他竟然言之要从那里听经三年,任凭我如何苦劝,就是不与我回来。”马凌风连连摇头。

  马凌风的话令我也随之摇头叹气,一来感叹天地定数,二师兄齐御风本来就不是我截教中人,早晚会归于佛教。二来感叹马凌风处事得当,念及同门情义四处寻找。人都有缺点,马凌风虽然心胸狭窄,却也不能将他彻底归类为坏人。

  “我曾以御神三剑作法寻找老七和老八的下落,老八尚在人间,只是不知其确切方位。老七魂魄竟然无法寻之,恐怕已然遭敌毒手。”慕容追风一字一句愤然开口。

  “二师兄也不知道他们二人的下落?”我出言问道。此刻我已然怀疑公羊倚风是不是在青丘,但是未经验证,这话言之过早。

  “据老二所言,当日黄灵真人一直在冲锋开道,伤重过后行动迟缓,因而离山三百里后众人便被四教中人追上,由老二与老八抵住追兵,老七则掩护闻风而至的黄眉虎驮负黄灵真人南下,众人便是从那时失散的。”马凌风开口说道。

  我缓缓点头未曾开口,马凌风的这段话令我心头再度沉重了许多,当日妲媚儿遇到公羊倚风的时候公羊倚风就是带着黄眉真人的,黄眉真人的出现令得事情很可能走回了老路。此外黄眉真人是黄灵真人的后人,闻讯赶来救援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此事我会前往处理,师兄师姐暂且宽怀。”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些师兄弟我得去看一看,不然我心里不安。

  “而今还有一事,愚兄要说与九师弟知晓。”马凌风正色开口。

  “掌教师兄请讲。”我开口说道。马凌风接任掌教之后干的这些事情令我对他高看了许多,可是随后他说的这句话却令我浑然陡然一凉。

  “湘东王萧绎对我紫阳观重建亦有恩情,先前数次谴使相邀,要愚兄出山助其接任大宝,愚兄观其气息,见其龙气已生……”

  “掌教师兄应允了?”我急忙打断了马凌风的话,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世马凌风就是萧绎的国师,这一世千万不要再历史重演,不然的话徐昭佩也有可能走回老路。

  “是的,愚兄已然答应了……”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四十章 天仙之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