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二度接引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二度接引

“别找了,他走了。”我探手摸向兕鼠的脑袋。

  兕鼠是可以听懂简单的人语的,闻言抬头看向我,黑鼻微动,小眼连眨,表情很是疑惑。

  “他回家了,不回来了。”我转身进入洞府,在东侧石壁上削下一快青石削挖成盒,将参籽以及金刚炮的鸣鸿刀埋于石壁三步下的土中,这里极为干燥,不虞参籽会变质。

  “看好它。”我站起身指着埋藏鸣鸿刀和参籽的位置冲兕鼠说道。

  兕鼠闻言连连点头,简单的话语它还是听的懂的,它根据我的动作也能够猜出我是让它看守东西。

  其实我之所以让它看守鸣鸿刀和参籽并不是单纯为了这两样东西的安全,还有一个深层的意思就是我马上也要离开这里了,兕鼠跟我们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对我和金刚炮已经有了感情,我们离去之后它会感到孤独和失落,让它看守东西是为了给它留下念想,因为东西放在这里就表示我和金刚炮还会回来,至于什么时候回来那就说不好了,我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回来传递信息,而兕鼠要想再见到金刚炮,至少也得一千五百年以后了。

  做完这一切便转身走了出来,我以后不会留在这里了,我要尽量避免睹物思人带来的情绪波动。

  “回去吧。”我冲跟随我走出洞府的兕鼠摆了摆手,先前在清剿四教门派的时候金刚炮已经将观星御剑的前身教派给灭掉了,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我们走了之后,后世的那群道士会跑过来折腾他的坐骑。

  兕鼠闻言立刻调头跑了回去,它的思维很简单,守护和等待是它能够理解并坚持的两件事情,简单往往长久,杂乱必然夭寿,我相信它能一直守下去,因为它的思维很简单。

  离开黄庭洞府,我转向西北,再去看看白九妤我就要离开昆仑山了。

  中途照例抓了一只野兔,照例放在了桑树下,照例在大树上隐藏了下来,午后白九妤又来了,照例叼走了野兔。

  做完这一切,我开始出山,自始至终没有掉过泪,金刚炮的回返对他来说是喜事,他终于能够跟家人团聚,我应该为他高兴。至于我,我也终究有回返的日期,早晚我还能回去,早晚还能遇见他。

  即便如此,一想到六十年,心中还是不由得感到悲伤,哪怕十年二十年也还有个盼头,六十年实在是太久了,等我回去一切都变样了,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感觉了。

  有时候哭泣是一种减压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我却并不喜欢,压力还是扛着吧,有压力让我感觉到踏实,一旦落泪,以后的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其实我现在出山并不明智,因为先前我和金刚炮在两天之内血洗了四教五十多个门派,外面现在自然是一片混乱,四大门派的高手可能正在四处寻找我们。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出去,原因有两个,一是离开兕鼠和白九妤,我离她们越远她们就越安全。另外一个原因是金刚炮的离去令我感觉到了无比的空虚和孤独,我想见到人,我想听到有人说话,哪怕这个人跟我没有丝毫的关系。

  离开昆仑山之前我吞下了洗髓金丹,洗髓金丹的效果不同于兽类的内丹,药性很柔和,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浊气和废物正在缓慢的排除,初步估计按照目前的速度,三日之后体内的浊气就会排除完成,届时就可以证那天仙之境。

  天仙与地仙可是天壤之别,一旦达到了天仙之境就是真正的仙人了,饮食与否完全看个人心情,体内的灵气也较之地仙再增数倍,风行诀已经无需再用,因为天仙之体已无世俗浊气,不但可以腾云驾雾,还能够随心变化。

  此外一旦晋升天仙,除了天宫瑶池我无权前往之外,其他仙山灵岛我可随意畅游,哪怕是外族蛮夷之地我也可以过去转上一转,这便是通常所说的腾云驾雾,云游四海。

  接下来的两天我是在山外的小镇度过的,道袍已经被我换了下来,换上了普通人的衣物,此时的我已经不在乎衣着如何,只要心存大道,不穿道袍我也是道士。

  两天的时间我都在茶楼里听无关人等说话,这里比较偏僻,我和金刚炮做的事情还没有传到这里,茶楼里的人说的都是些跳墙挖坑偷人养汉的下流话,不过我在意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的谈话内容,我只想听人说话,以此分散金刚炮的离去对我带来的内心空虚,看着茶楼下贩夫走卒众生百态,我有了一种超然于外的感觉,我与他们已经有了本质的区别了。

  第三天的清晨我离开小镇回返紫阳观,我曾经答应过师傅每逢接引都会回到紫阳观,这一点不会因为马凌风已经将我逐出师门而有所更改,这是我对师傅的承诺,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临行之际我买了一匹马,策马前行,这是最安全最方便的赶路方式,没有谁会想到地仙会骑马。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也并不是因为担心被其他门派发现并追杀,以我此时的修为即便有地仙道人追袭,我也可以轻松逃脱。之所以骑马是不想使用风行凌空术,因为每次使用风行诀我都会下意识的环视左右寻找金刚炮,寻之不获的感觉总是令我很沮丧。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匹马先前可能是被用来犁地驮物的,赶起路来不看道儿,低着头向前拱,一步一个脚印儿的只会走不会跑,骑了没有几里地就被我给放了,骑着它半个月也走不回紫阳观。

  舍弃了马匹只能再度飞掠前行,中午时分来到了西魏与东魏的国界处打尖休息,这次终于从茶馆里听到了关于我和金刚炮血洗四教门派的消息,俗人最善于捕风捉影以讹传讹,我听到的版本是我和金刚炮将一百多个门派杀了个鸡犬不留,连三岁幼童都没放过,连大肚子孕妇都给**了,随后四教的四个大派联手围攻,终于将我们二人以天雷法术轰成了飞灰。

  看着那说的唾沫横飞的学究模样的老者,我的心里却并没有折腾他的念头,我只是替他感觉到悲哀,他衣服上的补丁说明他的生活很窘迫,有扯淡传瞎话的时间去赚取点银两养家糊口多好,为什么要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修为的提高,灵气的增长,这些都令我的思维与先前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为些许小事动怒计较,有些值得计较的事情就动动心思,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已经不值得我动手了。

  喝过茶水再度上路,回到紫阳观的时候正好是子夜时分,我是故意挑选这个时候的,我是紫阳观的弃徒,按规矩是没有资格再回来的,晚上回来兑现自己的承诺也就是了。

  此时的紫阳观经过一年多的重建比先前规模更大,楼台大殿也更加宏伟,这些自然是用我和金刚炮先前背回的黄金加以重建的,观内仍然是老大,老三,老六三人,并没有其他师兄弟的气息,不过入门弟子倒是多了一些,当有四五百人。

  从后山寻到一处僻静场地盘坐等待,子时三刻体内的浊气彻底排净,天地有感,天庭再度派仙吏下界接引……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九章 二度接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