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三十章 拘仙之法

第六百三十章 拘仙之法

金刚炮骑着兕鼠冲出了洞府,不过很快又调头冲了回来。

  “老于,叶傲风来了,他的气息好像不太正常。”金刚炮翻身下“马”一脸的惊愕。

  “在哪里?”我睁眼问道。最后一次见到叶傲风是在半年以前的紫阳观,那时候他骑乘着一只黑鹤要救师傅脱险,后来因为驾驭不了黑鹤只能铩羽离去。

  “东北三百里。”金刚炮开口说道。

  “什么?!”金刚炮的话令我猛然大惊,快速站起飘出了洞府,一出洞府立刻凌空掠向西北。

  我之所以如此焦急是因为东北三百里外就是涂山一族在昆仑山的聚居地,半年前我之所以决定在这里清修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可以观察到白九妤所在的村落。这半年来我经常会在暗处偷偷的看她,但是却从来没有让她知道我的存在。

  狂掠的同时一直密切的注视着叶傲风的气息,发现叶傲风的气息与先前所见的淡紫灵气不一样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乌中带灰的杂色,远远看去十分的怪异,除此之外他的福禄之气,子嗣之气等所有的这些气息全部隐而不见,只有主命气是那奇怪的杂色,难怪金刚炮会说他气息不正常。

  此时的叶傲风是坐在一只巨大的飞禽上的,正在涂山一族的上空盘旋,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盘旋了片刻就向着正西飞去,这一举动表明他并不是冲着涂山一族来的。

  “老于,等等我。”金刚炮从后面跟了过来。

  “捏起隐气诀。”我转头开口。几百里的距离只要叶傲风看往这个方向就能发现金刚炮的气息,金刚炮现在只是紫气巅峰,根本无法像我这样完全隐藏掉气息。

  “这狗日的要干啥去?”金刚炮捏起隐气诀跟了上来,他也发现叶傲风的目的地并不是涂山一族所在的村落。

  “不知道。”我停下身形摇头开口。隔着如此短暂的距离我可以清楚的观察到白九妤的气息,根据诸多狐狸的气息来看叶傲风并没有伤害它们,只是路过这里。

  “再往西飞就跑印度去啦。”金刚炮一脸的疑惑。

  不止金刚炮疑惑,我也是大惑不解,根据叶傲风驾驭那巨大飞鸟的娴熟程度来看他已然掌握了天书的法术,不过他的气息怎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变化,用一句乌漆麻黑来形容他的气息再恰当不过了,人体怎么会产生如此怪异的气息?还有就是此处往西就是那黑水沼泽,根据那飞鸟的飞行路线来看,叶傲风是想飞越黑水沼泽前往印度的,这家伙去印度干什么?

  “走吧,去涂山看看。”我收回思绪向涂山一族所在的村落掠去,尽管观气术可以查看她们的气息,但是我始终还是想亲眼确认一下。

  金刚炮点头答应,二人飞掠前行,半个时辰之后来到了涂山一族所在的村落外围。有时候心酸出现的总是很突然,现在的白九妤幻化人形只相当于人类**岁的女童,先前我来看她的时候遇到她现出原形外出寻觅食物,一时心软,不忍心见她挨饿便抓来一只野兔震晕置于她回村路旁的桑树下,白九妤见之欣喜,从那之后我只要前来必然会带上一只野兔置于此处,半年下来她已然养成了习惯,只要捕不到食物就会到此转上一圈儿,我和金刚炮到来的时候她恰好又趁着月色途经此处闻嗅流连。

  “老于,你心里啥滋味?”金刚炮摇头叹气。

  “你说呢?”我转头回望。尽管我并不想改变历史,但是在无形之中我还是改变了,至少在她童年的记忆里多出了一段本不应该有的回忆。

  “我去给她弄点吃的。”金刚炮转身离开。

  “抓只兔子就行。”我低声开口。如果我不发话金刚炮备不住就不会扛头熊回来。

  片刻之后金刚炮掕了只兔子回来,我顺手接过震晕之后使用移山诀缓慢的移向了两百米外的桑树,白九妤寻之有获,欢喜的将其衔起转身跑进了不远处的灌木丛。

  天下之事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令人感觉怪异而伤感的了,白九妤此时应该是在侍奉我的父母双亲,这是她为我的付出。而我则略尽所能令她在这半年的时间内不至于挨饿,也算是我对她的一种无形的补偿。

  世间的恩爱情义大致可分三类,无恩求报者乃小人,施恩图报者为常人,施恩不图报者为君子,然君子之上还有一类,那便是施恩而不为人知,此乃圣人之举亦或称之为怪胎之举。圣人与怪胎,天才与疯子,往往并无明确界限。

  “走吧,没有我的允许,你千万别靠近这里。”我叹气摇头转身离开。金刚炮这个人好心办坏事儿的事情干的可不少,我都有点怕他了。

  “既然出来了咱俩就一块儿转转呗,这鸟地方太大了,不好找啊。”金刚炮出言说道。

  “你左我右,观气术不管用的,要用肉眼寻找,着重留意地势较高的地方。”我点头同意。西北方向可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涵盖的面积极大,二人分头找,找到的可能性较大。此外土地是观察不到气息的,因此观气术不起作用,至于让金刚炮留意地势较高的地方是因为葛老的土地庙就是建在山腰的。

  商议过后,二人分头行动各自寻找。

  我和金刚炮多年下来已经养成了皱眉眯眼的观气习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先观气,可是现在观气术却不管用了,只能用肉眼寻找,昆仑山确切的说来应该叫做昆仑山脉,一座山脉包含着数不清的大山,我和金刚炮搜寻的区域太大了。而且现在恰好是夏秋季节,山中的树木十分的繁茂,区区土地庙还指不定隐藏在哪棵树下面呢。

  为了便于寻找,我只能从林间穿行,昆仑山多年未曾有人来过,山中的树木并非整齐排列,有些地方根本就无法供人通过,更有甚者一旦掠的快了还容易撞树,好在此时树已经撞不过我了。

  二人在山中穿行了七八天,搜寻范围向外扩展到了一千里外,即便如此二人到最后还是没找到任何的人为建筑遗留下的痕迹,也没发现有土地庙,倒是发现了许多先前不认识的野兽禽羽。

  “要不你还去请那土地公喝酒吧,直接问出来。”金刚炮满身的划痕,虽然有灵气护体,却也不能一直那么护着。

  “不能那么干。”我摇头开口。其实金刚炮的办法我也想过,但是我不想难为朋友,更不想出卖朋友。况且我即便是问,他也不一定会告诉我。

  “搜道魂魄问一问。”我心中猛然想起一计。

  “我早搜过了,这鸟地方哪儿有鬼呀?”金刚炮苦连连摇头。

  “我来搜。”我并没有灰心,金刚炮是巅峰灵气,而我是地仙灵气,足足高他一倍,他搜不到不表示我也搜不到。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千里阴魂觐本尊!”我朗声诵出观气搜魂真言,地仙灵气可以直接搜魂千里,此处并无大量阴魂,因而我无需担心搜出的阴魂太多令我无法控制。

  指诀捏起,真言念罢,果然搜到了一道奇怪的魂魄。

  “老于,你搜到的这是个啥玩意呀?”金刚炮惊讶的看着站在我们面前的那道魂魄,普通的魂魄金刚炮自然是认识的,眼前的这一道魂魄表面上看是魂魄,可是很淡,淡到如同半透明蛇蜕。

  我缓缓摇头没有回答金刚炮的话,我也没见过这种奇怪的魂魄,说它不是魂魄吧它有魂气,说它是魂魄吧它怎么这么淡呢。

  “像是个女的。”金刚炮端详着我面前的魂魄。

  这道魂魄虽然很淡,但是仍然可以隐约的分辨出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头上的发髻彷如道姑发髻。

  很快的眼前的这道淡薄的魂魄就被山风吹散了,根本就没等我和金刚炮出言询问,不过看它那样子似乎也没什么神识。

  “这东西到底是个啥玩意,咋那么像长虫皮呢?”金刚炮疑惑的问道。

  “很像是人的魂魄,却又不太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此人生前应该是个道姑。”我点头说道。

  “道姑?会不会是那个女土地的灵气?”金刚炮的思维比较发散。

  “有可能。”我猛然觉醒,此时的我已然是有了地仙修为的,虽然搜不出土地的元神却可以搜出他们凝聚元神的灵魂之气,打个比方,如果说土地的元神是个洋葱头的话,那我刚才很可能在无意之间剥了她的一层皮。

  “再搜,直到她受不了了自己蹦出来。”金刚炮自以为得计。

  “不行,她不会出来的。”我摇头说道。此时是中午,土地不愿现身,但是她仍然能够感受到自身魂气被我剥离了少许,此时估计已经是怀恨在心了。

  “老于,你现在已经是神仙了,按照咱们道门的说法,神仙不都是可以召唤土地的吗,你赶紧试试。”金刚炮又出了个主意。

  “我修为不够,再说我也不会口诀。”我摇头说道。神仙可以召唤土地出来问话的确不假,但是我此时才是地仙修为,我怕人家不甩我。最主要的是我压根儿也不会召唤土地的口诀。

  “土地不都是拘出来的嘛,用拘魂诀试试。”金刚炮好奇之心大起。

  金刚炮的话提醒了我,也令我心生好奇之念,指诀捏起,“大道通天,气御阴链,拘魂锁魄,封其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本方土地何在……”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三十章 拘仙之法 的精彩评论